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百八十章:神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古朴的神话之门横于天际,面向大地打开;来自于古老时代的神祇站在神话之门前,俯瞰着大地。
    诡异的诅咒之影屹立大地之上抬头看着天穹,黑色的衣角融入黑夜,下摆也和那覆盖城市的污秽黑泥化为一体。
    万里无云。
    也正因为如此,一切才能看得如此清晰。
    带来的震撼感,也强了不知道多少。
    哪怕整个世界如此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那股风雨欲来的压力反而更加让人喘不过气来。
    肖饶有兴趣的看着真理之门,这扇曾经由安霍福斯缔造,曾经属于瓶中小人,最后回到阿赛手上的神话之门。
    亿万年前的记忆重新涌入脑海,有关真理圣殿,有关瓶中小人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浮现。
    肖终于开口了。
    “你出来了。”
    “应该是布置了什么后手。”
    “看起来,我今天要在这里吃个大亏。”
    肖的言语平静,就好像和曾经的老朋友打招呼一样。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陷入了思索。
    思考着哪里出现了问题。
    “是在哪里呢?”
    肖的眼前浮现出了之前所做过的所有事情,一个个人影和画面浮现,最后定格在了炼狱之主的身上。
    肖看不出阿赛到底做了什么,但是几乎可以断定应该就是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肖的意识立刻沉入了诅咒之影这幅身躯之内。
    诅咒之影体内,原本的神话器官暴食之胃已经在原罪之门的加持下,变成了一个恐怖的黑洞。
    那黑洞在诅咒之影的腹部缓缓旋转。
    黑洞通往一个奇异的空间,里面封印着一颗火焰星辰。
    炼狱。
    无数的堕落之人在炼狱之中哀嚎,庞大的火焰之力为黑洞提供着能源,源源不断的增强着诅咒之影的力量。
    星辰之上,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瓶子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瓶子内。
    炼狱之主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瓶子外面。
    目光穿透瓶子,穿透炼狱,穿透黑洞。
    最终穿透了诅咒之影的身躯,和真理之门下的神灵对视在了一起。
    “就是现在。”
    瓶子上的力量发动,那是知识权柄的本源之力,连接着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的本体。
    光芒涌动。
    照射四方。
    而肖这个时候目光也抵达了暴食之胃内的那个奇异空间,看到那个描绘着神秘符号的烧瓶。
    原罪的邪神也确定了对方的手段,果然是在这个环节出了问题。
    深渊之中的肖本体嘴角扬起,说了一句。
    “哦!”
    “原来在这里。”
    天空之中。
    真理与知识之神已经动手了,他等待了原罪之神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刻。
    “真理封印。”
    话音刚刚落下。
    眼看着炼狱之上的烧瓶的瓶塞被拔掉了,恐怖的吸力从烧瓶之中发出,将一切都卷入其中。
    炼狱之中的所有堕落之人在这光芒之下,意识都被冻结。
    恐怖的吸力席卷一切,将其压缩成一团信息。
    紧接着。
    那颗火焰星辰也被封印进入了瓶子。
    庞大的火焰星辰扭曲着,折叠着,最后装进了一个小小的瓶子之中。
    然后就是诅咒之影,还有原罪之门。
    诅咒之影被光芒覆盖,肖投影进入这具身躯之内的意识立刻感觉到就好像停滞了;依靠这具身体而运转的思维似乎被按下了停止键,无法再运转。
    意识在瓶子里无法展开,智慧在瓶子里无法思考。
    对于智慧种来说。
    落入瓶子里,就相当于连时间都被冻结住。
    “呼!”
    从瓶口诞生的飓风连接天地,将那庞大的黑影给吞了进去,吞入了烧瓶之中。
    小小的瓶子之内,接连封印了诅咒之影和炼狱的火焰星辰这两个庞然大物。
    这才是真正的真理封印。
    用瓶子为载体的封印。
    可以看得出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制造和研发这种神术的时候,效仿了曾经瓶中小人都无法逃脱的那个瓶子。
    诅咒之影瞬间被封印,但是这个时候深渊之中的原罪之神睁开了眼睛。
    祂从深渊俯瞰向人间。
    而原罪之门也因为失去了仪式主持之人,失去了降临人间的核心和依靠。
    骤然间失去了控制。
    原罪之门想要从现世退回深渊,但是真理与知识之神怎么会允许其被原罪之神收回。
    天空之中的真理之门展开了领域,封印了周围的所有空间,不允许原罪之门打开空间离开。
    烧瓶小小的瓶口卷起通天彻地的风暴。
    原罪之门刚好处于风暴的中央。
    “呜呜呜!”
