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64章 曼秀雷敦润唇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容榕之前还因为沈渡谈了恋爱依旧寡言冷淡的性格生过气。
    现在想来还是她太天真。
    也不等容榕回答,男人温柔的牵掣住她的腰,低头又在她额心处烙下一吻。
    褪去了刹那间的霸道与急切,沈渡整个人又恢复到往常模样。
    容榕嘴唇还有些发热,上下唇紧闭时还能感受到刚刚男人带给她的力道。
    纵使唇软,也经不起这样厮磨。
    沈渡问完那句话后没了下文,只是轻轻地将她环在怀中。
    她闻着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可能被调戏了。
    有时候他使坏逗自己玩,她虽然面上不高兴,但心中总会有些娇羞和欣喜。
    但这不代表她不会反击了。
    容榕故意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用力蹭了蹭。
    没有化妆,所以很可惜不能印上一张面具,但还好她涂了唇膏。
    曼秀雷敦ur水彩润唇膏01号,和滋润款口红差不多的显色度,元气鲜嫩的草莓水红色,带着蓝紫色小细闪,素颜也很适合涂。
    在平价有色唇膏中,曼秀雷敦和canmake一直是容榕给学生党们首推的品牌。
    唇膏虽然滋润,但有一点不好,就是特别容易脱。
    虽然被沈渡吃了不少进去,但还是勉强留了个浅浅的唇印在他的白衬上。
    她哼哼两声,抬起下巴眨眼看着他。
    全手工定制kiton衬衫做工精致,版型明明简单,却显得他斯文矜贵,一天的风尘侵蚀,也未能让沈渡沾染上半分烟火。
    男人将衬袖卷起,露出结实的手臂,干练清爽。
    他低眸,也看到了那枚唇印。
    沈渡又捏她的脸,语气很平静:“赔。”
    容榕笑嘻嘻的:“我赔你更好的。”
    他顺着她的话又问:“什么?”
    “我去年逛银座的时候,替爷爷在街对面的一番洋服馆定制了一套,他现在很少穿西服,但是我送他的这一套他就很喜欢,去公司经常穿的。”容榕抱着他的腰,身子一跳一跳的:“或者pekora的,我买给你好不好?”
    难得见人赔衣服还赔得这么兴高采烈的。
    沈渡抿唇:“不好。”
    “为什么不好啊?”容榕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幽怨的看着他:“手工定制绝对不比kiton差的。”
    沈渡语气悠悠:“除了你,我不觉得有什么更好的了。”
    容榕愣了半晌,喃喃道:“可是我不是衬衫,不能穿在身上啊。”
    “所以不用赔。”沈渡退后两步放开了对她的桎梏,神情温柔:“我开玩笑的。”
    他转身又往容榕的书桌那边走去。
    容榕歪头,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能给沈渡送点什么东西,就这样被无情的拒绝了。
    很多人都说,得到比给予更快乐。
    但她渐渐的体会到,如果真的想让一个人快乐,给予其实比得到快乐一百倍。
    为喜欢的人花钱,是多么满足而又让人展颜的事。
    恋爱经历匮乏的情感大师沐良琴曾说过: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你,你不用刻意去提醒他那些所谓的纪念日,也不用旁敲侧击的试探他是否愿意为你花钱,因为他哪怕只是随意的走在路上,看到了适合你的花、适合你的礼物,都会想要不要顺手买来送给你,让你开心。”
    哪怕他或许买不起,这个念头也一定在他的脑海中出现过。
    这种随时能想起的喜欢,随心制造的惊喜,是不需要另一个人去提醒的。
    送礼物的人想要的回报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简单而又真切欢喜的笑。
    容榕也想看到沈渡的笑。
    她走到沈渡身后,轻轻拉住他的衣摆:“让我送你吧。”
    沈渡指着书桌上的那幅露出大半的素描:“我喜欢这个。”
    容榕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虚的睁大了眼睛。
    明明压在最底下!
    她挡在沈渡身前将素面藏在背后,拼命摇头:“不行,这个没画好。”
    被画中的人看到了她的那点小心思,实在有够糗的。
    “我觉得很好。”沈渡低头看着她笑,眸光流转:“你偷偷画我,事先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这是在跟她追究肖像权的责任吗?
