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零四章:腥红女神、羽蛇和卷球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因霍尔。
    如果说牧者之河是连接鲁赫巨岛南北的水路,那么巨蛇之路就是苏因霍尔和万蛇王庭之间的主要陆路。
    库尔弥斯穿过阿尔潘斯要塞,离开了万蛇王庭的边界进入了这条着名的商道之中。
    沿途有着许多的村镇,过往的商队络绎不绝,因此一路都有着歇脚和居住的旅馆。
    当然。
    那茂密的丛林之中偶尔也会冲出成群的强盗。
    尤其是这些年间,巨蛇之路的强盗日渐增多,早期的强盗甚至在巨蛇之路中建立起了非常隐蔽的灰色势力城镇。
    这些大大小小的强盗团伙和灰色势力,在苏因霍尔和万蛇王庭都是臭名昭着。
    伴随着这些势力日益壮大,他们还收纳了大量的权能者。
    这里到了如今,完全成了一片法外地带;他们的势力甚至强大到两国边界的城镇,都在被这些行走在边缘的人物所影响控制。
    商队们想要经过这条商路不仅仅必须和这些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还得同时自己培养卫队或者雇佣佣兵保护,这也让边界的佣兵工会变得格外兴盛。
    库尔弥斯独自一人行走在这条道路上。
    不用飞行,不用什么神术,就和普通蛇人一样的行进。
    苏科布虽然也教授了他转化神之形的方法,但是库尔弥斯成为了使徒之后却从来没有想过改变自己的形态;他就想保持着现在的这副模样,感受着所有人看他就和看普通人一样的目光。
    库尔弥斯沿途之中特别喜欢关注和收集各种植物,收集那些裸子植物或者是种子蕨类植物的种子。
    “还有这样的植物。”
    “这是什么植物?怎么生命力这么顽强,在沙子里和石头缝里也能够生存?”
    “为什么有的有种子,有的没有种子?”
    库尔弥斯背着一个背篓,里面装着不少东西。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山野之中的农夫。
    成为使徒和转生者之后,库尔弥斯开始逐渐发现灵性力量的真正奥秘;他不用再像以前一样接触其他人,就可以通过灵性的力量以一种特殊的视角来观测这个世界,观测其他生命体内的秘密。
    强大特殊的灵性力量甚至让他可以感知到,那笼罩在鲁赫巨岛上空的可怕鲁赫巨怪气息。
    虽然。
    他在观测到那气息凝结成的虚影的一瞬间,就被吓得喘不过气来。
    不敢再去看。
    他观测到每个智慧生命的体内都有着灵性的力量,灵性的力量能够影响着智慧种的生命形态,甚至部分影响着智慧种的健康和寿命。
    智慧种在濒临死亡的时候,灵性的力量一定陷入衰朽之中。
    不是枯竭,而是一种莫名的衰朽,就好像腐坏了一样。
    这种衰朽是很难逆转的,就算库尔弥斯通过灵性的力量来修复,也只能缓解。
    而不可能大幅度的延长某个智慧种的生命,包括他自己。
    想要摆脱寿命的束缚只有两种办法,打破凡人的界限成为使徒,然后掌握转生的秘密。
    所以掌握灵性的力量之后,不论是天空使还是羽蛇更多的只是用在治疗方面。
    但是如今。
    库尔弥斯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
    如果将灵性的力量注入这些植物之中,会发生些什么?
    一路之上,库尔弥斯都在尝试着这种力量。
    但是很遗憾,最终并没有能够得到什么收获。
    “植物不是智慧种,没有办法承载灵性的力量。”
    “或许是可以的,但是我没有找到这种办法。”
    库尔弥斯虽然失败了,但是他还是接着在寻找着和尝试着。
    一个人走在这条满是盗匪的路上,哪怕库尔弥斯运气不错,最终还是碰到了强盗。
    库尔弥斯走在小道上,两旁几个不知道趴了多久的人影突然冲了出来。
    “给我站住。”
    “将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一群穿着破破烂烂,握着几根棍子的强盗凶神恶煞的朝着库尔弥斯追来。
    “给我站住!”
