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13.Nars Orgas/m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容榕只是摇头:“不用麻烦了。”
    她风尘仆仆,表情淡淡,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因为丢了钱包大受打击,什么话也听不进去的样子。
    兔兔糖轻叹一声,走出电梯给了她一个拥抱。
    双手温柔的轻拍着容榕的背,语气再体贴不过:“这家酒店很多的娱乐项目都不包含在住宿费用里,你刚丢了钱包,心情不好我能理解,但还是省着点花钱比较好,你说呢?”
    “大榕榕,需要帮助的时候,还是收起自尊心比较好。”一旁的川南皱眉,也跟着劝她。
    姐妹团里唯一的一个男声也开口了:“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吧,这时候就别要面子了。”
    说话的是霍清纯,B站为数不多的男性美妆博主,性取向成迷。
    容榕有些哭笑不得:“真不用了,我现在想回房间洗个澡。”
    兔兔糖一副好意没有被心领的样子,语气有些失落:“好吧,我们现在要去万象城逛个街,要等你吗?”
    “我就是从那里回来的。”容榕举起胳膊,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她看。
    川南捂嘴笑出了声:“大榕榕,你钱包都丢了,还能狠得下心买pola呢。”
    “消费习惯哪能一下子就改过来。”兔兔糖责备的看了眼川南,又柔声安慰她,“需要帮忙就随时说一声。”
    “暂时不需要。”容榕并不想和她们再多说话浪费时间,指着电梯说道,“那我先上楼了。”
    兔兔糖轻叹,没有勉强她:“嗯,你去吧,不过我看良心妹妹还没有到,你一个人要是无聊就给我发消息。”
    “兔兔,人家都拒绝你两次了,你就别热脸贴冷屁股了。”
    “对啊,大榕榕既然想一个人,那就让她一个人好了。”
    几个人给容榕让了路。
    直到电梯门被关上,川南才讽声出口:“狼狈成那样,还要忙着维持高冷人设呢,真是佩服。”
    兔兔糖皱眉,替她解释:“她和我们不熟,话少也很正常。”
    “你对她态度那么好,她粉丝成天在你评论下ky你还帮着说话删黑评。兔兔,不是我说你,你这都有点圣母了。”川南故意大声朝着电梯口说道,似乎这样就能让大榕榕听见,“她之前不是说不参加活动吗?现在难道不打脸?要我说她就是看不过你流量渐渐要超过她,这次才跟着过来刷脸想再上个热搜呗。拉不下脸跟我们交好,毕竟之前白莲花人设艹的多好,跟我们这些签公司的博主之间有壁,索性就高冷到底咯。”
    霍清纯翻着白眼,语气尖利:“她不是把自己真实情况捂的死死的,每天都推一些专柜货,偶尔推个平价的粉丝都哭天抢地说大榕榕终于下凡了,各个都在猜她是个低调白富美,实际情况谁知道呢。”
    “白富美穿鞠婧祎同款运动服去买pola?不知道是淘宝哪家店找工厂做的呢,别说出来笑死我了。”
    “哎,说不定真是Chloe的,也别太早下定论了。”
    “我买过,绝对是仿货。”
    “买什么pola啊,说不定袋子里都是从柜姐那里要来的小样呢。”
    “哈哈那她怎么不多要几家店啊。”
    “不好意思呗,这不被我们抓着正着,还以为我们能信她真是去买pola的呢。”
    几个人越说越开心,语气从刚开始的质疑逐渐变为了嘲笑。
    在背后嚼舌根,越是无锤猜测,讨论的就越是起劲。
    唯独兔兔糖一直没开口,只是笑容浅浅的听她们说着。
