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17.植村秀or02s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渡的家位于深圳湾一号东南角高层, 容榕一进门,直接透过正前方的阳台看到了外面的蓝天。
    路舒雅女士见她好像对阳台很好奇, 便拉着她走到阳台那里, 指着澄澈得仿佛天色倒影的深圳湾:“这个阳台是270度全景式的, 晚上在这里看夜景特别漂亮,你往左边那里看, 就是万象城。”
    她顺着路舒雅的手看过去,那栋尖顶大楼正伫立在阳台景观的左前方, 阳光打在玻璃上,折射出一圈圈耀眼的光圈。
    “往右边走都是海景, 背面环山。”路舒雅语气轻快地给她一一介绍道, “不过现在晚上天气有点凉,待久了可能会感冒, 每个套房里都有落地窗, 你在房间里看就行。你看看想想住靠哪边的?”
    容榕笑笑:“都可以的。”
    路舒雅女士带着她走过长廊, 途径一个十几平米大的小吧台,吧台里侧的墙柜里,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出产地不一的酒瓶。
    现在天还亮着, 吊顶的灯没有打开,不过容榕猜测,应该是很有情调的那种灯光。
    “这些酒都是摆着好看的, 好一点的酒都放在天琴湾那边的地下酒窖里头。”路舒雅女士好奇问道, “你品酒吗?”
    容榕摇头:“我喝得少。”
    她念大学的时候喝过几次, 都是在宿舍附近的自动超市里买的罐装啤酒, 有时候画笔没灵感,就来一口。
    “你要是想喝,我让人拿一瓶过来。”
    “不用了,谢谢阿姨。”
    原本白住在这里,就已经让容榕很过意不去了,她哪里还敢再要求喝酒。
    她的房间就在吧台的对面,走进去便能看到窗外的蛇形湾景。
    沈渡早就回房间休息去了,容榕将行李箱打开,打算先把新买的未拆封的东西给拿出来。
    路舒雅女士看着她拿出了一瓶又一瓶的护肤品盒子,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么年轻,没必要买这么多护肤品啊。”
    “这是我的工作。”容榕抬头冲她一笑,“我就是在网上发视频,做一些这种护肤品化妆品测评的。”
    路舒雅女士眼神一亮:“那你对护肤这方面一定很懂吧。”
    容榕嘴上谦虚:“还好。”
    “你来看看阿姨的脸。”路舒雅女士凑到她面前,指着自己的脸,语气有些低落,“每周花那么多钱去美容院,结果还是抵挡不住皱纹。”
    其实她已经看上去非常年轻了,肌肤充水,眼角处的细纹微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皮肤光滑,看不到什么毛孔。
    “阿姨你平时用的什么护肤品啊?”
    路舒雅女士直接带她来到了自己的化妆间。
    容榕看着这满目琳琅的瓶瓶罐罐,她觉得沈渡妈完全有资格去当美妆博主。
    “最近我挺喜欢用这个娇兰的黑兰花系列,它有一个配套的□□,我每天晚上都用它给脸部按摩。”
    两个女人一旦聊起共同话题,就停不下话匣子。
    容榕二十出头,还没有开始抗老,现在用的护肤品大多都是保湿美白的功效,路舒雅女士给她科普抗皱抗老知识时,她睁着一双大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全神贯注的在听她说。
    一个女人想要抵住岁月的侵蚀,就要舍得花钱。
    没有什么,比钱更能够让一张脸永葆青春了。
    “不过你现在还这么年轻,太早用了反而会给肌肤带来负担。”路舒雅歪头一笑,伸手捏了捏容榕吹弹可破的脸颊,“再过几年,你就可以考虑这些问题了。”
    原本是路舒雅女士向她请教,最后到头来,却变成了她向路舒雅女士打听了。
    两个女人正坐在化妆间里,聊得热火朝天的。
    “我感觉自己年纪越大就越喜欢一些粉粉嫩嫩的颜色。”路舒雅女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肚肚爸爸老是说我装嫩,我不装嫩点,他要是看上外面的年轻小姑娘了怎么办?”