    拦住库尔弥斯的是一支不怎么专业的强盗,不过这也正常,库尔弥斯现在的打扮和情况,看上去也实在不像是什么有钱人;打劫他感觉更像是白费力气,也只有这种穷得发昏的强盗才会选择劫掠他。
    而且这里已经很临近城市了,一般大的强盗团伙不会选择这种地方,因为人一多就很容易被发现,然后被城里的保卫官剿灭。
    这些人上来就朝着库尔弥斯攻击,也不像熟练的强盗那样分工明确。
    库尔弥斯伸出手,手里一道光球旋转而出,周围一股股气流落入他的掌心,而这些强盗就都好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倒在了地上。
    “不好!”
    “是权能者!”
    “是那种力量!”
    库尔弥斯朝着其中一个人走了过去,那人倒在地上有气无力但是眼神惊恐的喊道。
    “不要杀我们,我们不知道您是权能者大人。”
    “我们也是第一次做强盗,请您放过我们吧!”
    库尔弥斯不怎么相信这种鬼话,但是看模样对方也的确不怎么像是专业的强盗,连把武器都没有。
    他问对方:“为什么要做强盗?”
    对方回答:“活不下去了,没有田地。”
    “因为欠税,地都被贵族老爷们收走了。”
    库尔弥斯也知道这种情况,曾经也见识过不少,他叹了口气:“也可以为贵族们种地啊,勉强也能活下去,为什么要做强盗?”
    对方突然愤怒无比的说道:“替他们种地?”
    “一年到头最后连口粮都剩不下,每年过冬都不知道饿死冻死多少人,他们就是在想方设法的逼我们死,根本没有把我们当人。”
    库尔弥斯很疑惑,在他那个年代替贵族种地还是不错的。
    因为人口和奴仆,也是一种资产,大多数贵族还是非常爱护的。
    但是到了现在的苏因霍尔好像完全不一样了,贵族们不再将领地的人口和奴仆当一回事了。
    库尔弥斯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能以为是边境领地的特例。
    “边界的贵族都是这样残暴的吗?”
    库尔弥斯又提出了一个想法:“也可以进工坊啊,在工坊里做工也可以养活自己!”
    在他那个时候,工坊也是个不错的活计,很多没有田地的人都会选择这条路。
    库尔弥斯没有想到,自己一说到工坊对方立刻大喊怒吼着。
    “什么?”
    “你以为我不知道去吗?”
    对方怒火冲天:“工坊主更是黑心,比那些贵族更残酷;他们让我们没日没夜的劳作,很多人没干几年就被活活累死了。”
    “他们不仅仅没有把我们当人,甚至都没把我们当成牲畜。”
    “等到了发钱的时候,每一次都想尽办法克扣,要知道那些钱原本就少得可怜,连填饱肚子都不够。”
    “就算畜生也得让人吃饱啊,但是没日没夜的劳作连饭都吃不饱,又累又饿没有力气干活,他们就打我,说我偷懒。”
    对方从地上坐了起来,指着自己身上的疤痕。
    “你看我身上的疤痕,就是他们打的,我差点就被工坊主的手下给打死了。”
    “我宁愿当强盗也不去工坊。”
    越说越觉得难受,强盗们一个个痛哭流涕;最后甚至直接喊着,让库尔弥斯杀死他们算了。
    “反正也活不下去了。”
    “权能者大人您就杀死我们吧,让我们也少点痛苦。”
    “没法活下去了。”
    库尔弥斯突然有些同情这些强盗了,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放下了一些钱给了这些人,也没有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就这样走了。
    他准备去看看,现在的苏因霍尔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了。
    ----------------------
    他一路前行来到了苏因霍尔的月光城。
    城门口卫兵拦住了他,让他交钱才能进城。
    库尔弥斯非常疑惑:“我是一个医师,而且你看,我身上除了随身物品什么都没有带,并不是带着东西进城的商人,为什么要交税。”
    “我这样的人,你不应该让我交钱。”
    曾经在美雅城,只有带着货物进城的商人才交税。
    但是卫兵说:“你在说什么,进城不交税?”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
    库尔弥斯:“一百多年前,在美雅城进城就不用交税。”
    这话一出,对方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什么?”
    “一百多年前?”
    “还美雅城?”
    “哈哈哈哈!”
    对方笑完,立刻凶神恶煞的将库尔弥斯包围。
    “你这家伙不是来挑事的吧?”
    “这是我们这通用的法令,城主颁布的法令;所有进城的人都必须交税,要不然你们这些穷鬼不都混进城里去了。
    “看你这样子,就是个农夫,还说自己是什么医师。”
    “我还说我是权能者大人呢,你要不要给我趴下来磕个头。”
    “哈哈哈哈!”
