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一十三章:弱者和愚者才会被规则所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因霍尔城邦联盟。
    红土城。
    一处看上去应该隶属于某个大贵族的庄园之内,正在进行着一场邪恶的仪式。
    成群的食尸鬼披着斗篷遮住身形,环绕站立在一座神秘的仪式术阵边缘;仪式术阵上面描绘着代表着深渊的符号,还有着大量邪恶难言的祈祷文和召唤文字。
    阿克曼蒙站在仪式术阵的主持位置,向着前面伸出手。
    “噗~”
    熊熊燃烧的火焰突然间升高,而且从红色变成了惨白色,这也表示着仪式已经沟通上了深渊,迎接来了黑暗世界的污秽之力。
    阿克曼蒙面无表情,火光倒映着他的脸。
    一边光明,一边阴暗。
    “来自于邪恶污秽的黑泥深渊的古老且强大之魔物。”
    “我以堕落和疯狂供养你,以鲜血和生命来喂食你,以死亡和痛苦来祭拜你。”
    “我愿以我之灵作为你降临的锚,以我之躯作为你降临的体,换取你强大且黑暗的力量。”
    “听从我的号令与召唤,来到人间。”
    开始的时候,阿克曼蒙吐字还很缓慢。
    但是越往后面,他吐字的速度越来越快,让人感觉前后的声音都重叠在了一起。
    奇怪的颂唱节奏韵律回荡在空间之中。
    诡异难名。
    听话语就能够知道,阿克曼蒙在召唤深渊之中的魔物。
    召唤深渊魔物是一件风险度非常高的事情,不论是对于普通权能者,还是深渊教团的疯子;总有人以为自己只要召唤可以受到自己控制的魔物就可以了,我二阶怂一些,每次都召唤一阶的魔物总可以了吧。
    各种各样的人,想尽各种办法来打这些深渊魔物的主意,想要薅深渊的羊毛。
    但是这种家伙,通常没有什么好下场。
    一般等你成功几次,下一次召唤都有很大几率出现异常情况。
    例如,你原本想要召唤一只普通的泥沼魔;但是打开了深渊通道之后,一只和屋子差不多大的巨大的头颅从里面钻了出来。
    爬出来的是一只三阶的腐烂翼魔。
    这个时候你惊骇无比,想要切断仪式关门,结果发现门是双向的;你这边可以关,它那边还可以接着打开,只要对方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
    当然,曾经也有些倒霉蛋第一次召唤,只想要召唤出一只普通的骸骨魔物,就召唤出了凶名赫赫的骸骨军团的军团长。
    对方直接借助着他的通道,带着大量魔物冲了出来。
    灭了他的老巢和学生、奴仆,屠戮他的老家一整个镇子才回去。
    顺便把他的颅骨带回去,当做垫脚石。
    事实证明。
    想要薅深渊的羊毛,是一个艺高人胆大,且需要几分运气的事情。
    除非你是那种,本就打算拉着所有人一起同归于尽的角色。
    许多可怕的灾难,就是这样诞生的。
    不过很明显。
    阿克曼蒙是个和深渊打够了交道的惯犯。
    他曾经多次在钢丝上游走,多次踩坑和陷阱;是一次又一次的薅深渊和炼狱的羊毛,还能活着归来的人物。
    惨白色的火焰裂开,打开了一扇大门。
    门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浓浓的黑暗。
    突然之间。
    门内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啼叫,一只浑身漆黑的巨大怪物探了出来。
    对方长着健壮的利爪双腿,背后是一双收起来的黑色双翼。
    “呼!”
    怪物展开双翼,立刻刮起一阵强烈的狂风,许多食尸鬼就好像纸一样被吹得滚成一团。
    阿克曼蒙召唤出了一只古老的鹰魔,那鹰魔看上去有些衰老,但是邪恶的眼睛散发出狡诈的光芒。
    鹰魔身形庞大,展翼超过十米,阿克曼蒙他们在对方面前,就像是一啄一个的小蚯引。
    “这一次不错!”
