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54章 桃子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看向休息区,发现只有容青瓷冲她招了招手,因为隔得有些远,容榕看不太清她脸上的表情。
    沈渡和徐北也正牵着马朝她这边走来。
    容榕正站在障碍物起点,徐北也看到她挡着路,挥了挥手赶人:“让个位。”
    “你们要干什么?”容榕兴致盎然,低头看着两个男人:“比赛吗?”
    徐北也呲牙:“知道还问。”
    容榕一拉马绳,立马给两位男士让了位,顺便还加了个油:“加油。”
    徐北也饶有兴味的问她:“你在给谁加油?我还是沈总?”
    她下意识看向沈渡。
    男人压根就没有打算回她眼神,侧着头给马顺毛,只留给她一个高冷的后脑勺。
    容榕有些失落,喃喃道:“给你们两个一起加油。”
    徐北也很不满意这个回答:“你这算什么,加油当然只能给一个人加啊。说吧,你更希望谁能赢?”
    他原本也只是顺口一问,但容榕这不明不白的含糊语气却意外地让他更加在意起了胜负,哪怕待会儿输给了沈渡,起码小榕子是支持他的,这输的也不丢人。
    面对徐北也循循善诱的语气,容榕仍瞥向那个后脑勺。
    沈渡没任何表态。
    她咬着内唇,指着徐北也:“小北哥哥,你加油。”
    就算输了也无所谓的徐北也咧嘴笑了,得意的望向沈渡。
    “不好意思了,沈总。”徐北也耸肩,有些无奈:“这第一局我就暂且拿下了。”
    沈渡闻言终于转过头,目光徐淡:“恭喜。”
    没得到加油鼓劲的本人好像全然不在乎,倒是打气官怒了。
    她用鼻子哼气,高傲的带着马转身,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等坐回休息区时,容榕撑着下巴生闷气,想不通这男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一瓶饮料忽然挡住了视线。
    她抬头,容青瓷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桃子酒,将冰凉的罐身贴在了她的脸颊上:“喝吗?”
    容榕接过桃子酒,有些奇怪:“马场怎么会有这个?”
    “上次去日本的时候顺带一起买回来的。”容青瓷利落的打开罐口,将拉环戴在无名指上。
    这是她从小到大的习惯,也是容榕的。
    俩姐妹那时什么都不懂,学着电视剧里的结婚典礼片段,用拉环充当戒指,一个扮演新郎,一个扮演新娘。
    容青瓷是姐姐,纵使很想当新娘,但还是无奈的把新娘角色让给了妹妹,为她头上盖上一层薄薄的白色头纱。
    这是她们悄悄从自己的公主裙上剪下来的。
    纵使现在姐妹俩手上会戴一些装饰性的戒指,但这个习惯始终没有改掉。
    容青瓷略微抿了一口,含糊道:“你推荐我喝的,虽然有些甜了,但平时闲来无事喝喝还是挺不错的,就拿了些到马场来。”
    容榕微微仰头,甜甜的桃子酒流过口腔,虽只有3%的酒精度数,喉咙处仍有些微烫。
    很快的,满嘴都是桃子味。
    圆润的粉色桃子正躺在罐身上,容榕用拇指捏了捏,抬手又喂了自己一大口。
    “喝个饮料酒还喝出拼酒的架势了。”容青瓷咬着罐口,语气声落在罐子里,还隐隐有些回音:“谁惹你了?”
    容榕腹诽自己怎么就这么藏不住情绪,面上又不得不敷衍:“没有,就是很久没喝了。”
    容青瓷拍拍她的肩膀:“那两个人怕是比不成了。”
    “什么?”
