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41章 Tiffany钻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容榕撇着嘴不理沈渡了。一到家,她就迫不及待的拿出包包拍了几张,随便挑了个滤镜传上微博。此时手机响起提示音,是徐北也发过来的微信。让她周末去爷爷家吃饭。容榕咬唇,只是敷衍的回了句:【周末有事,不去了】【你当真要躲我?】她心感烦躁,一时间不知从何反应,打出来的字也不经带刺:【你既然知道我躲你,又何必上赶着烦我?】那边好久都没回复,容榕想撤回,消息发送早已超过两分钟。不知过了多久,徐北也终于回了:【是啊,我都觉得自己犯贱】又是一句:【对不起】再也没有回复了。他这样子,容榕又优柔寡断的觉得自己混蛋。但如果再让她选择,容青瓷和徐北也中她要疏远一个,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徐北也。从十几岁开始,容青瓷半夜敲门,钻进她的房间,悄悄跟她说心里话时,她就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姐姐的脸上带着羞涩笑意,轻声向她耳语,榕榕,我觉得我挺喜欢徐北也的。容青瓷不知道,那天榕榕正巧目睹了徐北也拒绝了一个女生的表白。徐北也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吊儿郎当的笑道,小榕子,记得替哥哥保密啊。她不解,你以前不是来者不拒吗?徐北也啊了一声,以前觉得女朋友漂亮就行,现在谈多了还是想找个喜欢的。她正要问你喜欢谁,面前的少年扶了扶眼镜,唇角微勾,如果你跟哥哥告白的话,说不定哥哥就答应了。她立刻就反驳,不可能。徐北也眸光一闪,昂了一声,开个玩笑嘛。容榕摇头,拂去了脑海里的记忆。还是刷微博吧。此时已经有不是粉丝评论了。美妆博主的微博总是让人赏心悦目,除了自拍就是产品测评,时不时再来个不影响观感的推广,粉丝转发还能参与抽奖,就好像这个账号的皮下每天的任务就是买买买,压根没有糟心的工作或是学业,也不用为社交发愁,窝在家里对着一大堆的化妆品就能引流赚钱了。就连他们分享的日常,都让人心生羡慕。无时无刻不在传达着一种,当博主真好,不愁吃穿,还有一大堆的粉丝喜欢。门前一颗大榕树:来自一位绝世美人儿的礼物/爱心并配上了那张包包的图。【请问这位绝世美人儿是男朋友吗/偷笑】【啊啊啊delvaux我死了,这位男朋友好会送!】【别人的礼物/柠檬】【榕妹说好的分享全脸妆容呢!】【所以榕妹真的有男朋友了/快哭了】容榕回复了热评第一:【不是男朋友,是位长辈啊/笑哭】粉丝回复:【嗷嗷嗷嗷被榕妹翻牌!那男朋友送你什么礼物了!】【我没有男朋友啊/无语】楼中楼又放出了那张截图:【女人,解释一下吧/doge】【这是一个朋友的,不是男朋友啊】粉丝激动:【榕妹还是单身吗!!】【高贵的单身贵族/doge】之后再多解释就显得刻意,容榕没有再回复,打开化妆桌前的打光灯,打算发个自拍给粉丝交个差。她向来习惯用前置镜头直接拍,加个滤镜就完事儿。但因为要看整体妆容,容榕这次连滤镜都没加,直接就发微博了。因为当时选的比较急,挑的色号都是不容易出错的日常色,她这一脸的妆也只能算得上清淡,不过好在一张盛世美颜加持,就算画残了也有粉丝吹。日常大地色眼影,偏橘调的腮红与镜光感唇釉,她撑着下巴,从上至下的望着镜头,以方便给粉丝们看清眼影的整体妆效。纵使这张照片以鼻孔怼镜头的死亡角度拍摄,但还是杀到粉丝了。【这感人的分辨率,绝壁自带,果然好看的人无论用什么照都是好看的/再见】【aws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我们榕妹是真的好看/哭泣/哭泣/哭泣】【对着这么一张脸让我怎么忍心催更/哭泣】【这么好看的女人都还没有男朋友,看来上天还是公平的/doge】【想看榕妹谈恋爱!想吃榕妹的皇家狗粮/期待】【好像知道什么样的你男人能把榕妹拿下,一定是王炸组合/期待】容榕满足的刷着粉丝们的彩虹屁。她必须虚荣的承认一下,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真的很棒。她又往回看了下之前的那条微博,不少人都在评论下问包包的牌子,也有粉丝一并在评论中回复了。直到有条画风不太对劲的评论吸引了她的注意。