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百八十一章:鲁赫巨神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翠色的根须缠绕着褐发的魔女,一片森林因她而生。
    而她的意识却被拉进了大地深处。
    拉进了鲁赫巨岛中央,前往纪元之初生命主宰的祭坛圣地,鲁赫巨神守卫的地方。
    这是一处奇特的地下世界。
    透明的巨型水母薄膜遮盖天幕,薄如蝉翼的伞盖缓缓舞动,而这样类似于水母的存在在地下世界并不只一个。
    水母一样的存在吐出了气,在地下形成了风和雾。
    “呼!”
    绿色的地毯铺盖着大地,让地下世界也有着新鲜的空气,一株株结着果实散发着光晕的巨藤悬挂在高处上照亮这片空间。
    这里的水也好像活的一样,竟然在天幕上形成一个透明的结界,亦或者一面像是镜子一样的湖泊。
    不时的滴落而下形成地下世界的雨水。
    神圣古老的祭坛之上。
    畸变之眼的光芒扫过地下世界,就能够听见巨物们的吼声,那是巨神的眷属。
    一缕根须出现在了地下世界,大量的根须细丝纠缠成形,融合成一个女人的身形。
    大地魔女的影子也跟着出现在了祭坛下。
    她跪在了祭坛之下,面向代表着鲁赫巨神钻地魔虫的印记。
    “神!”
    没有多久。
    一股强大的意志降临,注视在了大地魔女的身上。
    大地魔女知道,那是鲁赫巨神。
    对方在看着自己。
    只是对方的身躯庞大,那是超越凡人想象的巨神,承载州陆的存在。
    所以她哪怕极尽全力,也无法看到巨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对方始终在沉睡之中,
    偶尔醒来的,也只是其中一缕意识。
    其大半的意识都在控制着这座鲁赫巨岛的运转,七大鲁赫巨神一起,形成了这座大陆。
    而蛇人。
    只不过是寄居在这片土地上的一环。
    大地魔女向着名为鲁赫的神明祈求,希望祂能够阻止那些降临在人间的神祇,阻止祂们在生命主宰创造的大地上肆虐,阻止祂们在这片名为鲁赫的国度、生命之母的后花园为所欲为。
    “大地巨神,这片土地之上许多人都信仰着您。”
    “信仰着生命之母。”
    “这里是生命主宰的花园,不是祂们可以放肆的地方。”
    大地魔女双手交叉捧在胸前,匍匐在地上。
    “我知道我的请求非常冒昧,身为信徒的我不能为神明做到什么,只能一味祈求您的恩赐。”
    “但是我的请求不仅仅因为我是个凡人,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万蛇王庭的先知。”
    “而是因为,这片大地是不一样的。”
    “诸神可以在这里传播信仰,可以在这里传播他们的经文,可以在这里挑选他们的仆从。”
    “但是祂们。”
    说到这里,大地魔女的声音变得大了很多。
    “必须敬畏生命的主宰。”
    “敬畏伟大的造物主所创造的一切。”
    大地魔女头磕在了祭坛之下,甚至闭上了眼睛。
    大地魔女祈求着神明,但是她的神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或者说不理解。
    不明白那所谓的蛇人信仰自己有什么意义,也不明白这些蛇人对于生命主宰有什么意义。
    生命主宰制造出蛇人,不过是想要制造出更多的锚点,让造物主因赛更早的降临在这个世界而已。
    但是造物主早已降临在这个世界,生命主宰也早已放弃这个世界,离开了人间回到了造物主的身边。
    在鲁赫巨神的眼中。
    蛇人和地行龙,和牙兽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居住在这片大地上的生命之中的一个。
    是世界循环的一部分。
    祂制造出魔女,只是想要一双看向人间的眼睛。
    鲁赫巨神不会做梦。
    而祂赐予魔女的那双眼睛,就是祂们沉睡之时偶尔浮现的梦境。
    鲁赫巨神的意志关注着大地魔女,祂竟然罕见的发出了声音。
    鲁赫巨神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
    祂所发出的声音很慢,但是却恢弘广阔;就好像穿过天地之间的风声,流淌向海洋的河流水声。
    如果不是大地魔女是祂的使徒,估计会将这声音当成了天地之间的律动。
    “因赛。”
    “创造世界的是因赛”
