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50章 Ettusais睫毛打底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也不知道沈渡打出这几句话时脸上是什么表情。
    明晃晃的抄袭粉丝彩虹屁语录。
    她懒得理,索性又开始说自己的了。
    今天的日常妆整体走日杂杏色风,容榕选择了比较清透水润的burberry粉底液配合它家的同款包装金盖妆前乳。
    Burberry的高档金属包装风一直在美妆界鼎鼎有名,再加上厚玻璃瓶身,掂在手里十分有重量,不像某些用脚做包装的品牌,包装看上去跟工厂统一的打样没什么区别。
    美其名曰性冷淡风。
    将妆前乳和粉底液挤在手背上混合,再用粉底刷上妆,能够使粉底液更加完美贴合皮肤,而且这款妆前乳本身是带有淡淡的珠光,可以打造出闪亮的水光肌妆效,再加上粉底液质地轻薄,遮瑕度也不算太好,因此妆感偏弱,适合日常出勤使用。
    容榕指了指自己的脸:“如果是脸上瑕疵较多的仙女,黑眼圈很重或者是有痘印,平时又不怎么爱用遮瑕的,那么这款粉底液可能不太适合你,因为它的遮瑕力有点一般。”
    她没开美颜和滤镜,但因为直播镜头原本就带有一点磨皮功能,容榕为了让粉丝能看清妆效,只能将一张脸往镜头上怼。
    日杂妆的典型风格就是,眼妆唇妆都可以淡,但腮红不能省。
    倩碧小雏菊腮红05号色nudepop,带着浅珠光的杏色,看似寡淡,涂抹在眼睛下方以及苹果肌稍上方处,比普通宿醉妆常用的偏粉色腮红更加心机,也不显夸张。
    这类清淡的腮红普遍缺点是不易上色,但因为容榕本身冷白皮,纵使是浅杏色也能在脸上完全突显。
    因为今天眼妆偏日常,容榕只用了Ettusais睫毛打底膏,微微有些卷翘的小心机,眨眼时本来就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的扇起一阵小风。
    【前方高能!请关闭弹幕!】
    【心脏爆破小组准备!】
    【美颜暴击!!!】
    【我想在榕妹的睫毛上荡秋千!!!!】
    【啊啊啊啊啊啊阿伟出来受死】
    【榕妹要亲我了!!!】
    【关弹幕准备截屏!!!】
    琥珀色眼珠转了两圈,容榕忽然嘟唇,朝着镜头比了个小wink,然后自己都没忍住赧意,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这谁顶得住啊!!】
    【女人你这是在要我命!!!】
    【榕妹的盛世美颜被我承包了!!】
    【榕妹的wink我接住了!!!!】
    【阿伟你今天死不足惜】
    【截图干嘛,愣着啊!】
    说是要关弹幕,但其实很多人都享受着从弹幕缝隙中吃仙女颜的乐趣。
    自从B站改良弹幕后,划过人像时会自动被覆盖,因此也不影响什么。
    直播礼物除外。
    大榕榕明确表示过不用给她送礼物,就算送了也会折算成软妹币捐给红十字会。
    很多up主也会这么说,但到底有没有捐其实谁也不知道,总归这么说一句能刷点好感,富贵不能淫的人设也能更上一层楼。
    但实际上有人送了,肯定还是会提一口“谢谢xxx送的xxx,爱你哦”。
    大榕榕的感谢语向来比较粗暴,通常都是“谢谢这位粉丝向红十字会献出的爱心”。
    22娘和33娘乘坐着巨大的飞船划过屏幕,挡住了仙女的脸。
    【DU向主播大榕榕投喂了“飞船x1”】
    ……
    这位土豪粉丝霸屏将近两分钟,粉丝炸了。
    【土豪你什么时候送不行偏偏要这个时候送!】
    【关弹幕了】
    【礼物屏蔽不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榕妹】
    【突然对礼物榜的各位土豪起了杀心】
    容榕不乐意了:“这位粉丝,我不稀罕你的臭钱。”
    弹幕原本都在埋怨,听大榕榕这么一说,又开始转而纷纷刷屏“233”以托哀思。
    【今日礼物榜惨案】
    【试图引起榕妹注意力失败】
    【哈哈哈哈我他妈笑死被嫌弃的土豪粉丝】
