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33章 strathberry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午餐时间已经过去挺久,餐厅里却还是坐着不少人,侍应生把餐盘都收了个大概,那些用完餐的人就捧着饭后热茶兴冲冲的观摩着那一团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冷凝空气。
    这次宴请宾客名单里,光清河市本地的名流富豪就占了大半,无论是和中润有过合作或是竞争的,只要接到邀请,基本上都到场了。
    生意场上没有永恒的敌人,这种宴会明面上是周年庆,实际就是人脉拓展大会。
    富豪圈子统共就那么大,那三位无论是哪一个单拎出来,都是圈子里让人津津乐道的八卦话题。
    不靠家中金山毅然跑到内陆打拼事业的粤圈太子爷。
    家族铺好了从政路却偏偏不争气的二世祖。
    以及话题度远超于华渊小容总,直到昨天晚宴才显露真颜的容二小姐。
    三人对峙也实在是问不出什么来,最后还是沈渡拍案,语气徐淡:“既然都不记得了,那就当没发生过吧。”
    说罢,他最先起身离开了餐厅。
    徐北也和容榕对视一眼,默契的选择接受沈渡的提议,一前一后的跟着离开了。
    餐厅又重新恢复了平时的气氛。
    众人之间的窃窃私语无非都是环绕着这三个人。
    徐三少在游轮上发飙的事情传的挺快,他前脚出了餐厅,后脚就接到了大哥打过来的电话。
    徐东野的声音听上去带着丝薄怒:“你在船上发什么疯?”
    “靠,这才几分钟啊,大哥你派了间谍过来监视我呢吧?”徐北也呵了一声,捂着额头在甲板上转了几圈,“沈渡好歹也算是我们律所的金主,我哪敢在他的地盘上发疯。”
    “不要得罪他。”徐东野叹了一声,声音浑厚有力,夹杂着一丝忠告,“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徐北也嗤笑一声:“市政秘书特意嘱咐,怎么,难道他真的只手遮天?”
    “只手遮天的不是他,是他父亲。”徐东野稍稍一顿,似又有些无奈,“沈渡只用了八年的时间就在内陆扎稳了脚跟,去年大陆富豪的排行榜上,他是唯一一个不满三十岁的企业家,你以为这全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努力所得?”
    徐北也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不可能。
    白手起家这四个字哪是说说就能真的做到的。
    徐东野继续道:“他放弃了珠三角和港澳地区的家族企业来到内陆拓展事业,本身经商天赋极高,再加上有他父亲的庇佑,这些年几乎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政府最近拨款的一些地皮项目,中润连投标书都不用交,也会出现在候选企业名单上,司市长察觉到了,但没有过问。”
    徐北也沉默许久,最终才问出一句:“他爸到底什么来头啊?”
    “你脚下踩着的索菲娜游轮号,就是他父亲的造船业产物之一。”
    挂掉电话后,徐北也靠着栏杆,望着灰白色的海平面出神,任风吹乱自己额前的头发。
    徐家在政治圈混得风生水起,他的的两个哥哥都在政府担任要职,前途一片大好,唯独自己开了间律所,上到商业纠纷下到离婚财产分割,什么官司都接。
    在别人眼中,律师这份职业社会地位高,靠着一张嘴皮子就能拿高工资,可在他们徐家看来,不过是他年少叛逆,不满家人的处处约束而做出来的荒唐决定。
    他和沈渡都跳出了家族的桎梏。
    不同的是,他还是不学无术的二世祖,而沈渡却是备受瞩目的新晋内地富豪。
    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
    何其讽刺。
    他忽然就想起了很久前,快高考那会儿,和青瓷在图书馆说的悄悄话。
