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56章 九尾大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汉服清河v:“花神者,唐时临川上清派女冠,精修畢道,又善养花木”,这次“清河花朝节”的花神小姐姐就是大家熟知的榕妹门前一颗大榕树啦/鼓掌/鼓掌/鼓掌,戊戌年花朝节活动在此召集各位同袍们光临农历二月最诗情画意的花朝节汉服游园活动,活动地点和报名方式都在下图,来呀来呀来呀/doge
    【花雨区求组队!!一个人太怂不敢去/快哭了】
    【是我们榕妹!/期待/期待】
    【我们市也有花朝节,但没有榕妹/哭泣】
    【可以看到汉服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清河本地知名的汉服娘那么多,居然找了个圈外的美妆博主当推广人/再见】
    【我就想问问这位推广人买过几套汉服?跟风还是真心爱?买的山还是正?/微笑】
    【其他几个汉服娘嘉宾毫无姓名/再见,小众汉服圈现在也开始搞流量那一套了/笑哭】
    【热评那几个你ky你妈呢?主办方办活动要不要拉赞助?要不要赚钱?找个流量大的当主推广人吸游客有问题吗?人帮你宣传推广汉服哪儿来的优越感呢,不入坑是不是都不配穿汉服了?服气/再见】
    【榕妹也买过汉服好吗?为什么不能当推广人?/疑惑】
    【榕妹只买正,不像某些天天喊自己是圈内的跑去闲鱼收山/微笑】
    【你圈排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每天圈内撕得风生水起,还不忘嘲两句圈外的】
    【汉服娘表示超级惊喜榕妹参加这个活动的!不和谐的评论直接举报投诉走起就好】
    狗良啧啧两声,再次感叹:“你这都被眼红多少次了啊。”
    容榕小声哼着歌挑衣服,满不在乎:“随便他们说好了。”
    “这心态可以啊,得道成仙了。”狗良走到她身边,掐掐她的脸:“从我一进门开始你就傻笑半天了,可以确定你不是因为我才这么兴奋的,说吧,遇到什么好事了?”
    “没有啊,就是普通的心情好而已。”
    狗良满脸质疑:“我有眼睛,别想着骗我。”
    “没有。”容榕收了收笑容,转而拍拍她的肩膀:“你和温槐安最近怎么样?”
    一听这个名字,狗良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吸引了。
    她耸肩,摇头:“我不敢找他了。”
    “为什么?”
    “自从上次被他发现我在路边吃鸭肠以后,我这满腔热情都消失无踪了。”狗良双手撑着下巴,弓着背语气低落:“亏我在餐厅凹人设凹的那么成功,白费了。”
    容榕失笑:“他也没说反感啊。”
    狗良摆手,一副不愿和她多说的模样:“不是他反感,而是我反感,哎你不懂的,你母胎solo不会明白我的心。”
    容榕刚要张嘴,狗良又叹了声:“不过还好有你陪着姐们一起单身,连你这种仙女都单身,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她想说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算了,等狗良那边有点进展再请她吃饭吧。
    容榕借口换衣服,偷偷溜进帘子里给沈渡发消息。
    【请我朋友吃饭的事情估计要拖后】
    过了两分钟,沈渡回消息了。
    【后悔了?】
    【不是,就是想晚点再告诉她】
    沈渡脑洞很大:【我见不得人吗?】
    容榕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说:【我怕给她发狗粮她会跟我绝交/委屈】
    那边没回复,拨了个视频通话过来。
    容榕着急忙慌的接起,小声抱怨:“干什么这么突然?”
    沈渡似乎将手机架在桌上,右手还拿着钢笔,下巴一抬:“把手机给你朋友吧。”
    “干嘛?”
