文学五一

第80章greymer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为了防止穿帮,容榕的直播只进行了短短的二十分钟。
    结果还是把自己送上了舆论的尖峰浪口。
    在酒店躺尸养病的狗良行动力十足,自带雷达眼,每次论坛提到她,几张帖子链接立马就甩了过来。
    【出道吧,这流量不出道真的可惜了】
    容榕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在larutadevia试鞋子。
    肉粉色欧根纱鞋面的方头高跟凉鞋很衬她的皮肤,她站在全身镜前转了好几圈,因为挑中了喜欢的款式正小得意。
    这双greymer她种草好久,门店里只剩下一双,容榕运气好恰好碰上。
    这家买手店有不少小众品牌,大小商品陈列在镭射展示台上,而且都在打折,容榕没太注意价格,反正女人的思想就是,买的越多,省的越多。
    看着论坛那些捕风捉影的猜测,容榕有些哭笑不得。
    用自我安慰的话说,就是“哪个红的没被骂过,没人骂是因为你扑街,不够红”。
    反正红,就活该被骂。
    一口气买三十万不眨眼,包船不眨眼,挥金如土不眨眼。
    论坛上那个单方面宣布是她失散多年的亲姐妹的帖子还没沉下去,就被人说是干爹给她开的矿。
    【她之前的购物分享其实还好,一般中产阶级都能承受的范围,后来不知怎么就往炫富那边跑了】
    【bml直播上,她不是说了自己矿里有家?】
    【楼上的太天真了吧,明显开玩笑的,都没认真回答】
    【合理怀疑找到干爹消费水平一下子就上去了?】
    【只有我一个人发现她为什么脱队行动吗?明明一起去的日本,结果她和良心妹妹两个人坐“世界号”回来的,有人知道内幕吗?】
    【美妆圈抱团又不稀奇,大榕榕和良心妹妹很明显不是跟他们一队的,镜头前装装朋友已经很给粉丝面子了】
    【排,要不就自成流量,要不就抱团,单打独斗等着糊吧】
    【美妆圈怎么天天幺蛾子这么多,网红还真艹出流量明星的架势了】
    【你榕绝世神颜天天屠版,一个直播事故还搞出干爹来了,粉装黑能不能消停了?反向炒作很好玩?】
    【xsw,楼上黑子装路人装的挺逼真啊,知道这楼讨论大榕榕怎么还进来犯贱呢?拿干爹炒作这种毒招也就你们这种臭逼能想得出来】
    【神特么炒作来匿名论坛炒,谁不知道你区提谁嘲谁,只要夸就是水军下场,粉丝没这么蠢,个别红眼病看不惯榕妹实红天天纪检委,有点风吹草动就往论坛上挂,再xjb挂出门五百码】
    【楼上那位粉丝,你这么blx会给蒸煮招黑知道吗?再实红你们蒸煮也是个low逼网红,真有钱的谁他妈天天抛头露面,买三十万的东西真以为自己顶豪了?一线房价一平米现在多少钱知道吗?xxj没见过钱吧】
    【吵jb,说找干爹的给实锤,说有矿的放锤,都没锤就安静如鸡,打这么多字你们键盘也会累的知道吗】
    【说要打听“世界号”是哪位大佬买的扒到现在也没个锤,你区流量这么高个个顶尖985毕业,连个上流圈的都没有?】
    【“世界号”谁买的谁就是大榕榕干爹?要是大榕榕亲爹你们给道歉吗?】
    【哈哈哈哈哈去扒吧是亲爹我脱马甲道歉】
    容榕叉掉帖子,给狗良回了句:【他们说沈渡是我爹】
    狗良发了一串“哈哈”过来。
    【沈总不到三十多了个二十出头的闺女,这波不亏】
    【……】
    沈渡中途接了个电话,等进来的时候,没见她挑东西,倒是看她拿着手机刷的起劲。
    他淡声问道:“在看什么?”
    容榕仰头看他,半晌后真情实感的问了句:“我认你当干爹你同意吗?”
    沈渡蓦地眉头微拧,舌尖顶牙,清淡的眸子在她脸上转了一圈。
    容榕眨眼看他,就想知道他怎么接话。
    男人哼笑,给自己抬高了一个等级:“我不是你爷爷吗?”
    “……”
    然后猛地在手机上打出一行:【他说他是我爷爷】
    【你问问他家是不是种了七个葫芦,是的话你就叫一声爷爷】
    这两个人都不正常,容榕决定放弃和他们沟通。
    但她还是头铁的问了一句:“你家里是不是种了葫芦?”
