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53章 Annasui独角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纵使是坐在草坪上,沈渡仍未沾半点粉尘。
    嫩白的指尖扣在他的黑色骑士服上,鼻尖闻到了若有若无的香味。
    Annasui独角兽,橙花的甜香混着天然绿草味,与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坪相辉映。
    容榕见他眉头小幅度的拧起,不像是没摔疼的样子,于是又抬高了声调问了句:“真的吗?”
    这边贵客摔了,几个看热闹的人都赶忙朝这边走过来,沈渡心头微动,隐去了唇角间差点就没藏好的笑意。
    薄唇拉成一条平直的线,男人垂眸,细长的睫毛挡住了瞳孔中的那一抹狡黠。
    依旧是清冽的声音,惜字如金:“假的。”
    来了。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顺便装个可怜博取一下你的同情和好感”招数。
    一旁默默围观的徐北也抽了抽嘴角。
    偏偏小榕子这个直女中了招,眼中的担忧越来越明显:“我扶你去那边休息吧。”
    徐北唇角轻扬,又恢复了往日里最最不着调的模样:“你这么点力气哪儿能扶得动他啊?”
    然后利落蹲下身,一把抬起了沈渡的胳膊:“来,沈总,我扶你。”
    容榕迅速起身让位:“你说得对。”
    沈渡淡淡扫了眼徐北也,对方回给他一个友善的微笑。
    这时老爷子他们也赶了过来,忙询问沈渡有没有事。
    徐北也摆手,抢先替他回答了:“男人只要没摔倒命根子那都是小伤,我扶他去那边坐着休息下就好了。”
    容榕抿唇,稍稍移开了脸。
    老爷子年纪大了,听不得这类污秽之语,瞪眼警告他:“你小子说话正经点!”
    “我话粗理不粗啊。”徐北也伸手在沈渡后背上豪迈一拍:“沈总,难道你受了重伤?”
    意有所指。
    沈渡面无表情:“没有,不劳徐律师扶我了。”
    “要不是沈总替我挡着,可能受伤的就是我了。”徐北也蹙眉,眼中的担忧之情都快溢出来:“沈总你还能走吗?需要我背你吗?”
    老爷子欣慰,这小子可算是说了一回人话了。
    “别勉强自己,你和北也这小子差不多高,他应该能背的动。”
    就连容榕都附和:“是啊。”
    徐北也心里发笑,静待着沈渡装不下去的激动时刻。
    然后沈渡眉头只皱了那么几秒钟,随即舒展开来,冲着他轻笑:“那麻烦了。”
    徐北也:“……”
    沈渡这男的不但狗,还不要狗脸。
    他心里暗骂了两声,在所有人的催促下,屈辱的半跪了下来。
    原想着他和沈渡差不多高,背他应该还是能行的,结果沈渡这男的看着瘦,也不知道脚上是不是捆了铁块,沉得都快把牛顿的棺材板给压进地心,徐北也起势了好几回,另一条腿硬是没抬起来。
    背上的人非常体贴,主动给他找了台阶下:“是我高估徐律师了,还是不麻烦你了。”
    徐北也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
    他现在就想把背上这男的双脚捆起来挂在马鞍上,让马儿拖着他绕着马场跑上个二十几圈。
    但是他现在却不得被现实的残酷磨得棱角尽失,扶着沈渡的胳膊带他去那边休息。
    容榕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跟着,还时不时询问沈渡有没有事。
    徐北也心里头不爽极了,语气蔫酸:“我刚也摔了。”
    容榕绝情的十分理所应当:“你摔了没事。”
    徐北也绷着下巴,忍住了心中泪千行。
    青梅竹马打不过天降,这什么垃圾破定律。
    接着,小榕子的下一句立马又让他的心情轻盈了起来。
    容榕看着沈渡的尾椎骨,叹气:“沈先生年纪大了,骨头经不起这么摔的,这要是在我们的马场上受伤,传出去了对咱们家名声不好。”
    沈渡:“……”
    徐北也醍醐灌顶:“还是小榕子想的周到。”
    最后徐北也陪沈渡在旁边坐着,马场让了出来,容榕兴奋的跑过去骑马了。
    徐北也松了口气,语气十分轻敌:“沈总,路漫漫兮修远啊。”
    沈渡语气清淡:“这句话还是送给徐律师自己吧。”
    “小榕子讨厌我,哪是说掰就能掰回来的。”徐北也低头,自嘲的笑了两声:“她和她姐的关系搞得这么奇怪,说实话我确实有责任,但有时候又忍不住觉得可笑,难道我自己喜欢谁,还得看她们姐妹俩的面子?这他妈又不是打官司,审判官规定我这颗心归谁,我就必须得恭恭敬敬双手奉上的。”
    他话虽说的不清不楚的,但沈渡一颗玲珑心,略微想了会儿也就明白了。
    徐北也心里头这话憋了好久,如今好不容易吐出来,居然是在情敌面前,他别扭了约莫半分钟,整个人又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松弛了下来。
    算了,总比拦在肚子里好。
    他见沈渡只是默默听着,又不说话,无奈道:“您老人家倒是开口说两句话啊,不然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对着一块木头倾诉呢。”
    沈渡侧头看他:“你想我说什么。”
    “不知道,反正别板着张脸就行,我现在没跟你谈合同,咱们算是平辈,别指望我还把你当上司。”徐北单手撑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语气慵懒:“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喜欢小榕子?”
    男人语气徐徐淡淡的,薄唇微掀:“我比你清楚。”
    徐北也滞了几秒,失笑:“行吧,那你听不听?”
