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百八十五章:造物主的指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耶赛尔王建立的古老宫殿下,广场上曾经的喷泉早已停息,但是神赐时代的人物雕像依旧屹立。
    伊瓦听到梦境主宰那一句欢迎回来,整个人都傻愣愣的跪在了地上,他仰起头像是个孩子一样看着梦境主宰。
    原本有些紧张的伊瓦,突然间放松了下来。
    露出一张看上去像是在傻笑的脸。
    “希拉大人1
    “我回来了。”
    伊瓦曾经是一朵太阳之杯,然而祂最终没能成为妖精,而是阴差阳错的成为了摆渡人。
    独一无二的摆渡人。
    不过和妖精一样的是,祂同样信仰着梦境的主宰。
    “可惜我已经不再是摆渡人了,不能为您驾驭着神圣之舟,送您和因赛神前往远方。”
    伊瓦告诉希拉:“我很怀念坐在造物神国大门前的岁月,看着无数的三叶人的人生之梦回归神的国度,那是我永远无法忘却的美景。”
    “我永远记得您说过的那句话。”
    希拉笑了起来:“我刚刚听到了。”
    “没想到你还记得,伊瓦。”
    伊瓦认真的说道:“当然,我永远不会忘记。”
    “那一天我从噩梦之中解脱,而您赐予了我世界上最美的美梦。”
    “我没能够成长在造物主的太阳花海,只是圣徒陵墓之中的一朵太阳花,却有幸能够遇到您。”
    希拉说:“你是波罗大人种下的太阳之杯,和神的花园里的太阳之杯一样,没有区别。”
    “只是你最后没有融合梦境的血脉,反而融合了智慧的血脉。”
    “但是,这何尝又不是另一种奇迹。”
    伊瓦知道波罗,但是他诞生得太晚,并未曾见过这位造物主的幼子。
    希拉抬起手,让伊瓦从地上起来,让祂走到了智慧王宫前。
    “伊瓦,你这次前来。”
    “是因为智慧果实吗?”
    希拉告诉伊瓦:“智慧的果实会降临在神系之主的身上,但是谁能够最终成为智慧的真神,从来都没有注定的。”
    “没有什么命运的注定。”
    “神从来没有安排好一切,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切才充满希望。”
    “伊瓦。”
    “只有当你做好了准备的时候,你期待的命运才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伊瓦却说:“希拉大人1
    “智慧的果实我会亲手去争取,因为我想要成为神系之主。”
    “我想要带着我的妻子,带着我的同行者一起追寻着您和造物主的影子,前往更遥远的未来。”
    “我早已经不是人生之梦的摆渡人,但是我依旧想要撑着属于我的大船,举着我的船灯,带着所有人一同前进。”
    伊瓦就像是一个和长辈说着现在的孩子,告诉其自己现在所做到的事情。
    “希拉大人。”
    “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孤坐在造物神国大门前的伊瓦,我已经有了和我同行的人。”
    “曾经我存在的意义是摆渡,现在我拥有了我新的存在的意义。”
    “这是我锚定在这个世界,固定在岁月长河里的船锚。”
    “我来到这里,只是想要见到您,还有因赛神。”
    希拉欣慰的看着伊瓦:“你或许不是最聪明的。”
    “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最坚毅的,你可以守着你的使命跨过纪元,也一定能够抵达更遥远的未来。”
    “你没有了我给你的使命,依旧能够找到方向。”
    “你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我很为你高兴。”
    希拉转过身,伊瓦立刻跟了上去。
    祂知道。
    希拉正在带着祂去觐见造物主因赛。
    因赛很少会去见外人,除非是命运和机缘的巧合,所以这位伟大的造物主祂不会主动召见自己。
    这是希拉的恩赐。
    祂希望伊瓦能够明白因赛神的真意,不至于将来走错了路。
    这倒不是说因赛神在主动干涉掌控着命运,而是因为祂哪怕什么都不做,这个世界都在自动追寻着祂的意志运转。