    沈渡点头:“嗯,我还在山洞里救了只穿山甲。”
    确认过眼神,是有童年的霸总。
    “爷爷。”容榕毫无骨气的叫了声,然后指着自己看好的那些东西:“给我买。”
    沈渡已经习惯自己从“爸爸”升级为“爷爷”,从善如流的帮她付了钱。
    容榕乖巧道谢:“谢谢爷爷。”
    沈渡眉头微挑,从收银员手中拿过购物袋,语气淡淡:“乖。”
    收银员看他俩的眼神都不对,一路目送两个人走出店门。
    大小的购物袋七八个,沈渡替她拿着,容榕自己背着链条小包,两个人并排走着,想着接下来往哪儿走。
    她站在街灯下看攻略,翻过一页又一页,沈渡伸手替她撩开了被压在肩带链条下的长发。
    这会儿正逢暑假,上海的各类活动都排的很满,各种毕业旅行的、来看演唱会的、参加大型面基的,年轻人挤满了这个繁华的城市,纵使暑气充斥,仍不减所有人的热情。
    沈渡捞她头发的时候,发现她后脖子都湿了。
    细腻莹白的肌肤沾着汗液,有几缕头发黏在了上面,他看着都觉得难受。
    他蹙眉:“把头发扎起来。”
    她伸手从包里掏出个珍珠发圈,直接递给他。
    沈渡接过发圈,笨拙的用手指将松紧圈打开,松松的将她的长发扎在一起。
    容榕伸手摸了摸,不太满意:“太松了,走两步就会掉。”
    她头发长且多,有碎发不听话的随着热风拂起,沈渡将发圈拿下,指尖顺滑如同触上一匹缎子。
    小姑娘不光是脸蛋漂亮,就连头发都精心保养,这么长了却仍旧黑亮柔顺。
    忽然就想起在床上的时候,小姑娘的头发散落在枕边,她只要转身,头发就会因为出了汗而粘脖子,他每次都要耐心的将头发挑开,才能保证亲上去的时候不吃到头发。
    这时候她就会笑,双颊晕红,很快就又嘤嘤切切的让他轻点。
    沈渡喉头动了动,瞥开目光,将心绪重新梳理好。
    他绑紧了一圈,动作还是很轻,容榕回头冲他笑,嗓音清甜:“用点力啊。”
    沈渡呼吸微促,语气低哑:“别喊疼。”
    容榕没发现这辆隐形车,敷衍的应了两声,将手机递给他看:“我们去吃西班牙菜吧。”
    太古汇很好逛,餐厅也不少,容榕决定先去吃个中餐。
    不远,步行几百米就能走到。
    等到了餐厅,中央空调呼呼吹着,容榕将沈渡好不容易给她扎好的低马尾又给解开。
    她忽然兴起,把珍珠发圈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沈渡不太乐意:“你自己收好。”
    “我怕掉,你替我保管。”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点好菜后,容榕就专心看着手机,眼神瞟都不带瞟一下沈渡,手指在屏幕上迅速跳动着,时不时还笑出声。
    沈渡没有手机依赖症,尤其是女朋友坐在自己面前时。
    容榕刷了半天微博,终于想起对面还有个男朋友,大发慈悲的将手机递过去给他看。
    “你看这个。”
    沈渡接过手机,是个不怎么戳他笑点的段子。
    提示音忽然响起,容榕的手机震了一下,屏幕上面跳出消息白框。
    【狗良:所以沈总会为了你公开“世界号”是他买的吗?】
    沈渡挑眉,将手机还给了她。
    容榕看了眼消息就知道他看到了,满不在意的摆摆手:“都是捕风捉影的小事儿,你别在意。”
    “是刚刚的直播?”
    “差不多吧,不过我也不差什么黑料。”容榕喝了口冰水,缓了好半天才接着说:“反正只要我还继续当网红,这种话题就永远免不了,我看淡了。”
    她风轻云淡的样子看着不像是逞强。
    容榕撇嘴:“可怜我爸爸,去世那么多年,还要被拿出来溜。不过他就算是活着,应该也不会太在乎。”
    “你怎么知道?”