    容榕小声反驳:“我就画着玩玩,又不卖,这也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过了几秒她又蛮横的补充:“而且你是我男朋友来着。”
    沈渡见招拆招,学着她状似委屈实则狡辩的语气:“男朋友问女朋友要一幅画着自己的画,居然也被拒绝的这么干脆。”
    “你要想要,等我画一幅好的送你。”容榕仰头看他,有些无措:“我不是经常画人像,有的画都不太拿的出手啊。”
    沈渡也没为难她,点头答应了:“别忘了。”
    “画也送你,衣服也送你吧。”容榕得寸进尺的跟他提要求:“满足一下我嘛。”
    沈渡扬眉,语气很轻:“我不缺衣服啊。”
    容榕不解:“不缺就不能送了吗?你不缺衣服,难道你就不买新衣服了吗?”
    沈渡没有那种买新衣服的观念,通常品牌直接告诉魏琛出新款了,魏琛先挑几件他平时爱穿的款式让他选,他选好后品牌那边直接开始按照他的尺寸定制,过段时间就会有人直接送到家挂上衣柜。
    要说买,也算不上,他通常都是按季度付一整季的钱。
    对于容榕这种强烈的购买欲,他除了妥协也没别的办法。
    得到沈渡的点头后,容榕想着反正桌上的涂鸦他也看到了,就干脆将自己最近的一些线稿都给他展示齐全算了。
    她真的很少画人像。
    沈渡一张张看过去,终于找到一张人像。
    两个轮廓,还没有绘上五官,但仅凭其他特征就能看出来这是一男一女。
    亲密的依偎在一起,明明还未画完,却已经可以窥见画中二人的亲密。
    他微微蹙眉,指着一张小开纸上的两个轮廓问她:“这是谁?”
    容榕反应不及:“啊?”
    “你和前男友?”
    “啊?”
    沈渡放下那张画,眸光清冽,语气却不怎么好:“你是给每一个交往过的男朋友都画过吗?”
    然后看着自己刚刚要来的那幅画。
    忽然就觉得很不顺眼。
    容榕愣愣的摇头:“不是啊。”
    沈渡眯眸看着她,嗓音徐淡:“你不想说,我不会逼你。”
    男人变脸犹如翻书,刚刚还一副温柔模样欣赏着她的各种涂鸦,这会儿就微沉着脸好像她做错什么似的。
    容榕有些莫名其妙,但又不太好意思说她没交过男朋友。
    二十多的人了,要说自己还是初恋,是不是有点太丢脸了?
    就冲苏安喜欢他这么多年,容榕也能猜到沈渡学生时代时有多受欢迎。
    她不是很介意沈渡有过感情经历,但是她介意自己没有过。
    总觉得不太公平。
    容榕也没有解释,咬唇拿回了他手上的那张画:“你生气了吗?”
    “没有。”沈渡敛目,神色未变,一本正经的询问她:“你多少岁开始早恋的?”
    容榕信口胡诌:“幼儿园吧。”
    沈渡的语气比刚刚又低沉了几分:“徐北也?”
    容榕神情纠结,摇头,多余的谎也编不出口了。
    “好了。”沈渡挪开目光,语气淡淡:“不想说就算了。”
    然后又扫了眼她手中的画,揭过了这个不怎么令人愉快的话题。
    容榕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跟他解释:“这个画里的人是我父母。”
    男人的神情顿了那么几秒,最后冷漠的回复:“哦。”
    面对男人的冷漠回答,容榕有些生气了:“是前男友你不高兴,不是前男友你也不高兴,你这男人真难伺候。”
    沈渡耳尖动了动,侧身盯着她:“既然是你的父母,怎么不把五官画上?”