    她刚问出口,就知道了答案。
    不过是两个男人的马只顾谈恋爱,不理主人的黑脸。
    连马尾巴都恨不得交缠在一起,一双澄澈的马眼里只有对方。
    周围的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容榕只是笑了几声,又苦恼的垂下了头。
    春天来了,连马都恋爱了。
    沈渡还跟她置气。
    明明查个百度就能知道的答案,她怀疑沈渡就是个老年人。
    把过错尽数推到别人身上的容榕矫情的委屈起来了。
    “徐北也这个傻逼。”容青瓷向后一靠,忍不住笑了:“光数落自己的马有什么用,谈恋爱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
    不远处的徐北也恨铁不成钢,正教育着自己的马。
    马有灵性,低着头不看他。
    容青瓷语气难得这样轻盈,让容榕忍不住侧头细细打量她。
    如果不是她脸上的妆偏成熟,此时笑看着远处的容青瓷也和她没什么两样。
    她笑起来的时候,仍和少女时期没有差别,五官生动秀气。
    和板着脸时天差地别。
    容青瓷总以为自己喜欢徐北也,在她告白前,谁也不知道。
    但她不知道,这种以为不过是掩耳盗铃。
    除了她,谁都明白。
    容榕忽然端起饮料酒,和她碰了个杯。
    对方惊讶的看着她:“干什么?”
    “干杯。”容榕只是举了举手,先一步喝了一大口。
    喉咙里都沁着甜,稍稍掩盖了心里头的那点黯然。
    容青瓷就像是跟她心灵相通,忽然挑眉笑了:“连马都会谈恋爱,你还不如马。”
    说完她又微微一叹:“亏我之前一直觉得,你跟你妈挺像的,结果你也只是继承了她的相貌。遇到喜欢的男人了,还犹犹豫豫的矫情着不肯上前,你妈要是你这德性,你都没机会出生。”
    她向来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大伯母没什么好感,纵使人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容青瓷仍是对她嗤之以鼻。
    要不就不提那个女人,但凡只要一提就必定要讥讽容榕。
    但容榕这次却没那么反感了。
    就算那时候她还小,也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如何嫁入容家的。
    不论结果如何,起码她当时是很成功的,无论容家怎么反对,爸爸也坚决要娶她。
    容榕问她:“你就这么讨厌她吗?”
    容青瓷嗤笑:“要是没你妈,自然也就没你了,没你们两个人,大伯现在还活的好好地,徐北也就算不喜欢我,也不会喜欢上我妹妹,让我这么没面子。”
    爷爷更偏爱谁也无所谓,她不再是容家的独生孙女也无所谓,她和容榕之间那些与生俱来的差距,容青瓷都逼着自己不在乎。
    但她没法不在乎从小到大喜欢的男生,用那种屈辱的方式拒绝她。
    她坦然面对着自己的卑劣和自私,纵使这样伤害了无辜的容榕。
    只要他们俩不能在一起就行。
    容榕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其实你可以换一个人喜欢的。”
    容青瓷反问她:“我现在让你别喜欢沈渡,你能做到吗?”
    见容榕不回答了,她才又笑道:“虽然我对沈渡没感觉,但沈渡不喜欢我这件事吧,还是让我觉得有些不爽。趁我没做坏事之前,你赶紧去跟他说清楚吧,女孩子不该主动,但一直被动着会赶跑人的。你俩有了结果,说不定我就能对徐北也趁虚而入了。”
    她真是坦白啊。
    容榕觉得,要是自己有她这么坦白,那也不至于告个白还要用潜台词。
    手中的桃子酒已经喝完了。
    容青瓷起身:“我再去拿一罐,你还要吗?”
    “要。”
    见容榕一直盯着不远处那个男人,容青瓷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她总这样小心翼翼的,三步走两步退的,是该催化一下。
    容青瓷回去拿酒时,恰好碰上了大哥和二哥。
    徐南烨看了眼她手中还没来得及丢掉的粉色罐子,笑道:“你也跟榕榕一样喜欢喝这种饮料了?”
    她有些尴尬,缩回了手:“喝着玩,二哥要试试吗?”
    “不了,我还是比较习惯喝啤酒。”徐南烨摆手,拿着啤酒先行离开了冷藏室,临走前催了声还在找酒的徐东野:“哥你要是找不到那种酒就干脆换个喝吧。”
    容青瓷好奇的凑过去:“大哥,你什么酒找不到?”
