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二十四章:金字塔仪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领主府。
    享特家族的府邸修建得和王宫一般,甚至在某些方面隐隐超越了苏因霍尔的王宫。
    享特家族的领主不论从各个方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王。
    或许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在苏因霍尔的西南方,他就是王。
    此刻,这位“王”召见了另外一位“王”。
    天头烈日正盛。
    阿克曼蒙穿过防卫森严的层层建筑,看了一眼天空。
    他浑身都遮掩在宽大的斗篷下,这件道具斗篷隐匿去了他的所有信息还有样貌。
    哪怕这样,他依旧感觉自己不适应那炽烈的阳光,用力的裹住自己后说道。
    “相比于太阳。”
    “我还是更喜欢星空。”
    一边走着,他一边自言自语。
    “听说诸神的世界里是无垠的虚空,最深处有着造物主留下的梦幻星海。”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见。”
    关于诸神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阿克曼蒙还是从深渊魔物那里知道的。
    阿克曼蒙踏上了权能者守卫的台阶,被侍卫领着走过侧面靠外的长廊,进入了一处有些隐蔽的地方。
    这里是享特家族防卫最森严的地方,里面也都是老领主最信任的人。
    阿克曼蒙孤身一人来到这里,似乎代表着完全落入了对方的掌控之中,按照贵族之间的规则也代表着,他彻底向对方臣服。
    外面甚至还有一位三阶权能者来检查阿克曼蒙身上有没有什么危险物品。
    但是阿克曼蒙只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三阶权能者眼睛里就泛出了红光,整个人陷入了一片迷糊之中。
    阿克曼蒙:“检查完了?”
    这名三阶权能者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应该完了。”
    “嗡嗡~”
    阿克曼看着两個强壮的士兵推开了厚重的门。
    里面是一个隐蔽且显得有些阴暗的宫殿,建造的样式完全是按照神眷之王的宫邸而来。
    “曼蒙先生。”
    “我等了你好久。”
    远处的床榻之上红土领领主勉强坐了起来,看向了阿克曼蒙。
    看起来他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好了,这个地方一般是享特家族的领主在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才会开启,进行家族最后的传承和安排。
    在床榻的帷幔之前,两个手持长剑的权能者守卫着,虎视眈眈的看着阿克曼蒙。
    这是两个三阶权能者。
    除此之外,整个房间还布置着结界和仪式术阵,
    看起来享特家族的核心力量几乎都在这里了,为了这一次见面对方几乎动用了所有,非常慎重。
    老领主开口了,沙哑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空间里。
    “最近你们动作不小,已经超越了我们之前约定的极限。”
    “竟然还弄出了一个什么银白之神。”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领主目光锐利的看向了阿克曼蒙,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
    “食尸鬼之王瑟罗!”
    “妄图以凡人之身吞噬神明的狂徒,难道他还没死?”
    “银白之神就是他?”
    老领主猜测着什么,将自己的疑惑全部都说了出来,然后死死的看着阿克曼蒙的动静,似乎想要从中看出什么问题。
    阿克曼蒙告诉老领主。
    “不是。”
    “瑟罗已经死了,死在了原罪邪神的算计之中。”
    老领主露出遗憾的表情:“他是个厉害的家伙,我还以为能够有幸看到他一面。”
    但是实际上,他却深深的松了口气。
    瑟罗那样的家伙要是没有死的话,他也感觉到害怕,没有人不怕那样肆无忌惮的疯子。
    老领主:“那你们想要干什么?”
    阿克曼蒙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觉得呢?”
    老领主笑了:“你应该是食尸鬼之王瑟罗的学生?”
    “你们在四处传教,是想要复活瑟罗。”
    “瑟罗虽然死了,但是他并没有完全彻底的死去。”
    “因为他在临死之前,留下了一个永生的方法,是不是?”
    老领主看起来掌握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露出自信且肯定的表情。
    阿克曼蒙久久嘉立,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被老领主说中了心声。
    或者说,是在猜测老领主是怎么知道的。
    老领主笑了,阿克曼蒙的这副模样让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我可以允许你所做的事情,甚至帮助你遮掩,让你不被神庙和女神发现。”
    “但是。”
    “我要你手上的,能够不死和永生的方法。”
    阿克曼蒙抬起头:“腥红女神的信徒,也想要背叛神明吗?”
    “亭特家族的族长,也想要食尸鬼的黑暗秘术?”
