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一十章:生命主宰的恩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神!”
    阿克曼蒙眼中露出了渴望的神色,不仅仅是渴望那力量,还有那力量背后的不受约束。
    永生、强大、自由的存在。
    他问老食尸鬼:“他不是原罪邪神的卷属或者使徒吗?怎么还会和腥红女神的神卷王者一脉合作?”
    老食尸鬼回答:“他似乎并不完全受到原罪邪神控制,一两百年前美雅城曾经也出现过一次神战,而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
    “据说他当时是一个叫做夏纳的城主的护卫,在灾难之中变成了羽蛇,然后一直都在躲避着原罪邪神的控制。”
    “最后一直活到了现在,竟然拥有了使徒的力量。”
    “所以,他是一个没有神明庇护的使徒。”
    阿克曼蒙却说:“也可以说,他是一个正在摆脱神明控制的使徒。”
    宽敞华丽的房间里,其他人都静静站立,只有阿克曼蒙一个人在自由的走动。
    “一个凡人。”
    “竟然也能掌握创造生命的奥秘。”
    哪怕是食尸鬼之王瑟罗,最终制造出来的食尸鬼都算不上是一个种族,只能说是一种超凡职业。
    但是现在,有人实打实的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种族。
    老食尸鬼这个时候说道:“我们要不要从他手里得到这个方法?”
    老食尸鬼从前并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成为了食尸鬼之后却变得愈发疯狂和堕落,他虽然保留了理智,但是瘟疫血咒这种东西依旧还是侵蚀了他的心灵。
    阿克曼蒙看向了老食尸鬼:“那是主宰神明的权柄。”
    老食尸鬼眼神贪婪无比:“所以那一定很强大。”
    阿克曼蒙却说:“所以那绝对不是凡人可以触碰的,甚至是神明都不一定敢触碰;你说他遭受了神明的惩罚,我却觉得不是这样的。”
    “要真的是主宰神明发怒,他怎么还会存在?”
    “要真的是生命主宰降罚,恐怕整个鲁赫巨岛甚至世界都不复存在。”
    “整个鲁赫巨岛都是生命主宰座下的七神凝聚而成的,这鲁赫巨神的身躯,简直难以想象。”
    阿克曼蒙很久以前就听到过关于鲁赫七神的神话,但是在那一场神战最后,见识到了鲁赫巨神的力量的时候。
    他才真正相信。
    那大地之上睁开的巨眼,还有其最后展现出来的力量简直是不可思议。
    阿克曼蒙难以理解,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阿克曼蒙一边回想着,音调也渐渐出现了变化。
    “他不过是触碰了自己无法理解的力量,将其理解为神罚罢了。”
    “所以不要去触碰超越自己极限的东西,更不要因为强大的力量而迷失了自己的目标。”
    跟随在瑟罗身后的时候,阿克曼蒙还显得很稚嫩,现在却愈渐变得成熟。
    也渐渐的体现出了和瑟罗的不同。
    他似乎。
    看上去是个正常人。
    接下来,阿克曼蒙说道。
    “但是!”
    “当发现可以抵达目标的路的时候,就可以不惜一切的去触碰极限,用尽所有的办法。”
    阿克曼蒙望向了其他所有人:“拥有创造生命的力量是我们现在的目标吗?”