    男人起身,声音低沉:“一直习惯喝的,可能被其他人喝完了。”
    “那你要不要试试桃子酒?”容青瓷指着储酒箱的最下层:“还有好多。”
    她自己说这话都觉得没什么底气,毕竟徐东野连换个牌子喝啤酒都不愿意。
    男人凌厉的眉眼舒展着,淡淡点头:“好。”
    宽厚的手居然真的从最下层拿出了一罐桃子酒,利落打开仰头喝了口。
    果然皱眉:“过分甜了。”
    容青瓷憋笑:“是有些甜的。”
    他垂眸,看着她无名指上的拉环,神情松动:“你这习惯一直没改。”
    容青瓷啊了一声,脸有窘迫,急忙就要取下拉环。
    他拿起自己那罐的拉环,在她伸手要取之前,大拇指与食指轻轻捻着它,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容青瓷一愣。
    男人眼里有细不可见的笑意:“送你玩。”
    等她又回到休息室时,容榕笑着指向她的手指:“怎么戴了两个啊?”
    容青瓷耸肩:“大哥给我套上的。”
    “说起来,我们小时候玩这个游戏,总是到处开罐子,因为二叔不准我们喝多了饮料,所以都藏了起来。”容榕回想着,嘴角间隐隐有怀念的笑意:“当时就去他们家搜刮,二哥不喜欢喝饮料没法帮我们,小北哥哥放学以后每天固定请他的朋友们喝饮料,但都不如大哥直接用他的零花钱买了几箱收集得多。”
    ***
    日落西山,夕阳渐渐下沉。
    草坪渐渐染上一层薄红。
    老爷子坐在车里催两个孙女:“怎么还不上车?”
    容青瓷拉着容榕,要将她往外拖。
    容榕死命用脚抵着地,不肯妥协。
    “沈渡要回家了,你今天又打算这么混过去了?”容青瓷语气恨恨,“照你这个进度,沈渡儿子都会打酱油了,你估计还在考虑该怎么表达心意呢。”
    容榕别扭:“他今天好像生气了,我还是不去惹他了。”
    “他生气也十有**是你作的,平时少看点韩剧吧,而且韩剧里八集定律在一起,你这都十六集要大结局了还没个动静,好的不学净瞎学些有的没的。”
    容榕有些奇怪:“你不是不看韩剧吗?”
    “我不会搜吗?”容青瓷语气尖利,“赶紧的,去找沈渡。”
    “我不。”容榕誓死不从:“我害羞。”
    容青瓷点头,冷笑:“害羞是吧?行,我去坐,要是我不小心说漏了什么,你可别怪我。”
    说完就绝情的冲着一脸不耐烦地老爷子喊道:“爷爷,我去坐……”
    剩下的话被容榕给吃掉了。
    她捂着容青瓷的嘴,跺着脚认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容青瓷满意的拉着她走到沈渡车子旁。
    敲了敲沈渡的车窗,里头的人摇下窗子,露出了略带疑惑的神情。
    “沈总今天怎么自己开车?”容青瓷笑嘻嘻的找了个话题:“魏助理呢?”
    沈渡淡淡回答:“他请假了。”
    “魏助理这个以加薪升职为人生终极目标的工作狂居然会请假?”容青瓷有些惊讶:“你是不是虐待他了?”
    沈渡扯扯嘴角:“小容总要是觉得我虐待他了,大可收留他。”
    容青瓷摇头:“算了吧,连陪老板逛街都觉得累的助理我可不要。”
    沈渡收回视线,问她:“什么事?”
    “一个人开车多无聊,想不想要个说话的伴?”容青瓷双手一推,将容榕推到他面前:“考虑考虑?”
    容榕抓着手指,有些小心的看着他。
    沈渡只是轻轻觑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不必了。”
    姐妹俩没想到沈渡会拒绝。
    尤其是容榕。
    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
    容青瓷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她这人平时出了名的矫情又被动,但被逼到一定份上了,脸皮也是可以不要的。
    理智也是暂且丢在一边的。
    被气得头顶都在冒烟的容榕二话不说绕到副驾驶那边,利落打开们坐了进去。
    恶狠狠地为自己扣上安全带,一脸的无畏:“你说不要就不要?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容青瓷:“……”
    有病病。
    沈渡略微诧异的看着她,抿唇忍住了某种不可意会的情绪,冷淡的妥协了:“好吧。”
    容榕抓着安全带:“你不会嘴上说答应,其实打算半路把我扔下吧?”