    “你知道我妈的事儿吧?当初诅咒信都送到家门口了,我妈天天躲在被子里哭,生怕出门就被捅刀子,我爸没在意,觉得那些人就是嘴上说说,不可能真的拿我妈怎么样。”容榕轻轻笑了,眼神平静:“他安慰我妈说没事,只要不管那些流言蜚语,没有人能伤害到她,然后我妈就得了抑郁,那些人是没对她造成什么实际性的伤害,但是我妈却因为那些人说的话死了。”
    她像是说故事一样,潺潺说出了被容家藏了多年的秘密。
    容榕轻巧的耸肩:“所以只要我不在意,无论他们说什么,都伤害不到我。”
    “你爸爸什么都没有做吗?”
    “他做了,天天糟蹋自己,没几年就去陪我妈了。”容榕用银叉搅动着杯里的水,忽然又笑了:“或许他觉得这是一种补偿吧。”
    明明教她要坚强,出了点什么意外都要训她老半天,结果自己那么脆弱。
    侍应生端来了他们点的餐,话题戛然而止。
    容榕神色轻松:“我只跟你说了,你要替我保密。”
    “好。”
    “我很羡慕你。”她又忽然说了句。
    沈渡眼神微滞,张了张唇,没有问为什么。
    伊比利亚火腿配山羊奶酪,有些微微的膻味,但不影响香浓的口感。
    “榕榕。”
    容榕茫然抬头:“啊?”
    “过年。”他顿了顿,神色温柔,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要来我家玩吗?”
    这样细枝末节的温柔,她又不傻,怎么可能察觉不出。
    “包吃包住吗?”
    “嗯。”
    她嘿嘿笑了:“那包睡吗?”
    他从喉间发出一声闷笑,眼中藏着极为清淡的光芒。
    促狭一闪而过,沈渡轻牵嘴角:“包。”
    “包多久?”
    他慢条斯理的回答:“只要你还有力气。”
    “……”沉默良久,容榕恶狠狠指着面前的食物:“吃饭!”
    她埋头专心吃着东西,不知怎么的,吃着吃着就笑了起来。
    为避免尴尬,她咳了声,找了个话题问沈渡:“你们家过年是怎么过的?”
    “想看吗?”沈渡指了指放在桌边的手机:“相册里有照片。”
    容榕拼命点头。
    沈渡擦擦嘴角:“有个条件。”
    “什么?”
    “你亲我一下。”
    看着沈渡面不改色的样子,容榕愣了几秒,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是怎么用这种表情说出这种话来的,真的很神奇。
    而事实是,她没听错,小间的包厢里,容榕站起身慢吞吞的挪到他身边,趁着空气不注意,迅速弯腰他在唇边啄了一口。
    沈渡笑了,直接将手机交给她。
    其实容榕也不是想看过年的照片,她就是想看沈渡的相册而已,本以为他会推脱,结果居然答应的这么干脆。
    看来没有疑点。
    打开相册,只有一些文件截图和风景照,还有她的照片。
    还有水印,从微博下载的。
    容榕咬唇,问他:“没看到过年的照片。”
    “手机里没有。”沈渡不紧不慢的回答。
    容榕睁大眼瞪他:“那你为什么说有!”
    “看不出来吗?”沈渡歪头,冲她轻笑:“骗你的吻。”
    “……”
    ***
    两个人吃完饭又逛了会儿就回酒店休息,明早的飞机回清河市。
    沈渡还有工作,在书房里跟人打电话,聊什么容榕也不关心,她翘着腿站在阳台上看风景。
    迎面就是黄浦江,夜晚人很多,霓虹闪烁,黑夜也被映照得如同白昼。
    她喝着果汁,享受着迎面的江风。
    连接着蓝牙音响的手机忽然急促的震动起来。
    容榕看了眼来电显示,居然是爷爷。
    下意识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一接通,那边就是一连串的质问:“臭丫头!你跟沈渡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要把他名下的那艘邮轮转赠给你!财务管理大半夜给我打电话,跟我说你的个人账户进了一大笔不动资产,你是不是骗沈渡钱了!还是你跟他赌博,他把邮轮输给你了?”
    “……”
    “说话!”
    “……”
    钱没骗,她可能骗感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沈·慈善家·圣母玛利亚·渡:因为听老婆卖了个可怜就把船送出去了
    容·爱情骗子·榕:卖了个惨忽然就多了艘游轮
    肚肚恋爱脑,大家不要学
    这么谈恋爱,迟早被骗光
    ***
    greymer:意大利品牌,仙女鞋,最喜欢榕榕穿的这双粉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