    其他人纷纷摇头,阿克曼蒙转过身去。
    “所以这力量再伟大神圣,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所有人离去,美艳的侍女关上了门。
    灯火下。
    阿克曼蒙拿出了《食尸者密教典仪》,翻了几页之后放在了一边。
    这本书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的笔迹完全不一样,因为这是由两个人编撰而成。
    前半部分作者是瑟罗,而续写并且完善它的是阿克曼蒙。
    其上有一直到四阶的步骤,甚至连《深渊神恩术》都被写在了上面。
    似乎在告诉走这条道路的人。
    要么永坠烈火炼狱,要么永沦黑暗深渊。
    阿克曼蒙可以说是继承了瑟罗的全部传承,瑟罗也没有丝毫对他有着丝毫遮掩,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教授给了他。
    瑟罗名义上不是阿克曼蒙的老师,事实上却做了一个老师能够做的所有事情。
    不论是超凡知识上,甚至还有人生的理念影响上。
    不过,此时此刻阿克曼蒙在写全新的内容,是他关于更高境界的探索以及想法。
    他已经掌握了瑟罗留下的一切,现在开始在对方的肩膀上探索连其都未曾深入到的领域。
    阿克曼蒙奋笔疾书。
    可以看到他的笔不时的停下,进行思考。
    偶尔会将之前写的东西划掉,或者直接将纸张捏成一团。
    “瘟疫血咒是食尸鬼力量的根本,是一种由诅咒力量汇聚而成的特殊法则咒印。”
    “诅咒的力量可以扭曲现实,是一种非常神奇而且强大的力量。”
    “诅咒的力量来源于万灵的意识,来源自炼狱,来源自万灵归宿之地(梦幻星海)。”
    阿克曼蒙和瑟罗两个家伙,可以说是除了炼狱之主以外,对诅咒最了解的两个人了。
    也正是凭借着对诅咒的了解,两个人一路硬抗着食尸者诅咒,不断的薅炼狱之主的羊毛才走到了这一步。
    “如果说,诅咒是万灵的意识共同诅咒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行为或者事物而出现的力量。”
    “那么万灵的意识聚合在一起,共同祝福某一个人,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如果。”
    “万灵的意识聚合在一起,共同形成一个约定,又会变成什么样?”
    阿克曼蒙想到了契律师。
    这些源自于巫灵的存在,就喜欢借助契约的力量来约束别人,凝聚出一个个契约之灵,最终来打造一个国家的法典之灵。
    用文字契约之灵赋予法典力量,当有大量的人使用文字契约之灵的时候,当万蛇王庭的法典之灵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其力量能够辐射到整个王国。
    只要契律师发现了违反法律的存在并且找到他,就可以在万蛇王庭的任何一处施展律令之力,剥夺违反法律之徒的力量,将其禁锢。
    可以说。
    法典之灵就是整个国家的人赋予法典的力量,是他们意志的体现。
    阿克曼蒙也想到了瑟罗。
    还有他最后以种族的名义,和名为智慧王冠的伟大永恒之物缔结下的誓约。
    瑟罗让阿克曼蒙离开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全盘计划告诉了阿克曼蒙。
    虽然阿克曼蒙不知道最后瑟罗是怎么失败的,但他知道大概率其中有问题,是原罪邪神做了些什么。
    瑟罗当时是真的召唤出了神之月,这是阿克曼蒙亲眼目睹到的,也代表着智慧王冠契约真的存在。
    一个拥有强大约束力的神器。
    可以约束一个群体,甚至一个种族。
    最后阿克曼蒙在草稿上写道:“万灵的意识汇聚,这个约定如果是负面的,就是诅咒!”
    “如果是束缚,那么就可能类似于契约或者誓约!”
    “如果是正面的,或许就是祝福。”
    阿克曼蒙接着写下去:“人最不可避免的东西是什么?”
    他没有犹豫:“死亡。”
    阿克曼蒙写下了这两个字。
    接下来他又写道:“普通人最渴望的东西是什么?”
    这一次他似乎有了些犹豫:“财富?权势?寿命?”
    阿克曼蒙觉得,人只要获得长久的寿命,财富和权势就会变得唾手可得。
    当一个人活得够久,他的积累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所以永生是最重要的。
    至少出身于王族的阿克曼蒙,是这样去想的。
    所以最后,他在寿命上划上了一横。
    阿克曼蒙接着写道:“如果我和一个种族,或者一群人缔结下一个不可磨灭的约定,亦或者我留下一本书,一个传说。”
    “告诉他们只要诵念我的名字,就可以获得下一世,更长的寿命,甚至是永生。”
    “让这个种族或者群体,对于永生的渴望和祝福永远凝结在我的身上。”
    “他们的灵和意志最终会归于万灵的归宿之地,也即是梦幻星海,然而他们的意念会化为祝福传递在我身上。”
    “一个人的意念或许没有作用,但是如果是一万人,十万人,甚至是更多的人呢?”
    “集齐无数人对于永生的渴望和祝福于一身,那么我会变成什么样的存在?”
    阿克曼蒙停顿了一下,斟酌了一下语句。
    最后用非常漂亮的文体,在厚实的纸张上写道。
    “那股力量会不会让我成为永生不死的存在?”
    “会不会让我哪怕真正死去了,也能够从万灵的归宿之地重新归来?”