    “至高无上的这个世界永恒的”
    “造物主。”
    鲁赫巨神并非没有智慧。
    在上一个纪元之末,巫医们和神造之人斯图恩就替造物主找到了让生命权能诞生智慧的方法。
    只是祂们却没有常人的情感,也没有常人的思考模式;祂们的思维很缓慢,因为岁月和光阴对祂们来说失去了意义。
    鲁赫巨神大多时候更像是一颗拥有了智慧的石头,对于时光和外界的感知和常人完全不同。
    可能祂们思考的一念之间,外面就过去了千年万年。
    鲁赫拒绝了大地魔女的祈求。
    并不是因为厌恶对方,而是因为这不是祂们的使命。
    更因为。
    属于祂们的纪元还未曾到来。
    “智慧的纪元。”
    “还不属于鲁赫生命的纪元还未到来。”
    鲁赫巨神这个纪元的使命,便是承载着这座大陆;让这个世界制造出更多的生命,孕育出更多的物种。
    这是祂们的使命,是生命主宰赋予祂们的使命,往上更可以追溯到造物主因赛的意志。
    祂们并不着急,因为时光岁月对于祂们来说并没有意义。
    至高神祇的意志。
    造物主的意志。
    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祂要做的只是追寻着祂们的足迹,前往时间的彼岸。
    大地魔女起身,仰着头看着祭坛之上。
    “造物主?”
    “智慧的纪元?生命的纪元?”
    鲁赫巨神的话断断续续,那声音更融合在天地的奇妙律动之中,哪怕是大地魔女也没有能彻底听明白对方的话语。
    她隐隐听到了对方对于造物主的称呼,但是那肯定不是生命主宰莎莉的神名。
    只是她此刻也不敢多想,或者也不敢问这个问题。
    大地魔女仰着头,问鲁赫巨神。
    “只是。”
    “生命主宰创造的世界,怎么能任由这些神祇肆意破坏。”
    鲁赫巨神钻地魔虫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大地魔女的话语就好像是对着天空呼喊,无法掀起任何波澜。
    因为。
    大地魔女依旧未曾明白神祇与神祇之间的区别,也未曾明白主宰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在造物主看来,在主宰神明看来。
    人间诸神在后花园的所作所为,不是外来之人的破坏。
    而只是花园里的生态,是秩序之内的运转。
    不论是凡人、使徒,还是半神,都不过是花园之中的一部分,是人间的一部分。
    良久后,钻地魔虫终于回答了。
    “生命之母不在乎。”
    “在你的眼中,祂们是神。”
    “在主宰的眼中祂们也是凡人,活的久一些的凡人”
    凡人可笑之处。
    就是他们总是以自己的眼界,去揣度他人甚至神明这种存在。
    哪怕大地魔女这样如此靠近神明的存在。
    也并未能真正明白,主宰二字的含义。
    鲁赫巨神钻地魔虫说完这句话,好像又要再度陷入沉睡之中。
    可以听得到祂的声音越拖越长,消失在那天地之间的奇妙律动之中,消失在了大地的嗡鸣,消失在了森林的哗响还有天空的风声里。
    大地魔女曾经是万蛇神庙的先知,是生命主宰最虔诚的信徒。
    她此刻突然说道。
    “但是您能不在乎吗?”
    “我能不在乎吗?”
    “大地巨神啊!”
    突然之间。
    大地震荡了一下,整个地下世界就好像有着什么东西微微动了一下,那震荡从大地之下一直传递到了大地之上。
    鲁赫巨神钻地魔虫好像再度苏醒了一些过来,大地魔女感觉到了远超之前的压力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对方在打量着她,似乎在评判她所说的那些话。
    这一次,神明的话语好像变得清醒了许多,不再是带着虚无感和充满睡意。
    似乎这句话。
    有着什么特别的意义。
    “这话不应该由一个凡人说出。”
    良久之后。
    鲁赫巨神钻地魔虫的注视消失了,大地魔女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那股庞大的压力缓缓消失了。
    大地魔女以为自己失败了,她有些沮丧的匍匐在地上。
    但是这个时候。
    恐怖的力量从大地之下溢出,生命的律动从鲁赫巨岛中央传递向整个世界。
    此时明明还没有完全进入春季,突然之间大地之上的所有植物都开始生长。
    而耸立在鲁赫巨岛中央的生命起源之山,也在这个时候爆发出剧烈的光芒。
    “大地巨神!”