    希拉身形高挑。
    祂走的节奏不快,但是速度却很快。
    伊瓦低着头跟在祂的身后,穿过古老的宫殿,最后来到了智慧王宫的花园前。
    伊瓦看向远方。
    月光下,是一片血色的花海。
    再往远处看,就可以看到云海和星辰,这样就感觉花朵好像开在云海星辰之上。
    血色的花海之中有着一个如同鸟笼一样的玻璃罩花园。
    一个小女孩在鸟笼状的玻璃罩花园之中,站在一个秋千上摇晃。
    艳丽的血雾之杯可并不像它表面上看来的那样美丽,它是生命权能开出的花,这是一片能够吞噬所有生命的花海。
    但是在那个小女孩面前,它们就只是一群普通的花。
    甚至于,那秋千往哪边摇,血雾之杯的花杯也跟随着一起摆动。
    伊瓦神看到对方的一瞬间,耳畔就响起了灭世螺号一般的号角声,一个毁天灭地的魔神之影包裹天地,围绕着一轮神之月。
    祂知道。
    在这幅看上去娇小的躯壳里,隐藏着世界上最可怕的魔神。
    组成鲁赫巨岛的七大巨神,这样的恐怖存在也不过是对方的宠物和仆从,和其相比不值一提。
    花海的尽头,站着另外一个身影。
    尹神站在那里看着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留下的东西。
    一袭白衣,和艳丽的红呈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生命的悦动之红,以及永恒超脱的极致之白。
    “生命主宰1
    “因赛神1
    伊瓦还没有说什么,因赛神的声音从花海深处传来,伴随着风和花的摇曳声。
    “伊瓦1
    伊瓦的神话力量大半都来自于造物主的赠予,用来奖励祂上一个纪元摆渡的功绩。
    “拥有了智慧,就拥有了欲望。”
    “你的名字叫做欲望。”
    “欲望从来不是一个贬义词,人因为拥有欲望才能够感觉到活着。”
    “看起来你感觉到自己在活着,也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伊瓦刚刚离开造物神国的时候,只是一张如同白纸一样的欲望之杯,祂茫然的离开造物神国,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未来。
    他曾经并不能完全理解伊瓦这个名字的意义,只知道这是造物主因赛赋予祂的名字。
    此时此刻。
    祂才明白因赛神给他取这个名字的深意。
    神的身影很远,在花园的另一头,那声音平淡但是却深入心底,犹如夜晚的月光。
    “智慧果实是进入智慧根源的路,是智慧生命超脱于这个世界的路;但是这条路最终会通向哪里,由你们自己决定。”
    “神系之主不是瓜分智慧的权柄,而是风雨同济的船,共同探索未来的舟。”
    “找到你真正的同行者,一同跨越时光长河,才是神系存在的真正意义。”
    伊瓦也终于明白了至高神祇的意志。
    智慧果实是造物主对于人间的恩赐,它不仅仅是一扇通往更高的大门,而是一扇通往未来和希望的大门,一个给予每个人的机会。
    神系之主也不仅仅是一个神系的主人,每一个人间神系的主人都在寻找着同行者。
    打造好他们的船,找到风雨同舟的同行者,载着祂们的国度。
    寻找最后的答案。
    找到答案的时候,或许已经是纪元之末。
    但是这一次他们不会再像上一个纪元一样,错过了造物主赋予祂们的机会。
    这一次他们会牢牢的抓住未来,前往他们想要抵达的彼岸。
    伊瓦虔诚的跪在地上,对着至高无上的造物主说道。
    “我明白了1
    祂虔诚的祷告,犹如一个信徒。
    不。
    祂此刻就是一个信徒。
    “愿所有的生命,所有的美梦,都能够环绕陪伴在永恒的因赛神身边。”
    “这一个纪元,我们会找到属于我们的答案,一同来到您的身边。”
    说完这句话,伊瓦的身形渐渐涣散。
    变成了一朵欲望之杯落在了地上。
    希拉走上前去,将这朵银色的欲望之花捏在了手中。
    她走进花海深处,来到了那鸟笼玻璃花园前。
    这里是上一个纪元种植太阳之杯的花园,如今这里的血雾之杯都是从这里而来,从玻璃罩下长出,蔓延生长到了这种地步。
    希拉问因赛神。
    “神,这一个纪元也会结束吗?”