    阿克曼蒙不知道这种方法有什么缺陷,但是这种方法似乎能够说得通。
    他表情平静,似乎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这想法究竟又多么疯狂。
    此时此刻,如果瑟罗在身边的话估计也要瞠目结舌。
    但是紧接着。
    他应该会勐烈的拍击阿克曼蒙的肩膀,告诉他就这么去做。
    “不要畏缩,不要有任何界限,不要压制自己的想象。”
    “去干!”
    “去冲!”
    “去告诉这个世界我们有多么优秀和强大!”
    阿克曼蒙似乎也听到了这声音,扭头看了一眼身后。
    只是那之前喜欢站在其身后,大力赞赏他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阿克曼蒙接着写下去:“如何让一个种族或者群体不断的施加一个约定、祝福或者诅咒?”
    阿克曼蒙最后留下了一行字:“智慧王冠誓约?”
    这似乎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但是他曾经亲眼看到了瑟罗发下了智慧王冠誓约,最终消散于月光之下。
    所以阿克曼蒙首先要去了解一下,智慧王冠誓约到底是什么?
    当年瑟罗以食尸鬼种族之王的身份去发下誓约,又为什么会失败最终遭受反噬?
    ----------------------------
    熔岩火山偶尔会出现震荡,但是近些年来已经非常稳定了,除了火山附近数十里的范围普通人难以靠近以外,外围是非常安全的。
    在熔岩火山领域的外围,有着一圈茂密的丛林就是火山森林。
    森林里盘踞着不少魔怪,附近村庄的人也称呼其为怪物之森。
    不过最近。
    怪物之森的名字在附近,似乎开始真的变得名副其实了起来。
    因为火山森林里不仅仅有着魔怪,还有一群长着四肢和尾巴的存在。
    丛林深处有着一座城堡和村落。
    面向火山的方向,一群蜥蜴人在这里开垦出农田。
    “把土松一松。”他们可以用神术直接钻到地里,就可以轻松的翻土。
    “从那边引一条水渠来。”甚至轻轻松松,就挖出一条水渠。
    至于建造他们的新家园,更是轻松无比。
    他们轻轻松松的开凿出巨石,垒砌成了一座高墙和房屋。
    他们身形健壮,背负着巨大的石头也没有感觉吃力,强健的双腿站在大地上,可以托起蛇人无法承受的重物。
    因此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在丛林之中健步如飞,背负着石头或者木头。
    丛林之中,蜥蜴人们互相之间在交谈。
    “你跑得太慢了。”
    “你背的是木头,我的可是石头。”
    库尔弥斯站在城墙上,看着这一幕露出了欣慰的表情,蜥蜴人们似乎渐渐的开始变得有生气了。
    远离人群和忙碌的生活,似乎可以让他们忘记曾经。
    可能是因为他们和之前的库尔弥斯不一样,库尔弥斯是一个人,而他们是一群。
    库尔弥斯转过身去,朝着城堡内一处早就布置好的仪式的大厅走去。
    地上摆满了蜡烛。
    墙壁上有着一副神圣的白色浮凋,那是腥红女神。
    库尔弥斯手捧着血雾之杯,沟通上了这位神明。
    他的意识摇摇晃晃,再度来到了那座位于深海之底的血之国。
    古老沧桑的圣殿,高高在上的神座,环绕殿堂的最古者。
    库尔弥斯位于下方,抬头看向了神座上的红发半神。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但是最后依旧还是有些惊慌不安的说道。
    “伟大的腥红女神啊!”
    “您可以告诉我,是我做错了吗?”
    “所以才招致了生命主宰的惩戒?”
    腥红女神告诉库尔弥斯:“她并没有惩罚你。”
    “生命权能本就是如此,或者说神话的力量本就是如此。”
    “你和神明靠的太近的时候,当真正接触到神明的力量的时候,你就会被神的力量所影响。”
    库尔弥斯终于有些安心了下来,内心的惊惶不定稍稍平复。
    “所以。”
    “生命主宰是赞赏我的?”
    “褐球藤的诞生,是生命主宰的意志?”
    腥红女神原本也不确定,不过最近基本已经确定了。
    “不。”
    “可能生命主宰并没有注意到你。”
    “不过她哪怕看见了,也不会去在意。”
    “这个纪元能够被生命之母惩戒的人,是蛇母瑟摩丝。”
    “库尔弥斯!”
    其中的意思便是,库尔弥斯根本就不值得被生命之母惩戒。
    生命之母当初为何而愤怒?