    【榕妹是富婆不在乎臭钱!!!更爱榕妹了!!】
    【富婆草粉吗!!我愿意当下面那个!!】
    她自己说了这句话后都忍不住笑,说了几句话收尾就关掉了直播。
    心情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就荡漾了起来。
    带着傻笑算了算钱,给沈渡转了过去。
    男人一如既往地不愿意收:【做什么?】
    她很有节操了:【不要你的臭钱,快收款】
    【不收】
    她小跑到衣帽间,手指划过衣架上挂着的几件衣服,引起一阵酥痒,脚趾在地上画了一道圈后又发了个扛刀威胁的表情包过去。
    沈肚肚:【快哭了.jpg】
    要死了。
    容榕匆忙退出微信界面,随便看了几眼B站和微博的私信。
    她现在开始慢慢地选择性的参加公开活动了,反正横竖有狗良陪着,她一个人也不觉得孤单。
    最近的几个品牌邀请她都不是很感兴趣,大部分都在魔都帝都,她嫌坐飞机麻烦,也懒得收拾行李。
    美妆博主每次出趟小远门,带的化妆品都能塞满半个小行李箱。
    最好就是在本省的活动,折中一点邻省也可以,太远的就直接婉拒了。
    她也没刻意隐瞒过自己的地理位置,大部分粉丝都知道她回国后就在清河市定居,好在清河市也算是热门城市,平时活动还是比较丰富的。
    本市最近的活动邀请就一个。
    花朝节。
    “花神献瑞,祈福花朝”。
    大部分城市每年都会举办的一个活动,但具体兴起是从汉服文化开始渐渐渗入百姓日常生活中开始的。
    以前大街上走过一个汉服小姐姐,大多数人会驻足围观,现在随便去街上溜达两圈,穿汉服的小姐姐小哥哥比比皆是。
    年轻女孩儿有三个坑不能入。
    lolita,JK,汉服,一坑穷一代,三坑穷尽子子孙孙无穷矣。
    容榕不入坑,但跟风买过几套,挂在家里每天看着都舒心。
    主办方邀请她当天做本市的特邀嘉宾,在汉服□□时站前排,和本市的其他圈内有名的汉服娘一起,然后再上台做个感言宣传一下这传统文化节日啥的。
    她直接问狗良。/>
    狗良那边上班摸鱼,回消息很快:【操,我本来还想问你去不去的】
    两个人似乎是在比谁手速快,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句话。
    【你去我就去】
    【你去我就去】
    狗良那边态度很硬:【只要你不穿明华堂一切好说,老娘不想跟明制富婆走在一起】
    容榕态度很好:【没问题】
    几秒后,她又回:【我买一套新的】
    【从现在开始绝交,别跟我说话,放屁也拉黑】
    绝交的空挡中,容榕顺手就查了下哪些汉服店铺最近又可以交定金了。
    富婆不是在乎那点钱的人,她很爽快的连交三笔定金,暗戳戳的等待着到时间付尾款。
    她打开自己靠角落的衣柜,是专门用来放不常穿的衣服,平时想起来就打开门欣赏一下,饱饱眼福。
    各式颜色的坦领大袖衫与襦裙袄裙马面裙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起。
    全都是看图片觉得好看就买了,反正她不懂这个,瞎买也开心。
    一直到出门等电梯,容榕还在想,如果真要去,是不是该去找个簪娘搞一套定制的配饰。
    等坐上车后,她才想起已经冷落沈渡好久了。
    结果那男人也挺沉得住气,也没回她。
    她啧了一声,将手机丢进包里,戴上逼格度满分的墨镜,准备出发。
    ***
    连续缺了三个礼拜的周日家庭小聚会,容榕将车开进宅子进门的园林后,才发现花圃里的有些花都已经隐约张开了花苞,盛放之势明显。
    靠着围栏里头栽着几颗樱花树,现在正是开放的季节,粉白的花瓣摇摇欲坠,被带着凉意的春风一吹,散落在修建整齐的厚实草坪上。
    爷爷院儿里养的花大都娇弱,到季就会有专门的园艺师过来打理,因此再娇弱的花骨朵,在这一方天地里也能健□□长。
    最近园林正好在整修,好几个工人在就地动土。
    容榕被这新奇的景象吸引住,停了车后站在石子路上看了好久。
    “丫头!愣在那儿干嘛呢!”
