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65章 Bobbi Brown高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万能质疑金句。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xxx吗”
    如果有人同样提出了质疑,一人觉得这种观念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少数人真理。
    【隔壁有人提出了眼影盘的外壳手绘熟悉,我一看这不就是之前屠版的那个小众画家的画风么】
    主楼放出了眼影盘外壳特写,以及yinel的画集中的某幅静物图。
    都是粗线条直接勾勒轮廓,阴影并不明显,乍一看都是很常见的油画风格。
    【感觉只是风格相似】
    【水果画来画去不就那几个……】
    【借鉴了吧,配色元素都很像,画画不可能不需要借鉴的】
    【不都是照着水果画么,然后再加入点自己的想法。=】
    【楼上,柠檬叶子的纹路都一样了,敢情大榕榕和那个画家都是拿着一个柠檬画的呗?】
    众人说法不一,楼越叠越高,直到超过了原本关于眼影盘预售的热帖。
    对于这类主观性很强的标题,往往是最能吸引人的。
    营销号直接将帖子的主题和两幅画对比截图到微博。
    龟区鸭组今日爆料:有人质疑大榕榕和y合作的那盘眼影借鉴了小众画家yinel的风格,粉丝三百万的大博主应该不至于这么不爱惜羽毛吧/抠鼻
    【说借鉴的都没上过美术课吗?画一样的东西就叫借鉴?/疑问】
    【用色的风格有点像,算不上借鉴吧】
    【美术生顶锅盖说一句,阴影处理和轮廓线的画法都非常像,还有光影的色彩描绘,并不能说是单纯的借鉴画风,笔触习惯也很像,大榕榕或许是那个小众画家的粉丝?】
    【非要照着画的才是借鉴吗?这画风很明显模仿了那个小众画家吧?】
    【模仿吧,就好像写文模仿文风一样,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大榕榕好像从来没说过她会画画,不是圈子里的可能觉得借鉴没啥吧】
    【说白了借鉴算不了什么,谁念书的时候没借鉴过名家的作品,但拿来做商业用途的借鉴有点low了】
    【现在哪个圈抄袭借鉴都被嘲成狗望众位知,评论里那个路装粉的洗地言论有点过了吧】
    【我记得当时b站美妆区一水儿的推荐那本画集,好像就大榕榕没跟风吧?或许她都没看过】
    【笑死,那本画集铺天盖地的营销,你当她村通网?脑残粉就这点洗白功力?】
    【又没盖章她借鉴了,粉丝的速度有点快啊,大榕榕微博好几个月没更新了,倒是一点也没影响她的热度哦】
    大榕榕的微博账号门前一颗大榕树自从两个月前就再也没有更新,却依旧保持着每日10w的阅读量。
    有不少人都转发了营销号的那条态度似是而非的微博。
    甚至有人在评论底下了大榕榕吗,让她出面回应。
    这种事儿最佳的应对方法就是冷处理,群众的遗忘性很大,等一帮人嘴皮子耍够了,翻出的水花也就渐渐归于平静。
    尤其是疑似被借鉴的还是不怎么知名的小众画家,大多数人的正义感都没那么强,顶多就是跟个帖吃个瓜。
    热帖足足在首页挂了一星期,原本渐渐被其他瓜给压了下去,直到突然有位专业大触做出了调高了对比度po出了各种落笔和细节的相似处。
    判断两幅画是否相似,最直观清晰的方法就是ps叠图。
    除了用色,就连习惯性的细节描绘都非常相似。
    【图里红圈标的很清楚了,算不上抄袭描图,但过度借鉴和刻意模仿绝对是实锤,大榕榕粉丝别洗了,除非你们正主跟这个画家是同一个人,不然她俩都长了同一双手吗?画风细节都这么一致?】
    无论是从画风还是落笔习惯,大榕榕和那位画家都很相似。
    yinel出道不过两年,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顶多就是小众圈里知道她,直到苏安在画集出版之后在微博上公开表白,她的名字才渐渐地被大众熟知。
    因为大榕榕的主要根据地不是微博,那位大触又特意录了个视频传上b站,力证自己没有改图,从头到尾将对比两幅画的过程录了下来。
    偌大的标题十分吸睛。
    【to:粉丝300万的大榕榕,拿别人的画赚钱,吸小众画家的血你良心不会痛吗?】