    “真的召唤出了你这个等级的魔物,看上去你应该活了很久的年头了。”
    阿克曼蒙看到了对方身上有着伤痕,那是神侍的神术留下的。
    “曾经也进过不少次人间,甚至吞噬过许多人。”
    这是一只三阶的邪眼鹰魔。
    邪眼鹰魔低下了头:“果然是你,那个喜欢问问题的蛇人。”
    阿克曼蒙并没有意外,深渊魔物也是有智慧的,一些高等深渊魔物不仅仅具备智慧,而且极度狡诈。
    “看起来,我在你们那边最近很有名。”
    邪眼鹰魔:“最近听说有个人在疯狂的召唤深渊之中的魔物,据说都在问一个问题,得不到答桉之后又将人放了回去。”
    邪眼鹰魔邪恶的目光打量着阿克曼蒙,带着几分嘲弄和轻蔑。
    “你想要知道深渊是怎么诞生的,还有那个爱维尔人亚弗安的事情。”
    “区区一个蛇人,竟然想要窥探这个世界最黑暗国度的隐秘。”
    阿克曼蒙问邪眼鹰魔:“你知道?”
    邪眼鹰魔:“我当然知道,我曾经听命于梅尔德女王陛下宫中,怎么会不知道呢?”
    阿克曼蒙注意到了曾经这两个字,再看到鹰魔如今有些落魄,看起来现在已经没有资格站在黑泥深渊之王堕天使梅尔德的宫邸之中了。
    话音落下,邪眼鹰魔的眼睛里爆发出了红光。
    “但是你得付出一些代价。”
    “我需要庞大的献祭,才能够回答你这个问题。”
    “告诉你这属于神明,属于至高无上存在的隐秘。”
    邪眼鹰魔一阵吹嘘,好像他知道一切的全部一样。
    阿克曼蒙点了点头:“很好!”
    看起来,他好像似乎答应了。
    鹰魔的邪眼开始转动,似乎显得欣喜若狂。
    看起来面前这个家伙很好忽悠啊,他一连召唤了几十次深渊魔物,只为了知道一个问题。
    而且还将那些家伙给放回去了,邪眼鹰魔得知了这个消息一直都在等待着,终于让它给碰上了。
    其实和邪眼鹰魔打同样主意的强大魔物还有着不少,只是刚好让它给碰上了。
    而邪眼鹰魔也并不知道。
    阿克曼蒙一次又一次的将那些魔物放回去,就是想要钓真正知道这件事情的魔物上钩。
    邪眼鹰魔看阿克曼蒙答应得这么轻松,连忙狮子大开口。
    “献祭一个愚昧无知的村子村民的人可不够,我一整个镇子的人,还要品尝那些高贵的血脉者,身上流淌着权能血脉的人。”
    阿克曼蒙不断的点着头,似乎全盘都答应了。
    然后一点点转过身,看向了成群的食尸鬼们。
    “封印!”
    “一起上。”
    “按住它。”
    食尸鬼们立刻启动了自身力量,封印立刻开启。
    那些食尸鬼们熟练至极,似乎这么干过很多次。
    阿克曼蒙丝毫不讲武德,更不打算和这个明显不怀好意的魔物玩弄什么计谋。
    既然能够直接抢来,为什么要和这些狡猾的魔物勾心斗角?
    邪眼鹰魔虽然对于阿克曼蒙如此面不改色的骤然翻脸错愕了一下,但是它也早就做好了翻脸的打算,立刻发出张狂的笑声。
    “人多?”
    “你要和一个深渊军团长,比人多?”
    邪眼鹰魔一声啼叫:“我的军团,出来吧!”
