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21.su□□u奶油粉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姐妹俩大眼瞪小眼。
    最后容青瓷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狠狠掐在容榕的脸颊上。
    容榕撇过头躲, 容青瓷却不想那么轻易放过她, 两个人在沙发上你来我往,直到有人叫住了她们。
    徐东野站在楼梯处, 语气淡淡:“青瓷, 爷爷叫你上楼。”
    “啊,来了。”容青瓷理了理衣服,又做出要打人的架势,努了努嘴小声威胁容榕,“少撒娇, 不吃你这套。”
    容榕抱着沙发枕,看着容青瓷白眼一翻,转身往楼梯那边走。
    一脚刚踏上阶梯, 就被徐东野抓住了胳膊。
    容青瓷回头看他:“怎么了?”
    徐东野指着她的头发:“有点乱。”
    “哦。”容青瓷伸手又顺了顺头发, 朝他微微一笑,“谢谢。”
    徐东野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声,就没再看她。
    一直到容青瓷上了楼, 徐东野才不咸不淡的问了句:“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容榕尴尬地笑了笑,摇头:“没有。”
    “别总惹她生气。”徐东野目光徐淡,神色无波,“她替你承受了很多。”
    容榕低头,乖巧应道:“嗯。”
    此时楼上, 容青瓷正巧遇到了从书房走出来的徐北也。
    几年不见, 这男人没怎么变, 戴着眼镜一副斯文俊秀的模样,脸上总挂着温和的笑,看起来对谁都很好,但其实对谁都很不好。
    她下意识的目光一躲,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
    徐北也像是没看见她,径直从她身边擦了过去。
    最后还是容青瓷没忍住,开口叫住了他:“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徐北也声线懒散,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爷爷想撮合我们俩,他找你估计也是这个事,你直接拒绝就行。”
    容青瓷瞬间就猜到了他给爷爷的回复。
    她苦笑一声:“你还真是绝情啊。”
    徐北也忽然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抿唇沉声道:“小时候不懂事,用了那样的方式拒绝你,对不起。”
    “这三个字你还是收回去吧,我不需要。”容青瓷深吸了口气,语气调侃,“徐北也,这回你不是还用容榕当的借口吧?”
    徐北也皱眉:“不是。”
    “当初你说喜欢容榕,我信了,认为她不光抢走了爷爷,还抢走了你,后来你跟我说,这只是你找的一个借口。”容青瓷冷笑,眼中没有一丝温度,“大学四年,出国三年,你一个从初中开始谈恋爱的人,整整七年都没有再找过女朋友,你跟我说,容榕真的只是你为了拒绝我而找的一个借口吗?”
    “恋爱谈够了,觉得没意思。”他轻笑,镜片挡住了眸中情绪,“一个人单着也挺好的。”
    容青瓷嗤笑:“徐北也,你这个人真的挺无情的。”
    她咬唇,掠过他走进了书房。
    刚走进去,老爷子还没开口,容青瓷就先一步开口提前拒绝:“爷爷你不用白费劲了,我们俩不来电。”
    老爷子张嘴,仍抱有一线希望:“可是你不是……”
    容青瓷杨声打断老爷子接下来的话:“没有,就算有那也是过去了。”
    “好吧。”老爷子轻叹一声,妥协道,“不谈这个了。”
    容青瓷指了指门口:“那我出去了?”
    “等会。”老爷子欲言又止,但还是问出了口,“跟你榕丫头说了去公司的事儿了吗?”
    容青瓷点头:“说了,她不是很愿意,不过到时候我会把她绑到公司来的。”
    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摆手:“算了,她不愿意就算了。”
    “爷爷,你别再宠着容榕了。”容青瓷皱眉,语调微高,“她已经活的够自在了。”
    “她四岁那年,母亲跳了楼,之后没几年你大伯也跟着走了,丫头刚到家里的时候,一句话都不敢说,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老爷子神色清明,声音平静,“她现在能这么开心,我别的什么都不求了。”
    容青瓷撇头,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喃喃细言着,不知道是说给爷爷听还是自己听:“高中分文理科,是你你们帮我选的,大学的专业是你们帮我选的,现在就连我在公司做什么事,升多少职,也是你们安排的。”
    她看向老爷子,幽幽问出了声:“爷爷,那我呢?”