    在这里,掌控着局势的老领主再也不用遮遮掩掩:“神明太吝啬了,有些东西要我们自己去拿。”
    阿克曼蒙还没有回答,老领主就大声说道:“不过,我想要的是真正的不死,不是你忽悠人的那一套。”
    阿克曼蒙:“可以。”
    “我可以将方法给你,但是你承诺的一切必须兑现。”
    老领主:“当然,但是你得先证明你的方法的确可以使用。”
    阿克曼蒙:“我需要一份材料。”
    老领主拍了拍手,还没等阿克曼蒙说材料是什么,一个濒死之人就送到了他的面前,这就是“材料”。
    老领主说道:“请吧!”
    一切,好像全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阿克曼蒙看着面前这个浑身长满了脓疮的蛇人,可以感受到他十分痛苦。
    但是哪怕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还是用不甘的眼神看着阿克曼蒙。
    “救救我!”
    “救救我~”
    但是阿克曼蒙却伸出手,毫不留情的扼住了他的喉啦。
    蛇人瞬间拱起了身躯,眼睛凸了出来,死死的瞪着阿克曼蒙。
    “不……”
    “我不想死,我不能……”
    “我……活着……”
    “呃……”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吐出几个音节,但是后来只剩下吐不出气的恐怖呵气声。
    阿克曼蒙似乎有意在放慢这个过程,让他彻彻底底的感受死亡。
    他一点点的感受着死亡的逼近。
    但是越是这样,他眼中对于死亡的恐惧就越大,对于生的渴求就越强烈。
    守卫这个时候说道:“明明是让你救活他,你在干什么?”
    老领主却阻拦住了他,说出了最近银白之神信徒说得最多的那一句话。
    “死亡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老领主看着阿克曼蒙,面带微笑。
    “是吧!”
    “这就是银白之神教会的教义。”
    阿克曼蒙头也没抬的回应道:“看起来你知道的很多。”
    而这个时候,“材料”也终于彻底死去。
    接下来,阿克曼蒙手上的银之虫印记蠕动了起来,体内的力量涌出。
    就看见他身下一个仪式术阵蔓延开来。
    已经彻底咽气的蛇人身上,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变化。
    他的人生之梦已经飘远离去,前往了造物神国的梦幻星海。
    但是散发出的强烈的不甘,对于活着的追求,却一点点的在仪式影响之下凝结成了一个虚幻的虫子。
    那虫子原本是虚幻的,但是钻入蛇人的体内之后,吞噬他体内的血肉一点点化为了真实。
    食尸虫。
    可以看到蛇人的皮肤表面拱起一条条纹路,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断往上窜。
    最后。
    钻入了他的大脑之中。
    而这个时候,刚刚死去的蛇人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阿克曼蒙再度看向了老领主:“还需要材料。”
    老领主这个时候身躯已经离开了床榻,不由自主的前探,想要看清楚下面的景象。
    从那个死去的蛇人开始颤抖,开始重新动弹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不能保持淡定他的眼中透露着震惊,还有深深的渴望。
    相比于下面那个死去的蛇人,他想要活着的渴望要比对方更加强烈。
    “给他。
    “全部都给他。”
    他听到阿克曼蒙的话之后,立刻大声吼道,声音里充满了迫不及待。
    两个披着铠甲的士兵从门外进来,将一个骨瘦如柴的奴隶被绑着扔了下去。
    这个奴隶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本能的发出恐惧的鸣咽声,不断的挣扎。
    “吼!”
    而这个时候,刚刚死去的蛇人突然翻身而起,发出疯狂的咆哮声。
    他眼睛发红喉啦里发出古怪的声音,本能的看向周围寻找着什么。
    好似一头饥饿的狂兽。
    阿克曼蒙对着那些士兵说道:“把祭品杀了,让血肉和死亡的气味流消出来。”
    士兵看了一眼上面,然后立刻听从阿克曼蒙的命令将奴隶杀掉。
    血液流消出来,那疯狂的蛇人立刻看向了地上的尸体,突然爆发出巨力挣脱了束缚然后扑了过去。
    接下来的画面恐怖至极。
    那个刚刚“复活”过来的蛇人,就这样活生生的吃掉了一具尸体。
    宽阔的空间里回荡着吃人的咀嚼声。
    但是也可以看到,这个蛇人的身形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随着他的吞噬,其身上的烂疮一点点愈合。
    其原本干瘦的身躯,一点点的变得强壮。
    这是食尸虫的力量,也是无数人对于死亡的不甘,对于活着的渴求。
    这是一个从死亡之中诞生的。
    真正的食尸鬼。
    一个真正作为一个种族的食尸鬼。
    他们由神术道具,银之虫的力量辐射诞生,凝结生者对死亡和恐惧和生的强烈渴望而变成食尸虫,最后食尸虫占据原本的身躯,变成食尸鬼。
    只要神术道具,银之虫还在,只要死亡还存在,他们就会一直存在和延续下去。这个刚刚诞生的全新食尸鬼,也在吞噬之中,一点点的从疯狂和饥饿之中恢复。
    最后他浑浑噩噩的起身,在铺着石板的地面上转来转去,恍惚之间回过神来,看向了自己的身体。
    “我活了”
    “我好了。”
    他露出迷茫的表情,嘴角上满是鲜血的说道。
    但是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场其他所有人一个个露出了震撼、狂喜、恐惧的表情。
    而阿克曼蒙低着头,似乎对自己的作品豪不关注。
    他们更没有看到。
    这个时候低着头的阿克曼蒙嘴唇微动,唇形吐出的几个字,刚好就是那两句。
    “我活了。
    “我好了。”
    所有人的眼中,只有那死而复生之人。
    ---------------------------
    老迈的领主被一个少女搀扶着起来,往前走了一段。
    他俯身看了半天,似乎终于确定了什么。
    干涸的喉咙里呵气了半天,才吐出了一个字。
    “好!”