    因为瑟摩丝是生命之母亲手制造,一同走过一段旅程的造物,所以蛇母瑟摩丝违背了生命之母的意志,生命之母才会在乎。
    至于库尔弥斯,腥红女神并不觉得他身上有任何值得这位伟大神明投下目光的地方。
    腥红女神原本以为库尔弥斯或许肩负着某种使命,但是现在看来,他或许真的只是幸运。
    库尔弥斯本来想要说。
    那畸变之眼透露出来的信息,告诉他这是造物主所创造之物。
    但是临到口,却又没敢说出口。
    或许是他也觉得,这样伟大的存在或许是腥红女神都无法揣测的,对方也没有办法回答。
    可能一切,都真的只是巧合吧!
    库尔弥斯再度祈求:“伟大的腥红女神啊,看在我制造出褐球藤的功劳上,我想要请求您帮助我。”
    库尔弥斯抬起头:“我请求您,可不可以将他们重新变成蛇人。”
    腥红女神费雯摇了摇头:“我也无法做到。”
    腥红女神告诉库尔弥斯:“我可以凭借血脉制造出新的蛇人,这并不难。”
    “但是将一个蜥蜴人从血脉的层面,完好无损的重新变回蛇人,比重新制造出一个蛇人要困难成千上万倍,这已经涉及到了生命的至高权柄。”
    “除了生命的主宰,我想不出有谁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就好比从蜥蜴身上找回始祖鱼的血脉。
    “相比之下,智慧的权柄或许更容易做到这一点。”
    “就像你之前所用的转生的办法。”
    库尔弥斯有些失望:“但是,伟大的腥红女神啊!”
    “他们都只是普通的权能者,其中并没有可以成为使徒资质的人。”
    “转生的方法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作用。”
    不过腥红女神告诉库尔弥斯:“还有另外一个办法,灵性的力量可以从智慧权能根本的力量上改变一个人的形态,而不用改变一个人的血脉。”
    “你如果能够成为半神的话,便可以将灵性的权柄力量赋予给他们,或许也能够做到将他们重新变回蛇人的模样。”
    库尔弥斯露出了苦笑:“成为神?”
    “我怎么可能做到?”
    腥红女神告诉库尔弥斯:“你们因为制造褐球藤而做出了牺牲,作为补偿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成神的方法。”
    库尔弥斯抬起头,目光惊讶且震撼。
    腥红女神接着说道:“但是哪怕是我给你的办法,依旧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实行。”
    “可能等到你成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还愿意吗?”
    库尔弥斯点头:“我当然愿意,只要能够将蜥蜴人变成蛇人,只要能够让蜥蜴人重新融入蛇人,我什么都愿意。”
    “哪怕这一代不行,哪怕需要很多代以后。”
    “我也愿意去做。”
    库尔弥斯似乎有些固执,或许也正因为这种固执,他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我自己犯得错,我不想要让其他人来承担。”
    “无论多久,我都愿意去弥补这个过错。”
    腥红女神点头,既然库尔弥斯同意了她就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已经掌握了智慧之路转生法。”
    “但是古法转生在这一个纪元已经难以使用了,除非你愿意等待亿万年的岁月。”
    “在着亿万年的岁月之中,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外,谁又能够保证呢?”
    “而且蜥蜴人也等待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库尔弥斯:“我应该怎么做呢?”
    腥红女神告诉库尔弥斯:“你可以创造一件神话道具,然后依靠它的力量进行灵性上的转生。”
    “就像是阿赛的使徒苏科布,尹瓦的使徒奥兰一样。”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直接成为神话道具之灵,但是这种方式你无法得到灵性之门的权柄。”
    “至于怎么创造神话道具,你得到的《智慧之路》呢?我告诉你其中的关键。”
    库尔弥斯不明白神话道具是什么,他甚至还不明白神明和神明之间的区别,不知道智慧权能神话之路分为神话道具和智慧半神两种。
    库尔弥斯交出了智慧之路,凝聚成了一张虚幻的图,还有密密麻麻交叠在一起的文字。
    腥红女神看完之后,在上面做出了调整。
    “神恩四分秘术,这是通往神话的关键。”
    “不论是智慧半神还是神话道具,都要经过这一步。”
    “按照我教授给你的方法,以信仰的方式积攒够了一定神血之后,就肯定能够制造出神话道具。”
    “至于后面该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了。”
    库尔弥斯行礼:“感谢您的指引。”
    腥红女神点了点头,库尔弥斯的意识就脱离了这片国度,回到了人间。
    库尔弥斯闭着眼睛,感受着腥红女神传授给他的神话道具的制作方法。
    他既震撼,又感觉恐惧。
    震撼的是,竟然还有这样的通往神话的方法。
    恐惧的是,这种方法看似是要通过温和的手段,一代代积累下来就可以抵达神话。
    但是只要细想,就明白还有着另外一种方法。
    只要不管不顾,大量掠夺和收集神血就可以获得永生。
    库尔弥斯:“这种方法腥红女神都愿意教给我,看来伟大的她相信我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库尔弥斯深吸了一口气:“我绝对不会将这种方法传授出去的,也不会使用那些邪恶卑劣的手段。”
    -------------------------
    深海的血之国。
    神座之下。
    斯默克尔看向了神座之上的腥红女神:“费雯大人,这种方法对于库尔弥斯真的有意义吗?”
