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55章 幽兰拿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实沈渡也没怎么用力捏她的鼻子。
    容榕还是可以自由呼吸的,但莫名鼻头一痒,她不受控制的仰头闭眼,打了个轻微的喷嚏。
    她脸红的不像话,头往后仰躲开他的手,像只螃蟹往旁边挪了挪。
    沈渡皱眉:“感冒了吗?”
    容榕只是用力摇头,声音很小:“鼻子有点痒。”
    沈渡轻叹,终于放过了她的五官,轻轻揉揉她的头:“起来吧。”
    她扭捏着不肯站起来,大着舌头问他:“我还没说好呢。”
    这句话刚说出口,容榕自知失言,将头埋在膝盖里装死。
    沈渡淡声威胁她:“你要说不好,今天就在这儿过夜吧。”
    容榕:“……”
    她缓缓站起来,盯着沈渡的衣领发呆。
    刚蹲下的时候,还不是男女朋友,现在站起来了,转眼间就成了男女朋友了。
    谈恋爱这个事情真是好神奇的。
    半个太阳已经落下,天色将晚,容榕坐在车子里,悄悄地利用车窗偷看沈渡。
    他们真的是男女朋友了吗?
    怎么感觉这么没有真实感。
    沈渡只是告白的时候,神情温柔得能掐出水来,现在才过去多久,他就又恢复了往常清冷的样子。
    就连刚刚两个人走回车子边时,也是一前一后各走各的,没有一点谈恋爱的自觉性。
    她手都准备好了,结果他也没有牵。
    容榕越想越没有底气,看他的眼神里不禁藏着一丝幽怨。
    初中物理课本上有提到过光的反射,当她意识到车窗里的男人的目光与她相对时,容榕意识到自己的偷窥行为败露了。
    她心虚的收回了目光,故作严肃的指着前面路况:“开车时要看着前面,知道吗?”
    沈渡单手掌握方向盘,空出的另一只手又伸过来掐住了她的脸:“报复心真重。”
    容榕撇头躲开,语气傲娇:“我说的不对吗?”
    “对。”沈渡赞同的点了点头,笑意中夹杂着几分揶揄:“榕榕,你不用透过车窗看我。”
    容榕还试图狡辩:“我没看你啊。”
    沈渡也不拆穿她,语气悠悠,抛出论点,让人无法反驳:“女朋友不看男朋友,想看谁?”
    她猛地缩起肩膀,像只警惕的小鹿,杏眸瞪圆,直勾勾的盯着男人的侧脸。
    他怡然自得的享受着这并不温柔的注视,虽然很想看她,但还是要注意交通安全。
    这一看,就很难再挪开目光。
    小姑娘眼睛瞪累了,悻悻的偏过头:“沈先生。”
    沈渡应了声:“嗯?”
    “我想喝奶茶了。”
    “好。”沈渡朝路边看去,似乎是在寻找有没有临街的奶茶店。
    她轻声道:“我想喝的那家店这边没有。”
    “在哪里?”
    容榕报出地点,沈渡打开转向灯,换了个车道,带着她去买奶茶。
    等到了目的地时,男人看着这一长条队伍,又见她兴高采烈的排在队伍的最末尾,只无奈的笑了笑便陪着她一起排队。
    买奶茶的大多都是年轻女孩,偶有打扮时髦的男孩,旁边通常站着一个和他穿情侣鞋的女孩子。
    小情侣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两个人的脑袋挤在一起,看着手机屏幕傻笑。
    容榕有些害羞,不敢跟这个刚确定关系的男朋友聊天,也没心思刷手机,只好将双手别在背后,眼神四处游移着,从头到脚都写满了不自在。
    看着前面那对小情侣靠在一起的后脑勺,她酸了。
    沈渡在这队伍里实属打眼。
    浅色风衣,黑色长裤,锃亮的商务皮鞋。
    眉眼矜贵,目光清淡,单手插在裤兜里,站姿难得的有些松弛。
    旁边的小女朋友倒是打扮的非常年轻,杏色开衫和格子短裙,长发扎成简单的丸子头。
    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她垂下的睫毛,和鼓鼓的腮帮子。
    离他特别远。
    沈渡敛去眼中神色,任由她越挪越远。
    有不少人在看他们。
    容榕以前在路上也不是没被人认出来过,并没有什么影响。
    但现在因为旁边站着个男人,莫名就有些羞耻。
    她推了推沈渡:“我买就好了,你去旁边等我吧。”
    沈渡只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后张开腿真的走开了。
    “……”
    好气。
    容榕点了两杯幽兰拿铁,因为照顾到沈渡的口味,她特意让小姐姐给其中一杯少冰少糖。
    等把奶茶递给沈渡时,男人略微蹙眉:“奶茶太甜了。”
    她气死了,语气有些不耐烦:“少冰少糖了。”
    沈渡指着她那杯:“你的呢?”