    库尔弥斯也曾经当过卫兵,很年轻就是守卫城主的近侍,此刻算是见识到同行的厉害了。
    但是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交钱进城。
    只是进城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隆对他说的话。
    “库尔弥斯!”
    “你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多年前了,你就算回去了。”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你回去之后也什么都找不到。”
    库尔弥斯才刚刚踏入这个国家,就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另一个国度一样,找不到丝毫曾经的气息。
    时隔一百多年,他再一次用人的视角来看待这一切。
    “看来一百年过去了,一切确实不一样了。”
    “是这个国家变了,还是人变了?”
    “还是……我变了?”
    苏因霍尔的城市人口比北方要多得多,这里的城市许多都可以追朔到几百年前,甚至是可以追朔到护火者的时代,不像万蛇王庭的城市大多都是新建立的。
    城市里到处都散发着恶臭,到处都是人山人海。
    街道之上人挤着人,稍不注意就会踩着人兽的粪便。
    外层大量的底层贫民建造的棚屋挤压在一起,堆积压彻在一起。
    暮色里。
    有着一种扭曲黑暗的恐怖压抑感。
    库尔弥斯来到了这座贫民窟,不远处就是一个生鲜集市。
    臭气熏天得足以让人晕厥过去,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好像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
    库尔弥斯不去看那些贵族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来到这里主要是想要看一看,这座城市的底层人是怎么生活的。
    是不是真的和那强盗所说的一样。
    因为他就是来源自这样的地方,他的父母就是一个在工坊里工作的工人,所以他才在城市里长大,最后成为了城主府的侍卫。
    每天清晨。
    天还没亮,他就看到成群的工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上工。
    然后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了,这些人都没有回来。
    “天都黑了,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这么黑了怎么工作呢?”
    库尔弥斯偷偷去瞧了瞧,就发现了一种新式样的东西。
    汽灯。
    也被称之为炼金汽灯,虽然是用炼金术打造的,但是不具备超凡力量,炼金两个字加上去更像是个噱头。
    不过这样东西彻底改变了城市的黑夜,也改变了苏因霍尔的工坊。
    自从日出之地的便宜炼金汽灯传来之后,夜晚也不能再阻拦工坊主们赚取亮闪闪的钱币了。
    工坊主让工人们两班倒,不论是白天黑夜都不停工。
    库尔弥斯去观察这些工坊的时候,发现工坊里面不仅仅有着大量的妇女,还有着很多孩子。
    妇女们一个个句偻着身体,孩子更是一个个骨瘦如柴,景象看上去甚是恐怖。
    而观察家家户户吃的东西,是一种他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吃的浆湖,散发着臭味难以下咽。
    而就算这种东西,他们也无法保证。
    都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有的时候,贫民窟的人会聚集在一起闲聊,库尔弥斯也会加入进去,以医师的身份。
    他最近替贫民窟的不少人治病,在这一带算是颇受欢迎。
    这一次聚会的时候,他忍不住问出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工坊里面不使用成年男性呢?大多数都是女人和孩子?”
    “难道是因为招不到男人?”
    人群之中有人嗤之以鼻:“怎么可能,那是因为女人和孩子的工钱更便宜。”
    “那些贪婪的工坊主们,只要用一半的钱甚至四分之一的钱,就可以雇佣一个女人和孩子,有的甚至不要钱。”
    “他们为什么还要花钱去雇佣男人,女人不一定比男人干的少,孩子虽然干得或许慢一些,但是价格也低啊!”
    库尔弥斯愣住了:“原来是这样!”
    有人回答:“我们这里还算好的,至少有一个住的地方,我们至少还有自由。”
    “许多孩子十岁就被卖给了那些工坊主当做奴隶,和牲畜一样在工坊里干活。”
    说起来,这人都不断摇头。
    “你没有去看过,真的惨得不像样子。”
    “每年不知道多少人死在工坊里,死的时候被拖出去,已经完全不像是个人了。”
    一旁的人嘲笑他说道:“自己都过成这个样子,也没有比别人好多少,还有心思去同情别人。”
    又有人说:“他是在担心自己的孩子。”
    后半句对方没有说出来,他在担心自己的孩子将来会不会也是这样。
    一句话出来,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库尔弥斯又问这些人:“奴隶可是财富,按理说工坊主应该珍惜啊,几年就死掉的话,他们不就亏了吗?”
