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15.Diptyque杜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容榕面上带笑,实际上心里已经对沈渡比了一百八十个中指。
    她非常有骨气的没张口,瘪着嘴倔强的盯着他。
    似乎要把他身上那件定制西装盯出一个洞来。
    “榕妹,你在看什么啊?”
    几个女生注意到容榕的心不在焉,好奇的转过头看后面有什么东西。
    容榕啊了一声:“没什么。”
    她心急,双手一张干脆抱住了几个女生,阻拦她们回头。
    几个女生瞬间就不知道今夕是何夕,激动得双面红光,声音都有些发抖:“啊啊啊榕妹!”
    她转身,左拥右抱的推着那几个女生就要离开:“走走走,我们去那边说。”
    几个小女生被女神抱着,鼻尖闻到了女神身上的Diptyque杜桑,中调晚香玉淡淡的香气低调婉约,仿若少女身上特有的软香味,却又不显甜腻,她一身裸粉,和这恰到好处的少女花香相得映彰。
    小女生快要沉溺在这突如其来的温香软玉中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回味,那阵香味就猝不及防的离开了。
    容榕忽然感觉有人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顶。
    她侧头看过去,沈渡正低眸看她,嘴角染着缕缕笑意,嗓音低醇:“不是让我救你?”
    她还未反应过来,肩上搭着的Chanel Leboy一端链条被他抓住,稍稍用力,将她带离了粉丝。
    这是她最喜欢的樱花粉!特意买来搭小裙子的!
    就算知道链条不会这样轻易断掉,但她还是舍不得任由沈渡拉着,脚尖转了个方向,小声的警告他:“别拉我包,断了要赔的!”
    就是拉手也好啊,干嘛折磨她的小宝贝。
    几个粉丝面面相觑,连那个男人的脸都没看见,只依稀看见男人挺拔的背影,一身西装,就这样把她们的女神拐走了。
    不远处的一群西装男人也是一脸懵逼。
    刚才谈好合作,原本是打算把小沈总送出去,结果小沈总忽然就顿住了脚步,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的戏份,最后直接留下一句“我还有事”就丢下他们一群人,拉着那个年轻女人走了。
    “小沈总怎么了?”
    “不知道。”
    “刚刚那个女人和小沈总什么关系啊?”
    “不知道啊,我一个打工的哪知道老板的风流韵事。”
    拐角处,容榕爱惜的将包包抱在怀里。
    BV的羊皮娇嫩得很,稍不留神就会留皱,她买回来这么久,都没舍得动过它。
    容榕摸着包,抬头瞪他,语气微愠:“不是不救吗?”
    沈渡闲适又随意的看了她一眼:“我没说不救。”
    “你不是让我求你!”她鼓腮,杏眼睁得老大。
    沈渡低笑:“你不求,我就不救了吗?”
    容榕没话说了,手背在背后,脚尖轻轻在地板上滑动着:“你怎么在这里?”
    “Paul Smith要来清河市巡展,我托父亲的关系,和他们的负责人见了见。”
    说到他父亲,容榕就想起容青瓷曾跟她说的,沈渡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回到深圳的原因。
    她仰头,有些责备的看着他:“你妈妈病了,你还想着谈生意,真是无情的资本家。”
    沈渡没有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干净俊朗的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她没有生病,是为了让我回来看她才编的理由。”
    容榕从小没妈,不知道妈妈想见孩子了还能拿生病来当理由的。
    “刚刚你为什么被几个小女孩缠住?”
    她的问题问完了,就轮到沈渡问了。
    容榕哦了一声:“粉丝。”
    沈渡蹙眉,半天没有说话。
    容榕以为他是看不起网红这个职业,一时间有些气恼:“干嘛?职业不分高低贵贱的好吗?”
    他垂眸看着她,墨色眸子里带着丝淡淡疑惑:“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
    所以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容榕指着自己的脸:“我靠脸吃饭的。”
    然后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走到他身边,点开B站,打开自己的视频,指着手机里的自己:“看,靠脸吃饭。”
    视频里的年轻女孩儿一身简单的家居服,冲着镜头笑道:“我个人觉得Dior的花漾甜心还是太腻了,如果是那种若有若无,像是一阵微风吹过,能够稍稍闻到一点的少女香,这种效果是最好的,所以大家喷香的时候,要把握好用量。”
    她的肩膀碰到了他的西服外套,沈渡将目光从手机上的她挪开,看着她的发顶,忽然就闻到了一丝香气。
    若有若无,像是一阵风。
    甜的恰好,不腻,但也足够令人难忘。
    她穿着抹胸,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粉色的真丝布料遮住她的白嫩,里层微微露出的透明薄纱却又带着一丝犹抱琵琶的韵味。
    容榕原本就白,穿这样的粉色,宛若奶油上裹着一层草莓汁,细腻柔软。
    沈渡阖眼,不着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
    容榕抬头看他,语气有些不满:“你怎么不看啊?”