    彼时他说,自己是打死都要出国的,因为不论他大学选了什么专业,毕业以后家里人都绝对会让他考公务员。
    出了国,考公务员这事儿自然也就泡汤了。
    容青瓷当时只是淡淡一笑,说她无所谓的,爷爷和爸爸都已经帮她选好了。
    他执拗的非得要她说出自己喜欢的。
    她眼神涣散了几秒,忽然叹道,其实她也喜欢画画,比做文综题要有趣多了。
    还没等他开口,容青瓷又迅速的否定了自己刚刚的想法。
    还是算了,学画画的有榕榕一个就够了。
    她最终也没有跳出家族的桎梏。
    徐北也将头埋在手臂里,半晌后终于苦笑一声。
    这么一想,最不学无术的,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
    剩下的两天,容榕都没有出房门。
    一直到游轮返港,容青瓷去房间堵她,才发现她窝在房间里足足画了两天。
    容榕就坐在阳台那里,面前架着画板,用画笔一点点的还原了面前的海景。
    她也不嫌冷,就穿了件单薄的毛衣迎面对着冷风吹,长发随意的别在耳后,皙白的手指间全是斑斓的颜料。
    “容大画家真是金刚不坏之身,条件如此艰苦还能进行创作。”
    容青瓷拿起沙发上的褥子走到阳台,一把丢在了她的身上,末了还不忘敲她的头:“要是感冒了,爷爷又该怪我没好好照顾你了。”
    容榕吸了吸鼻子,指着自己的画,抬眸看着她笑:“好看吗?”
    印象派对于线条的要求并不高,她的画重光和色彩,由浅至深的银白到灰白,恰巧绘出了冬季里略显萧条的天空,连同海天一线的那片区域,都呈现出破败的暗色。
    整幅画的色调都带着一丝压抑,没有活泼的颜色。
    容青瓷指了指她的画盘:“你调的这些比较明亮的颜色,为什么不用?”
    “用不上。”容榕指着不远处的天,“天气不好。”
    “你都画了哪些?给我看看。”
    容榕翻了几页画纸给她看,确实和天色有关,除了角度和场景有变化,光线都显得有些沉闷。
    容青瓷叹气:“这几天你画的画都在这儿了?”
    “差不多。”容榕想了会儿,笑容恬淡,“其他的都是素描了。”
    “给我看看。”
    容榕抿唇,有些不好意思:“随便画的,乱七八糟的,就算了吧。”
    “你学画画这么多年,就算是乱七八糟,也起码比我们这些门外汉要好得多吧?”容青瓷笑了笑,“要是我学了这么久,绝对不会这么说自己的画。”
    容榕还是不太愿意拿出来。她摆手:“算了算了,收拾东西准备下船,我定的明天晚上的飞机票直接回清河市,来的时候太匆忙来不及买东西,难得到香港了,说什么也要买个够。”
    容榕眼神一亮:“去哪儿买啊?”
    “还能哪儿,不就海港城那些地方,赶紧收拾收拾。”容青瓷直接坐在床上等她,翘着腿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快点,不然我们就是最后下船的了。”
    “哦。”容榕迅速起身开始收拾画板,这些画大都是废稿,她也没打算带走,随手就丢在了垃圾桶里。
    倒是放在桌上反过来的几张纸被她小心翼翼的收进了行李里。
    容青瓷恰好和容榕温吞的性格相反,实在看不过去了,挽起袖子就上前帮她一起收拾。
    两个人效率高,配合默契,行李收拾的很快。
    容青瓷正帮她收拾化妆品,嘴上抱怨着:“你们美妆博主的化妆包跟潘多拉魔盒似的。”
    容榕笑了两下,正要回话,房门此时忽然被叩响了。
    “去开门。”容青瓷指了指门口,“为什么你东西这么多,却只带了一个这么小的包?”
    抹茶绿拼斑鸠灰的starthberry中号托特包,估计连个大点的充电宝都装不进去。
    容青瓷混到今天这个职位,每天带的包包也侧面反映了她的职场地位,因此没办法跟容榕一样背这些小众轻奢包。
    虽然她承认,这个包款式真的蛮不错的。
    “好看啊。”容榕一边回答一边跑去开门。
    是魏琛。
    他啊了一声:“你果然还在。”
    容榕眨眼:“什么?”