    因赛神淡淡的说道:“一切都会结束,希拉。”
    “因为时间在往前,而不是停滞。”
    希拉叹了口气,祂不喜欢结束。
    因赛神接着说道:“但是结束并不是消失,而是新的开始。”
    “不变的水只会变臭,流淌起来,汇聚在一起,才会化为奔向远方的河流。”
    “关键是他们找到什么样的答案,选择如何去结束,又会选择怎样的开始。”
    ------------------------
    雷泽王国。
    雷霆城。
    奥兰今天休息在了炼金与欲望之神的祷告堂,这座只有几个神侍的祷告堂并不大,后面只有着几间屋子,神侍为他腾出了一间。
    奥兰结束了神明的沟通祈祷之后,久久没有入睡。
    他翻来覆去,时不时的从床榻上起身。
    奥兰一遍又一遍的来到了窗户前看向远方,那片雷霆沼泽的最深处,云海垒砌的白色大山。
    他信仰的神明前往了哪里。
    去觐见那些创造一切的至高神明,觐见传说之中的造物主。
    “伊瓦神见到了造物主了吗?”
    “造物主又对祂说了些什么?”
    “是不是有关未来,有关这个世界的秘密,是不是关乎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命运。”
    奥兰觉得,此时此刻在哪沼泽的深处一定发生着凡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因为那里的每一位神灵,祂们所说的一句话,都拥有着影响整个世界的力量。
    甚至。
    决定纪元的开启和终结。
    在他的眼中,在他的想象里。
    那里在发生着影响着所有人的命运,改变世界的事情。
    就在这焦灼之间,他在辗转反侧之间陷入了沉睡。
    黎明时刻。
    祷告堂一朵又一朵银色的花杯虚影绽放,神殿之中的神像散发出了光芒。
    奥兰闻到了花的香味,又听见了那欲望之杯的窃窃私语,诉说着他内心的心事。
    “他很担心。”
    “也很迷茫。”
    “他走在路上,却不知道为何走在路上。”
    “他寻找着未来,却不知道未来是什么。”
    奥兰起身,他依旧还在祷告堂里。
    只是他的脚下开满了银色的欲望之杯。
    他推开门,随着欲望之杯的指引来到了大殿之中。
    “奥兰1
    那是欲望与炼金之神伊瓦的声音。
    奥兰抬起头,看见伊瓦神的神像在散发着光。
    “伊瓦神1
    伊瓦神注视着奥兰,告诉他造物主的指引。
    “造物主打开了进入智慧根源的路,那是智慧生命超脱于这个世界的路;但是这条路最终会通向哪里,由我们自己决定。”
    “神系之主不是瓜分智慧的权柄,而是风雨同济的船,共同探索未来的舟。”
    “这是造物主对我说的话。”
    奥兰有些激动,伊瓦神果然见到了造物主。
    伊瓦神对着奥兰说道:“这个纪元已经开始了,但是最终前往何处我们都不知道。”
    “这不是某一个人注定的,因为伟大的造物主也让我们自己选择我们想要的答案,我们想要抵达的彼岸。”
    “我已经选择了我的路,我会建造人间神系,承载着带着所有人一同前往未来。”
    “但是在这条船上的人,也有着不同的想法,不同的选择。”
    “我们将履行着不同的使命,共同建造出这条大船,创造一个属于我们的国度。”
    伊瓦神接受了造物主的神谕,对于未来的一切都已经看清。
    “我执掌的是欲望的权柄,欲望拥有着无数的分支。”
    “奥兰啊1
    “你想要选择那一条道路,又想要抵达什么样的终点?”
    伊瓦神问奥兰。
    “登上我大船的同行者,你找到了属于你的路了吗?”
    奥兰:“我想要的答案?”
    伊瓦神:“当然,我的使徒。”
    “要不然,你为何要登上我的船。”
    奥兰半天没有说话,最后他声音很小的回答。
    “我似乎知道,但是却又不知道。”
    奥兰想起了老图特的身影,他站在工坊的里面,对着所有人呐喊着,要重新建立起那座通天塔。
    他想起了自己的老师,想起了塔灵学派一代代人追寻的奥义。
    “我不知道,那是我期待的,还是别人让我期待的。”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也不知道做到之后,会不会是我想要的。”
    奥兰和塔灵学派曾经犯过错,这样的人总是容易会驻足不前。
    伊瓦神看着奥兰,就好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你其实已经知道了,只是有些迷茫。”
    “那就出发吧1
    “在路上,你的迷茫将会散尽,你将看清你真正想要的未来。”
    神灵的声音一点点远去。
    奥兰却从床榻之上醒了过来,动作有些大甚至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
    再一看窗户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神侍听到了从屋子里面传来的声音,敲了敲门。
    “大人1
    “您还好吧?”
