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75章Sisley日间防护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件事当然不能跟狗良说。
    她本人都有这种错觉了,更不要说别人。
    船上的房间足够,但大家还是选择两个两个组队住一间套房。
    容榕这边没悬念,她当然是跟狗良住一间房的。
    倒是川南和霍清纯那边出了点状况。
    两个人关系好,但性别不同。
    川南行情很好,多得是人想跟她住一间,几个年轻女孩围着她叽叽喳喳的,生怕这块香饽饽被谁抢走。
    同行的也有男博主,但人家早就配好对了,不愿意再多个人插进来。
    霍清纯一个老爷们,眼圈自带兔子妆效果,看着人群中的川南,小声冲她抱怨:“你不跟我住一间,干嘛不早说啊?”
    “嗯?这种事还要说?清纯,男女有别这不是基本常识吗?”川南看着他,面上也有些无奈:“就算我们性取向一样,可生理结构不一样啊,当然要分开住了。”
    一谈及这个敏感话题,霍清纯顿时脸色煞白,咬着牙反驳:“你说什么呢!”
    川南笑着摆手:“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大男人怎么连这么点玩笑都开不起呢。”随后又看向另几个男生,“就没人收留一下我们清纯妹妹吗?”
    几个男生笑嘻嘻的:“我们跟清纯妹妹性取向刚好相反,一起住不是更危险吗?”
    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霍清纯红着眼站在原地,肩膀微颤。
    人和人之间的鄙视链真是无限长。
    糙汉看不起精致boy,精致boy看不起娘炮,娘炮看不起女装大佬,女装大佬看不起同性恋。
    毕竟女孩子穿男装,阳刚气十足就是酷帅女孩,男孩子爱打扮、爱化妆就是娘炮恶心。
    要说性别歧视,这帮小众圈里的美妆博主们就充分的起到了教科书般的演示作用。
    表面上思想开放,说要尊重每个人的不同喜好,不同取向。
    实际上谁知道,没镜头架在面前,去他妈的平等看待。
    “霍清纯你非得跟人挤一间啊?”狗良看不下去,翻着白眼觑他:“你一个成年男人大晚上还怕鬼不成,自己住一间不就得了?”
    容榕语气淡淡:“这么多套间随你挑,多舒服。”
    乔宝忽然上前,打了个圆场,笑着拍拍霍清纯的肩膀:“好了,清纯,别伤心了。反正也就是晚上你一个人住,白天大家都在一起自由活动啊,别怕。”
    其他人收敛了笑声,转而开始劝起霍清纯来了。
    最后大家都是两两入住,霍清纯和个别不喜欢拼间的单独住。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大家决定先回房休息,第二天上午再集体行动。
    容榕和狗良正打算回房,眼前忽然就被一道阴影笼罩。
    霍清纯小声冲她们说了声谢谢。
    狗良神色复杂:“不用谢,快回去卸妆吧,眼线都花了。”
    容榕只凉凉的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霍清纯走后,狗良笑着勾上容榕的脖子:“我圣母替他说话是因为跟他没什么大仇,你不是很讨厌霍清纯的吗?怎么也开口帮他说话?”
    “我讨厌他的人和性格,但是他的爱好和性取向没错。”
    如果无法接受,至少应该做到起码的尊重。
    而不是大咧咧的拿这些来开玩笑,转而又笑别人开不起玩笑。
    每个人的底线都不同,谁也不能保证,你口中随意的玩笑,是否就伤到了别人的自尊。
    “我跟你说,之前在巴黎的时候,我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了川南跟苏安说的一些话,我的天,本来在那儿之前我还以为他俩关系有多好呢。”
    狗良将那些不堪入耳的话重复了一遍。
    容榕皱眉:“她以前不是参加过彩红活动吗?”
    微博文案都是特别感人的那种“他们不是特殊人群,他们只是恰好爱上了同性别的人”。
    当时还被不少路人好感转粉了。
    “真正聪明的港独和**会当着大陆人的面说他们是什么吗?”狗良啧啧两声,意有所指:“他们只会在赚够了钱后,在背后暗戳戳的骂大陆人愚蠢罢了。”
    在很多人眼中,川南一直是个性格温柔、乐观开朗、重情重义的女孩。
    就算兔兔糖那时候被戳着脊梁骨骂,她也不惧脱粉,坚定地转发兔兔糖的微博为她加油鼓气,霍清纯一直被很多直男癌在各种社交平台上辱骂,她也仍旧和霍清纯以姐妹相称,丝毫不在意。
    现在想来,她真的是美妆圈的头号表演艺术家。
    这种敏感话题不便多说,两个人及时止住了话题,没再讨论。
    ***
    浅金色的阳光洒在蔚蓝海面上,和风煦煦,容榕正全副武装的站在甲板上帮狗良拍照。
    狗良一手抓着白色栏杆,另一手扬起对着海,轻薄的防晒衫被风吹起,额间隐隐有汗往船板上滴落。
    看着她被阳光晒得通红的脸,容榕快速给她拍了几张,也效果都来不及看,连忙拉着她走进了室内。
    狗良用手扇风:“好他妈热。”
    说完就看旁边的容榕终于舍得摘下了防晒帽和防晒冰袖。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女人皮肤这么白了。
    “你就算再黑上两个度都比我白,不知道怕什么。”她甩了甩带着汗的刘海,站在空调口下舒爽的叹了口气:“出来旅行哪有不晒黑的啊。”
    容榕往手上和腿上喷了点修复喷雾,又指使狗良站好,给她上下喷了一遍。
    “你懂什么。”她将喷雾收进编织包:“越白才越怕晒黑。”
    她带出来的护肤品,十件里有八件都是美白功效的。
    容榕是冷白皮,平时用这种功效的护肤品比较少,但只要出去旅行,就会在做准备工作的时候大买一通。
    即使这次是去日本,她还是提前把资生堂透白精华和sk2美白修复面膜给买全了。
    sisley日间防护乳更是直接备两瓶。
    乳液质地,清爽不粘腻,还有微微的提亮效果。
    时间快到中午,正好赶上吃自助的时间。
    灯火通明的自助餐厅内,差不多所有人都到齐了,有人已经入座,餐桌上摆放着各式的自助餐点,用来当背景照相。
    有人冲她们招手:“榕榕和良妹来了啊!快过来自拍!”