    对方说:“奴隶不值钱,有的时候你只要给几个铜币就可以买到一个小奴隶。”
    “甚至不要钱有人也会把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卖给你,只要你给他顿饭吃。”
    库尔弥斯:“怎么会这样?”
    对方回答:“因为很多人根本就养不活自己和孩子,当奴隶至少不被饿死。”
    库尔弥斯沉默了良久:“都是这样吗?”
    对方摇头:“哪里不是这样呢?”
    库尔弥斯突然在想,他的家乡是不是也是这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文明越发展,过去了这么多年。”
    “情况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坏了?”
    所有人七嘴八舌,但是谁也说不出来一个真正的理由。
    这个时候,有人说了一句话:“要是有怎么也吃不完的食物就好了,这样所有人都不用挨饿了。”
    这一句话,却令库尔弥斯有所触动。
    是啊!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食物了。
    -------------------
    远方,一片奇异的丛林散发着光芒。
    一棵棵特殊的高大植物从地面拔地而起,每一颗上面都悬挂着一个大球;球散发着光,光芒梦幻且清冷。
    库尔弥斯看着这片丛林,念出了它的名字。
    “月光丛林。”
    鲁赫巨岛之上赫赫有名的死亡禁地之一。
    月光丛林虽然没有其他禁地那么庞大,但是却危险无比。
    因为进入其他禁地的人或多或少还有着活着归来的传闻,范围虽然大,但是真正危险的地方并不大;但是进入月光丛林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活着归来的,所以别说是进入丛林其中,连周围一大片地域都没有人敢接近。
    而库尔弥斯来到这里,也是有原因的。
    据说纪元之初的时候,城邦人的祖先阿尔西妮就是在这里发现了卷球厥,最终开启了整个南方属于城邦人的文明。
    而后卷球厥更是传入了万蛇王庭,传入了日出之地,传入了雷泽王国。
    可以说。
    蛇人能够有今天的文明离不开这片丛林,离不开卷球厥。
    库尔弥斯也不敢进入这片丛林之中,不过在外围转一转,拥有使徒力量的他还是不怎么害怕的。
    “为什么卷球厥会诞生在这里呢?”
    “是因为这片地方有什么特殊之处?还是因为这片丛林?”
    库尔弥斯抬起头,看着远处那一棵棵巨大奇异的发光植物。
    他觉得卷球厥的诞生可不可能和传说之中的鲁赫巨神有关。
    因此库尔弥斯想要在这里寻找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特殊的植物。
    他甚至还想要找到和卷球厥那样的植物。
    他在月光丛林外围穿梭不停,背着一个编框,穿着非常简短的短袖,腰间则用藤系着当做腰带。
    一连转了好几天,库尔弥斯的确找到了不少新奇的从来没有见过的植物,但是却没有找到他想要的那种可以媲美卷球厥当做食物的植物。
    这一天。
    库尔弥斯正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一株植物的时候,突然地面传来的微微震颤。
    “来了商队吗?”
    库尔弥斯向着动静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看到一道影子从远方而来,眨眼间就从道路上掠过,夕阳下带着微红色的残光消失在了远处。
    所过之处,滚轮下隐隐可以看到花开花落的影像,那是一种血色的花杯。
    常人可能感觉不到什么。
    可是身为使徒,还拥有着特殊感觉的库尔弥斯一眼就看出了那经过的存在的特征。
    他的灵性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血海,甚至到了无穷无尽的最古者颂唱着一个什么。
    “真理贤者。”
    “真理圣殿的传承……圣徒意志的继承者……”
    “伟大真理贤者……”
    对方身上拥有的气息庞大浑厚,不像智慧权能那样灵动奥妙,但是却好像天罚一般恐怖。
    那是类似于鲁赫巨神的气息。
    “是神明的座驾!”
    库尔弥斯从趴在地上,到立刻起身不过一瞬间。
    但是当他追上去的时候,对方已经隐隐消失在了天尽头。
    但是当那神明座驾经过的时候,座驾之中的存在似乎也看了他一眼。
    那是一位美艳的女子。
    对方立在窗户前,夕阳下满头红发如同火焰在燃烧一般,目光在座驾经过月光丛林前的时候轻轻瞥了库尔弥斯一眼。
    库尔弥斯却突然浑身颤抖,他表情激动的说道。
    “腥红女神。”
    他见过对方,在一百多年前的美雅城之中。
    库尔弥斯不由自主的趴在了地上叩头,高呼着对方的神名。
    “深海的血之国主宰腥红魔女,伟大的血之初祖,最古者种族之王。”
    “我又见到您降临人间了。”
    他少年和青年的时候都是这位女神的信徒,他的家乡和亲属也曾经被这位所拯救。
    不论现在如何,他曾经都承过这位女神的恩惠。
    起身后,远远眺望了良久。
    库尔弥斯才忍不住说道。
    “为什么我总能遇上神明呢?”