    “真的活了,真的活过来了。”
    “人原来真的能够死而复生。”
    “食尸鬼之王瑟罗,敢于吞噬神明之人,果然不是普通人。”
    事到如今,他还以为一切都是曾经的食尸鬼之王,食尸者密教的首席留下的东西做到了这一切。
    他无法相信,是面前的这个家伙做到了“死而复生”这种难以想象的事情。
    更无法想象,阿克曼蒙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什么复活瑟罗。
    而是为了成为神明。
    他更不知道,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有问题的,这种方法诞生的食尸鬼根本不可能记得从前,它完全是一个全新的个体。
    之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好像知晓全部的老迈领主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得到的信息似乎是正确的,但是又不完全正确。
    他只知道,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已经兑现。
    阿克曼蒙的确有瑟罗留下的方法。
    阿克曼蒙身上有一件强大的道具。
    阿克曼蒙能够让人死而复生。
    一步步推进,每一步都被验证。
    这已经让他对这一切笃信不疑。
    阿克曼蒙站在原地,对着老领主说道。
    “我已经做到了,接下来是不是该你兑现承诺了。”
    老领主目光里只有那死而复生之人,看都没看阿克曼蒙一眼。
    “太好了。”
    “竟然是真的。”
    “我不用死了,我可以接着活下去。”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似是回应阿克曼蒙一般的说了一句。
    “你说的,果然是真的。”
    但是这句话说出之后,阴暗的角落里渐渐的走出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面色惨白,瞳孔微红的身影。
    他穿着得体的衣裳,用标准的贵族礼仪回应,一边说道。
    “当然。”
    “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正是一直跟在阿克曼蒙身边的那个老食尸鬼,看起来他早已经投靠了享特家族和红土领。
    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相比于食尸者密教这个邪教,掌握着整个红土领的享特家族更有前途。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老领主笑了起来,脸上的褶皱挤压在一起,眼神里有着无尽的贪婪,还有得意。
    还没有成为食尸鬼的他,此刻已经看上去和一个真正的食尸鬼没有什么两样了。
    他连任何多余的废话都没有,看都没看阿克曼蒙,直接下达了命令。
    “拿下他。”
    “我要他身上的那件道具,还有他脑袋里掌握的方法。”
    野心勃勃的老领主哪里肯和阿克曼蒙做什么合作,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确定那个“叛徒”说的是不是真的,确定阿克曼蒙的手上真的有自己想要的东西罢此时此刻,冲突彻底爆发。
    数层结界和仪式术阵骤然激发,犹如一个牢笼一般控制住了这里。
    化为一层层光界。
    这下,内外彻底隔绝。
    里面不论发生什么,外面都无法感觉到了。
    一个又一个权能者涌入了进来,将阿克曼蒙团团围住,看起来他已经陷入绝境。
    而阿克曼蒙却看了看左右,抬起头看向了红土领的领主。
    “这究竟是谁的囚笼呢?”