    风从开始的呼呼声,变成了响彻整个世界的嗡鸣。
    那巨大的原罪之门一点点被拉下来,拉入烧瓶之中。
    可以看到原罪之门的下半部分,都开始如同麻花一样被扭曲成一团。
    原罪之神肖看向了真理之门前的阿赛:“你以为我是你制造的瓶中小人吗?”
    看上去肖已经完全落入下风,而原罪之门对于肖的意义可以说是重要至极,一旦丢失了原罪之门祂大部分的力量和手段都将丧失。
    但是肖似乎并不慌张。
    他们这种人不仅仅擅长看出别人的布置,更加擅长的是留底牌。
    肖曾经多次面临死局,也曾经出过差漏。
    毕竟。
    没有人能够完全预料到一切变化。
    不论是掌控真理之门的阿赛,还是掌握原罪之门的肖。
    但是哪怕是面临死境,他们也同样有着底牌和后手。
    就好像两亿五千万年前,他能够从纪元之末的死局之中跳出一样。
    这个时候。
    肖看向了牧者之河的深处,一个匍匐在河流深处的怪异存在落入了祂的眼中。
    “羽蛇。”
    肖还有后手。
    原罪的邪神看向了祂曾经制造出的怪异生命体羽蛇,原来对方一直都在祂的关注之中。
    只是之前还没有到真正用它的时候。
    而现在。
    时候到了。
    ----------------------------------
    牧者之河将月蚀城分开成两半,而如今一头已经完全被黑泥覆盖,另一头则隐匿在迷雾之中。
    在其中一栋建筑之中,收治着不少被送到这里的病患。
    一个由泥土捏成的咒印傀儡一直以来都率领着诸多医师们治疗着这些伤病蛇人,但是此刻它也和其他人一样,用担忧、恐惧、震撼的复杂情绪和目光看着河流对岸发生的一切。
    可以看到。
    河对岸已经不存在半个活人了,那些存在都被献祭污染成为了魔物,进入了深渊之中。
    而献祭和污染他们的人,意识此刻也彻底消逝。
    只是。
    苏科布和瑟罗两个人的对决落幕并不是结束。
    迎来的竟然是真理与知识之神和原罪邪神的降临,两个有着深仇大恨的神明此刻在这里正面碰撞。
    这一下。
    情况就升级成为了真正的神战了。
    羽蛇的泥土傀儡站在窗户前,看着远处的诅咒之影。
    那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身形,那冷漠的音腔,都让羽蛇瑟瑟发抖。
    “是祂!”
    “祂又降临人间了。”
    羽蛇不由自主的想要逃。
    但是更害怕自己一逃,反而就此落入了对方的眼中。
    它担惊受怕的留在原地,注视着那原罪邪神控制的黑影,看到祂和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交手。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似乎占据了上风,其提前在诅咒之影的内部埋下了封印,此刻彻底爆发。
    要将原罪邪神此刻掌控的原罪之门,连同掠夺而来的诅咒之影和炼狱一同封印。
    “真理与知识之神要赢了。”
    羽蛇控制的泥土傀儡脸上露出了狂喜,但是这喜色刚刚露出,它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远处,它的本体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变。
    泥土傀儡的脸上,狂喜瞬间变成了惊骇。
    而这个时候,它的耳畔突然响起了那很久没有听到,但是却深入记忆最深处的声音。
    唤醒了它内心最深的恐惧。
    那是一个冰冷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用平淡地近乎机械的语调说道。
    “羽蛇!”
    对方并不是呼唤它,只是在说着它的名字。
    就好像在看着自己桌子上摆放的某个物品,挑选的时候终于看中了某样物品,顺便喊出了这件物品的名字。
    羽蛇控制的泥土傀儡表情从惊骇,瞬间堕入绝望。
    “是原罪邪神。”
    “祂在看着我。”
    “祂一直都知道我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泥土傀儡瞬间垮塌。
    而远处的牧者之河里。
    流动的河面瞬间炸裂,掀起层层巨浪。
    一直沉睡在河底的羽蛇本体突然腾空而起,朝着天空奔去。
    而天空之中。
    原本失去了载体和控制的原罪之门,此刻和羽蛇互相吸引。
    眼看着就要被封印的原罪之门,又重新找到了在人间的依托和依靠,化为一道光芒从封印形成的飓风之中挣脱。
    那巨大的神话之门带着暴食之力融入了羽蛇的体内。
    融入了这具曾经肖为自己准备的身躯之中。
    强大的力量涌入羽蛇的体内,而羽蛇的意识也被另一个凌驾于凡人之上的意识所压制,渐渐陷入黑暗之中。
    “嘶!”