    “我先给她打个预防针。”
    “你这样是在加速破坏我们之间的友情。”容榕手指放在挂断键上,作势生气:“我要挂了。”
    沈渡低头笑了:“别挂。”
    容榕不解的看着他,试衣间上方的小功率灯点亮了她的眸子。
    “让我看看你。”沈渡歪头,神色悠悠:“不能请你朋友吃饭,我们就又少了一个见面的机会。”
    她害羞的抿唇,喃喃道:“好吧。”
    容榕职业自由,工作日很少出门,但沈渡每天都是要去公司上班的,她又不能在人家上班时间去打扰,最近又因为沈渡去邻市出了个小差,原本想着请狗良吃饭能有空见一见,结果也只能延后。
    视频也不能光愣着不说话,容榕见沈渡又低头看文件去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说:“上班开小差不好哦。”
    “你不是小差。”沈渡抬眼,语气很随意:“你是大差。”
    容榕:“……”
    好像更不好了。
    “我现在要换衣服了。”容榕转移话题,笑的有些腼腆:“待会穿好了你要看看吗?”
    沈渡点头:“嗯。”
    “那待会我再打给你。”
    她挂断了通话。
    汉服看着仙,大袖越宽、裙摆越长越难穿,容榕正和无数的衣带斗智斗勇,试衣间门外的狗良不耐烦了:“穿个汉服你要穿到世界末日吗?”
    “这个带子太麻烦了。”
    “我帮你穿吧,能进来吗?”
    “嗯。”
    狗良掀开帘子帮她绑好了后面的带子,似笑非笑的扫了眼她的胸:“仙女也不是哪里都完美的嘛。”
    容榕横了她一眼:“你好啰嗦。”
    “我觉得你当天还是不要穿齐胸襦裙了,胸小容易滑下来。”狗良挺了挺胸,语气骄傲:“齐胸就交给我们这种有胸的吧。”
    容榕也不甘示弱,挑着她的弱点打:“胸大穿襦裙显胖。”
    “你好烦。”狗良将大袖衫丢在她面前:“不想帮你穿了,自己套吧。”
    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出去。
    容榕撇嘴,自己穿好了大袖衫,匆匆又给沈渡打了过去。
    沈渡的脸刚出现在屏幕上不到几秒,门后的帘子又忽然被拉开了:“我还是想看一眼仙女穿汉服是什么样子。”
    她大惊,急忙将手机藏在袖子里,转身看着狗良,笑容有些勉强。
    “怎么样?”
    狗良愣了几秒种,随即十分浮夸的捂着嘴巴尖叫:“omg!这也太好看了吧!你的存在就是完美的完美诠释!行走的画报!令人窒息的美貌!仙子下凡辛苦了!爱死我们榕妹了!!”
    学的很精髓。
    容榕头一次被夸得这么尴尬,悄悄又将视频通话给挂断了。
    狗良挑眉:“这波彩虹屁还满意吗?”
    “满意。”容榕将手机递给她:“帮我拍张照吧。”
    “你要发微博吗?”
    “不是,就拍一张。”
    狗良哦了一声,拍好后又将手机丢给她,甩甩手出去了:“你再换一套吧,花朝节那天人很多的,要是踩到裙摆真的掉下来了,你就又要上热搜了。”
    等她出去后,容榕头一次用了滤镜和美颜,等编辑好了以后发给了沈渡。
    【好看吗?】
    【你的存在就是完美的完美诠释】
    【行走的画报】
    【令人窒息的美貌】
    【仙子下凡辛苦了】
    非常不要脸的抄袭,连一个字都懒得原创,关键是那语气也没有学到位,两个感叹号都没有,敷衍的意味十分明显。
    容榕刚想表示自己的不满,结果那边发来了最后一句。
    【爱死你了】
    “……”
    改了字,姑且算原创了。
    容榕鼓嘴,不想表现的太高兴,高冷的回了个“知道了”过去。
    等走出试衣间时,狗良一脸惊疑:“你不是吧?就因为几句彩虹屁笑成这样?这么不经夸吗?”
    “有谁不喜欢听彩虹屁?”