    几个年轻女孩围在一起照相,照完后又忙着p。
    叽叽喳喳的商量着待会到了日本要先去哪里逛街。
    乔宝笑着问:“去银座吧?最近不是在促销吗?”
    “到时候还要给粉丝们买礼物吧。”双马尾吃了口蛋糕,含糊不清:“我都准备好放血了。”
    所有人都点头附和。
    狗良小声和容榕咬着耳朵:“富婆,你打算给粉丝买什么礼物?”
    “我发微博问过,她们都说随便。”
    餐厅里中西自助都有,容榕只拿了点意面和海鲜,刚送了口北极贝进嘴里,口腔里头正冰着,冻了半天才说出话来。
    不知道这个规定是什么时候兴起的,也不知道是谁兴起的。
    总之博主们出去旅趟游,给自己买什么都是次要的,最主要是给粉丝买什么。
    一开始大家还比较矜持,送的都是些平价的面膜和日用品,到后面就全部往贵了送,什么贵妇就送什么。
    “我去打探一下她们都送什么?”
    狗良端着盘子混入了讨论大军。
    容榕拿出手机,又翻了眼之前发的微博。
    门前有颗大榕树:想要什么礼物啊?
    【想要榕妹!】
    【可以打包送榕妹吗?/羞涩】
    【榕妹送什么我都喜欢】
    【希望能在榕妹这里脱非入欧,许愿许愿许愿】
    柔软的刺身入喉,容榕咬着刀叉苦想。
    “这里的刺身真的不行啊。”川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刺身当然还是要吃蓝鳍金枪鱼的啊。”
    容榕看了眼盘子里的刺身。
    纹理清晰,肉身柔软,咬进嘴里时奶油感浓厚,非常肥美。
    silversea上的食材已经算是顶级了,全部都是当季最新鲜的海产。
    “嗯?我觉得很好吃啊。”乔宝失笑,沾了点海鲜酱又吃了片刺身:“很新鲜了。”
    狗良就站在她们那桌旁边,冲容榕比了个鬼脸。
    然后张着嘴模仿川南刚刚嫌弃事物的样子,模仿完了就翻了个白眼。
    容榕好奇也站起身走了过去。
    川南努了努下巴,叹着气:“之前苏小姐请我和清纯去她的私人别墅玩,她家的厨师现场开了条一米多长的金枪鱼,那个肉才叫顶级呢。”
    乔宝羡慕的看着她:“你们还去过苏小姐的家啊?”
    “是啊,我们玩得好嘛,去朋友家做客不是什么稀奇事啦。”川南戳戳旁边霍清纯的胳膊:“清纯,那个刺身才叫好吃对吧?”
    霍清纯点点头:“嗯,不过这里的也很好吃啊。”
    川南抽了抽嘴角,不再理他。
    “苏小姐应该是忘了通知厨房。”她又自顾自的抿唇一笑:“不过她肯为了我们包船已经很体贴了,我哪能这么不知足?”
    有人好奇问她:“苏安家到底有多大啊?她家真的很有钱吗?”
    “何止。”川南点了点下巴,回想道:“她家随便一幅藏画都能买一套房,而且还是有市无价的那种。”
    “有钱真好。”
    众人发出这样的感叹后,又羡慕起川南的交际能力来。
    像苏小姐那样难接近的白富美,居然请川南她们去家里吃刺身,还为她们包下了一条船。
    看来关系是真的好。
    容榕觉得没什么意思,和狗良钻出人群去拿甜点了。
    “你看到她那样子了吗?好像那钱都是她的一样。”狗良摇头晃脑的学了一阵,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那舔狗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苏安是她妈呢。”
    容榕被她逗笑。
    之后狗良又去前锋打探消息,容榕继续选她的自助餐。
    “白富美真是一点都不挑食啊。”
    她回过头,是川南。
    如果说在巴黎慈善会前,川南还能跟她和平对话,到现在几乎已经是一见面气氛就是枪林弹雨般的不对付了。
    川南睨了她一眼,抱着胸走到容榕面前,哼笑几声:“安柠要是知道你也见了她的光上了邮轮,估计得气死。”
    容榕:“?”