    “一直没看到你下船,就在想你是不是还在房间里。”魏琛爽朗一笑,语气轻快,“沈总打算直接从这里去深圳湾,再坐私人飞机回清河市,容小姐要一起吗?”
    容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呆问道:“这是沈先生的意思吗?”
    魏琛哭笑不得:“不然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做主?”
    容榕若有所指的看了眼房间:“但是我和我姐姐已经……”
    刚说到一半,有人猛拍了下自己的背,硬生生的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容青瓷不知何时走到她身边,语气真诚,笑容亲切:“魏助理,能问问你们沈总,介不介意多在香港待上一天,让我和我妹妹多一天时间买买买?”
    魏琛有些惊讶:“小容总也在啊。”
    “如果不方便的话,就让我妹妹跟沈总一起,正好我也省了一张头等舱的票。”容青瓷笑眯眯的补充道。
    “那我给沈总打个电话。”
    “好的。”
    魏琛离开去打电话了,容榕有些埋怨的看着容青瓷,语气嘟囔:“头等舱的钱我可以还你,干嘛这么麻烦沈先生。”
    容青瓷恨声道:“你都二十多的人了,某些方面开点窍行不行?”
    容榕顾左右而言他:“什么?”
    “懒得理你,自己领悟。”容青瓷转身继续帮她收拾行李去了。
    容榕皱了皱鼻子,有些别扭。
    魏琛拿着手机又走了过来:“容小姐,沈总要跟你说话。”
    容榕犹豫着接过手机,放在耳边,轻轻喂了一声。
    低沉清冽的声音响起:“要逛街?”
    容榕点头:“是啊。”
    “好。”沈渡语气温润,非常体贴的替她安排了行程,“我在车里等你们,收拾好就过来吧,我带你们去。”
    容榕语气困惑:“带我们去哪儿啊?”
    可能是觉得她连这都没听懂,一时间对她的智商有些怀疑,他学着她刚刚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逛街啊。”
    容榕的语气依旧很困惑:“我和我姐姐逛街,不用你带啊。”
    沈渡那边顿了好久,反问她:“你们去哪儿逛?海港城?铜锣湾?”
    “对啊。”
    男人轻叹一声,语气间带着一丝哭笑不得:“没新意。”
    容榕:“……”
    接着他又说:“不想去新鲜点的地方逛逛吗?”
    语气活像拐骗无知少女。
    无知少女上钩了:“真的假的?”
    “骗你我有什么好处吗?”
    “……”
    沈渡低笑:“上不上车啊?”
    这男人略带引诱的语气竟然该死的甜美,让她无法拒绝!
    将手机还给魏琛后,容榕红着脸回到房间跟容青瓷交代了所谓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容青瓷微笑:“挺好的,还能搭便车,连车费都省了。”
    作为一个女霸总这么小气真的很不正常。
    趁着容榕收拾行李,她将刚刚偷看的素描纸又小心塞回了她的行李箱。
    连着五六张,画的都是一个男人。
    只用简单的线条就勾勒出俊逸的轮廓,就算她画的马马虎虎,但容青瓷还是看出了那个男人是谁。
    因为画纸的右下角,是她一点也不潦草的三个大字。
    “沈先生”。
    这还不够,末尾处,容榕还画上了一颗小红心。
    啧,好肉麻的少女心思。
    而此时,魏琛正在门口默默地等待着两位女士收拾好行李跟他一起上车。
    电话还没挂断,沈渡在那边吩咐他:“待会你跟我一起。”
    魏琛:“?”
    “不愿意?”
    “沈总,等一下,这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为什么我要陪着您一起跟两位小姐逛街啊?”
    沈渡那边滞了一会儿,语气悠悠:“不然我一个人带她们逛街?”
    “…您要是不愿意,为什么要提出来一起逛街啊?”
    灵魂拷问。
    沈渡语气清冷:“不这么说,怎么见面?”
    魏琛:“……”
    沈总的情商总是忽高忽低,他这个做助理的真的很难做。
    whatever,您开心就好,谁让您是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