是被粉丝的一条条回复给顶上来的,赞和回复数完全不成正比。【不炫agete改炫包包了?说实话这包也没有多值得炫/滴汗】【又是你,B站被拉黑了来评论里酸/再见】层主回复:【麻烦这位眼睛不好的粉丝来我微博看看,你们主子值得我酸吗?/开心/开心/大笑】【delvaux还不够格炫/疑问?这位大姐你有多少个这个价位的包啊?】层主回复:【几十个吧~不像你们主子收到一个就巴巴的跑来发微博给粉丝炫哦/开心】微博ID“我老公的亲太太”。和B站ID一模一样,连头像都不带换的。容榕平生第一次点进了粉丝的主页,刷了刷这位的最近几条微博,大多都是不同国家定位,这位太太不是在空中餐厅吃饭,就是在各大专柜购物,最常出镜的就是一双手,除了无名指上的那颗五克拉大小的TIffany钻戒从没摘下过,其他手指上的戒指几乎每张都不重样。最近的一条微博:昨天跟老公说要去TF开幕式,好怕被那些女明星艳压,今天就收到了老公的从头到脚的一身礼物,论嫁了个好老公的幸福/偷笑/害羞标准九宫格,从定制礼服到镶钻高跟鞋,旁边还摆着蜡烛,逼格满满。评论只有寥寥几条,最上头一条是她的回复“某博主粉丝能不追着我咬了么?骂我两句你们主子就能买的起这些东西了?/疑问”她的评论已经设置成非好友不能回复。有个画风跟她差不多的问“发生什么了?”这位太太回了句:“没事,戳穿了某个年轻小姑娘的虚荣心,她本人心虚拉黑我,找了一帮水军来犯贱呢~”“你没事吧/惊恐”“不怕啦/害羞,现在的年轻小姑娘是真的虚荣心爆炸,一露马脚就心虚了~”“小心被网暴啊你/滴汗”“她不敢的,真要网暴了她白富美人设不就露馅了吗/偷笑”容榕咧嘴,黑粉的微博真的不能逛,越看越气。她能给自己编出一堆理由来。经过兔兔糖的事,容榕已经充分了解,这种人不当面怼,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毕竟她不做声,那就是心虚。不屑计较放在他们眼中,就是不敢反击。反正上次也怼过兔兔糖了,岁月静好的人设她也懒得再艹,容榕赞了这条评论,被博主赞过的这条回复直接冲上了热评第一。她回了条:【太太,你老公送你礼物可以发微博,怎么我收到礼物就不能发吗?】当场处刑。楼中楼的粉丝们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榕好攻!!】【留评纪念榕妹第一次怼黑粉!!!!】【层主自己在微博炫的飞起,倒是看不惯我们榕妹发微博,说实话就是酸吧/偷笑】这位太太倒是很敬业,回的很快。【我发的是什么价位?你发的又是什么价位?炫也要炫个高档点的吧/大笑】容榕更杠:【我哪能比得上太太你什么都是老公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靠老公炫富,层主真是好棒棒】【榕妹继续!不要停!】【呜呜呜我爱死榕妹了】她扔下手机去卸妆,没再继续理会评论。等她洗漱好再回到卧室时,手机显示十几条未读消息。狗良:【狗榕,你又被论坛cue了,果然美妆区第一流量,实红】【不过这次她们没骂你,都在骂那个酸你的】【她们说你自从你跟兔兔糖撕了以后简直换了个性格哈哈哈】一个帖子嗖的发了过来。【大榕榕下场怼黑粉了哎】然后主楼po了几张微博截图。【怼的挺好的,不过肯定有粉丝受不了】【一楼的想多了,她的粉丝都爱死了】【歪个楼,delvaux不值得炫?】【要说大榕榕没钱我是不信的,算不得顶级白富美,但中产阶级绝对算得上了】【大榕榕好像从轻奢到贵妇都买的,人家不炫不代表不买吧……】【谁规定有钱只能买十几万的包啊,买便宜点的包回来背几次玩玩很奇怪吗?我记得大榕榕很多包都只出现过一次的】【大榕榕自从上次下场跟兔兔糖对撕以后简直像换了个人,不过换我我也忍不了】【我挺喜欢她这么直接的,感觉她以前太软了】这帖子看得她浑身舒爽。容榕趴在床上跟狗良视频。手机里的狗良正敷着面膜在刷那个黑粉的微博,越刷越开心。“你这黑粉老公挺有钱啊,几百万的手表说送就送。”狗良啧啧两声,“难怪她连delvaux都看不上了。”容榕敷衍的应了一声:“她不是看不上delvaux,是看不上我。”狗良惊呼一声:“哦?她要去TF的开幕式?狗榕,你可以当面怼黑粉了,开心吗?”容榕扯了扯嘴角:“不想碰见她。”“你那天要是穿的比她便宜,岂不是要被她笑死?”狗良眨眨眼,笑道,“你能忍?”容榕微微眯眼,沉思了片刻。最后悠悠说道:“我还真不能忍。”***开幕式的前一个礼拜,容榕如约陪路舒雅女士一起逛街。原本她是想着,陪着路舒雅女士买买买就行,但为了一个礼拜后的开幕式,说什么今天也要放点血。