    “兔兔,你脾气真的太好了,要是我们才懒得管她钱包被偷了消不消费得起这家酒店呢。”川南心疼的拍拍兔兔糖的背,劝告她,“等她人设崩塌那一天就好玩儿了,看那个良心妹妹还跟不跟在她屁股后面当舔狗。”
    “我是觉得大榕榕气质真的挺好的,这点装不出来。”兔兔糖抿唇,笑容羞涩,“跟我不一样,小地方出身,气质教养都没法跟她比,所以我觉得她应该真是白富美。”
    川南提高了语调:“谁说的,我觉得你就是白富美本美好嘛,出身算什么,前不久你买车,她这么看不上你,怎么不发个买车视频杠你?偏偏这次秋日祭你说来,刚发了个视频她就也说要来,明摆着就是嫉妒你呗。”
    兔兔糖哭笑不得:“你也太抬举我了。”
    其他人都否认:“哪有,我们也同意川南的话。”
    一行人说说笑笑着走出了酒店。
    此时容榕已经舒舒服服的泡着澡,等着美容师上来给她做全身护理。
    房间里配备了蓝牙音响,连上手机打开播放器,如水般的古典乐便流淌出来。
    这家酒店的私人服务很丰富,除却健身游泳等免费项目,其余的都是随服务等级而逐渐升档收费的,容榕实在懒得出门,就干脆叫了上门/服务。
    她早先叫的鲨鱼西瓜大果盘已经到了,此时就摆在浴缸旁边,深圳地理位置靠南,就算是秋天,也还是能吃到很多的夏季水果。
    甘甜可口的西瓜球吃进嘴里,还混着冰沙,咬上一口,清甜的西瓜汁立马爆出,充斥着整个口腔,又冰又甜,汁水顺着舌头流进喉咙,整个神经回路都被这冰爽味瞬间填满。
    容榕靠在浴缸上,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洗着澡,吃着西瓜,天上人间。
    美容师上来的时候,容榕正泡在按摩浴缸里醉生梦死。
    她穿着浴袍给美容师开了门,对方礼貌的介绍了自己,又确认了是容榕叫的私人美容服务,便干脆的带着两个助手走了进来。
    “不知道您平时习惯用哪个品牌的护肤产品呢?”
    容榕看着助手手里的大箱子,直接了当的回答:“七七八八用过不少,我没有对什么成分过敏的。”
    美容师又问了几个问题,容榕一一回答后,就准备躺下接受护理了。
    “身体乳给您用这一款欧舒丹的可以吗?”
    刻着浮雕的粉色瓶身,还没打开,似乎就闻到了沁香的樱花味。
    她躺着,旁边摆着清一色的护肤品。
    容榕只有一张脸,纵使她是专职美妆博主,也没有办法一次性买全这么多东西。
    美容师的手法轻柔,力道适中,容榕闭着眼,伴随着音乐声,觉得自己就快要睡过去了。
    “现在要给您用的是lamer精华面膜,为您的肌肤补水保湿,使皮肤更加的光滑紧致。”
    柔软的小刷子轻柔的刷在脸上,美容师轻声细语的为她介绍着每一款使用的产品,容榕舒服的头发都有些发麻。
    不知过了多久,蓝牙音响里轻柔的音乐忽然就变成了手机自带铃声,容榕一个惊醒,差点坐了起来。
    助手帮她拿了手机过来。
    容榕看着来电显示,无奈的接了起来。
    “狗榕!你怎么不在房间里啊?你不是真的因为丢了钱包在萎靡不振吧?”
    容榕没听懂:“萎靡不振?”
    “对啊,我来酒店的路上,看到兔兔糖在直播,就点进去看了看,结果她说你钱包丢了,心情特别差,然后说木棉花的消费高,有点担心你钱不够。”狗良的声音听着有些焦急,“你钱包真的丢了吗?找得回来吗?报警了没有?”
    这一连串的问题,把容榕直接问住了。
    看在她这么担心自己的份上,就原谅她吧。
    狗良也没期待她真的都回答,自顾自说道:“不过反正现在是手机支付,你不至于连个酒店服务都用不起啊。”
    容榕笑了笑:“她觉得我用不起吧。”
    狗良嗤了一声,问她:“所以你现在在哪里?”