    浑厚有力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容榕转头,爷爷正在不远处看着她,一脸的不满。
    旁边站着个穿着A字裙,五官精致的年轻女人。
    面生,没见过,容榕缓步走过去,亲昵的牵起爷爷的手:“看装修,比之前那样好看很多哎。”
    爷爷嗤了一声:“就你眼光好!”随后指着旁边的年轻女人,“这是温知黎小姐,我特意从邻市请过来的,园林的整体改造就是由她负责设计的,快跟人打个招呼。”
    容榕乖巧听从:“温小姐你好。”
    温小姐微笑,语气轻柔:“容小姐好,老爷子说的真没错,他这个孙女儿漂亮的像仙女。”
    容榕惊喜的看着爷爷。
    爷爷咳了一声:“就说长得漂亮,像仙女是温小姐你自己说的。”
    温小姐失笑,点头:“是我自己脑补的。”
    “人没比你大多少岁,就是设计院的首席设计师了,你再看看你。”爷爷板着张脸,语气嫌弃,“那个姓谢什么都不放人,人温小姐好不容易才偷偷坐高铁过来的。”
    容榕听惯了这类嫌弃,左耳进右耳出,对着温小姐吐了吐舌头。
    等工程进度检查的差不多了,容榕送她出门。
    临走前,温小姐略眨眨眼睛,语气轻盈:“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但是又想不起来。”
    容榕咧嘴:“或许是梦里吧。”
    “也许吧,毕竟你这么漂亮。”温小姐坐上车,摇下车窗冲她挥手,“有缘再见了。”
    送走人后,容榕站在门口发了会儿呆就进去了。
    这才算真的进了宅子。
    不知怎么的,平日里空荡荡的宅子今天就感觉热闹了起来。
    她打开旁边的鞋柜,果然多了好多双鞋。
    都是男士的。
    阿姨接过她的包,笑嘻嘻的说:“今天宅子热闹,徐家的三个少爷都来了,老爷子还请了一位贵客过来。”
    “贵客?”容榕换下拖鞋,顺口问了声,“谁啊?”
    “是个长得很帅的年轻人。”阿姨唔了一声,耸肩,“其余的我也不清楚,二小姐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走过长廊来到饭厅,她这一辈的几乎都落座了。
    容青瓷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偶尔稍微早一点点到?”
    容榕低头看了眼腕表:“离开餐还有半个小时,是你们太早了吧。”
    容青瓷摆手:“行了,说不过你。”
    她扫过餐桌,徐家三个兄弟坐在一排,同时抬眼看她。
    徐北也快速的瞥过了目光,一刻也未作停留。
    徐东野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容榕打了个招呼就不敢看他了,只有徐南烨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笑意。
    男人声音清朗,神色温柔:“榕榕,好久不见了。”
    “二哥怎么突然回来了?”容榕面带疑惑,“驻外馆放假了吗?”
    徐南烨笑着摇头:“不是,我申请回国了。”
    容榕更疑惑了:“在外面受委屈了?”
    徐南烨失笑:“不是,回来结婚。”
    在座所有人都诧异的望向他,容榕感叹原来她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现在的人思想真的很开放,连外交官都开始闪婚了。
    容榕借口洗手,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奇怪的是,洗手间的门是锁着的。
    爷爷在二楼,二叔二婶还没来,阿姨在厨房忙菜,怎么的,门坏了?
    她使劲动了两下把手,发现真打不开。
    容榕猛地想起阿姨说今天还有客人。
    她烫手般的缩回了手,想着赶紧跑,以免尴尬。
    洗手间猝不及防的从里面被打开了。
    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沈渡原是微皱着眉,低头发现是容榕后,脸上的不耐瞬间就消失了,绅士的侧了侧身。
    容榕咽了咽口水:“请问您,用完了吗?”
    “刚打算用。”沈渡眉骨微动,语气低沉,“你这么急,要不要一起?”
    容榕:“……”
    她怀疑沈渡在开车,但她没有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