    奥兰回答说道:“没事的,只是做了个梦。”
    神侍没有奇怪,毕竟人做梦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他不知道,他面前的是一位使徒。
    一个使徒做梦往往就有着更深层的含义和原因。
    “那一定是个美梦,我等会先离开祷告堂去外面办些事情,大人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我。”
    奥兰:“没有,已经很麻烦你们了。”
    奥兰起来了,在白色的内衬衣外面披上了外衣。
    打开门,太阳照在身上。
    他依旧在想着梦中神明和自己所说的一切,尤其是那一句。
    “造物主打开了进入智慧根源的路,那是智慧生命超脱于这个世界的路;但是这条路最终会通向哪里,由我们自己决定。”
    “神系之主不是瓜分智慧的权柄,而是风雨同济的船,共同探索未来的舟。”
    越是去想,就越能感觉到一种伟大的智慧。
    一种超越于文明和一切之上,俯瞰着人间变化的超然。
    一道给予凡人选择,却又在暗暗指引着文明前行的伟岸身影。
    “圣拉菲尔1
    “我终于明白,您所说的伟大是什么样的了。”
    奥兰走出了祷告堂,收拾了东西,在屋顶召唤出飞行魔毯。
    正准备再度出发。
    外面的街道之上,传来了密集的喧闹声。
    和之前迎接天空巨神神像的声音不太一样,这一次伴随着密集的争论声,其中声音比较大的一个声音赫然就是祷告堂的神侍。
    奥兰从祷告堂走了出去:“出什么事情了吗?”
    ------------------------
    雷泽王国刚刚迎来了天空巨神的神像,因为天空巨神的回应,让生命神庙的威势和影响力巨增。
    国王亲自来到了神庙之中,迎接着巨神神像。
    然后一整夜都在神庙之中祈祷,请求神明的庇佑,请求解读神明的旨意。
    生命神庙。
    这座生命神庙摆放着生命主宰的神像,其下就是天空巨神的拟人神像,一个完全是凡人想象出来的形象。
    生命神庙的神侍,天空巨神的仆从在神庙之中战成一排,看着国王毕恭毕敬的完成了祈祷。
    神庙的首席神侍来到了国王的面前,告诉国王陛下。
    “王1
    “只要找到合适的人,便能够迎来属于我们的魔女。”
    “我们将真正拥有神赐予的力量和庇护,无惧一切的敌人。”
    雷泽王国的国王也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天空巨神的人间仆从,请问伟大的巨神需要我做什么?”
    很快。
    王国的各个城市、村镇都贴出了布告,宣告了国王的命令。
    神庙将要从各地挑选,选择出一个所谓的适格的少女,送往神的国度。
    也即是雷霆沼泽的深处,那片失落的天空之城。
    这个少女,也被称之为被天空巨神选中的魔女。
    “被神选中的魔女。”
    “这可是无上的荣幸。”
    “送到雷霆沼泽的深处?这人还能活着吗?”
    “这是魔女,可不是普通人。”
    “怎么选?这上面也没有说啊,不会出问题吧?”
    布告下,一个人负责念上面的内容,周围许多人议论纷纷。
    欲望与炼金之神祷告堂的神侍从祷告堂出来,就刚好看到了这个布告。
    只不过在看完之后,神侍突然变了脸色。
    “可笑1
    “这是神选出的魔女吗?”
    “这是他们选出的,一个无辜的牺牲品。”
    神侍站了出来,极力的驳斥道。
    “而且到时候预选所谓的魔女的时候,那些贵族、豪绅也肯定会从中做手脚,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道多少人要遭殃,这是神明愿意看到的吗?”
    “不,这和神明无关,这只是凡人假借神之名在犯罪。”
    神侍的话,立刻遭到了不少人的驳斥,甚至是大量天空巨神信徒的千夫所指。
    “你在说什么?”