    “前两年装的清高,从不参加集体活动,现在钱赚够了就过来参加了?安柠这么讨厌你,我本来以为你没脸上船的呢。”川南唇角勾笑,指了指长桌上的那些餐点:“多吃点吧,反正是免费的,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容榕不知道她这优越感是从何而来。
    邮轮不是她包下的,这些餐点也不是她付的钱,这种施舍一般的语气让容榕很不爽。
    “别以为自己有一辆跑车,能卖几幅画就了不起了。”川南低于阴沉,眼中的不屑和轻视几欲要倾泻出来:“拿着那点钱炫给谁看呢?你当谁都能包得起邮轮?你跟安柠差远了。”
    容榕气笑:“狗仗人势这成语听过吗?”
    川南皱眉:“你说什么?”
    “我觉得你诠释的挺好的。”容榕鼓了鼓掌:“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你骂谁呢!”
    川南重重的将盘子摔在桌上,一步步朝容榕走过来。
    这边动静尚且不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狗良最先跑了过来,挡在容榕身前,瞪着川南吼道:“你要干什么!”
    川南指着狗良身后的容榕:“她先骂我的!”
    “我们榕榕素质好得很,从来不骂人的。”狗良护短意味十足,压根听不进她的一个字。
    乔宝走到几人身前,有些无奈的抓着川南的胳膊:“这么多人看着呢,有什么话私底下说。”
    潜台词就是要撕逼自己私底下随便撕,表面的和平必须得维持。
    川南烦躁的甩开她的手:“她骂我!我难道必须忍着吗!”
    “我没骂你。”容榕语气轻轻,表情温和:“我就是觉得自己不应该上这艘船。”
    狗良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就不该上船了?”
    容榕委屈的抿唇,小声道:“这船是苏安包下的,虽然她之前因为污蔑我抄袭跟我道了歉,我们已经和好了,所以我以为我可以上船了。但是川南又没有跟我道歉,她说船是苏安为了她包下的,我不应该上船,我这样不经过苏安的同意上船可能会让她们之间产生裂缝。”
    这话说的就非常艺术了。
    在场人的态度原本对那个诬蔑事件就很微妙,这几个人同处一室,大家谁也没打算提。
    川南咬牙:“我根本没有提抄袭这件事!你胡说什么呢!”
    “苏小姐都跟大榕榕和好了,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吧,大家还是朋友。”乔宝笑着打圆场,想要拉川南到一边儿去。
    川南烦躁的甩开乔宝的手:“这不关你的事儿,你就在旁边看戏吧。”说完就拿出手机冷笑,“我现在就给苏小姐打电话,到时候你要被赶下船了可别怪我。”
    狗良瞪大眼睛,大声斥喝:“你他妈也太阴了吧,上船之前不说,这船都开了一晚上了,你让榕榕下了船去哪儿?”
    川南挑眉:“这船又不是我包的,谁包的谁做主咯。”
    大家都知道川南和大榕榕不对付,没想到旅行第一天居然就撕起来了。
    但是他们都是沾了川南的光,谁也不敢开口劝架。
    只在一旁默默围观,聪明的选择不说话。
    狗良转身担忧的看着容榕。
    容榕倒是一脸的淡定。
    船上的有免费无线,速度很快,网络通话一下子就接通了。
    川南特意按了免提。
    苏安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耐烦:“干什么?”
    “安柠。”川南咬唇,放低了声音:“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
    “什么?”
    川南深吸一口气,语气无奈:“大榕榕也上船了,你不会介意吧?我知道你很讨厌她,肯定不会愿意她上船的,但是…”
    她但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苏安一口打断:“你脑子进水了?”
    “什么?”
    “我就是为了给她赔罪才特意为她包下的船,你沾了她的光上船的,哪来那么多废话?”苏安话语一顿,语气略带警示:“我警告你,不许告诉她,闭嘴玩你自己的。”
    川南张着嘴,一张清秀的脸蛋上死气沉沉。
    “你帮我问问她船上的东西吃不吃得惯,吃不惯我让厨房换更新鲜点的食材。”
    这边许久没有应答。
    “喂?喂?人呢?”
    川南人还在,灵魂却已经死亡。
    挂掉电话后,所有人吃了这么一个大瓜,谁也没心情再吃自助,纷纷回房间打算提前开茶话会了。
    容榕走上前,同情的拍了拍川南的肩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川南大口喘着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还有,我觉得船上的东西很好吃。”容榕展颜一笑,刻意加重了语气:“尤其是刺身。”
    川南差点没给原地气死。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期待的文案,不出意外就是下章了嗯
    ***
    资生堂透白精华霜&sk2美白修复面膜:海边必备,美白神器,除了贵没毛病
    sisley:质地偏清爽,防晒效果还可以吧,主要不油这点我挺喜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