    大地魔女惊喜之中,说出了这句话。
    随后。
    她的意识就被带出了地下的祭坛,离开了地下世界。
    重新回到了地面之上,她依旧被藤蔓和绿叶包裹在其中。
    但是她知道。
    自己成功了。
    而这一次成功不仅仅是又一次获得了神明的恩赐。
    还有着别的意义。
    从此以后鲁赫巨岛之上拥有了新的规则,神明不再可以在这座巨岛之上随意出手,在这座生命起源之地放肆。
    因为。
    这里是生命主宰的后花园。
    这里是诸神起源和所在之地。
    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说动了大地巨神。
    更不明白神明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因为祂真的被大地魔女说动了。
    或许是因为。
    此时此刻大地魔女所说的至高神祇,此刻就在人间。
    -------------------------
    月蚀城附近。
    两位神话在人间打出了真火。
    真理和原罪力量纠缠在一起,谁也无法放开谁。
    身长以公里为单位计算的羽蛇和真理之门缠斗在一起,真理与知识之神与原罪之神手段频出,各种诡异的神术席卷大地。
    烈焰燃烧大地,焚灭丛林,夜晚的火海照亮苍穹。
    高耸的山峦被瞬间撕裂,化为铺天盖地的尘埃,还有从天空坠落的巨石。
    神明的战场,可以看到大地的地形被修改,曾经熟悉的一切都变成一片狼藉。
    真理与知识之神展开领域,浓雾将整个世界都覆盖,想要将羽蛇囚禁在自己的领域之中。
    而羽蛇身上涌动的原罪之力一次又一次撕开迷雾。
    从其中挣脱出来,之后又被迷雾吞噬了过来。
    羽蛇眼中释放出灭世一般的火焰,召唤来恐怖的黑雨,喉咙里连接着黑洞更是吞噬着所见的一切。
    打到这个份上,连阿赛都有些收不住手。
    肖控制的羽蛇看上去被一次又一次重创,但是依靠着暴食之力不断恢复,一次又一次重新活了过来,但是那痛苦和折磨依旧不断地传入肖的脑海之中。
    “阿赛,你想要折磨我?”
    “没有意义的。”
    “亿万载的孤寂,无尽转生的岁月我都能够熬的过来。”
    “这点痛苦,对于我来说不值一提。”
    阿赛看着羽蛇,还有其背后若隐若现的原罪力量,七种原罪交替轮回,化为了深渊和原罪之门的影子。
    “肖!”
    “你从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就开始带来这灾难。”
    “原罪之神,你的确浑身充斥着罪恶,你穷尽一切也永远还不清的罪孽。”
    肖先是愣了一下,祂注视着真理之门下的那个少年突然想要笑,狂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或许是因为笑这种情绪和表情,从来都未曾真正属于他。
    但是祂却用最嘲弄的声音对着阿赛说道。
    “阿赛!”
    “你难道忘了,瓶中小人是谁创造出来的?”
    肖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是谁第一个触碰永生的禁忌?”
    “是谁毁灭了圣山和神仆之城?”
    “是谁赐予那瓶中的邪神生命却将其永远囚禁在黑暗之中?”
    “是谁,打开了这罪恶的魔瓶,将灾难引向人间。”
    “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吗?”
    羽蛇的头颅垂落下来,挤压在了真理之门的屏障前,看着拿着手杖的阿赛。
    “不对。”
    肖的声音在阿赛的耳旁炸裂开来,发出剧烈的轰鸣。
    “是你啊!”
    “阿赛!”
    肖的声音是冰冷的,但是阿赛却从哪冰冷的声音里,听到了强烈的嘲讽。
    这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说肖祂是罪恶的,说祂是堕落的。
    唯独阿赛不可以。
    肖的话语没有停,祂一边不断地攻击着真理之门,一边说道。
    “不!”