    视频举证得很清楚,弹幕的态度一边倒。
    【欺负人画家没知名度就厚脸皮的照着画风模仿吗?】
    【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是原创】
    【我就说大榕榕那段时间怎么没跟风买画集,我还真以为她清高不屑跟风呢,结果转头接合作抄小众画家的设计,还好没被她蒙骗】
    【2333她是不是就是打算抄了所以不敢跟风说自己买了那本画集啊】
    【红字忽然真相】
    【红字秀儿666】
    大榕榕仍旧没有任何回应,两个月前的微博评论已经过万。
    这条微博还在给粉丝安利n的五花肉高光。
    再点进去微博详情,热评基本上都是后被顶上的。
    【早有预谋的跑路,xswl】
    【我当你两个月不更新微博,原来是跑路了】
    【知道自己会被扒所以卷铺盖走了?】
    【y实惨,好不容易原创做起来了,又被个抄袭狗打回原点】
    有粉丝的评论挤在热门里:【榕妹还没有回应,麻烦大家闭麦吧】
    【哈哈哈哈哈清清白白大榕榕,视频证据在那儿放着呢你觉得你们家大榕榕就算回应了能翻出个什么花儿来】
    【你榕还敢开麦吗/大笑】
    【人怕是早就卷了钱跑路了,也就你们这群粉丝zqsg的帮她洗】
    知道一切的狗良联系不上容榕,又怕耽误她闭关作画不敢去联系,每天拿着手机生闷气。
    y的官方既联系不到大榕榕,也不知道该怎么找到yinel,不敢轻易发声明,只是单方面暂时下架了眼影盘的第二轮预售,如果盖章了过渡借鉴,再将第一批预售全部收回,给买家统一退款。
    这也是y在微博上所发的声明。
    换而言之,如果yinel给出了回复,或者大榕榕承认单方面借鉴,y将会立刻追究大榕榕对他们的造成的经济损失。
    官方在等双方的一个回答,粉丝们就算不满他们这种一概撇清责任的处理方式,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谁也冒不起这个险。
    整个美妆区都是安静如死水,容榕到底是美妆区第一流量,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前没有哪个up主敢轻易站队,话题还只是小范围的爆炸,到现在也没有上过热搜。
    毕竟抄袭借鉴这种事,一定要正主盖章承认,才能算是彻底的实锤。
    其他热心群众再愤懑不平,也到底只能起个让舆论愈来愈热的作用。
    直到苏安转发了这个视频,惜字如金的敲上了“恶心”的转发理由,话题才彻底爆了。
    【苏小姐太a了!!】
    【第一个站出来指责抄袭狗的!爱了爱了!】
    【苏小姐要是能联系上那个画家就好了,真的痛恨抄袭】
    【我就知道苏小姐不会沉默的】
    苏安回复:【过几天我会去巴黎参加一个慈善拍卖,我试试看能不能见到yine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正义勇士苏安!】
    【有钱真好,这么神秘的画家都能联系到qwq】
    【微博水军居然有人洗大榕榕和yinel是同一个人,笑死,为了洗白抄袭什么慌都说得出来】
    苏安回复:【大榕榕可看不上yinel的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看不上她对着模仿??又当又立哦】
    狗良捏着手机,语气已是不耐烦到了极点:“我都说过很多遍了!大榕榕就是yinel!她们是同一个人!”
    电话那头仍是负责人冰冷客气的声音:“沐小姐,不好意思,在你出示有效证据能够证明她们是同一个人之前,我们是不可能官发澄清说明的。”
    “我要真有证明还用在这里跟你打口水战吗!”狗良忍不住吐了脏:“我他妈干嘛要撒谎骗你们!”
    对方依旧婉拒了她的说法,依旧坚持要得到当事人的回应,才会考虑出面。
    甩锅甩的十分干脆。
    维基百科上只有国籍和毕业院校,没有人知道yinel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就连这位画家现在到底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旮旯都没人知道。
    狗良知道,但是她联系不上。
    气闷的挂断电话,狗良烦躁的挠乱了自己的头发:“早知道就不让她接这个什么狗屁活了!妈的!”