    邪眼鹰魔张开了翅膀,顿时形成一股剧烈的飓风,朝着其他人压了过去,同时一脚朝着阿克曼蒙踩去。
    所有食尸鬼张开结界封印,和站在仪式正中央,也位于邪眼鹰魔正面的阿克曼蒙链接在一起。
    飓风被压制在了结界内,同时困住了邪眼鹰魔和阿克曼蒙两个人。
    不过阿克曼蒙的身形要小得多,自然受到的影响也要低得多。
    面对邪眼鹰魔的一脚踏来。
    阿克曼蒙背后背后巨大的黑影浮现而出,一个血红色的咒印也随之而现。
    最后。
    二者化为了一个恐怖的红色旋涡,将邪眼鹰魔踏过来的那只脚给吸了进去。
    血色旋涡和风咒之力碰撞,牢牢的吸附在一起。
    二者力量相持,谁也动弹不得。
    全部都憋着一股劲。
    不过邪眼鹰魔并没有丝毫慌张,它就这样和阿克曼蒙耗着,等待着自己的军团降临。
    “愚蠢的蛇人。”
    “我的军团马上就要降临在这个世界,除非你自杀,要不然我是不可能离开这个世界的。”
    “因为你以自身位锚点,将我们牢牢锁住在了这个世界。”
    “我们得感谢你啊!”
    鹰魔得意极了,它似乎看到了阿克曼蒙最后的结局。
    “我是不会让你自杀的,我会控制你的心灵,玩弄你的一切,摧毁掉你的所有。”
    鹰魔慢悠悠的扭过回去,想要看看后面的门扩展到了什么地步。
    还有。
    自己的魔物军团怎么还没有跟过来?
    就看见门的确在一点点变得更大,可以感觉到深渊另一头的确有人在极力的想要扩展这扇门,然后带着大量的魔物钻过来。
    带一整个军团过来是不大可能的,但是哪怕只带几个小队过来,在人间那也是一股非常强大,足以成为灭掉一座小城的力量了。
    但是诡异的是。
    鹰魔发现和深渊之门贴在一起的,还有另一座打开的梦界之门。
    或者说是通道。
    那深渊魔物想要穿越大门而来,还没等落入现实之中,就直接跌入了那一扇门之中。
    关键是,从另一头跨越过来的魔物门是看不到这一头的情况的,等于说就这样傻愣愣的直接往里面冲。
    现在,估计不知道多少魔物已经冲进去了。
    “炼狱之门?”
    “你是炼狱的信徒?”
    邪眼鹰魔发出了尖叫,它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办法。
    邪眼鹰魔心痛至极,那可是自己奴役控制的大量其他低级魔物,死掉了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竟然用这种方法?”
    “怪不得最近那么多低阶深渊种被放逐到了炼狱之中,原来是你这家伙干的。”
    邪眼鹰魔总算知道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奇怪失踪桉件,是怎么发生的了,为什么那些魔物们经常一整个小队的跑出来,结果一个都没有回来。
    邪眼鹰魔率领的魔物们冲不出来,这下它就要陷入阿克曼蒙的围攻了。
    阿克曼蒙用瘟疫血咒旋涡拖住了邪眼鹰魔,外面还有着封印在压制,将他们两个同时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
    邪眼鹰魔这个时候不管不顾封印之内的情况了,直接从体内释放出风咒。
    但是。
    风咒被封印弹了回来,风咒化为了大量的风刃在封印内碰撞旋转。
    不仅仅没能杀死体型较小的阿克曼,反而将它自己伤的不轻。
    邪眼鹰魔的眼睛爆发出邪恶的光芒,朝着阿克曼蒙扫去。
    阿克曼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邪眼鹰魔这一招,立刻拿出了一件镜子状的炼金道具挡在了身前,将光给折射了回去。
    邪眼鹰魔目瞪口呆,面前这个家伙对于鹰魔的力量了解得难以复加。
    他立刻准备施展威胁的手段,以深渊之王的名义来压这个人间的渺小蛇人。
    “放开我。”
    “蛇人。”
    “我现在就告诉你想要的,你可以停手了。”
    “我是梅尔德女王座下的军团长,你杀死我就会惹怒深渊之王,惹怒伟大的深渊意志。”