    “应该是是。”
    “安霍福斯萨莫。”
    “你忘记了吗?你曾经的名字?”
    安霍福斯,真理圣殿第三代学徒,魔怪始祖哈鲁的学生,瓶中小人的制造者。
    萨莫,王权血裔家族,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的直系后裔,追求永生的疯狂家族。
    此刻。
    名字和姓氏融合在一起,构建出了一个完整的人。
    阿赛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微变。
    祂这一次没有再说什么我是阿赛,不是安霍福斯。
    祂没有辩解什么。
    祂这一生好像怎么都逃不出那个影子。
    祂只是昂着头,吸了一口气。
    “那我们就一起奔向那永恒的黑暗。”
    阿赛这个时候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似乎彻底下定了决心。
    而这个时候,大地之下传来了轰鸣声。
    就好像公牛的吼叫声。
    那声音源源不断,从底层下方传来,从四面八方传来。
    就好像整个世界在怒吼,在咆哮。
    一瞬间。
    不论是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亦或者原罪邪神肖。
    都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寒意笼罩在了心头,这是他们从成为神话之后从未感觉到的,那是内心对于死亡的感应,灵性对于毁灭的预知。
    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出现了。
    而那存在。
    可以杀死他们两个永生的神祇。
    阿赛和肖同时停手,朝着大地之下看去。
    目光之中大地突然被一股褐色的力量覆盖,就好像蒙上了一层结晶一样。
    而突然之间,那褐色的结晶开始动了起来。
    就好像一扇门,缓缓的被推开,露出了门后面的景象。
    “呜嗡!”
    然而门推开后,两人却发现后面不是什么通往地底深处的景象。
    而是一只奇异结构的瞳孔。
    这竟然是一只眼睛。
    大地的嗡鸣之中,大地之上一只大的难以想象的眼睛睁开了;所有人都看到了大地的异动,只是看不完全。
    那眼睛覆盖大地,完全看不出有多长。
    只知道光是一这只眼睛,就已经超过了视线所及的地平线。
    穿过平原,穿过山峦,穿过丛林。
    完全看不到尽头。
    肖和阿赛都知道是什么存在出现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也仅有一种存在拥有这样庞大的身躯,如此恐怖的力量。
    生命主宰用来建造鲁赫巨岛,承载这座大陆的生命权能神祇,在造物主亲手制造的畸变之眼下轮回了无数次的生命半神。
    “鲁赫巨怪!”
    肖和阿赛同时脱口而出,声音整齐划一。
    两人都感觉到了不妙,但是这个时候已经迟了。
    钻地魔虫出手了,同时攻击向了肖和阿赛两个人。
    祂们面对的不仅仅一个生命的半神。
    这里是鲁赫巨岛,是鲁赫巨神的国度,在这里祂们的力量将会加成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巨大的眼睛里好像绽放出黑色的光芒。
    或者也称不上光芒,而是那瞳孔注视向哪里,哪里就被恐怖的黑影覆盖。
    整个大地探出无数根黑色的触手同时朝着天空延伸,抓向了真理之门和羽蛇之躯。
    原本战斗在一起的肖和阿赛瞬间分开,想要朝着两个方向逃跑。
    但是那黑色的触手眨眼间就抓住了阿赛的真理之门,纵横天空大地的触手压了下来,直接将阿赛的真理之门给拍在了地上。
    “咚!”
    那声音并不清脆,非常沉闷。
    但是明显可以听到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真理之门的门柱瞬间折断,镂刻着树状图案的门扇也裂开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积累亿万年的部分力量通过裂口朝着外面倾泻而出,化为了银光散落漫天。
    一瞬间,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的本体都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
    祂遭受了重创。
    但是其连头也不敢再回,也没有多说什么的朝着天尽头逃去。
    紧接着。
    连停留都不敢停留在鲁赫巨岛附近了,云海上的国度随着云光顷刻间远去。
    而另一边。
    肖趁着阿赛被打击逃得稍远一些,刚刚才用原罪之门打开了梦界的大门。
    但是那眼睛注视了过来,肖就感觉自己被锁定住了。
    肖这个时候才能够感受到名为鲁赫的巨神的压力感。
    明白他们的祖先为什么称鲁赫巨怪为王座,王权血裔又是如何凭借着巨怪的力量统御一个时代。
    羽蛇回过头,看向了那缠向自己的黑色触手。
    “这就是造物主给予莱德利基子嗣的恩赐,初代祭司拥有的力量?”