    容榕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笑着。
    “今天误会你真的是抱歉。”路舒雅女士叹了一声,再次跟她道歉,“平时我从来没见过肚肚身边有女人的东西,心想着又是哪个小演员趁着他回来看我这段间隙勾搭他,说了很过分的话,阿姨再跟你道一次歉,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容榕抿唇,语气含含糊糊的:“阿姨你遇到过吗?”
    “当然啊,不然我反应怎么会这么激烈。”路舒雅女士睁大了眼睛,语气恼怒,“我们肚肚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有女同学成天往家里头打电话,还好他那时候每天就知道上网打游戏,和男孩子打群架,没空理会那些小女生。前两年过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女人,说跟我们肚肚一夜风流怀了孩子,当时我就给报警了。”
    容榕大开眼界,听得一愣一愣的。
    路舒雅女士越说越起劲:“我们肚肚当时那个脸黑的哦,直接把那个女的给叉出去了。哎,我每天不光要堤防肚肚他爸,肚肚的事儿也得操心。”
    她巴拉巴拉说着在沈渡身上操的大大小小的心,容榕忽然就理解了沈渡为什么要去外省打拼事业了。
    听着阿姨絮絮叨叨的声音,容榕的嘴角始终带着浅笑。
    如果妈妈还在,肯定也喜欢唠叨她吧。
    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脸上露出的淡淡温情。
    眸光闪烁,里头流动着羡慕的情绪。
    路舒雅女士忽然噤了声,向她道谢:“小姑娘,谢谢你听阿姨唠叨这么多。”
    容榕腼腆的笑了笑。
    “你长得真的很漂亮。”路舒雅女士歪头看她,语气温柔,“一点也不像是网红啊,像是明星。”
    路舒雅女士说网红两个字的时候很平静,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
    沈渡过来叫她们吃晚饭的时候,忽然就觉得容榕和他妈之间的气氛不一样了。
    餐桌上,他保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默默地吃着自己的饭。
    对桌的两个女人那一张嘴就没停下来过。
    “你今天涂的是什么口红?”路舒雅好奇问容榕,“怎么都不掉色的。”
    容榕扬眉:“Kiko的,据说接吻都不掉色的。”
    路舒雅女士惊讶的张着嘴:“真的假的啊?那我要买回来,等肚肚他爸爸回来了,跟他试试。”
    沈渡呛了一口,起身去喝水了。
    容榕促狭的看着他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狡猾的笑意。
    “不过不掉色的口红也很难卸,如果没卸干净的话,可能会留下细菌,还有可能加深唇纹和唇色。”
    这一顿饭吃的沈渡不舒服极了。
    因为什么都没听懂。
    容榕吃完就又跟路舒雅女士钻进了化妆间,两个人一聊就聊到了熄灯睡觉时间,沈渡洗完了澡出来喝杯水,看见化妆间的门没关,两个女人背对着他,正在交换着产品使用心得。
    他敲了敲房门:“该休息了。”
    “别吵我们。”路舒雅女士嫌弃的冲他挥了挥手,“回你房间睡觉去。”
    沈渡:“……”
    容榕兴奋的将自己前两天去逛街的时候买的战利品拿出来跟沈渡妈分享。
    “这是网上风很大的车厘子色,阿姨你试试。”
    她将新买的YSL黑管唇釉401递给她。
    偏蓝调的车厘子色,YSL黑管唇釉的质地相较于金管更加的滋润,成膜后,会显露出清透的镜面效果。
    路舒雅女士试了试,还挺满意的:“这颜色挺好看的。”
    容榕此时充分发挥着美妆博主的本能:“我特意去找了代替色,MAC的棒棒糖唇釉106和Kiko的黑管口红416都是这种很好看的颜色。”
    路舒雅女士哭笑不得:“榕榕,我怎么感觉你是给它们在打广告啊?”