    “我知道了。”他声音淡淡,却又低哑,像是氤氲着香气的浓茶,“不用看了。”
    容榕将手机收起来,打算跟他告别:“活动还没结束,我先下去了。”
    沈渡忽然问她:“你的包还要吗?”
    “啊?”容榕惊疑,“找到了吗?”
    “找到了。”沈渡点头,“警局给我打了电话。”
    容榕实在没想到高铁站丢了的包真的还能再找回来,一时间欣喜难耐,抓着沈渡的袖口,歪头嘿嘿笑出了声:“谢谢你啊,沈先生。”
    细嫩的手指搭在他的西服袖扣上,沈渡收回目光,任她抓着,唇畔间的笑意浅浅:“不叫资本家了?”
    “你是生长在社会主义光芒下的好同志。”容榕的彩虹屁吹得毫不脸红,“天使大概说的就是你吧。”
    沈渡:“…行了。”
    听不下去了。
    容榕抿唇,杏眸如新月:“那我什么时候找你拿包?”
    “现在。”沈渡努了努下巴,“在我车上。”
    容榕用微信告诉狗良她晚点再回活动现场,兴高采烈的跟在沈渡屁股后面坐电梯下楼去拿包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站在电梯里,他们这次没站对角线,而是并肩站在一起。
    从反射的电梯门,容榕悄咪咪的比了一下自己和沈渡的身高差距。
    她个子不算矮,还穿着高跟鞋,但还是只到沈渡的耳朵那里。
    容榕悄悄踮了踮脚,试图缩短和他的差距。
    这个细小的动作被沈渡尽收眼底,神情悠然:“别踮了,没用的。”
    容榕翻了个白眼,报复性的远离了他。
    他似笑非笑:“小时候不喝牛奶。”
    “我怎么没喝,我还拿牛奶泡了澡呢。”容榕小声为自己辩解。
    电梯到了停车场,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容榕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清脆哒哒的。
    沈渡刚按动遥控给车子开了锁,目光就扫视到了车子旁边停着的那辆红色奥迪R8。
    主驾驶座上的那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怎么看怎么熟悉。
    容榕不知道他怎么顿了动作,绕到他前面提醒他:“快把我的包还我啊。”
    阴凉的停车场里忽然响起一阵冷笑。
    “好啊!这回被我抓个正着了吧!”
    跑车上的女人下了车,踩着细跟高三两步走到了两个人面前,恶狠狠地摘下了眼镜。
    女人烫着一头大波浪,娇小的身躯被厚重的皮草裹着,怒气冲冲宛若捉奸。
    容榕正处于懵逼状态。
    “肚肚!”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又伤心又生气,“你果然背着我来这里跟女人约会!”
    沈渡:“……”
    容榕震惊的后退了几步,捂着嘴不可置信。
    沈渡一瞄容榕的震惊脸,就知道这小姑娘又开始天马行空发散思维了,只得压着声音,不着痕迹的解释:“妈,你怎么跟过来了?”
    容榕:“……”
    妈????
    女人没回答沈渡,而是直接怒视着容榕:“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十八线小明星?敢勾引肚肚?”
    容榕的脑思维此刻正经历着山路十八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啊?”
    “说吧,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们肚肚?”女人扬起下巴,神情倨傲。
    容榕的脑子此时被“沈渡的妈居然这么年轻”“沈渡小名居然叫肚肚”以及“居然有人要给我钱”等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想法充斥着。
    她抿唇,总觉得,气势不能输。
    论炫富,她也不是好惹的。
    名下数套房产商铺,每天靠着租金坐吃山空的混吃等死富二代容榕小姐,富婆本富气势不凡的开口怼了回去:“那阿姨你开个价,多少钱,我包下你的肚肚了。”
    沈渡妈:“???”
    沈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