    “这个异信者,明明是万蛇之母瑟摩丝的后裔,却信仰着其他的神明。”
    “没错,这个异信者在蛊惑人心。”
    天空巨神的信徒被人一挑拨,群情激奋。
    更远处,还有着生命神庙的神侍听到了动静赶来。
    这个时候。
    一个老神侍前来替年轻神侍解了围。
    随后,神侍立刻被祷告堂的老神侍给拉了回去。
    祷告堂内。
    老神侍教训着年轻神侍的莽撞和冲动:“这是国王的命令,而且是另外一位神明的旨意。”
    年轻神侍:“这怎么可能是神明的旨意,这就是”
    老神侍打断了他:“不论是不是真的,与我们无关。”
    “我们是伊瓦神的信徒,不可以随意和生命神庙起冲突,更不可以随便违抗国王的命令。”
    “知道吗?”
    年轻神侍张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又只能合上,一言不发。
    老神侍看年轻神侍服从之后,这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说道。
    “你得冷静一下,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够改变的。”
    奥兰却从后面走了出来,走到了有些颓丧的年轻神侍身边。
    “这就是你所说的希望?”
    “用一个或者一群无辜的人的牺牲,来换取一个希望。”
    “用虚假的神意,来蒙蔽着所有人,维持着王权和神庙的权利。”
    奥兰:“一个国家可以在谎言之中建立,但是却不能够在谎言之中走向未来。”
    “如果你们想要维持现状,想要永远蒙昧,永远得不到真正神明的指引,你说的那些话或许是对的。”
    “但是你们想要走向未来,就必须改变。”
    神侍想起了自己为其他人着想,却被人围攻和千夫所指的场面。
    “大人1
    “或许您说的是对的。”
    “这个国家的人太过于愚昧了。”
    “愚昧是一种罪,凡人总是无法超脱于其上。”
    “这种罪就连神明也都无法解脱我们,只能依靠我们自己来解脱我们自己。”
    奥兰问他:“你想要怎么做?”
    神侍有些沮丧:“我无法改变这件事情,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神侍,无法和国王和这个国家对抗。”
    “而且我哪怕拯救了一个人,也无法挽回这愚昧的罪。”
    神侍说到这里,却突然提起了白塔炼金联盟。
    “听说,在白塔炼金联盟有很多的炼金学院,学院下面还有着工匠学院。”
    “听说那里非常富有,有着大量的炼金工坊,生产处难以计数的物品;强大的炼金师掌握着超越世代的技术,那里的每一天都有新的东西和知识诞生。”
    “听说那里识字的人遍地都是,人人都彬彬有礼,通晓知识和礼仪。”
    “真好。”
    神侍突然想起什么,扭头看向了奥兰。
    “大人1
    “您不就是从白塔炼金联盟而来的吗?”
    奥兰笑了起来:“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但是的确比雷泽王国这边好多了,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听别人说得再多都不如自己的眼睛看到的真实。”
    神侍似乎坚定了什么:“我原本就准备好了,准备过段时间存够了钱就去白塔炼金学院学习。”
    “学习那里的知识,成为一名优秀的炼金师,然后留在那里。”
    奥兰感兴趣的问他:“现在呢?”
    神侍回答:“我还是想要去白塔炼金学院,不过学成之后,我想要回来。”
    “我想要在这里建立起一座炼金学院,教授所有人我学会的知识。”
    “我想要让这里也变得富有,让这里的人也能够都能变得聪慧。”
    神侍说着说着,眼睛也亮了起来。
    在言语之中,他似乎明白了自己人生的道路,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我们很渺小,但是我们却也渴望着变得强大。”
    “我们很愚昧,但是却渴望着知识和光明。”
    神侍起身,语气也变了。
    “这个国家很多人都吃不饱饭,很多人都活在蒙昧之中,这的确很无奈。”
    “毕竟我们只是一个建立不过一百多年的国家,我们的底蕴太差了。”
    “但是。”
    “总不能一直如此,是吧1
    “但是终有一天,我们要从愚昧走向文明,要从渺小变得不再渺校”
    奥兰看着神侍,似乎看到了他眼中闪烁着光。
    这种光芒他看到过,渴望成为储物仙女的圣拉菲尔,还有想要重新建造出通天塔的老图特,他们的眼神里都有着这样的光芒。
    奥兰问神侍:“你的名字叫什么?”
    对方立刻毕恭毕敬的回答:“大人,我的名字叫做伽美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