    羽蛇只能用心灵沟通,它所说的话在普通人看来,就只是普通的嘶鸣声。
    羽蛇剧烈的挣扎,在天空之中翻腾。
    到最后。
    它只能绝望的用心灵波动呐喊出一句。
    “不!”
    “邪神,我才不听你的摆布。”
    但是这句话过后,就再也听不到它的声音了。
    巨大的羽蛇重新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里再也没有了丝毫温度,只有高高在上俯瞰人间的冰冷。
    那不是傲慢。
    而是一种将凡尘的一切,都看做是沙尘一样的冷漠,将所有生命当做消耗柴薪的眼神。
    肖借助着羽蛇的躯体容纳了原罪之门和暴食之力,力量就好像没有极限的往上攀升。
    眨眼之间。
    羽蛇的身体就膨胀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其躯体横跨天空云海,翱翔于天际。
    硕大的头颅在月蚀城的上空,尾巴则延伸到了遥远的另一头,巨大的双翼展开遮天蔽日。
    看着肖再度挣脱了封印。
    阿赛的表情立刻变得认真了起来。
    祂杵着手杖的身体,也开始站直了起来。
    祂第一时间伸出手收回了自己的烧瓶。
    巨大的羽蛇横于天际,和天空之中的真理之门对视,刚刚挣脱的一瞬间肖想要从外部打破瓶子,但是阿赛反应很快并没有给祂这个机会。
    天空之中的羽蛇震荡着意识之光,肖的声音传递开来。
    “阿赛!”
    “你还是这么喜欢瓶子这个造型啊,怎么?”
    “还想要再制造一个瓶中小人?”
    “不过,我可不是瓶中小人。”
    “也绝对不会成为你的瓶中小人。”
    阿赛拿着封印着诅咒之影和炼狱的烧瓶,望着巨大的羽蛇。
    祂的计划成功了。
    但是只成功了一半。
    祂没能让肖拿回炼狱,但是祂最想要封印的原罪之门,最后却逃脱出了瓶中封印的控制。
    肖和阿赛两人之间,来来回回的算计不断被对方打破。
    这下。
    似乎又回到了原地。
    两人又变成了正面的对决,纯粹硬拼谁的力量更强了。
    “轰隆!”
    阿赛没有说话。
    祂直接用背后的真理之门压了下来,压在了羽蛇的身上。
    羽蛇的身躯差点被直接压断,但是其身上光芒一闪,就好像不死之身一样复原。
    紧接着。
    庞大的羽蛇缠绕而上,似乎要将真理之门彻底缠住,然后压碎一般。
    “嘶!”
    其张开巨口,属于瑟罗的暴食之力竟然也出现在了其体内,吞噬汲取着真理之门的力量。
    而真理之门也伸出无数条锁链,朝着那巨型羽蛇纠缠而去。
    另一边。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还在想着办法补救,这一次原罪之门降临是一个大好机会,不能够就这样错过了。
    下一次想要再碰到这样的机会,估计会很难了。
    而且下一次的肖。
    也有可能变得更强。
    “还有预备方案。”
    阿赛一边和肖控制的羽蛇大战,一边从天空俯瞰向人间,最后目光定格在了月蚀城的契律师工会上,定格在了苏科布的学生隆的身上。
    正在安排着所有人避难,安排着伤员的隆,突然间听到了神明的召唤。
    “我的仆从隆!”
    “找到之前和羽蛇签订的契约,去将它实行。”
    羽蛇曾经和使徒苏科布曾经签订下契约,只要羽蛇帮助苏科布救助那些中了瘟疫血咒的病人,他就会传授羽蛇神恩术的秘密。
    而如今羽蛇已经完成了任务,是时候该兑现契约了。
    隆一直都在忙碌个不停,只是时不时担忧的看着天空之中的羽蛇,担忧着这个朋友的安危,还有这座城市的安危。
    “阿赛神!”