    “我对青梅竹马的故事不感兴趣。”沈渡偏过头,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
    徐北也在法庭上无往不胜,全靠他能言善辩的一张嘴和观察力敏锐的一双眼。
    能够迅速的从对手的微表情中观察到破绽。
    他仰头,语气悠闲:“你问我,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
    青梅竹马之间,有的这辈子真的都难转变为男女之情,比如他和容青瓷。
    从穿开裆裤就认识,那时候还没有一大堆辅导班和兴趣班压抑着天性,上天入地,到处调皮捣蛋。
    后来容青瓷被关在家里,他俩见面时间才少之又少,徐北也记得有次家里保姆临时有事出门,他又没带钥匙,只能先去容家待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忽然沙发陷下一角,他转头,侧脸秀丽的女孩儿盯着屏幕,耳根微红,能听出来尽力压抑着语气里的颤抖,用平静的语气问他怎么忽然来了。
    他那时刚和早恋的女朋友分了不久,对感情这块也并非小白,略微愣了会儿就懂了。
    徐北当时就觉得她是青春期荷尔蒙爆发,就跟他一样,看见漂亮女孩儿,总会忍不住停下来看看。
    心里头非但不在意,还觉得好笑,都见过对方咬奶嘴的模样,怎么就能喜欢上呢。
    后来有次午休,他意外抓到了偷偷躲在教学楼下面吃零食的容榕。
    徐北也玩心大起,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零食,让小姑娘追着他跑了好几百米。
    问她为什么要躲着吃零食,容榕只是揪着手指,小声说中午没吃饱,午休又不准吃东西,就只能偷溜出来吃了。
    说完,小姑娘鼓着嘴求他,让他别去跟老师告状。
    那时正是盛夏,两个人站在树荫底下,她因为追着他跑了一会儿,嫩白的脸上起了一层薄汗,脸颊红彤彤的,又是有求于他,一双杏眸里都在冒光,比洒在她脸上的日光还亮。
    他鼻尖闻到一阵香味,都不知道是樟树香,还是她身上的香味。
    读初中的小榕子已经渐渐长开,有好多男生的情书都是他偷偷拦下的。
    他仗着自己是高中部师兄,威胁那群男生离自己妹妹远点。
    结果倒是在这个午休时间,对她起了异样的心思。
    原来青梅竹马之间也是可以生出男女之情的,而这种动心无迹可寻,几乎是瞬间。
    其实那会儿要去看五月天的演唱会,不是没人陪他去的。
    他不想跟别人去。
    哪怕坐在宾馆门口被蚊子叮了一整夜,徐北也仍觉得心里头甜滋滋的。
    后来,阿信在台上说“打电话给你们喜欢的人,我唱《温柔》给他听”,徐北也下意识的看向了身边的容榕。
    不用打啊,就在身边。
    这种暗戳戳的心思最终还是很难藏住。
    容青瓷向他告白后,让他下意识指向了躲在暗处的小榕子。
    但好像,这俩姐妹都很反对这个事实。
    可这就是事实,既然大家都不接受,他索性也就不承认好了。
    这种拙劣的回避终于在那次视频会议上彻底的败露了行迹。
    他没法再装了。
    不远处的容榕骑在马上,她和打小养大那匹白马感情极好,配合默契。
    只是几个轻轻的口令,白马就抬起蹄,越过了低栏,她身形微动,落地后仍是背脊挺直,仰起头目视着前方。
    帽带扣着她精巧的下巴,将她那张脸衬得只有巴掌大小。
    那双杏眸里仍是淌着星河。
    两个男人看着马场,默契的谁也没打扰谁。
    直到容青瓷戏谑的声音响起:“女同志在马场上驰骋,你们两个大男人倒也好意思坐在这里偷懒。”
    徐北也打着哈哈:“我跟沈总在谈心呢。”
    “情敌谈心,你们男人的胸襟真是好大哦。”容青瓷哟呵一声,坐在他们中间:“介不介意多个异性旁听?”
    徐北也起身,叫上沈渡:“沈总,跟我来一场正式的,怎么样?”
    沈渡轻笑:“那当然最好。”
    容青瓷挑眉,任由二人离开,只是在沈渡略过她时,忽然轻声问了句:“我妹妹说她答应你的追求了,只是没那么明显,你知道吗?”
    领先几步的徐北也催促道:“沈总,还比不比啊?”
    “等会。”沈渡敷衍的应了一声,低头看着她,“没那么明显?”
    “我不知道有多不明显。”容青瓷耸肩,有些哭笑不得:“所以你真的不知道?”
    沈渡双眸微眯,语气微沉:“现在知道了。”
    容青瓷双手抱胸看着他:“所以她回答了你什么?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分析分析。”
    沈渡顿了顿,声音清冷:“喜不喜欢梅西。”
    容青瓷:“啊?”
    沈渡微微点头:“这就是她的回答。”
    “什么意思?”
    两个人都是一脸懵。
    徐北也等的不耐烦了,三两步走过来直接拽人:“说什么要这么久,聊人生吗?”
    容青瓷目光幽幽的看着他,淡淡问了句:“你喜欢梅西吗?”
    “我喜欢C罗啊。”徐北也皱眉:“他快要退役的新闻一出来,我还在朋友圈发了篇小论文,你没看见?屏蔽我了?”
    容青瓷白眼一翻:“问你还不如问百度。”
    几分钟后。
    容青瓷扯着嘴角吐槽:“韩剧害人啊。”
    沈渡将手机还给她,不急不缓的看向马场上正笑得开心的容榕。
    目光深沉,喉间微动,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总之正跟自家马开开心心玩游戏的容榕忽然浑身一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