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43章 VCA蓝玉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或许也没有料到沈渡和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苏安刚扬起的笑意刹那间僵在嘴角上。
    她以一种非常不确定的语气问道:“你不记得了吗?”
    沈渡的语气依旧淡然:“我们认识吗?”
    苏安敛去眼中失落的神情,声音轻盈:“我们高中同校,我还跟着我爸爸去过你家做客。”
    见沈渡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苏安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你是国际部当年唯一一个收到了offer却还是参加了高考的人。”
    事关沈渡自身,他当然记得。
    “你好。”
    沈渡微微点头,接着便重新抬起了眸子,抬脚从她身边略过。
    苏安咬唇,眼见着沈渡走到了一个女人面前,那女人用手指了个方向,沈渡便又朝着那个方向走了。
    只留下一个高挑挺拔的背影。
    她三两步走到那女人面前,紧蹙着眉头问道:“沈渡去哪儿了?”
    “厕所。”女人似乎被她这副样子吓到,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往厕所方向指去。
    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年少时沈渡的一颦一笑,甚至连他每门功课的成绩都悄悄写在了日记本里。
    她甚至记得学校后山的杨树林,沈渡时常憩在林荫下的长石凳上,拿书盖着脸,双手枕在脑后。
    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小孔成像,在地上散落。
    其中有些散在了他亚麻色的头发上。
    怀着这种心情,苏安几乎不愿多想,直接跟了过去。
    刚连着被两个人吓到的狗良紧接着又被一群人给围住了。
    她干巴巴的笑道:“你们也不知道厕所在哪儿?”
    ***
    容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镜里的人杏眸圆瞪,两腮鼓鼓,一副气闷赧意的样子。
    偶有人站在她背后透过镜子瞧她,悄悄说着什么,但也只是小声喃喃几句就离开了。
    直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
    却跟她一样没有进隔间,而就在盥洗池前洗手。
    苏安气质本就冷,如今一脸心事的样子,更加显得不好接近。
    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容榕的存在,直到抬起眸子往镜子里看了一眼,才用余光瞥到了一旁的她。
    这一瞥,自然也看到了她放在水柱下的双手,细长光裸的手指上并没有戒指的痕迹。
    苏安淡淡问她:“你怎么不戴那个钻戒了?”
    容榕对她的感觉有些复杂,但人开口问了也不能不答:“已经收起来了。”
    “你故意戴着气那个女人的?”苏安很快反应过来,语气略冷,“其实大可不必,那种女人以为有钱就能挤进上流圈子,旁人只当她是个笑话。明眼人都能看出你跟她的差别,太跟她计较反而失了你自己的格调。”
    容榕怎么会听不出苏安的话中话,深吸一口气,侧头望她:“如果我不跟她计较,你就这么肯定她会就此作罢吗?”
    似乎没想到她会反驳,苏安稍稍抬眉,声音里带着丝笑意:“你要是什么都计较,日子不会很无聊吗?”
    容榕倒也没有真生气,毕竟她自己以前就是这个想法。
    她只淡淡回了句:“每个人处理问题的方法都不一样。”
    苏安倒是察觉到她态度上的转变,倾着身子查看自己脸上的妆,吐出的话却是说给容榕听的:“小姑娘,刚刚还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怎么这么快就变了脸?姐姐哪儿惹你了?”
    容榕听不得小姑娘这仨字儿。
    她垂眸,摇头否认:“没有,只是你刚刚任意评价我的行为,让我有些不舒服。”
    “好吧,我向你道歉。我承认每个人看待问题都是都不一样的。”苏安耸耸肩,撑着盥洗台冲着镜子里的她笑了笑,尾音上扬,“难得我觉得这里也就你跟我是同类。”
    容榕蹙眉:“什么同类?”
    苏安笑而不语,忽然转了个话题:“你认识沈渡吧?”
    她更听不得沈渡这俩字,因此态度比刚刚更僵硬了:“认识。”
    “他在清河市这几年,有交过女朋友吗?”
    容榕莫名,她哪能知道沈渡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苏安挑眉:“你跟他圈子相同,没听过吗?”
    也没等容榕回答,她就先一步自我确认了:“也是,他眼光高着呢。”
    容榕实在是好奇,顾不上矫情,直接了当的问出了心中疑惑:“你认识他?”
    苏安自嘲的笑了:“我认识他,不过他早就把我忘光了吧。”
    眼神中略带着失落和怀念。
    容榕攥拳,寒意顿时就从自己的脚底蔓延到全身。
    还真认识啊。
    “不跟你说了,我去堵人了。”苏安食指抵住红唇,冲她挑眉一笑,“替我保密啊,别告诉其他人。”
    洗手间灯光明亮,容榕却莫名觉得刺眼。
    她跟在苏安身后走出了厕所。
    男女厕所中间隔着一条回廊,从转角走出来就是会场。r/>
    苏安走在她前面,容榕只见她恰巧走到转角处是,往侧边看了眼,脸上的笑容便漾开了:“沈渡,你在等人吗?”