    阿克曼蒙没有回话,始终是一如既往的沉默。
    似乎邪眼鹰魔那声嘶力竭的长啸,就好像根本没有进入他的耳朵一样。
    这个时候一群食尸鬼开始准备下一步,他们挑选着神术道具,开启着新的仪式术阵。
    阿克曼蒙这一两年用各种方法从深渊借取的力量,大多数并不能用在自己身上,而是用来制造道具。
    而他以深渊魔物为材料制作出来的道具,又似乎专门是用来遏制深渊魔物的。
    杀死魔物,获得道具。
    拥有道具,更容易杀死魔物。
    然后再拥有更多的道具。
    形成了一个循环。
    自从深渊邪神沉睡,深渊之王互相攻伐,这反而导致了阿克曼蒙越来越肆无忌惮。
    那些食尸鬼针对邪眼鹰魔,立刻拿出了几样道具。
    “是鹰魔。”
    “开启禁风道具,开启黑暗迷雾。”
    几样禁风道具摆放在一起,开启了仪式术阵之后,直接邪眼鹰魔扑腾而起的强烈风咒变得软弱无力。
    黑暗迷雾散开,直接遮盖了邪眼鹰魔的视野,让它似乎彻底瞎掉了一般。
    邪眼鹰魔狂呼,剧烈的挣扎。
    就好像在笼子里剧烈撞击的鸟儿,撞得自己浑身是血。
    或许它尽全力可以轻松撕裂封印,但是在封印内部还有着一个阿克曼蒙,不断的攻击和拖着它的大部分力量。
    黑色的迷雾朝着封印之中吹来,朝着它的身体里侵蚀。
    “这是什么东西?”
    “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
    邪眼鹰魔陷入混乱,而在笼子之中还有一个“小人儿”拿着武器,不断的在它身上添加伤痕。
    邪眼鹰魔痛苦难耐,如同疯了一般的左右挥舞,四处乱撞,就好像要和阿克曼蒙同归于尽一样。
    “啊!”
    “你这家伙,我不会放过你,我要杀了你。”
    食尸鬼拿出的两样东西。
    就是专门用来克制鹰魔的。
    黑暗之中,食尸鬼们的力量逐渐融合在了一起。
    恐怖的血色暗影不断的蔓延,纠缠在了邪眼鹰魔的身上。
    “啊!”
    最后,重重黑影将鹰魔彻底束缚,捆绑在了地上。
    阿克曼蒙手按在了鹰魔的头上,手指扣入了鹰魔的邪眼,漂浮在半空之中问他。
    “你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
    邪眼鹰狂怒不已:“我不会说的,深渊魔物不畏惧死亡。”
    “卑鄙的蛇人,可恶的虫子。”
    “我……”
    阿克曼蒙打断了它的话:“深渊魔物不畏惧死亡,但是却畏惧一样东西。”
    阿克曼蒙接着说道:“我可以把你放逐到炼狱中去。”
    “让你品尝一下炼狱之主的皮鞭,品尝一下那永无止尽的吞噬餐桌,品尝一下那恐怖的炼狱之火。”
    邪眼鹰魔脸色一下子变了,阿克曼蒙这家伙,可以说是把这些深渊魔物的命脉拿捏得死死的。
    它突然间才想起来,面前这家伙还知道打开炼狱之门的方法。
    而炼狱之主是无比厌恶深渊的,深渊魔物只要落入炼狱之中,那下场连活在黑暗之中的魔物都为之恐惧。
    “不!”
    “你这家伙怎么还知道放逐炼狱的方法?”
    阿克曼蒙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它。
    一言不发,但是却让邪眼鹰魔都为之恐惧。
    邪眼鹰魔这下彻底感觉到害怕了。
    它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存在。
    在人间,哪怕是再疯狂的人对深渊都是恐惧的。
    而面前这个家伙,是真的把深渊当做一块大肥肉在啃,将深渊魔物当做牙兽一样宰杀。
    而更可怕的,他还真的开发出了一系列专门针对各种深渊魔物的手段。
    不断的搜集、分析,最后抓住了他们的弱点。
    “你这家伙……”
    “你这家伙……”
    “你怎么敢这么做?”
    阿克曼蒙接着说道:“告诉我,我放了你。”
    邪眼鹰魔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真的?”