    腥红女神也不知道。
    或许真的有一天库尔弥斯成为了神明,甚至掌握了灵性的权柄。
    但是那一天的蜥蜴人们,还真的会愿意变成蛇人的模样么。
    腥红女神说:“或许在你看来没有意义,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是有意义的。”
    “他觉得自己犯了错,一个难以弥补的错。”
    “他需要看到希望和未来,那些刚刚诞生的蜥蜴人也需要希望和未来。”
    “他需要一个走下去的理由,蜥蜴人也要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至于将来会变成什么样?”
    腥红女神摇了摇头,言语有些唏嘘。
    “谁又能真正知晓呢?”
    腥红女神抬起手,刚刚库尔弥斯展现出来的《智慧之路》迅速凝结,化为了一块古朴的血色晶石板。
    而腥红女神又接着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副卷轴,卷轴上面写着《蓝恩转生法》。
    坐在神座之上,费雯的表情复杂。
    “老师!”
    “肖向邪神出卖了你,只为了能够成神。”
    “他自傲的以为自己是最强的,认为自己能够超越所有人,只是天赋束缚住了他。”
    “最后却只能堕入深渊,永远藏匿在黑暗之中,成为了另外一个瓶子中的邪神。”
    蓝恩提出的转生法,安霍福斯的神恩四分秘术让转生实现,最后是肖将二者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智慧之路的完整图形。
    腥红女神费雯是知道老师蓝恩的理念的,但是上一个纪元她始终没有能够找到通往神话的路。
    而这一个纪元,她根据逆推已经大概推算出了部分智慧之路的内容。
    毕竟有着诸多神话的力量可以观测,加上灵性、智慧、欲望、知识四种权柄的力量的特性解开了费雯最大的疑惑,再结合当年蓝恩转生法的理念。
    费雯写出了这部《蓝恩转生法》。
    也是在这部《蓝恩转生法》的基础上,费雯开始准备炼制神话道具·真知之眼,还有为接下来的争夺智慧果实做准备。
    而现在,她终于得到了完整的肖所编撰的《智慧之路》。
    她拿起来对照着《蓝恩转生法》看了起来,看一看二者有那些地方不同。
    虽然她看到的一瞬间就已经记下来了,但是记下来了不一定代表将其中的某些环节都弄清楚了,这部《智慧之路》的成神秘法,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藏着难以想象的奥秘。
    良久后。
    费雯放下了《智慧之路》和《蓝恩转生法》,她看向了下面的其他人,长吐了一口气。
    “肖或许真的受到了神血天赋的束缚。”
    “但是。”
    “这并不是他背叛老师的理由。”
    她将那块石板按在了一边,话音越说越激动。
    “如果不是他,蓝恩老师或许能够成为神话。”
    “老师可是第一位因赛使徒,他还有着很长的时间,他一定可以走通这条道路的。”
    费雯激动难耐,甚至站起身来了,左右看了一圈后又转过身去,拍在了神座之上。
    “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天,都是对老师的亵渎。”
    “如果不是他。”
    “上一个纪元或许最后还有希望,希因赛或许还可以延续下去。”
    “如果蓝恩老师还在的话,一切……”
    费雯越说越激动,但是最后还是坐了下来,有些颓然的躺在了神座上。
    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所有的曾经都化为了难言的沉默和伤痛。
    只是无论如何,费雯都无法原谅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