    “您的神谕必将实现。”
    此刻。
    他聆听到了神谕,立刻开始赶往街道的执政厅。
    隆拿着契约一路狂奔,他必须从执政厅里面拿到了王庭的法典。
    此时此刻,原罪邪神肖和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两个人打得天翻地覆,已经完全无法收手了。
    “快!”
    “快一些。”
    没有谁比他们这些凡人,更期待这恐怖的神战能够早一些结束。
    当然.
    是希望以真理与知识之神的胜利结束,而不是原罪邪神的胜利。
    隆格外焦急,用神术带着自己冲到了执政厅之中,找到了那本珍藏的法典。
    隆手握着王庭法典,在城市的中央召唤出了法典之灵。
    他熟练的用契律师的能力,发动着文字契约的力量。
    制造出一个连接着真理与知识之神,还有羽蛇二者之间的通道。
    “契约达成。”
    巨大的法典之灵也和隆一样,说出了同样的话。
    “契约达成。”
    一瞬间。
    一股无形的力量穿过心灵的通道,循着契约连接向了羽蛇体内,那被原罪之神压制住的意识。
    隆期待的看着天空,渴望着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够有效。
    他期待的说道。
    “羽蛇。”
    “不要听从邪神的控制。”
    “相信神明,真理与知识之神一定可以战胜邪恶的原罪。”
    在契约达成的一瞬间。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就感应到了。
    真理之门通过契约直接连接上了羽蛇的意识,想要依靠羽蛇的意志,从内部瓦解肖的力量。
    这就是智慧半神力量的神奇,或者也可以称之为诡异。
    这种源自于意识和思维的力量,远超常人想象。
    祂们或许在正面力量上远不如生命半神那样直接,但是种种诡异的手段层出不穷。
    或许在真正的大战开始之前。
    一场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激烈的战斗往往结束在无形之间,甚至千万里之外就可以控制一切。
    ---------------------------
    这是一片黑暗的世界。
    羽蛇感觉自己不到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坠入了惶恐和不安之中。
    突然之间,一道光芒照射了进来。
    一道声音伴随着光芒传入。
    “羽蛇!”
    羽蛇激动不已,追逐向那道光芒。
    在这种时候的一缕光,对于羽蛇来说简直就是希望之光。
    “你是谁?”
    对方回答:“真理与知识之神。”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没有废话,直接说明了自己需要什么。
    “根据苏科布的契约,你完成了契约,他将告诉你使徒的秘密。”
    “那你现在还有另外一种选择,你可以选择成为我的使徒。”
    “我将庇佑你摆脱邪神的侵扰。”
    羽蛇这个时候却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我可以重新变成蛇人吗?”
    阿赛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使徒可以转生,你可以重新变成蛇人。”
    “但是你也有可能会死。”
    “原罪之神并不是个简单的神祇,祂很难对付。”
    羽蛇却在阿赛告诉它,它可以变成人的一瞬间就立刻回答。
    “我愿意。”
    它大声的喊着:“只要你能够让我成为人,我什么都愿意。”
    当你落入邪神的掌控的时候,死亡就已经变得不再可怕了。
    羽蛇这个时候宁愿死,也不愿意成为邪神的玩物;它宁愿去死,也想要去博取那一线重新成为蛇人的机会。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通过光芒,将一股无形的力量传递了进来。
    “神恩术。”
    “开启。”
    和它缔结契约的是苏科布,而现在完成契约的,却是真理与知识之神。
    羽蛇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的那块石头,突然出现了变化。
    从原本单一性的力量。
    朝着更全面的力量进行蜕变。
    “原来这块石头,真的和神恩石有关系。”
    羽蛇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它刚刚得到神恩术的时候就猜想,自己脑袋里的这块石头和神恩石之间有着相似之处,是不是存在着某种联系。
    激烈的战斗之中,肖立刻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之中的变化。
    “嗯?”
    肖感觉到了羽蛇脑海里的羽蛇之石正在蜕变,变成真正的神恩石。
    但是这股力量的源头,竟然透露着知识权柄的气息。
    有一股力量在通过某种心灵上的通道,正在影响着真正的羽蛇的力量和意识。
    心灵的奥秘隶属于智慧和意识权柄,现在掌握这方面权柄的半神都没有,肖和阿赛也只是知道其中一部分运用方法。
    “神恩术?怎么会有知识权柄的气息?”
    肖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你想要变成阿赛的使徒?”
    “呵!”