    尤其是男朋友吹的。
    狗良没在意,将自己的手机丢给她:“话说你又上论坛了。”
    容榕自我吐槽:“我是版宠吧。”
    【大榕榕当花神,汉服圈小部分人炸了】
    【???】
    【明星代言xx牌手机,私底下用iphone的多了去了,这也值得某些人高/潮?】
    【找人气最高的没毛病啊,况且大榕榕不是提过她也买汉服吗?】
    【还买山买正,我他妈笑死,有点知名度的敢知山穿山?生怕别人不来撕她吗?】
    【你要说大榕榕买山我是不信的,她那群小粉丝里也有汉服圈的,没这么不爱惜羽毛】
    【话说大榕榕的粉丝战斗力是真的高,粉丝撕黑一撕一个准】
    “不过大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狗良摆手:“你也不用太在意了。”
    容榕直接又走回了衣帽间,拉开自己的衣柜,拍了张照,迅速发了微博。
    狗良张大了嘴:“这么较真吗?”
    “我要不这么做,明天就会有人说我买山。”容榕扯了扯嘴角,语气慵懒:“不能让粉丝独自战斗。”
    门前一颗大榕树:不是圈内的,但也知道不能买山,我所有的汉服都在这儿了,全正。
    配上一张图。
    她的汉服不算多,基本上都是看样式才买的。
    【卧槽游园惊梦!!!】
    【我看到清辉阁了啊啊啊!!】
    【这些买山都很难买到了吧】
    【我看到明华堂了!!!】
    ***
    花朝节当天,恰好是个出晴的好天气,穿着各式汉服的小姐姐们集合在一处,等着游行活动的开始。
    粉色的花树上漂浮着许愿带,还有原木制成的许愿牌,坠着的小铃铛随风发出清脆的声响。
    众人交头接耳,穿着便服的游客们站在一旁拿着手机拍照。
    临近午后,阳光有些刺眼。
    有人问了句:“什么时候开始啊?”
    “在等大榕榕吧。”
    “她应该是这次活动牌面最大的了。”
    “话说她不是圈内的吧?也不知道今天会怎么打扮。”
    “她那张脸怎么打扮都好看吧,我就是好奇她会穿哪一套。”
    “之前不是有人在官微下面反对她当推广人吗?被她那些粉丝撕的关评论了。”
    “好看的汉服娘挺多的,比她懂汉服的也很多吧,不知道为什么非要选她来当。”
    不知道有谁忽然喊了一声:“嘉宾出来了!”
    众人齐齐看过去。
    为首的几个汉服娘都是圈里熟知的了,有粉丝在人群中喊她们的名字,几个穿着不同制样的汉服娘冲人群里的粉丝招招手,暂时引起了一阵小的骚动。
    狗良也站在里头,跟自己的小粉丝打招呼。
    有人问她:“良妹!榕妹什么时候出来啊!”
    “快了快了,她今天那一身有些重,在后面弄呢。”
    拿着话筒的工作人员终于开口:“大榕榕出来了啊。”
    容榕再次扶正了自己头上的瑶姬发冠,抚平大袖出来了。
    九尾大袖与绣花薄纱内里齐腰襦裙,她恰好站在樱花树下,精巧的花瓣倒影映在身上,容榕接过工作人员手中的话筒,简短的打了个招呼:“各位小仙女上午好,我是大榕榕。”
    她是这次花朝节的花神,因此特意穿着远山黛语家的粉色九尾,头顶上的瑶姬发冠也搭配着同色系,两颗鹌鹑蛋大小的澄透水沫玉为主冠点缀,强光粉白蝶贝镶嵌在白玉周围,没有贴花钿,额上是金珠眉心坠。
    垂落至肩膀以下的长流苏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着。
    这样隆重的打扮,可见有多重视这次花朝节。
    她忍着没有提前透露造型,就是为了这几分钟的惊艳。
    效果很好,实时的论坛帖也跟着炸了。
    【花神就是长这样吧!!不接受反驳!!!】
    【她穿汉服真的是仙女!!!!!】
    【这颜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