    巨大的羽蛇之躯直接被覆盖,但是肖这个时候哪还敢保留什么羽蛇之躯。
    其意识立刻脱离羽蛇之躯。
    一道暗红色的影子从羽蛇体内窜出,冲进了梦界大门。
    肖当机立断,放弃了羽蛇之躯作为吸引,使了一招金蝉脱壳的计策。
    肖现在只想着将原罪之门带回深渊。
    但是。
    鲁赫巨神钻地魔虫却不准备就这样放过肖,让他这么简单的逃过。
    原罪之门冲进了梦界,来到了深渊之前。
    而那铺天盖地的黑影,密密麻麻的黑色巨型触手也直接从人间探入梦界,深入到了深渊之中。
    深渊深处。
    原罪之神站在血肉星辰上,看着那巨大的黑色触手探入梦界,再往前一步几乎要将深渊都淹没。
    哪怕是肖,也忍不住吸了口气。
    但是黑色触手在抓住了肖的原罪之门后,就没有再深入。
    只是肖却眼睁睁的看着那触手狠狠的砸在了原罪之门上。
    霎时间。
    肖感觉自己的大脑也跟随着发出剧烈的嗡鸣巨响,意识都陷入了一片空白。
    钻地魔虫当着肖的面,将祂的原罪之门给祂敲碎。
    “轰隆!”
    原罪之门的基台直接被拆掉了,散落了整个虚空。
    只剩上半部分的门框和摇摇欲坠的两扇门落入了深渊之中。
    到了这一步,那密密麻麻的巨大触手才从梦界撤回。
    人间大地之上。
    站在山岗上的大地魔女目瞪口呆的看着仓皇逃窜的两位神祇,看着大地上睁开的巨大眼睛。
    看起来不可抵挡,如同灭世灾难一般的神战。
    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她第一次明白生命主宰留在人间,承载大地的巨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她也终于明白,大地巨神所说的那句。
    在你的眼中祂们是神,在主宰的眼中祂们也是凡人,活的久一些的凡人。
    是什么意思了。
    ------------------------------
    原罪之神和真理与知识之神之间的大战爆发没有多久。
    腥红女神就注意到了万蛇王庭之中发生的事情。
    祂虽然不知道起因,但是却可以感应到降临的两个人是谁。
    “肖。”
    “还有阿赛。”
    腥红女神不明白二人为何而战,但是和肖有着仇恨的,可不止阿赛一个人。
    祂立刻放下了手上的事情,从苏因霍尔朝着万蛇王庭赶来。
    只是腥红女神在万蛇王庭没有信仰,更没有三叶共生者供祂降临。
    祂只能从苏因霍尔亲自赶过来。
    生命的半神在一些特殊的手段使用上,也没有智慧的半神那么广泛。
    然而。
    腥红女神刚刚抵达巨蛇之路,还没有完全进入万蛇王庭境内。
    就刚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鲁赫巨神亲自出手,将两位智慧半神驱逐出了鲁赫巨岛。
    其中的原罪邪神哪怕已经逃了出去,巨神都追着祂打开的梦界入口,硬生生将祂的原罪之门给锤垮。
    这一下。
    不论是阿赛还是肖,两人都承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绝对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缓过来的。
    腥红女神并不为阿赛和肖两个人惋惜,祂此刻更多的是震惊于鲁赫巨神的力量。
    腥红女神也是生命的半神,位格虽然一样。
    但是神血的积累却完全不一样。
    就像这座巨岛一样。
    七位鲁赫巨神组成了一座大陆,而她拥有的只是大陆架下的一方。
    “鲁赫巨怪钻地魔虫。”
    腥红女神看着那个巨大的眼睛消失在了大地之上,铺天盖地的暗影触手也消失在了整个世界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