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三十八章:魔兽、魔药配方和骑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年以前。
    火山森林东部的一片沼泽里。
    阿努作为族长正带着蜥蜴人追捕那些变异兽,将其杀死然后作为献给羽蛇神的祭品。
    这一天他刚刚捕杀了一只变异喙头兽,就听到了远处的天空传来了声音,有什么东西发出尖锐的长啸,声音尖锐到好像撕开了空气。
    "嗬~
    所有蜥蜴人都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只非常特殊的变异野兽,其闹出的动静可以说是超过以前蜥蜴人所见过的其他所有变异野兽。其展开巨大的翅膀翱翔在天空之中,一声嘶鸣让沿泽和丛林之中的野兽成群奔走,惶惶不可终日。蜥蜴人们追逐着它的身景而来,看着其疯狂地拍打着怪异的肉翅盘旋在头顶上。
    阿努抬头望着天空,注视着其翱翔的姿态目露惊色。
    因为这种盘旋在天空之中的怪物,瞬间让他们回想起了一个深深刻在每一个蛇人记忆里的噩梦。翼魔,
    纪元之初的时候,这些家伙就是蛇人的天敌。让蛇人一度不敢离开生命之城和生命起源之山,不敢在外面建造村落和城池.“这是什么东西,变异野兽?”他们见过变异野兽,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会飞的变异野兽。"好像是蜥蜴?"有人通过这怪物的部分特征,看出了其原型。
    "蜥蜴怎么可能会飞?"蜥蜴人们见过的所谓会飞的蜥蜴,也不过是在丛林和枝叶之间滑翔,像这种真的飞上天空云海的他们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而那变异野兽从高处接着又发出那怪异的声音,这一次他们见证到了这只"蜥蜴"的恐怖和特殊之处了。那变异野兽从高处扑下,一张口直接将周围的空气全部都抽干净了,所有区域覆盖之中的动物瞬间气绝。它再升空将空气吐出,其就好像一一个空气炮一样砸在地上,发出爆炸一般的声音。
    巨木层层断裂,枝叶翻滚,余波横扫一片。阿努这下不是面露惊色了,而是目瞪口呆。他甚至忍不住开口说了句。“这已经不是蜥蜴了。”
    “这是龙。”在蛇人口中能够称之为龙的存在没有几个。大多数野兽在蛇人口中的后缀都是兽、蜥。
    能够称之为龙的最标志性的就是地行龙了,因为传说之中生命主宰来到人间,这种龙的祖先曾经有幸短暂地成为神明代步的坐骑所以其他存在哪怕长得类似于地行龙,甚至战斗力也十分强大,一般也不会轻易被冠以龙之名。可惜这只能够飞翔的变异野兽明显是疯的,它疯狂地杀戮,四处冲撞。不为觅食,只为了发泄心头的狂躁。
    蜥蜴人们四处追击着它的踪影,甚至找到了它的老巢,找到了它吞食的魔药植物的残留根须,布置下了陷阱。可惜它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巢穴在哪里,现在只是一个疯掉的怪物,因此蜥蜴人们的陷阱没有任何作用。
    过去了很久,蜥蜴人们怎么也拿不下这头四处乱飞的变异野兽。倒不是打不赢它,关键是它会飞。还飞得特别快。
    最后蜥蜴人们只能将它驱赶、引诱到了熔岩火山的方向,看着它被那恐怖的黑烟给吞没。但是最后一刻看着那飞兽冲入黑云之中彻底消失阿努还是非常遗憾。
    "可惜了。"好不容易长出了一双会飞的翅膀,就这样没有了。"
    床榻之上,蜥蜴人阿努睁开了眼睛。他揉了揉自己的头,起身坐在了床边回想着曾经的画面。"会飞的变异野兽啊!哪怕到了此刻,他还对那只会飞的变异野兽念念不忘。
    火山领主和近卫军统领的官邸早晨很忙碌。人群来在往,但是所有蜥蜴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赶去。
    今天阿努并没有去近卫军团整训,也没有随着国王陛下去四处巡视,或者在王宫之中值守。阿努在家里和一众蜥蜴人围绕着一个大陶缸,关切地看着里面的植物。
    陶缸上描绘着仪式术阵。陶缸缸壁上的纹路是金色的,陶缸内的泥土是红色的,而植物是褐色的。这是一株由褐球果培育而来的庵药植物,已经结出的银色果实,散发着超凡的灵光。
    果实上还隐隐能够看到淡淡的动物鳞纹,桔物和动物的特征好像都在其上体现了出来。非常的神奇。
    “真的不一样。”一名蜥蜴人凑近了一下,用鼻子嗅了嗅。“感觉更纯净了。”另一个蜥蜴人也见模学样,实际上鼻子是嗅不出来的,这完全只是一种感觉。