    “阿赛,你的这种鬼点子还真多。”
    这让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安霍福斯。
    阿赛说自己不是安霍福斯,但是祂身上许多地方又都能看到安霍福斯的影子。
    肖看到羽蛇头颅之中的神恩石在快速变化,祂立刻开始阻挡这种变化,再度开始压制不断觉醒的羽蛇意志。
    肖和阿赛两个人此刻。
    一边在外面打得天翻地覆,一边又在心灵深处争夺着这具身体的掌控权。
    一处战场在明,一处战场在暗。
    但是暗面的战场,却比正面的战场还要可怕。
    肖一心数用。
    “这心灵通道是怎么回事?”
    “是通过什么方式建立联系的?”
    “阿赛这家伙,在这里也有埋伏后手吗?”
    肖并不知道,这并不是阿赛的后手,而是真理之门临时推演的方案计划。
    肖虽然没有真理之门,所以此刻祂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还有掌控的知识来判断情况。
    “阿赛是通过心灵的通道和羽蛇缔结了联系,帮助它成为自己的使徒。”
    “一旦羽蛇成为了阿赛的使徒,阿赛就直接拥有了这具身躯的掌控权。”
    肖意念一转。
    “不过,我是通过灵性本源和肉身联系控制,这是我当初制造羽蛇的后门。”
    “所以不论它有没有智慧,其实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和影响。”
    “这只是我通过灵性制造出的一具身躯。”
    一瞬间。
    祂立刻抓住了关键。
    而这个时候,羽蛇的神恩石也马上要凝聚成型了。
    这个时候,羽蛇还没有成为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的使徒。
    不过阿赛已经通过契约上的通道,将自己的力量蔓延了过来,而羽蛇几乎是丝毫没有抗拒。
    眼看着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就要成功将羽蛇变成自己的使徒。
    肖这个时候动了。
    羽蛇突然撞击在了真理之门上,就好像自寻死路一样。
    其头颅突然折断。
    然后从折断处,撕开了一条恐怖的口子。
    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从口子里掏出了羽蛇的神恩石,然后扔了出来。
    祂将羽蛇的神恩石剔除了出去。
    连同羽蛇的意识。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掌握的毕竟是知识的权柄,对于灵性的权柄也只是知道一些运用方法,而不像肖这样曾经完全掌控。
    因此祂看到肖这个举动也愣了一下,毕竟按照真理之门的推演,肖就是依靠羽蛇的意识来控制这具身体。
    而如今,祂直接将羽蛇的意识和神恩石都抛出去了。
    但是祂依旧能够控制羽蛇的身体,依旧驻留在人间。
    “怎么回事?”
    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立刻推演情况,但是真理之门立刻给予回应。
    “涉及灵性神话权柄,信息不足。”
    肖告诉阿赛:“阿赛!”
    “我才是曾经掌控灵性的神,关于灵性和躯体的秘密,你远不及我。”
    “而且。”
    “我布置下的棋子,岂会听你的摆布。”
    “你以为我还是在沉睡之中,任由你算计的石头吗?”
    肖曾经安排了阿赛的转生,在祂最弱小的时候摆布祂的命运。
    而后来阿赛也在肖沉睡的时候,在祂还没有降临的时候,在祂最后一次转生的躯体上做了手脚,让肖丢失了灵性权柄,变成了神话道具深渊之主。
    羽蛇的神恩石如同流星从天空滑落。
    人间大地上。
    隆飞了过去,接住了这神恩石。
    他小心翼翼的捧着这块石头,感受着羽蛇的意识波动。
    “羽蛇!”
    “还好,还好,你还活着。”
    隆非常高兴。
    他抓住了羽蛇的神恩石,立刻将其封印了起来。
    使徒存在的智慧种拥有神话器官,可以说是生存力远远超过了常人。
    但是哪怕如此,他们也不能长时间脱离身体存在。
    而巫灵特殊的能力,可以将其短暂封印起来;只要大战结束之后,神或者苏科布自然就可以再度想办法复活它。
    虽然羽蛇吃了个大亏,丢失了身躯。
    但是羽蛇这下彻底脱离了肖的控制,重新获得了自由。
    这或许也是新的机遇。
    天空之上。
    真理之门和巨型羽蛇依旧在战斗着,而且看起来越来越剧烈。
    这下不论是肖和阿赛,此刻都已经是手段频出。
    各种后手布局和谋划,却却都没有奈何得了对方。
    但是哪怕到这样了,两人也没有退却的意思。
    颇有在这月蚀城所在之地,一定要打出一个结果的倾向。
    阿赛不想要放弃这个能够重创肖的机会,他感觉错过这个机会,下一次的肖将会更加难以对付。
    而肖想要重新夺回炼狱,其若是被阿赛把控住,既有可能成为将来自己的威胁。
    两人都不肯放弃。
    而且不仅仅是利害关系。
    曾经那些恩怨,亿万年的仇恨,也在这一瞬间爆发。
    真理之门下。
    阿赛看着肖,祂的目光固执而执着,此刻祂身上安霍福斯的影子似乎愈演愈烈。
    “肖!”
