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27章 MOLTON BROWN香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温槐安不认识兔兔糖,容榕还是挺惊讶的。
    自纯挑选推广合作人时,肯定会先做市场调研,兔兔糖无论从粉丝量还是知名度都属于美妆博主中的佼佼者,温槐安不可能不认识她。
    容榕以为温槐安是在装傻,多问了几句后,发现他是真的不认识。
    【你们品牌在挑选推广人的时候没有考虑过兔兔糖吗?】
    几分钟后,温槐安回了消息。
    【刚去问了下,商业性质明显的博主已经在第一次筛选时被剔除了】
    兔兔糖的推广视频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极其少,视频质量也属上乘,片头片尾特效一个不少,每回只要做试色视频,基本上都会把所有色号一次性买回家,甚至还会多买几套,剩下的用来抽奖送给粉丝。
    她的软推广也会在视频的标题上打“*”号,提醒粉丝这并不是纯粹的安利视频。
    比起容榕这类偏爱专柜产品的博主,兔兔糖的平价产品安利很明显更加亲民。
    就算兔兔糖前不久自提了一辆宝马3系,但她依旧坚持每月为学生党粉丝谋福利,广淘平价好物。
    容榕曾推荐过MOLTONBROWN香薰蜡烛,带不少人认识到了此类提升生活品质的好物。
    但后来有粉丝在她的视频下感叹蜡烛坑实在是太烧钱,接着那条评论下很快就有人回复她,可以试试兔兔糖推荐过的宜家西恩利香薰蜡烛,物美价廉,非常适合还没有经济独立的学生党。
    【兔兔糖还好吧】
    平心而论,兔兔糖是真的算良心博主了。
    现在的粉丝大多都是默认博主可以接推广的,可一旦数量多了,真爱粉虽然还是会买单,但路人粉好感度就会不可避免的直线下降,博主的信服力大大减弱,她的商业价值也从而降低。
    博主们接推广必须把控住一个度。
    【有的推广是很难看出来的】
    温槐安说了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后,容榕又继而问道:【那你们会回应吗?】
    一般这种只有粉丝出征的讨伐,只要影响不大,品牌方大多数情况下是选择沉默的。
    【听投资爸爸的指示(*^__^*)】
    容榕撇了撇嘴,觉得温槐安这个老总做的有点失败,自家品牌的事情,就算沈渡投了钱,但也没必要事事征求他的意见吧。
    再看微博,兔兔糖的那条评论已经快过万,对于美妆圈来说,这已经是非常不得了的流量了。
    有的粉丝已经开始在刷#请大榕榕把推广还给兔兔#话题。
    眼见着这个话题又爬上了热搜20。
    两个粉丝过百万的大UP主的瓜,不光粉丝们吵得热烈,就连吃瓜的群众也是激情满满。
    【绝了,美妆娱乐圈】
    【大榕榕和兔兔糖是捆绑营销模式吗?每次都一起上热搜/疑问】
    【这两位有事吗?现在美妆博主也要拼流量了?】
    【粉丝能不能消停点啊,一天天上热搜很败好感的】
    【美妆区营销之王这两位并列第一吧】
    【我他妈笑死,一个小众国牌的推广也值得撕,麻烦两位的粉丝眼界放高一点好吗?】
    她的微信上除了狗良发过来的打码之言,还有一个八百年不联系的兔兔糖发过来的消息。
    【在吗?/可爱】
    容榕简短的回了一个【嗯】
    【前不久你不是接了自纯的推广吗?我是这个品牌的粉丝,之前一直有给它们当自来水,所以你发了这个视频以后,我有些不理智的粉丝就说了比较过分的话,还连累你上了热搜,我先在这里给你道个歉。现在事情发酵的有些大了,我担心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们俩能不能共同出面解释一下?】
    一大段的话,态度良好,道歉诚恳,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
    容榕只是回:【怎么解释?】
    【就解释不存在抢推广这么一说是你本身就比我优秀,所以自纯那边才没有选我。如果可以,自纯那边也可以出面稍稍说一下~】
    【你觉得自纯会出面吗?】
    【好吧,但我是真的不想再看到你被我连累了,要不那个推广费我补给你,你把视频删掉,这样就不会有人在你的视频下骂你了,自纯要维护自己的品牌形象,他们不会出面的,你在私底下跟他们解释清楚就可以了】
    容榕扔下手机,用力按着太阳穴。
    明知道自纯不会出面,她视频一删,就会被板上钉钉是心虚。
    兔兔糖无论会不会被盖章是受害者,这一波稳赚不赔,猛吸路人好感。
    她实在不想再维持着这虚假的友好。
    【你不累吗?】
    【什么?/呆】
    【这样说话应该挺累的吧】
    她没再回复兔兔糖,扔下手机将自己埋进了枕头里。
    面对这类无妄之灾,她向来都是采取不听不看不理三不政策。
    但是她家里人很明显不这么想。
    在家里窝了几天后,容榕好不容易眼睛清净了些,耳根子又遭殃了。
    “丫头!我听青瓷说你又惹事了?又闹上什么热搜了?”
    容青瓷居然又去跟爷爷告状了。
    “是别人惹我,不关我的事。”她语气不满,将手里的抱枕扔了出去。
    “我就说不要去趟这种浑水!老老实实呆在公司不比你拍那些乱七八糟的视频强吗?”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声,直接命令道,“你给我消停会儿,中润的八周年庆活动定在游轮上,四天三夜,你跟青瓷代表集团一起过去,正好吹吹海风想清楚了!”
    电话猛地被挂断了。
    容榕咬唇,总觉得怎么做都是吃力不讨好。
    谁都不理解她。
    她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最后眼睛都看疼了,才又拨通了狗良的电话,想找个人说说话发泄一下。
    “狗榕,你跟兔兔糖撕了?”狗良的声音听上去很暴躁,咬字都带着一股狠劲,“他妈的那女的把你们的聊天记录发微博了,现在你被捶抢她推广,还先一步跟她撕破了脸,微博上一股脑都是心疼她的。”
    兔兔今天吃糖了吗:大榕榕好像并不在意这个事情/笑哭,是我太敏感了/哭泣,大家也不要再刷话题了,这件事就让它这么过去吧/doge/doge/doge
    微博评论那些说她的那些话简直不堪入目。
    容榕被气笑,语气无奈:“我真是佩服死她了。”
    “现在怎么搞?你又没微博,撕也撕不过啊。”
    容榕挑眉:“创一个不就行了?”
    她迅速的重新注册了一个小号,原本想取名“大榕榕”,结果被人占用,就换了个“门前一棵大榕树”昵称。
    她想了很久,如果要公布聊天记录,还是应该跟自纯那边打一声招呼。
    温槐安回复的消息很简单:【不用你发】
    容榕不解:【什么意思啊?】
    【投资爸爸说,让我们来】
    容榕大脑当机,才反应过来,温槐安说的老板是谁。
    她愣了很久,匆匆给温槐安回了个好字,接着立马拨通了投资爸爸的电话。
    投资爸爸的电话接的很快:“喂?”
    容榕张着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那边低沉清冽的男声带着一声低笑,似乎猜到了她想说的话:“来道谢的?”
    “嗯。”容榕一颗心被感动的七上八下的。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又低又磁,像是一阵电流划过她的末梢神经:“说吧。”
    容榕临表涕零,泪流满面,用自己最真诚的语气说出了道谢的话。
    “爸爸,谢谢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