但逛到现在,她的卡也没派上用场。路舒雅女士坚决不允许她掏卡付款:“在肚肚的商场逛街,就相当于你是来做客的,哪有让客人付款的理由?”这个逻辑乍听上去很完美。路过一家珠宝专柜,容榕日常正纠结到底买哪款,路舒雅女士不愧是沈渡的亲生母亲,母子俩一脉相承,直接一挥手替她做了决定:“纠结什么,都要了。”柜姐嘴角的笑意都快扬到耳朵那儿,兴奋的去给她找包装礼盒了。“我真的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容榕皱着眉,“上次收了您一个包包就很不好意思了。”等柜姐回来后,容榕眼疾手快的将卡掏出来塞在她手里,笑容甜美:“你好,刷这张卡吧,不用记在沈总账单里了。”容榕直接将路舒雅女士挑的几条项链礼盒推到她面前:“您送我一个包,我送您这几条项链当回礼。”路舒雅女士有些惊讶,解释道:“阿姨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送你点礼物。”“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给阿姨送点礼物。”容榕眨眼,歪头一笑。两个会花钱的女人,一层楼还没逛完,手上的购物袋就满了。在路过Tiffany的专柜时,容榕下意识的看了眼。“想买就进去逛逛。”路舒雅女士直接指道。容榕摇头:“没有,就是看一眼。”逛了一个下午,终于购物大捷,路舒雅女士负责送容榕回家。两个人在车子后座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容榕几乎从头到脚都买了新品。路舒雅女士问她:“榕榕,你买这么多东西,是要参加什么晚会吗?”“是啊,一个礼拜以后有个开幕式。”“是TF开幕式吗?”容榕有些惊讶:“您知道?”路舒雅女士得意的哼了一声:“开幕式就在中润地产名下的大厦举行,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正想着要不要去凑凑热闹呢。”也不等容榕开口,她又笑道:“肚肚那天也会去的,不过我不想跟他一起,榕榕,你跟阿姨一起吧?”容榕干脆点头:“可以啊。”“哎呀。”路舒雅女士拍了拍脑门,“你要是为这个准备,就应该再买条礼服啊。”容榕唔了一声,笑得有些腼腆:“我有条高定一直没机会穿,我打算穿那件。”她是从去年才开始参加这些公开活动,毕业之前又待在国外,不舍得穿的那几条礼服裙放在家里都快发霉,还要时不时让门店拿去保养检查,早就该派上用场了。不然钱都白花。***开幕式当天。这次的门店开幕式和去年的MAC不一样,请了不少的明星艺人到场压阵,其中大部分都是现在正当红的流量们,一群人站在那儿星光熠熠,容榕刚进场就被满会场的闪光灯给挡了视线。路舒雅女士打算直接从贵宾通道那里先过去找沈渡,临走前悄咪咪的塞了个戒指盒在她手上。然后冲她神秘一笑:“上个礼拜看你盯着Tiffany的专柜看了好久,我这有个戒指买了好久也没什么机会戴,今天借你戴。”人刚走,狗良就好奇的把头凑了过来:“快打开看看啊,贵太太的戒指肯定贼贵。”容榕点头,打开了戒指盒。明晃晃的纯净白光直接给她眼睛都闪瞎了。狗良张着嘴盯着戒指,语气喃喃:“这得有多少克拉了啊。”容榕用眼睛大概比划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了个数字出口:“十克拉往上…吧?”黑色天鹅绒上躺着的这枚钻戒的大小已经足够令人震惊。非常简单的六爪戒托,没有任何复杂繁琐的切工,这颗钻石就已经足够闪亮。光用眼睛看就知道这颗鸽子蛋大小的裸钻4C标准绝对是顶级的。正是因为钻石太过闪耀,因此反而不需要多么复杂的碎钻点缀,也不需要再做任何多余的设计。就这一颗,足够了。容榕咽了咽口水,就觉得事情实在有些过分巧合了。她掏出手机,打开了黑粉的微博。因为她设置了评论,所以很多人都是转发怼她的。一路翻着转发,终于找到了一条看着有些不对劲的微博,微博名“阔太太1008610010”。可以看得出被取名不能重复机制折磨的有多惨。【五克拉都好意思拿出来炫?我们榕榕有比你更大的钻戒!】然后点进微博,就像个僵尸粉一样,除了转发的几条微博,没有任何原创。大部分都是转发的她的微博。【我们榕榕真漂亮!】【榕榕好美!】【爱榕榕/偷笑】容榕:“……”世界第一榕吹——路舒雅女士。深藏功与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