    ”用自己的神血培育而出,然后自己服用,肯定不会有反噬。“其他蜥蜴人也知道了阿努的想法,这一场实验并不是阿努一个人展开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参与。
    "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能够使用一两次就不错了,用多了肯定还是会出问题。"一名蜥蜴人手抱在胸前,没有凑近就这样淡定地看着。
    "族长准备用在野兽的身上,所以出问题也不会出在自己身上。"有人说出了阿努接下来的计划。
    "族长说是将变异后的野兽当做进阶的方式,如同巫灵之书和神契之灯,但是不成功的话,这等于说是这部分神血就被浪费了。"实际上也不算是浪费了至少能够创造出一只受操控的变异野兽,只是二者最终如果不能相互弥补和结合的话,成为一个全新的成体系的超凡职业的话,这就有种得不偿失的感觉。所以为了培育出这株特殊的魔药阿努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甚至可以说是从某种程度上赌上了自己的未来,刚开始的时候阿努是用别的东西进行催熟,后来觉得技法成熟了之后,才开始使用自己的神血。
    因此他自身的力量也削弱到了一定程度,更可怕的是消耗了潜力。因此他自身的力量也削弱到了一-定程度,更可怕的是消耗了潜力。"好了。""成熟了。阿努一直仔细关注着,直到瓜熟蒂落的最后一刻。
    他伸出手放在了果实下面,眼中涌动着期待。这个时候银色果实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释放出诱人的香气,坠落在了阿努的手掌心。这下,众人立刻挤了过来。哪怕是那个最淡定的蜥蜴人,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抱在胸前的双手。
    这枚以库尔弥斯力量、灵性、咒印打造出的种子,以阿努的神血一点点浇灌而出的果实,可以说是非常纯净的。当然,这种说法是对于阿努本身来说的。
    因为这株魔药也只有蜥蜴人阿努使用,才能够说是没有常见的副作用和反噬,对于其他任何人来说都相当于毒药。阿努捧着果实转过身,来到了另一间屋子,人群也浩浩荡荡地跟着他一起过来。阿努催促道;"抬这边来。"
    两个蛇人奴隶抬着铁笼从角落里出来,可以看到笼子里拴住了一只奇怪的动物,动物正在不断地拍打着铁笼,发出嘶叫声。
    蛇人奴隶将其放置在了屋子中央,然后迅速退了出去。
    这是一只沿泽飞蜥,体长半米多。长着四条细长的腿,肋骨处生长出一大片肉膜,可以让它短暂地在丛林滑翔。阿努准备接下来用自己培育出的魔药,来喂食给这只早就准备好的沼泽飞蜥。不同的魔药,不同的野兽,相互结合最后能够培育出的变异野兽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之前阿努多次带队捕杀这些吞食魔药后陷入疯狂的野兽,他还会将这些野兽的族种,还有它们吃掉的魔药种类,以及变异后的模样和能力都记录下来。
    当时阿努就已经非常关注这些变异野兽的存在。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真的将其用上了。阿努拿出了自己的本子,正是之前他记录变异野兽的本子,不过这些日子又添加了密密麻麻的备注。为首的一句便是∶"用魔球藤的果实配上沿泽飞蜥,就可以制造出可以飞行的变异野兽。"
    没错,这就是当初阿努看到了那只会飞的变异野兽的原型。一只成年的沼泽飞蜥,吃了魔药魔球藤所结出的果实,最终变成了那副可怕的模样。
    而现在,阿努想要再度让这只会飞的超凡怪物重现人间。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关于新超凡职业的尝试,也不仅仅是为了圆自己的梦,还是为了近卫军团接下来的整训做准备。
    如果阿努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这种通过配方制造出特定的变异野兽然后进行控制的方式,就代表着可以成为一种可以重复,而且成为核心力量的传承。
    不论是在哪个时代,飞翔的力量都是非常强大的。而能够飞翔在天空之中的兵种,很多时候是能够扭转战局的强大力量。蜥蜴人们将沼泽飞蜥抓了出来,将其固定在了一个仪式术阵上,打开了结界囚禁住了它,
    沼泽飞蜥面临蜥蜴人这一群强壮的大汉,吓得不断地发出叫唤,却无力抵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