    权能者们动了起来,想要制住和封印阿克曼蒙。
    只要抓住了阿克曼蒙,他身上的道具和秘术自然就是老领主的了。
    身下的仪式术阵爆发,将阿克曼蒙的力量压制住。
    一道道神术从周围砸向了阿克曼蒙,各种各样的神术道具缠绕而来。
    有活化的绳子。
    有三阶的道具封印卷轴。
    有钉住他权能的钉子。
    所有人分工明确,环环相扣,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为阿克曼蒙布置下的陷阱。
    “抓住他。”
    “不能让他死了。”
    “这家伙是上位权能者,一定要小心。”
    但是一道声音传来,就将所有的声音盖过。
    “银白场域。”
    银白色的光芒扩散开来,一股精神力场域直接覆盖了一切,压制住了最里面的两层仪式术阵。
    接着往外扩散。
    就直接将所有的道具弹飞了出去,所有人直接定住。
    “怎么回事?”看着自己控制的道具倒飞而回,众人还不明所以。
    “精神力场域。”唯二的三阶权能者立刻爆发出了惊呼。
    “四阶权能,神之使徒。”另一个三阶权能者也惊恐的呐喊,转身想要逃跑,同时想要召唤出自己的咒印傀儡,但是银色的精神力场域已经将他覆盖,他召唤出的咒印愧倡瞬间被压制了回去。
    无数的虫子从阿克曼蒙的身体里钻出,填充了这个场域。
    紧接着。
    钻入了其他人的体内。
    所有人惊骇的发出呼喊,但是一瞬间就已经被透明的虫子淹没。
    这个带着积分阴暗色调的寝宫密室,此刻完全变成了虫子的海洋。
    而阿克曼蒙身形一点点飘起。
    从虫海之中而来向着老领主所在的位置。
    老领主也终于看清楚了阿克曼蒙的身形,那件隐匿信息和身形的道具斗篷下的轮廊。他早已经摆脱了蛇人的样貌,摆脱了凡人的身形。
    神之形。
    他这个时候才不敢置信的出声:“使徒?”
    说完之后,他惊恐的推倒了扶着自己的少女,少女更是吓得瑟瑟发抖,连跑都跑不动了。
    老领主朝着一侧通道跑去。
    但是这个时候之前投靠他的老食尸鬼走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又是恭敬的行礼。
    “领主大人。”
    “想要去哪里呢?”
    老领主指着他:“你……你…”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阿克曼蒙这个时候摘下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了自己年轻的样貌。
    “谢谢你让我进入到这里来,也谢谢你给我营造了一个如此隐蔽的环境,让我可以夺走你的一切。”
    “太完美了,和我想要的完全一样。”
    老领主看向了:“他是你安排过来的?”
    阿克曼蒙:“食尸者可以背叛食尸者密教的首席,但是食尸鬼永远不会背叛他们的主人。”
    “瑟罗的眼中只有天空和尽头,我喜欢将我的东西抓在自己的手中。
    “不过你永远不会明白这样的道理,你以为你的权势和财富可以收买所有人,是么?”
    “但是权势和财富,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不值一提。”
    “红土领的主人。”
    “这是神明的世界,属于自己的力量,权能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
    老领主彻底明白了一切,他愤怒且不甘心的怒吼。
    “你想要做什么?”
    “你想要成为苏因霍尔的王,登上那至高的宝座?”
    阿克曼蒙愣了一下。
    似乎觉得这人在嘲笑自己,在看轻自己。
    “王座?”
    “我就是从上面走下来的。”
    “什么国王,坐在上面的人不过是一个囚徒罢了。”
    “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老领主看着阿克曼蒙,突然之间带着颤音的问道。
    “你到底是谁?”
    老领主刚刚说完,就想起了对方的名字。
    “曼蒙?”
    他之前从来就没有想过这名字的特殊之处,但是此时此刻,阿克曼蒙亲口承认了他曾经也是一个王。
    似乎一下子就明了了。
    老领主用几乎破音一般的声音,大声尖叫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阿克曼蒙。”
    “最后一代万蛇之王?”
    老领主不明白:“你这样的家伙,你这样的人。”
    “为什么会选择成为一个食尸鬼?”
    阿克曼蒙不断走近:“不是我选择成为一个食尸鬼,是我和瑟罗一起制造出了食尸鬼。”
    阿克曼蒙最后走到了老领主的面前,一把按住了他的头。
    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声音透露出了和表情不一样的鄙夷。
    “王算什么?”