    “正常糖正常冰啊,我习惯这么喝。”容榕见他不说话,又加了句:“现在天气还有点凉,喝冰的对胃不好。”
    沈渡垂眸,不动声色的任性:“我想尝你的。”
    容榕皱起鼻子:“只能一口。”
    她恋恋不舍的吐出吸管,发现管口上有口红印。
    出门还是得涂不脱色的。
    容榕下意识的要将自己的吸管抽出来换上沈渡的,男人的指尖猝不及防的搭上她的手背,握着她的手抬起奶茶,张开嘴含住了吸管。
    唇恰好覆在她的口红印上。
    沈渡的脸凑得很近,容榕手捧着奶茶,从这个角度就像是捧着他的脸。
    容榕咬唇:“你吃到我的口红了。”
    他只啜了一小口,再次直起腰时,言简意赅地评价:“很甜。”
    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甜,容榕有点遭不住,颤着声音转移话题:“其实我喜欢先吃掉一点上面的奶油和碧根果,然后再把剩下的和奶茶混在一起搅拌,这样喝会更甜一些。”
    说完她就张嘴咬上,没控制好力道,蓬松的奶油粘在了她的唇上。
    按照平时的习惯,她直接伸舌舔掉就好了。
    粉色的舌尖刚伸出一点点,容榕动作一顿,微微侧过头要去拿包里的纸巾。
    沈渡眸色暗沉,声音很低:“这里人很多。”
    她啊了一声,看了眼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看了眼这一条街上各色的LED灯,呆呆点头:“我知道啊。”
    谈恋爱的时间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容榕确定了一件事。
    沈渡真的很喜欢掐她的脸。
    他板着一张冷脸,气息吐露在她的耳边,带着丝警告意味:“不许再喝的到处都是。”
    纵使她还想再咬一口松绵绵的甜奶油,也不敢了。
    等再上车时,她安静如鸡,一个人在心里头生闷气。
    跑车划过夜色,稳稳地停在了容榕的小区楼下。
    沈渡语气很淡:“上楼吧。”
    容榕没动弹,心里说不出来的失落。
    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她跟沈渡,除了有了这么一层精神上的关系,本质好像都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要是等回家睡了一觉,又回到原点怎么办?
    容榕的心里患得患失,鼓足了勇气,严肃的叫他:“沈先生。”
    “嗯?”
    她大着胆子质问:“你觉得我们这样,和没确定关系之前有区别吗?”
    还不等男人说什么,她又说:“这几个小时里,我们连手都没牵过,别人谈恋爱起码走在路上也要牵个手吧。”
    亏她和沈渡走了一条街。
    “要是这样,我们还谈恋爱干什么?”她不满,心里觉得这恋爱谈的也太不真实了。
    虽然这才第一天,凡是都要循序渐进。
    但她就是想跟沈渡亲近一下。
    除了咬了一下她的脸,沈渡就再也没近过她的身了。
    自己又不敢碰他,只能等着他来主动。
    她的别扭和矫情,在有了男朋友的那刻起,被无限的放大再放大。
    沈渡的语气很轻:“我以为,你会觉得快。”
    容榕嘟囔:“牵个手也快吗?那要真做什么不得等到猴年马月?”
    男人很会抓重点:“做什么?”