    阿克曼蒙冰冷如铁:“我不说假话。”
    邪眼鹰魔突然觉得,对方的话是可以相信的。
    因为这样的人物似乎向来都是高傲的,他们为所欲为,但是对于自己说出的话承诺过的东西,都是绝对不改变的。
    邪眼鹰魔见过这样的人物,也听说过这样的人物。
    实际上。
    主要是它没得选,所以阿克曼蒙给它一个希望,它就只能相信。
    -------------------------
    阴森邪恶的仪式祭坛。
    巨大的鹰魔被黑色的力量包裹成一个茧,只露出一个头颅。
    一个神秘的人物漂浮在半空之中,一只手按住了这只鹰魔的头。
    似乎抓住了这只鹰魔的死穴,或者在感应着它的思维。
    强大的深渊魔物,此刻在这个看上去身形渺小的蛇人面前瑟瑟发抖。
    “说吧!”
    阿克曼蒙最近一直在调查智慧王冠和智慧王冠誓约的时候,一直都没有收获。
    不过。
    他却在巫灵和爱维尔人的神话故事里,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巫灵和爱维尔人他们信仰的是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神,但是在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神之上,他们认为还有一个更加伟大的存在。
    那是一顶王冠。
    在他们的神话里,似乎认为那顶王冠是一切智慧的源头。
    虽然阿克曼蒙并不能完全明白,为什么爱维尔人要信奉一尊王冠,将其视为比真理与知识之神更加伟大的存在,一顶王冠如何成为所有智慧的源头。
    但是接着往前查,就发现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他发现深渊的诞生,似乎也和智慧王冠誓约有关。
    邪眼鹰魔的声音回荡在阿克曼蒙的脑海之中。
    “自从梅尔德女王陛下召唤出了神话之门,深渊就诞生了。”
    “不过那个时候原罪之神还在沉睡之中,还没有彻底归来。”
    “深渊诞生在翼人的芬布克因山,那里是翼人的圣所;据说最初的时候,我们都是可以自由在人间行动的,根本不用凡人召唤我们。”
    “我们原本可以成为统治大地的种族,什么蛇人、翼人,全部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他们不配主宰天空和大地。”
    “主宰这个世界的,应该是我们。”
    “但是。”
    “亚弗安那个家伙。”
    邪眼鹰魔提起亚弗安的名字,似乎恨得牙痒痒。
    “他成为了魔火深渊之王,在神还没有苏醒的时候,以深渊之主的身份向某个伟大存在发下了深渊誓约,将深渊囚禁在了黑暗之中,将我们永远囚禁在了深渊内部。”
    “从那以后,我们再想要离开深渊就必须以凡人作为锚点了。”
    “而这家伙。”
    “他却脱离了深渊,成为了炼狱之主。”
    邪眼鹰魔看着阿克曼蒙,要不是亚弗安,它就不会碰上这个家伙了。
    不过说到这里,邪眼鹰魔看向了阿克曼蒙。
    “明明炼狱之主就是亚弗安。”
    “你身为炼狱的信徒,竟然不知道吗?”
    阿克曼蒙还是第一次知道,魔火深渊之王是亚弗安,他也是第一次知道炼狱之主是亚弗安。
    他更加难以想象,爱维尔人传说之中的英雄亚弗安向某个存在发下了誓约,就将原罪邪神和整个深渊给束缚住。
    让深渊永远只能存在于梦界深处,让深渊种世世代代都被其束缚。
    一个誓言。
    竟然让一位神明,一整个种族。
    无力抵抗。
    至于邪眼鹰魔所说的,向某个存在发下了誓约。
    和之前阿克曼蒙所知晓的信息串联在一起,几乎脱口而出了。
    “智慧王冠。”
    阿克曼蒙眼神微动:“深渊誓约?”
    “深渊……”
    “原来是这么诞生的?”