    他似乎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幸运,又或者说是不幸。
    但是库尔弥斯又摇了摇头,觉得这应该就是巧合。
    “不对!”
    “可能是这段时间不太一样,神明都开始在人间行走,所以才让我刚好遇见了。”
    -------------------
    巨蛇之路上。
    “来了来了。”
    “动静不小。”
    一群强盗趴在地上听着动静,立刻感觉到了动静,起身高呼。
    但是话音刚落,就看到远处有车辆的影子过来,速度极快,他们立刻往下面冲去。
    “站住!”
    “站住!”
    但是那来者如同飓风一样滑过,他们连影子都没有看清楚,对方就已经消失在了远方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刚刚过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
    如果有人能够看清的话,就会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车辆,因为对方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在前面牵引。
    那是一座奔跑在大地之上的房屋,两侧接地有着两个大轮子,背后还有一个发条一样的轮子。
    奇迹道具·魔轮屋。
    看上去有些梦幻,如同从童话故事之中走出的物品一样。
    梦境权能的道具总是这般带有童话一样的色彩。
    魔轮屋内。
    红发的半神也自然看到了巨蛇之路上的景象,看到了那遍地都是的盗贼,还有盘踞在这条路上的灰色势力。
    红发半神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忧愁。
    紧接着叹息了一声。
    她忧愁的不仅仅是这乱象,而是其背后的根源。
    这个时候有人走了出来,站在了红发半神的背后。
    “费雯大人!”
    “已经到了边界了。”
    费雯看向了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真的有很大的问题。”
    苏因霍尔这些年表面看上去虽然依旧强大,但是实际上底层已经爆发出了非常剧烈的矛盾和冲突。
    各个城市之间,各个城市内部。
    不断的发生着战争和冲突。
    唯一没有出现的,就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敢于宣称反叛神卷之王。
    但是神卷之王对于这个国家的掌控力度确实也越来越弱,或者说也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现状。
    大量的农民失去土地,造成的结果就是这样,加上遍地都是强盗。
    不仅仅是陆地上,大海之上的海盗更是不必多说。
    他们盘踞在大海上的各个岛屿上,驾驭着船只劫掠四方,不断袭击苏因霍尔、日出之地的边界海岸。
    如今整个苏因霍尔就好像一个满是裂痕,快要被水给撑爆了的瓷罐。
    只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死死的捏住了这件精致且华丽的瓷器,让内里的水流怎么也无法爆发出来。
    那股力量是贵族、是权能者。
    也是神明的意志。
    是神明授予王权的威势。
    费雯问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你们俩说说,最根本的问题是什么。”
    阿尔潘斯说:“人口增长过快,但是耕地却在不断减少,内部的矛盾不断激化,但是却又被超凡的力量给镇压了下来。”
    “一片狼藉背后,只剩下绝望。”
    “普通蛇人连呐喊都无法传递出,就被彻底吞没,让人感觉不到希望。”
    斯默克尔:“卷球厥的种植对于土地是有要求的,整个苏因霍尔适合的耕地面积是有限的,目前已经增长到了一定程度了,很多地方要么太过于贫瘠,要么就不适合开发。”
    “耕地太少,而人口渐渐增多。”
    “最后就变成了这样。”
    费雯问他们:“收回王权神授的威能,就可以改变这一切吗?”
    斯默克尔摇了摇头:“这样还不够,因为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阿尔潘斯:“王朝更替也不过是通过战争来消耗减少人口,让土地和财富进行重新分配,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过程。”
    “减少人口,重新分配;然后下一个王国再进行更替,进行再一次循环。”
    “这对于凡人来说有意义,但是对于费雯大人您来说,这样是不够的。”
    或者说,也是没有意义的,
    腥红女神点头:“是啊,不能够向前的文明,一直在原地踏步转圈的文明,是没有希望的。”
    但是哪怕是神明,有的时候也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