    “…没什么。”
    沈渡叹气,没再调戏她:“那你不要怕。”
    容榕皱眉:“怕什么?”
    “再害羞,你也要忍着。”沈渡没回答她的问题,语气沙哑:“这是你自找的。”
    容榕更不解了,茫然的看着他解开了安全带,迅速下车绕到她这边打开车门,胳膊伸过替她解开了安全带。
    他直接牵起容榕的手,宽厚微凉的手包裹住她的,带她从车子上下来。
    神情呆滞的容榕完全没有多想,注意力全都在她和沈渡相牵的手上。
    终于牵了。
    心里不自觉升起一股欣喜。
    直到她坐上了电梯,又回到了家,才意识到不对劲。
    沈渡就站在她的身后,替她关上了门。
    容榕不敢回头,换好拖鞋背对着他说道:“你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用。”沈渡淡淡道:“我现在想喝点别的。”
    他上前两步,有力的手臂环上她的腰肢,稍稍使力,怀中背对着他的小姑娘便被他一把抱起。
    容榕双脚离地,被男人带着走了几步。
    直到坐在了他的腿上。
    沈渡轻松地将她调了个方向,让她面对自己。
    这一系列的动作快速而又流畅,容榕猝不及防间,就任由他摆布了。
    然后她被扣住后脑勺,男人的唇压了上来。
    有些急,容榕唔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退开,沈渡双手微微用力,被只顾在掌心中的后脑勺和腰肢根本无法动弹。
    幸好腿还能动,容榕悬空晃了晃腿,却又被他惩罚性的咬了口下唇。
    她睁大眼睛,看着男人清俊的眉眼和微颤的睫毛。
    唇上有他的气味。
    混着奶茶的香味,还有他唇间本身清冽的气息。
    容榕一直以为他是不抽烟的。
    嗜烟的人就算再注意卫生,也不免会留下淡黄色的痕迹和无论如何都洗不掉的浓重烟味,沈渡的手指一直很干净,身上也没有任何烟味,应该是很少抽烟的。
    所以只有在这样靠近他的时候,才能问到那淡淡的烟草味。
    她浑身乏力,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细弱微小的电流倏倏流过身体,闭着眼不敢动弹。
    他的唇摩挲着她的,细致而耐心的一点点将她的唇点烫。
    直到软濡的舌尖抵上了她的唇瓣,容榕不知道该不该张开牙齿。
    沈渡退开,声音嘶哑:“张嘴。”
    “我就想牵个手而已。”容榕非但没有听话,反而睁大了眼看他:“不是想要这个。”
    沈渡压根不许她退缩:“我想要。”
    容榕没话说了,心里头还是很高兴的。
    安静的室内,只有两个人彼此交缠的呼吸声。
    容榕正抚平心跳,忽然觉得脚上一痒。
    她向下望去。
    一团毛茸茸的生物正在蹭她的脚心。
    忘了,这个家还有一只猫呢。
    沈渡也看到了,心头的火也跟着消了大半,挠了挠她的腰:“照顾你的猫去。”
    她急匆匆从沈渡腿上坐起来,蹲下身子将可爱抱起来。
    小猫奶奶的喵了一声,用爪子碰碰容榕抚在它身上的手,然后又用鼻子闻了闻。
    被摸得舒服了,可爱从她怀中跳出来,蹲在地上,用透明的蓝瞳望着沈渡。
    沈渡没养过猫,伸手想摸摸它的头,可爱却以为是要跟它玩,仰起头用鼻子碰他。
    他低笑一声,又转而去摸它的下巴。
    可爱眯着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它很可爱吧?”容榕笑眯眯给它顺毛:“所以我叫它可爱。”
    被粗暴的取名逗笑的沈渡漫不经心的夸奖她:“好名字。”
    转而,他又摸了摸蹲在旁边逗猫的,容榕的下巴。
    “但是这名字不该给它。”
    容榕歪头,不解:“那给谁?”
    “给你。”
    刚亲过,他心头正软着。
    和女人不一样,男人在亲近过后,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说起肉麻的情话来,那更是一套一套的。
    “你比可爱还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