    “青瓷…”老爷子欲言又止,却没法反驳她的每一个字。
    容青瓷没有想要得到回答,在问完这句话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书房。
    她走到栏杆处,从上往下望着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的容榕,紧握住扶手的那只手的手背上,凸显出条条青筋。
    容榕是个好妹妹,可她不是个好姐姐。
    ***
    南方的过渡季节,总是特别的短暂。
    这个城市,迎来了它的又一个冬季。
    料峭寒风中,吹不折的树枝屹立在路旁,灰色的天空透出一丝沉闷。
    现在正是上班族最忙碌的时候,KPI能不能顺利完成,全看这一年最后的两个月够不够拼。
    容青瓷给容榕发了一大堆英文原件让她翻译,附言道:“我知道作为无业游民的你很闲。”
    她辛辛苦苦翻译文件,一毛钱都拿不到,比实习生还不如。
    容榕怒回:“我也是有KPI要完成的好不好。”
    电话那头,容青瓷的语气听上去很是微妙:“网红的KPI,就是多买几个营销号,趁着年末,赶紧再上几次热搜多挣点流量,你花钱就行,文案什么的都让那帮营销号帮你想。”
    容榕盯着眼前的画板,语气烦闷:“是画画。”
    “你又要办画展了?”
    “不是。”容榕起身,走到画室窗台处伸了个懒腰,“经纪人说,我的作品太少了,画集出版的时候会印不满内页,让我趁着这段时间多画几幅出来。”
    容青瓷哦了一声,又问:“那里头会印你的照片吗?”
    “不会啊。”
    “要是实在完不成指标,你就发你几张照片给出版社。”容青瓷声音带笑,调笑意味十足,“绝对比你单纯出一本画集要卖的好。”
    “那不就成写真集了吗?”容榕很嫌弃。
    “你要是每次办画展都肯露面,你的画绝对不止现在这个价格,毕竟人都是视觉动物,好看的人跟好看的画重叠在一起,追捧的人只多不少。”
    无论什么职业,长得好看是永不过时的一大利器。
    容榕摇头:“算了吧,反正现在卖画挣的钱,也够我吃饭了。”
    容青瓷吩咐她尽快把文件翻译出来,接着电话那头似乎有别人在说话,她匆匆打了声招呼,就将电话挂断了。
    容榕揉了揉酸痛的后颈,在画室坐了一上午,调色板都成了艺术品,画板的三分之二还留着白。
    画画这个事,讲究灵感和状态。
    她果断扔下画笔,三两步跑出画室,打算回房间休息一下。
    因为赶作品,容榕已经一个多月没有逛B站了。
    她躺在床上,终于点开了久违的app。
    刚点进去,就是一串的消息。
    无论是私信,还是每条视频下的评论,新增的都是催更的。
    其中有几条是意向合作推广的。
    容榕直接拒绝了几条说要打软广的pr,结果就只剩下一条消息没回了。
    作为美妆圈的一股清流,说不好听点就是一朵奇葩,代价就是压根赚不了多少钱,每个月的推广费,还不够她买东西回来测评的钱。
    容榕是非常反感一些软广要求将推广产品放进爱用物分享中的。
    爱用物分享视频原本只是博主单纯的为粉丝安利自己觉得好用的产品,无论价格贵否,却都是博主根据真实体验得出来的结论,这种视频的干货程度仅次于妆容教学视频。
    但如果爱用品中有了推广产品,因为利益的影响,博主无法完全真实的说出有关于产品的某些□□,爱用品三个字,瞬间就成了笑话。
    唯一一个不要求她打软广的是一家国货品牌。
    近两年来,国货产品异军突起,有的是因为确实产品好价格也良心,有的则是营销推广满天飞,不想火也难。
    这一家国货在业内口碑还不错,主打皮肤屏障修复功能,因为成分都是纯天然,所以敏感皮也适用。
    但它们家也因为营销的少,所以能小范围的火,全靠自来水真情实感的推荐。
    容榕想了想,似乎没有见到过它和美妆区哪个UP主合作过。
    她好奇的将自己的疑问发了过去。
    pr回的很快,说之前是因为大部分的资金都用来做产品研究和开发,推广这方面并不是很在意,但最近因为争取到了大投资,所以就还是想将产品往外再推广一下。
    【如果大榕榕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先寄一部分产品给你试用,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合作。】
    容榕犹豫了会儿,还是问了:【冒昧问一句,你们还找过其他UP主吗?】
    【没有哦,投资方那边给我们的建议是,第一次合作这类推广视频,一定要找各方面评价都很高,并且商业推广视频数量比重很小的博主,这样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实现双赢】
    那肯定不会跟兔兔糖撞了,到时候就不会被她的营销号又拿出来做比较,容榕放心的将地址告诉了pr。
    解决完这件事,容榕刚闭上眼没两秒钟,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狗良发过来的微信。
    【狗榕!你的粉丝催更都他妈催到我头上了!你个鸽王!】