    “被你发现了。”沈渡拉下手刹,发动车子:“但是很可惜,来不及了。”
    就在车子外的容青瓷猝不及防间,身边的阿斯顿马丁以绝佳的性能,几乎是转瞬间就向前驶离消失在这片草坪上。
    车上的容榕一个惯性,后背紧紧贴着靠背,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但又真的担心沈渡将她半路丢下,咽了咽口水确认道:“你真要把我丢在半路?”
    沈渡没看她,简短的回答:“嗯。”
    “别这么狠吧。”容榕神情纠结,试图卖可怜:“好歹也是表过白的关系了。”
    沈渡语气微讶:“原来你还知道。”
    容榕抿唇:“我又没失忆,当然知道。”
    “我以为你只知道问我喜不喜欢梅西。”沈渡语气淡淡,脸上没什么表情:“其他的都当做不知道。”
    车子忽然从公路上开了出去,驶向了侧边的河湾。
    这一路鸟不拉屎的,大都是未开发区或是待开发区,连个站点都没有,容榕惊觉不好,急忙解释:“我这是告白啊!”
    沈渡没听她的,径直朝前开去。
    “你别把我扔在这里。”容榕以为他是真的被自己的矫情磨得没脾气了,这时候脸面哪有小命重要,闭着眼大声喊了句:“我喜欢你的嘛!”
    车子停下了。
    容榕惊魂未定的睁开眼。
    刚睁开,刺眼的阳光就占满了她的整个视线。
    沈渡语气带笑:“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
    眼前是波光粼粼的河湾,他们赶上了夕阳半落的时刻,徐徐的光芒落入眼中,到处都是一片薄红。
    容榕喘着气,脸和耳朵比夕阳还要红。
    她死死地咬着唇,几欲要羞愤而死。
    足足缓了好几分钟,容榕才道出了这一个事实:“你耍我。”
    沈渡的指尖轻敲着反向盘,毫无愧疚之心,唇角微勾:“是啊。”
    “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容榕呸了一声,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沈渡不急不慢的提醒她:“下了车我就真把你丢在这儿了。”
    容榕宁愿在这里自生自灭也不愿意面对这个糟老头子的脸,非常有骨气的,决绝的下车了。
    然后大步朝前走,脚步很潇洒。
    越走越没底气,渐渐地放慢了脚步。
    怎么没听到追上来的脚步声。
    她停下,想要回头,但又不愿意回头。
    耳边忽然响起男人的低笑:“怎么不走了?”
    容榕刹那间心脏狂跳,猛地捂住耳朵警惕的回过头瞪他:“你故意的不出声的!你欺负我!”
    沈渡失笑:“有声音还怎么欺负你?”
    “我现在一张老脸都没了。”容榕放弃了求生欲,羞愤的蹲了下来,抱着膝盖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要杀要剐随你便吧。”
    沈渡弯腰,撑着大腿歪头看她:“真的?”
    “嗯。”她用鼻音应道,语气有些软糯。
    男人蹲下身子,清冽的气息忽然凑近。
    容榕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闭上了眼睛。
    微软的触感落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男人轻轻张开唇,牙齿咬在了她的软肉上。
    容榕脸颊上本来就有些肉,被他捻在嘴里,就像是感觉被吃了一口。
    她睁眼,顺势又退开,伸手毫不留情的掐在了她的另一边脸上。
    容榕吃痛,语气含糊:“你干什么?”
    男人的语气很轻:“欺负你。”
    她红着脸,盯着男人英俊的眉眼出神。
    这算哪门子欺负……
    怪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
    “榕榕。”沈渡放过她的脸颊,又捏住了她的鼻子,眼里都是被夕阳浸染过的温柔:“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连语气都跟着变得温柔了。
    她心里的可乐瓶子,在上下摇晃了几百下后,瓶盖轻拧,噗嗤一声全都溢了出来。
    爆炸的喜悦和羞涩。
    从头软到脚。
    “糟老头子坏得很。”
    容榕在心里默默吐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