    “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你和我之间。”
    “我会将你曾经给予我的痛苦,你曾经施加在我母亲身上的,成千上万倍的还给你。”
    阿赛抓着自己的手杖,目光阴郁得就好像藏着狂风暴雨。
    “我来到这个纪元,我重新醒过来的其中一部分原因。”
    “就是为了看你堕入痛苦和黑暗之中。”
    肖听到阿赛这么说,控制着羽蛇的头颅看着对方。
    “阿赛!”
    “我亿万年的守候,穿越无尽岁月轮回的孤寂。”
    “我的仆人巴罗一族世世代代的轮回,只为了让我在这一纪元成为真正的神明。”
    “然而这一切。”
    “就在一瞬间被你摧毁。”
    阿赛发出轻笑,昂着头颅。
    高傲而轻蔑。
    “你这样的人。”
    “就该落得这样的结局。”
    “不!”
    “这样的结局对你也太仁慈了。”
    肖的声音传了出来:“那就来吧,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巨型的羽蛇一声咆哮,从云海扑下。
    将真理之门从天空拖拽而下,砸在了大地之上。
    神话领域展开。
    暴食之力化为黑幕。
    整个大地都被撕裂开来,地震朝着远处蔓延。
    “砰嗡”
    远处羽蛇张开口,一道光芒扫过。
    穿过城墙。
    大地被犁过,成片的建筑被摧毁。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着那被摧毁的城墙和建筑,看着那仿佛远在天边的神话之战。
    看似遥不可及,但是那只是凡人眼中的距离。
    对方只要举手抬足之间,就可以将他们摧毁。
    在凡人的眼中。
    整个世界都好像变得摇摇欲坠。
    这一下局面彻底失控了,谁也无法预料神战的结局会走向哪里。
    包括原罪之神还有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
    眼看着只剩下一半的月蚀城也保不住了,而周围的其他城市还有村镇,更是不知道多少会遭受波及。
    -----------------------------
    这个时候。
    从生命起源之山赶来的大地魔女,也终于抵达了月蚀城附近。
    上一次是依靠鲁赫巨神的力量从大地之下穿梭而来,而这一次她是自己得到消息,从潘斯城而来。
    她得到消息的时候,是苏科布告诉她可能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与深渊有关。
    而当她赶到的时候。
    看到的却是两位神祇在人间大战。
    这位看守生命神山和潘斯圣城的魔女站在山岗上,看着远处大战的两位神祇。
    森林被点燃,成群的野兽出逃。
    大地被掀翻,山峰被击倒。
    “苏科布,这就是你说的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这可是神话之战,用一句可怕的事情,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
    大地魔女看着这样的画面,微微张着嘴巴,表情复杂到了极点。
    她也在一瞬间,根据力量判断出了两位神明分别是谁。
    “真理与知识之神!”
    “原罪邪神!”
    上一次的时候,大地魔女还能够出手力挽狂澜。
    只是这一次。
    她面对的不再是深渊之王。
    而是两尊神话。
    她也只能远远看着,自身无能为力。
    大地魔女目光闪烁的看着远方。
    渐渐的,她的目光从复杂,变得难以接受。
    “祂们怎么可以这样?”
    “神祇就可以这样,在人间为所欲为吗?”
    在山岗之上,她终于做下了决定。
    大地魔女闭上了眼睛。
    一股强大的生命律动从她的体内发出,传递向四方。
    万物生长,大地回春。
    周围的植物迅速疯长,原本贫瘠的山岗化为了绿地和森林,将大地魔女周围彻底笼罩住。
    而大地魔女也发出咏叹调一般的音腔,好像在颂唱着一首赞美诗。
    “至高无上的生命主宰之仆从,伟大的鲁赫巨神钻地魔虫,承托大地和生命的庇护之神。”
    “您卑微的仆人请求您的回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