    然后嗖的发给她一张截图。
    全是她的粉丝留言,都是什么“两个好朋友,做人的察觉怎么就这么大呢”,“一个高产似母猪,一个低产似结扎”,“请良心妹妹把自己的勤奋分一点给我们榕鸽王吧QWQ”。
    容榕没辙了,只好发了条动态。
    大榕榕:十分钟以后直个播吧。
    评论瞬间破千。
    【起名好难:奶奶你关注的UP主诈尸了!】
    【榕妹今天鸽了吗:没有QAQ!!!】
    【榕妹夫:一刷就刷出了要直播的动态,我今天是什么神仙运气?】
    【一抹多的欧尼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地爆哭!】
    【谁看到我的拖孩了:叮——鸽王上线!】
    十分钟后,她换了件衣服,打开了直播间。
    容榕冲着镜头挥了挥手:“我来直播了。”
    【大猪蹄子!】
    【你还知道回来啊】
    【我磕爆榕妹的素颜QWQ】
    “今天就化个妆吧,没什么主题,我拿到什么就用什么,尽量跟你们多说说话。”
    “底妆就用这个su□□u家今年新出的奶油粉霜吧,之前我用过了,是很有光泽的奶油肌妆效。”容榕拿起手边精致的小瓶子,不紧不慢的解释着,“这一款也是说有养肤效果的,凡是一款粉底液说有养肤效果,价格就要往上加,其实粉底液养不养肤都没关系,如果我需要靠粉底液来养肤,那我还买那么多护肤品干什么?所以大家也不用太注重这个养肤效果,粉底液最重要的作用还是调整肤色,以及持妆。”
    她一边化一边说,没办法注意弹幕都刷了什么。
    渐渐地,她又是老样子,开启了静音模式。
    一直到最后一步的口红,容榕拿出最近新淘来的唇釉向粉丝安利:“这个想安利给大家,是BBIA的天鹅绒唇釉25号色,棕调很明显的砖红色,薄涂厚涂都很好看。”
    容榕想看看弹幕有没有人吃安利,结果看到弹幕正在刷屏,告诉她良心妹妹进来凑热闹了。
    她一进来,就给自己刷了个“天空之翼”,瞬间抢占贡献榜榜首。
    容榕每次直播都告诉粉丝不要刷礼物,就算刷了也会被折算成人民币捐出去,但良心妹妹给她刷礼物她就不会这么想了,反而笑着打趣:“就这么点啊?”
    【良心妹妹:贪心的女人!】
    “进我直播间那是要交钱的,天空之翼怎么够啊?”容榕挑眉,语气严肃。
    粉丝们都知道这是两个UP主日常玩梗,于是也在弹幕里跟着刷“不够不够”“再多刷点”“我们榕妹的盛世美颜难道只值一双天空之翼吗!”。
    就在白色弹幕充斥着屏幕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沉浸在刷梗的乐趣中,屏幕忽然划过一阵亮紫色,带着闪电特效的小电视飞船填满了整个屏幕。
    【66666666】
    【这是哪个土豪!!!】
    【飞船特效炫的一批!不愧是土豪!!】
    容榕盯着那个ID,看上去并不眼熟。
    接着这位粉丝又刷了“小电视飞船x10”,容榕没法,只能念出了这位粉丝的名字,并且叫她不要再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土豪被榕妹翻牌了!】
    【她被榕妹注意到了!!!】
    【这个ID的粉丝头衔不高居然是个新粉!我柠檬了!】
    就在弹幕纷纷柠檬这位土豪新粉时,另一个土豪横空出世。
    这位土豪开通了大航海,一进场就是亿万级别的特效加持。
    然后嗖嗖嗖就是一串礼物砸过来。
    两个粉丝似乎是杠上了,飞船就跟不要钱似的,划过一架又一架。
    【2333土豪争宠】
    【6666666666】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一架飞船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辆】
    【这个特效闪的我眼睛都瞎了】
    容榕说了声再见,关掉了直播。
    微信提示音瞬间连续着重复响了好几声。
    狗良:【能不能把我介绍给你的土豪粉丝!】
    容榕没理她,另外几条是路舒雅女士发过来的。
    美好生活:【直播结束了吗?】
    美好生活:【我特意充钱给你刷了礼物,都是最贵的,高兴吗?】
    美好生活:【另一个是谁啊?一直在跟我争第一】
    其中一个破案了,容榕扶额,当初不该告诉阿姨她的B站ID的。
    一棵大榕树:【不知道啊】
    容榕好奇的点开另一个新粉丝的个人主页。
    等级不高,没有任何动态,关注了一个UP主,大榕榕。
    她正苦苦思索这位粉丝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结果这位粉丝的ID却取得十分欲盖弥彰。
    “DU”。
    这位老爷可能是取名废晚期,从微信名到B站名都是如此的没有创意。
    容榕:“……”
    母子battle,绝了。
    容榕点开微信聊天界面,果断给这位粉丝转了一笔钱过去。
    转账理由:【不要你的臭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