    容榕耸肩:“我不太记得我妈的样子了,如果只画我爸爸又感觉有些奇怪。”
    她说原因的时候,神情很松散,明明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原因。
    沈渡没有再多问,只轻声对她说:“抱歉。”
    “但我记得她很漂亮。”容榕扬唇又笑了,声音轻快:“她是当演员的,那时候不像现在追星这么方便,她的那些粉丝就经常偷偷跑到家门口来送礼物。”
    容家的大儿子娶了个演员,就算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圈子里还时常提起。
    沈渡是前几年才到清河市来发展的,却也在饭局上听过不少关于容家的闲谈。
    纵使容家死死地压下了当年大儿媳跳楼自杀的消息。
    容榕的母亲丛榕,未婚先孕嫁入容家,豪门太太的日子还没过上几年就抑郁自杀,没几年容家大儿子容子儒肺癌过世,到底是真的身体不好还是因为妻子的过世承受不了打击因此熬坏了身体,外人一概不知。
    因此传得也越来越离谱,到最后就成了豪门秘闻。
    现在网络发达,其实也是可以查到她母亲的长相。
    但她却不记得了。
    容榕重新将父母的画藏在了最下面,收拾了心情牵起他的手笑道:“刚刚你把我想说的话打断了,就是我最近接到个画画的活儿,挺重要的,所以再过半个月就要去法国闭关了。”
    她并不满意入选的那幅画,因此必须在慈善会举办之前,拿出更加令人信服的作品,得到巴黎基金会的肯定。
    离慈善会还有很久,她顺便也可以回趟学校,跟着经纪人去见见这次慈善会的主要发起人和赞助商。
    感谢他们能够赏识自己的画。
    沈渡点头:“去吧。”
    “如果你到时候有空,记得来看我。”容榕知道他工作忙,也没勉强,补充道:“没空也没关系,咱们可以视频聊天,不过闭关期间,我可能会被没收手机。”
    沈渡眸色清淡,语气温润:“有工作就好好完成吧,不急这一时。”
    她开玩笑着说:“如果这次工作能够顺利完成,我就不是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了。”
    男人没理会她的自嘲,只是肯定了她的价值:“你一直不是。”
    容榕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如果你有空的话,一定要来啊。”
    我想让你看到我光芒万丈的那一面。
    连同我被世人认可的作品,证明你给予我的肯定是正确的。
    我会和你一样优秀。
    沈渡点头:“好。”
    ***
    响晴的夏天终于到来。
    天空湛蓝深远,万点金光洒满江面,炙热的阳光从密层的树叶中透射下来,地上印满光斑。
    蜻蜓和蝉贴着树荫飞过,翅膀扑扇声和鸣叫声与风划过树枝沙沙的声音相混,天光大亮的盛夏,惬意舒适的风比什么都难得。
    又到了女孩子们最爱的季节。
    超短裙,吊带衫,还有融化的冰淇淋。
    每个品牌的夏季限定在市场上激起新一轮的竞争。
    y官方旗舰店:来了!yx大榕榕门前一颗大榕树的夏日限定眼影盘开始预售了!这个夏天我们在变美的道路上不断尝试,y与b站美妆区“颜值山脉”的首次碰撞,合作推出夏日少女十二色眼影,明亮柠檬、清透西瓜、冰爽猕猴桃、粉嫩蜜桃四款夏日水果,还有大榕榕呕心沥血亲设的少女外壳哦!总有一款适合少女的你~戳预售链接,前1000名下单送同系列防水化妆包,快来!/鼓掌/鼓掌/鼓掌
    配图是四盘眼影的具体细节和精致的外壳封面,还有模特小姐姐的试色。
    很清新简单的配色和包装,采用硬纸壳包装,不显累赘,也不会过于廉价。
    价格不过百,是正常国产眼影的定价。
    【外壳是榕妹设计的???买爆!!!】
    【榕妹是什么神仙手!又会化妆又会画画,呜呜呜我爱死这个女人了/哭泣/哭泣】
    【难得看到这种合作盘价格不过百啊,良心】
    【已下单,坐等快递!】
    【迷迷,为什么眼影盘的试色不是榕妹亲自来的啊/疑问】
    y官方旗舰店回复:【大榕榕现在不在国内,没办法给大家试色啦,我们的模特小姐姐也是很漂亮哒/可爱】
    粉丝回复:【难怪这个女人几个月都不更视频了!】
    官方买了热搜和水军,推广的力度很大,刚放出预售链接不过半小时,限量的5000盘就已经销售一空。
    论坛实时更新着最新动态。
    【大榕榕的流量我服了,这已经堪比几线小明星了吧】
    【b站粉丝好歹三百万,自从兔兔糖倒了,目前美妆区没哪个能跟她比了吧】
    【她这个定价我倒是挺惊讶的,卖一百五以上其实也不算过分的】
    【定的越平价越能吸粉吸销量啊】
    【嗯?就我一个人觉得这个眼影盘的画风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吗?感觉好熟悉啊】
    作者有话要说:猜到剧情的老爷过来让我亲一口!
    你们怎么那么机智呢嗯??你们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嗯?
    好烦,读者比作者聪明,让我好挫败哦
    ***
    kiton:意大利卖西装的,写来装逼
    opecora的罗马音音译,因为榕妹说的这家店在日本用的是假名,但是日文显示不出来所以我就根据假名读音打了罗马音,中译大概是裴克拉?也是意大利卖西装的,没买过,写来装个逼
    前几天推的都有些小贵,来个平价的
    曼秀雷敦曼秀雷敦ur水彩润唇膏:ney特别像,草莓红带闪,但是厚涂会偏玫红,不同唇色差异很大
    canmake防晒唇膏:我吹爆canmake呜呜呜,我永远爱canmak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