    容榕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我也给你分享一个我最近喜欢的颜色。”路舒雅女士神秘一笑,从自己的口红架子上拿下了一只唇釉。
    她递给容榕:“这是植村秀or02s,带金闪的,适合你们小姑娘涂。你皮肤白,涂这个颜色肯定很好看。我偷偷跟你说,肚肚和肚肚爸爸都喜欢这种粉粉嫩嫩的颜色。”
    容榕知道这个,沈渡曾经夸过斩男色好看。
    典型直男眼光了。
    路舒雅女士大方的将这个唇釉送给了她,容榕也回送了一只。
    时间已经很晚了,路舒雅女士终于意识到该让肌肤睡觉,打着哈欠和她道了一声晚安。
    容榕回到房间,拿出镜子将唇釉涂上。
    真的很好看。
    她越看越喜欢,心里头还兴奋着,趴在床上自拍了好几张,等修好照片以后,当成是深夜动态发了出去。
    【捕捉夜猫子榕妹!】
    【今天榕妹的美貌也正常营业了呢】
    【卧槽,这是素颜妆吗?看上去好淡】
    容榕回复了这条:【没有,只涂了唇釉(*^__^*) 】
    那人顿时又回她:【啊啊啊啊我被榕妹翻牌了!求色号!!!】
    榕妹回复了色号,下面的回复都跟楼说“打开了淘宝”“已经下单了”“半夜果然容易冲动消费”。
    她放下手机,在床上滚了两圈,又起身打开窗帘,双手撑着玻璃看夜景。
    隔着玻璃看夜景,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容榕打算去阳台看夜景。
    才打开一道门缝,就有光顺着漏了进来。
    她将门打开,看见沈渡正坐在吧台的椅子上,背对着她,好像是在喝酒。
    “沈先生。”容榕走到他面前,结果发现人家只是在喝水。
    大晚上的坐在吧台上喝水,真是有情趣。
    沈渡垂着眸,细密的眼睫毛在他的眼睑下映上一道浅浅的痕迹。
    他声线低沉,反问她:“你怎么还没睡?”
    容榕指着阳台:“哦,我想去看看夜景。”
    “会着凉。”沈渡轻轻蹙眉,淡淡道,“回去睡觉。”
    容榕很不喜欢他总是用这样的语气命令自己,感觉就像是被家长管着。
    “你也没比我大多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她执拗道,转身就往阳台那边走。
    忽然有人拉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往后一带。
    容榕猝不及防的坐在了沈渡旁边的椅子上,她转头看他,表情略有不满。
    沈渡侧眸看她,目光忽然一滞,瞥见了她的唇。
    水红色的软唇,还泛着细细的金闪。
    沈渡偏过头,语气低哑:“怎么不洗脸?”
    容榕啊了一声,很快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待会就洗了,我现在要去看夜景。”
    “等着。”沈渡没再阻拦她,站了起来走回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就又出来了。
    他将手上的衣服递给她:“披上。”
    容榕老实接过,乖乖披上了。
    很大,应该是他的睡衣,她看上去就像是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
    容榕将多出来的那一截袖子当水袖甩来甩去的。
    沈渡啧了一声,拉过她的胳膊,低头将她的两截衣袖一点点的挽上去,直到露出她白皙精细的手腕。
    容榕神色一动,抿唇:“沈先生,你真好。”
    沈渡低声问她:“哪儿好?”
    从容榕的角度,能看到他挺翘的鼻梁,和微微扬起的唇角。
    灯光昏暗,他的脸上有淡淡的阴影。
    好看的让人挪不开眼。
    “我觉得,你就像我爸爸一样。”容榕语气真诚,“虽然有时候很严厉,但其实内心里是很疼爱我的。”
    沈渡:“……”
    他面无表情的放开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容榕叫住他:“沈先生,你不跟我一起看夜景吗?”
    “没工夫陪女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