    看不到男人的脸,只能听见那熟悉清冽的声音:“嗯。”
    容榕咬唇。
    他是不是就喜欢在厕所门口等人的?!
    她很想上去破坏这么一副多年重逢的美好画面,但是理智告诉她,要淡定。
    这时候她就应该当没看到才对。
    一时间也懒得管这两个到底是多少年的旧相识,容榕提着裙摆,不顾姿态的大步流星擦过苏安身边,打算找狗良好好发泄一下。
    微卷的发尾和轻盈的裙摆弧度相似,所掠之处带起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
    沈渡唇角扬起,原本只是慵懒的靠在墙面上,此时长腿一扬,伸手精准的抓住了那截莹白的小臂。
    温热的触感停留在肌肤上,带起一阵战栗。
    容榕僵着身子回过头瞪他。
    沈渡微微愣住,看清了她明亮的杏眸里的那抹恼怒。
    眼尾处的一道靛青色,将她的眼睛勾勒得清冷妩媚。
    “去哪儿?”沈渡声音微沉,垂眸看着她,“等你这么久,见我就跑?”
    容榕:“……”
    苏安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走到两人身边,拧眉问道:“沈渡,你们很熟吗?”
    “不熟我等她做什么?”沈渡淡淡回答着苏安的话,眼睛却没分一丝余光给她,只低头盯着面前这个神情尴尬的小姑娘,“生我气了吗?”
    容榕:“……”
    这人学心理的吗?怎么就看出来了?
    被直接点中情绪的容榕顿时心里头的火气就泄了一大半。
    苏安微微咬唇,语气已不似刚刚那般淡定:“沈渡,我们这么久不见了,就当是老同学叙叙旧,跟我聊聊吧?”
    “你收到同学聚会的邀请了吗?”沈渡侧头看她,语气清冷,“到时候再叙旧也不迟,我有些私事要处理,不好意思。”
    他说完这句话,大手覆上容榕的头,催促她到另一边去:“你过来,我们聊聊。”
    小姑娘不情不愿的跟着他走了,双手不安分的想要打开他的手:“别按我头,我今天做了发型的啊。”
    苏安看着二人的背影,脸上讽刺的笑意愈加浓烈。
    这就是你为之追到清河市的男人。
    他连叙旧的借口都懒得敷衍。
    容榕被他带到了一边的角落,这里灯光很弱,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也只能瞧见了彼此眸子里的微光。
    她靠着墙,仗着沈渡看不到她的表情,冲他吐了个舌头。
    结果刚收回舌头,就被他掐着脸,沉声威胁:“嗯?”
    这人视力真好啊。
    近视加散光度数不小的容榕嘟唇,用指甲扣着背后的墙壁,小声问他:“聊什么?”
    “你总跑什么?”沈渡双手抱胸,暗光中勾起的唇角弧度有丝似笑非笑的意味藏在其中,“闯祸了?”
    容榕呲牙,语气不善:“我上个厕所也不行?”
    “那你刚刚跑什么?”沈渡低哼一声,听着也有些生气了。
    容榕白眼一翻:“我总不能打扰你们老同学叙旧吧?”
    “你说那个女人?”
    “不然呢?难道说我自己啊?”容榕语气里的酸味都快溢了出来,末了还要嫌弃一番眼前的男人,“你太老了,不配当我的同学。”
    沈渡:“……”
    “说吧,你们是认识多少年的旧相识了,她还跟我打听关于你的事,明显就是有备而来。”容榕嘟囔了两句,见面前的人不回答,又加重了语气,“青梅竹马?还是同桌的你啊?”
    沈渡没回答她的话,只是问了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她打听什么了?”
    容榕没好气:“女人打听男人还能打听什么啊?情史呗。”
    “那你怎么说的?”
    “我不知道啊,你让我怎么说?”容榕盯着他微微发着光的银色领带夹,“我不是那种乱嚼舌头根的人。”
    沈渡默了半晌。
    深沉的眸子原本停留在她那张微微嘟起的唇上,片刻后又移向她脖颈下方的锁骨处。
    她今天一身的蓝。
    VCA蓝玉髓镶钻,四叶草中那颗精巧的钻石和她眸底深处的光芒同样闪烁。
    甚至于,都比不过她的眼睛。
    “榕榕。”他俯身贴在小姑娘耳边,语气酥麻,“你是因为答不出来,所以才生我的气吗?”
    容榕下意识反驳:“想多了。”
    “哦。”男人眉梢一扬,笑意隐匿在黑暗中,“那就是吃醋了。”
    容榕:“…不是!”
    沈渡好心情的捏捏她的耳垂,语气比刚刚更轻了几分:“你要是吃醋,我教你怎么气她。”
    “……”
    “你就说,你知道。”沈渡低笑,自己都没忍住,语气稍稍顿了顿才悠悠说道,“因为你就是我女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