    他似乎知晓了一切,但是阿克曼蒙心中的疑惑更大了。
    他不能理解,那顶王冠怎么能够如此强大,怎么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权柄。
    他对于智慧王冠这个名词似乎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也隐隐明白了,真理与知识之神一脉为什么将其视为比神明更伟大的存在。
    阿克曼蒙思考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是还有着更多的疑惑需要思考。
    他手微微一用力,血色暗影的力量从身体里如同莲花绽放开来,钻入了邪眼鹰魔的体内。
    挖出了对方的邪眼。
    邪眼鹰魔大声呼号,惨叫不已。
    “你答应过我的。”
    “你不遵守规则,你不遵守规则……”
    阿克曼蒙却说:“为什么要遵守规则?”
    “规则不就是用来打破的么?”
    “弱者和愚者,才会被规则所束缚。”
    恐怖的血色暗影硬生生挖出了鹰魔的眼睛,鹰魔剧烈的颤抖,血如泉涌。
    阿克曼蒙托起了邪眼鹰魔的巨大眼睛,而失去了这只眼睛后鹰魔也彻底死去,瘫软在了地上。
    散发着恶臭的血液流淌了一地。
    那些食尸鬼们却一个个扑了上来,饥渴无比的吞噬着地上的血液。
    阿克曼蒙落在了地上,看叶没有看身后一眼,朝着深处走去。
    “我是自由的。”
    “不受任何束缚。”
    -----------------------------
    桌子上摆放着鹰魔的邪眼,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漂亮的大宝石珠子。
    阿克曼蒙记录下了最近收集到的关于智慧王冠,还有誓约的内容。
    写在了一个本子上。
    “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亚弗安能够向智慧王冠成功发下誓约,并且成功的束缚了深渊和深渊种。”
    “而瑟罗不行?”
    阿克曼蒙在上面写上了亚弗安的名字,按照邪眼鹰魔所说的,炼狱之主就是亚弗安。
    不过很可惜,阿克曼蒙没有办法去问他这个问题。
    “亚弗安成为了深渊之主,以深渊种的名义发下了智慧王冠誓约。”
    阿克曼蒙圈了一下深渊之主的名字,然后说道。
    “是不够强大吗?”
    阿克曼蒙摇了摇头,瑟罗最后的时候力量已经近乎神明,不可谓不强大。
    然后阿克曼蒙看向了后一句话,以深渊种的名义发下誓约。
    “以深渊种的名义?”
    “难道是因为食尸鬼和深渊种之间有区别。”
    突然之间。
    阿克曼蒙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食尸鬼真的算是一个种族吗?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巫灵、炼金师不也可以发下智慧王冠誓约?
    食尸鬼,只能算是一个超凡职业。
    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阿克曼蒙起身,他似乎明白了当初瑟罗为什么失败了。
    “所以,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
    “原罪邪神根本就没有想过让瑟罗成为暴食之王,她只是把瑟罗当成了一个棋子,让瑟罗朝着智慧王冠发下誓约。”
    “她是想要通过瑟罗做一个誓言,可能是想要看一看智慧王冠的力量,也可能是为脱离智慧王冠的束缚做准备,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阿克曼蒙突然握紧了拳头,他心中为瑟罗感觉到有些不甘心。
    但是很快,他又松开了手。
    “没有办法,瑟罗。”
    “你没有别人强,始终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你的失败是注定的。”
    想起了瑟罗的例子,阿克曼蒙又坐了下来。
    瑟罗已经失败了,所以他才必须要成功,他还得接着走下去。
    弄清楚了部分智慧王冠的秘密,还有知晓了智慧王冠誓约那强大得连神明,连种族世世代代都不可抗拒的约束力。
    阿克曼蒙对于自己未来道路的想法,还有该怎么走下去已经有了一些雏形了。
    “以种族之主的身份,向智慧王冠发下誓约。”
    “然后将誓约的力量作用于整个种族,作用于在自己的身上。”
    “打开一条通往永恒的道路。”
    阿克曼蒙写完了永恒的道路几个字,终于将本子合上了。
    想要做到这一步,他必须先成为一个真正的种族的控制者。
    阿克曼蒙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名字:“羽蛇库尔弥斯。”
    那个创造出了新的农作物物种褐球藤,还有新的智慧种蜥蜴人的人间使徒。
    阿克曼蒙之前对这个人物是不感兴趣的,但是现在他很想过去看看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