    “我换了间房,在20楼的海景房,你过来吧。”
    “……我就知道,白担心你了。”
    挂掉电话后,容榕没有放下手机,好奇的打开B站,点进了兔兔糖的直播频道。
    她们一行人正在万象城逛街,说说笑笑的,弹幕都在吹彩虹屁。
    容榕看了两分钟,见兔兔糖没有提到自己,就又关掉了。
    等狗良上来的时候,看到这一排的人民币,以及在享受着人民币服务的容榕。
    她骂了两声,贴在墙上画圈圈:“我就知道你这个富婆不舍得亏待自己的。”
    容榕闭着眼嗯了一声:“你做吗?”
    “不做了,我看看海景。”狗良走到落地窗前,贴在玻璃上大喊了一声,“美炸了!”
    从这里往外看去,各色的霓虹灯光映照在深圳湾上,重新建造出了一个繁华的水上世界。
    “待会去21楼的餐厅吃东西吗?就在咱们楼上。”狗良蹲在容榕旁边,一边打量着她的脸一边问道。
    “不吃了,吃了后天的活动穿那条裙子就不好看了。”
    “什么裙子?”
    容榕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在箱子里,我新买的,打算活动那天穿。”
    狗良直接走过去打开了箱子。
    她举起那条裙子:“卧槽,这是仙女裙吧。”
    容榕满意的笑了:“等了好久才拿到的。”
    两个人瞎聊了几句,容榕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兔兔糖打来的语音通话,活动举办前,主办方把所有博主都拖到了一个微信群里。
    “榕榕,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去看你吧?”
    容榕皱眉:“看我?”
    “嗯,怕你心情不好,还特意给你买了奶茶和蛋糕,你现在在哪儿呢?在房间吗?”兔兔糖的语气顿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还是在其他地方呀?”
    容榕给狗良比了个唇语,狗良迅速拿出手机点进直播,关掉声音递给她看。
    兔兔糖一个手机在直播打电话,另一个手机就在给她打电话。
    容榕:“……”
    她想直接拒绝,狗良的眼神转了两圈,夺过了她的手机,故作沮丧道:“我是良心妹妹,榕榕现在在酒店房间里呢。哦,你们要过来啊,行,过来吧,我把房间号发给你。”
    挂掉电话后,兔兔糖在直播里说道:“她的声音听上去很低落,希望我的奶茶和蛋糕能安慰到她吧。”
    说完又笑道:“你们看到榕榕的时候,可不许笑她哦,美妆博主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精致的嘛。”
    弹幕都在刷“我兔兔好善良”“大榕榕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交到你这么一个朋友”“兔兔是心地善良的小仙女”。
    榕榕皱眉,实在是无语了。
    狗良问美容师:“你们可以化妆吗?”
    美容师笑道:“当然可以。”
    “狗榕,我命令你穿上那条仙女裙。”狗良发出恶魔般的笑声,“让所有人看看,什么叫从头精致到尾的真仙女。”
    半个小时后,房间门被叩响。
    川南有些奇怪:“我记得20层都是套房啊?她怎么可能在这儿。”
    此时房间门被打开。
    兔兔糖的手机镜头对着房间门,弹幕瞬间炸掉了。
    【卧槽??????】
    【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心动了】
    【这颜值过分了】
    【不是粉,大榕榕是真的漂亮】
    【仙女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我确定了】
    容榕穿着Dior秀款连衣裙开的门。
    抹胸加纱裙设计,将修长的天鹅颈和精致的锁骨都展露在外,温柔的裸粉色衬托着如雪的细腻肌肤,黑发盘起,只有几缕微卷的发丝慵懒的垂在肩上。
    她化着淡妆,Nars Orgas/m打在脸颊两侧,随着灯光的摆动,散发出细腻的浅金色。
    门外所有人的脸色都僵住了,饶是兔兔糖这种控制力极强的人,脸上的笑意刹那间也跟着消失无踪。
    不是丢了钱包吗?这看上去更像是捡到了巨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