    除了她清楚真相,剩下就是狗榕的家人们。
    她好不容易托人要到了容青瓷的联系方式,却被对方一句话给打了回来。
    “早该让那丫头吃点苦,不然她还真以为网络是什么人间天堂,这事儿让她自己解决吧。”
    狗良原本也想让狗榕家出面压一下网上的□□,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看她堂姐的态度也能猜到,狗榕当美妆博主这件事有多不讨她家人的喜了。
    她们家的人都巴不得狗榕处处碰壁,乖乖回公司上班,又怎么可能出面帮她压负评?
    等狗榕知道这件事之后,她自然可以亮相澄清,根本不费一兵一卒。
    狗良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她不过是受不了,明明事实跟传闻背道而驰,狗榕却要平白无故的接受这些扑面而来的脏水。
    只要她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着,就不可能彻底杜绝恶言。
    “那些很红的xx哪个没有黑料啊”。
    不论是哪种职业,只要受到了大众关注,就会被扣上这顶帽子。
    你红,你就一定有黑料,就算现在没有,那也一定是因为你藏得好,总有一天会被挖出来,然后成为群嘲。
    狗良自己也曾因为视频评论的一句□□黯然许久,就算其余的全是粉丝赞美,也让那时候的她难过的差点喘不过气。
    没有人天生不在意别人的评价,如果一个人真的能够坦然面对诋毁和嘲讽,原因无他。
    只不过是因为之前经历过太多,所以才学会了不在意。
    棱角是被苦难磨平的,盔甲是为了抵挡住万箭而铸就的。
    没有人能够懂狗榕,但是她能懂。
    原来帮不上朋友的忙,会让她这么难过。
    她现在就算发条微博替她澄清,也不过会被人认为是亲友洗地,狗榕会被人嘲得更厉害。
    狗良平复了呼吸,只能抓住最后的交救命稻草。
    她带着哭腔打给了温槐安。
    男人一听她带着哭腔的语气,语气立马紧张了几分:“良琴,怎么了?”
    “榕榕被人诋毁了,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她大口喘着气,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让咬字清晰确保电话那头的男人能听清:“但我不知道怎么帮她,你能不能帮我联系到沈总啊?”
    温槐安轻声安抚:“别急,我把他的电话告诉你,你好好跟他说。”
    狗良勉强笑了:“温总,谢谢你,真是麻烦你了。”
    “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温槐安语气轻柔,言语温和:“挂电话吧,快去联系沈总。”
    她匆匆挂掉,又拨通了沈渡的电话。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秒,狗良一口气不带喘的、言简意赅地向沈渡说明了所有的情况。
    男人的语气很平静:“我知道。”
    “你知道?”狗良茫然的张着嘴,愣愣问他:“你知道她就是yinel?”
    “知道。”
    “她告诉你了吗?”
    “没有,我猜的。”
    狗良没懂男人的意思,小声试探问道:“你为什么会猜到她是yinel?”
    沈渡只淡声道:“因为我相信她。”
    狗良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出来了。
    这是什么绝美爱情啊。
    所以人都不相信狗榕和yinel是同一个人,就这个男人无条件的信了。
    沈渡见她不出声了,主动开口叫了她:“沐小姐。”
    狗良回神:“啊?”
    “两天后的飞机,你跟我一起去巴黎吧。”
    “啊?”狗良没回过神来,愣愣道:“两天?我还要请假,还要买飞机票,来得及吗?”
    “告诉我你的就职公司,还有,”男人顿了几秒,语气低沉:“是私人飞机,不用买飞机票。”
    狗良咽了咽口水,小声报出自己的公司,然后又不放心的问了句:“沈总,您能帮我跟老板请到带薪假吗?”
    男人愣了两秒,回复:“当然。”
    狗良擦了擦鼻涕:“那就拜托沈总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你们懂的啦~~~~
    好久没写打脸了,跃跃欲试
    ***
    n五花肉高光:不显毛孔,波光粼粼,比becca的稍微低调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