    “至高的宝座也不是王座。”
    “而是……神座。”
    银色的虫子彻底将一切都吞没,瞬间杀死了所有人。
    而接着在这些尸体之中,一个个全新的个体诞生。
    真·食尸鬼。
    阿克曼蒙坐在了老领主的位置上,开口说道:“老东西,这一次你做的不错。”
    老食尸鬼卑微的回应:“一切都是为了陛下的计划。”
    阿克曼蒙:“我早就不是什么陛下。”
    老食尸鬼:“不是王座之上的陛下,那就成为神座之上的陛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门重新打开。
    门外依旧是原先的那几个守卫,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老领主带着一众手下从里面走了出来,出来后他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
    “我年纪大了,想要给自己修建一座陵墓。”
    “至于怎么修建,你们听从曼蒙先生的建议。”
    阿克曼蒙站了出来,仿佛对老领主的话言听计从。
    随后。
    红土领召集了大量的苦役,还有工匠。
    但是他们被召集之后,就消失在了其他人的视线里。
    他们跨越丛林,被带到了一处隐蔽贫瘠荒地之上,在这里建立起了一座无比恢弘的陵墓。
    一座金字塔样式的陵墓。
    ---------------------------
    大量的工匠、权能者聚集在了这片荒地之中,与之而来的还有不断被送往这里的,材料、物资。
    “领主大人修建这么大的陵墓做什么?”
    “大人的想法你怎么知道。”
    “为什么这么急?”
    “你不知道?领主大人快要不行了,这是为他修建的陵墓,当然急切。”
    普通的蛇人权能者制造出一块又一块巨石,垒砌成巨大的金字塔结构。
    一些精英权能者,则按照主持建造的曼蒙先生的发下来的部分图纸,负责布置上面的仪式术阵。
    而普通的工匠,则按照安排来做最累最苦的活,听从权能者和监工的安排。
    领主大人很急切,这座金字塔的建造也几乎是日夜赶工。
    金字塔才刚刚修建出一个雏形,阿克曼蒙就已经进入了其中。
    在金字塔的核心石室。
    密密麻麻的纹路布满了穹顶、地板、四壁。
    阿克曼蒙召唤出了神术道具,银之虫,将银之虫安置在了上面。
    开口说道。
    “死亡不是结束!”
    “而是新的开始。”
    “从死亡之中诞生的种族去寻找那些不甘的怨念吧。”
    一句话落下。
    金字塔和仪式的力量就将神术道具,银之虫的力量辐射向四周。
    巨大的金字塔就好像一个信号塔,将银之虫的力量辐射向远处。
    将来。
    其还会随着金字塔的不断完善,一点点扩大覆盖向整个红土领。
    毕竟银之虫不是神话道具,它现在也不可能通过梦界的力量响应和沟通,目前这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对于阿克曼蒙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阿克曼蒙模仿着库尔弥斯建立了这座金字塔,便是为了实行他的第二计划。
    让食尸鬼真正变成一个种族,一个庞大的群体。
    随着金字塔开始建立,一件又一件怪事也开始出现在红土领之中。
    影响力算不上大,但是却很诡异。
    权能者死去后一般不会埋葬在普通的墓园之中,神庙有自己的墓地,权能者家族也有着自己的家族墓地,一般都有专人进行看守。
    只有发生一些特殊的情况,一些孤身一人的权能者才会将自己的尸体遗留在外面。但是最近,在神庙的墓地和一些权能者的墓园之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有人听到死者的石棺之中传来了动静。
    “坟墓里出现了动静?”
    “里面都是死人,怎么可能有什么动静。”
    “这怎么可能?”
    但是之后再去看的时候,又发现动静不见了。
    除了当事人,其他人根本不相信。
    “肯定是听错了。”
    “人都死了,还能活过来不成。”
    在路上,据说有人碰到了腐烂的尸体在行走。
    那些散发着恶臭的尸体,就好像刚刚从坟墓之中爬出,朝着某个方向奔去。
    但是说出这个传闻的人,很快就消失了。
    而在普通人的眼中,也观察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商道旁边。
    一只普通的野兽死去,散发出恶臭的气味。
    路过的人走过去看的时候,发现尸体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怪异的虫子。
    “这是什么?”
    “虫子,好多的虫子。
    “这是什么虫子?”
    然而当用东西去触碰这些虫子的时候,其就瞬间融化,好像水一样消失不见了。
    “虫子呢?”
    “消失了?”
    商队的人面面相觑。
    这种情况并不是单独的,而是越来越多的。
    不仅仅出现在野兽尸体的身上,更发生在蛇人的尸体身上。
    死去的蛇人如果不及时埋葬,便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虫子不知道从何而来,又不知道为何消失。
    它们专门吞噬尸体的血肉,让人感觉恐怖又恶心。
    只是除了诡异和恶心之外,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没有危及人的生命。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
    尸体、死亡、蠕动的虫子。
    就开始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
    人们不知道它究竟从何而来,只知道它代表着死亡。
    那是诅咒,也是轮回。
    无数年后。
    虽然换了一副面孔,失去了超凡的特性和力量,换了一个名字。
    它们也依旧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