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百五十七章:新纪元的半神之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无尽沙海。
    两个人行走在沙漠之中,只是一个用双腿走路,一个用尾巴。
    其中的青年开口了:“老师!”
    “用脚走路的感觉怎么样?”
    因为他看到老师踩进去就陷进去一下,在这种沙漠之中,反而是蛇人的尾巴好像更实用一些。
    平时他羡慕这种形态羡慕得不得了,而现在他终于发现了一个这种形态的不便之处了。
    青年的老师回答:“好极了。”
    “就好像有两条尾巴。”
    青年立刻捂住了头:“啊,这比喻可真恶心,没有谁想要长出两条尾巴。”
    “您应该用一个更伟大的形容词来描述这种形态。”
    “这可是神之形态。”
    老师说:“神不是因为神之形伟大,而是因为这种模样是神的形态,才所以被人称之为伟大。”
    “神不论是什么形态,都不影响他们的伟岸。”
    “不论你怎么去形容,神就是神。”
    青年说不过老师,他也不敢像老师一样谈论神明。
    毕竟他的老师可是见惯了各路神明的,不像他。
    老师又问学生。
    “隆!”
    “你觉得神应该是什么样的?”
    青年想了半天:“仁慈?伟岸?庇护凡人?”
    老师点了点头:“这的确是凡人眼中的神明。”
    青年又问:“那么真正的神明是什么样的?”
    老师告诉他:“神不因凡人的意志而改变,祂想要仁慈,便可以仁慈,祂想要伟岸,便可以伟岸。”
    “至于庇护凡人,只要祂愿意,那便可以。”
    “祂不是因为凡人的祈求和希翼而这么做,而是因为祂本来就愿意这么做。”
    但是说完这句话之后,苏科布又接着说了一句。
    “不过你说的这种神明,我很喜欢。”
    他甚至在内心里说了一句:“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成为神明,我要成为这样的神明。”
    拥有神之形的是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使徒苏科布,另一个是苏科布的学生隆。
    他们遵循神的意志来到沙海深处的那座神秘的魔渊王城,执行神的旨意。
    在那宏伟的真理之门下,伟岸的光影对着苏科布说。
    “如果你觉得迷茫的话,可以去魔渊王城看看。”
    “那里有着最古老的秘密。”
    “有着即将登临神话的古老存在。”
    “在那里,你可能会找到能够启发你的东西,找到属于你的成神之路。”
    神是这么对苏科布说的,于是他就来到了这片死亡沙海。
    终于。
    他们在漫天黄沙之中,看到了那个飘忽不定的神秘城市。
    厚重的城门打开,露出了后面充满了古老和异域气息的巨城。
    各种各样的奇特魔灵出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金属身躯能够活动还能够说话的人偶,玻璃壳里面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存在。
    和个陶瓷罐子一样的生命体,以及像风筝一样盘旋在天空的魔灵。
    苏科布和青年学生看着这个奇幻的王国,都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魔灵一族。”
    “这世界上竟然还真的有这种神奇的生灵。”
    城市里的每个生命体都是超凡之灵,据说他们还不会死去,意识湮灭之后会从身体里诞生出新的意识。
    如果不去计较太多的话,这或许也能够称得上是一种永生。
    苏科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智慧之路成神秘术,他总觉得这种生灵的形态和成神秘术的某一部分有些相似。
    苏科布并不知道。
    魔怪最初的诞生便是源自于萨莫家族的永生秘术。
    因魔怪始祖哈鲁探索永生而诞生,和智慧之路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魔灵,则是爱莲娜在魔怪的基础之上制造出来的。
    两个人朝着里面走去,也有不少魔灵都在向他们打招呼,两个人看起来挺受欢迎的。
    因为能够来到这座城市的外人的确不多,每一个到来者自然会受到魔灵们的关注。
    “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使徒,你好啊。”一个金属人偶坐在路边,对着苏科布挥手。
    说完了这个名字,然后又和一旁的朋友说道。
    “是叫这个名字是吧?”
    “他名字好长啊!”
    朋友回答:“这不是名字,是说他是某个神明的使徒。”
    苏科布也回礼,说道:“您好。”
    一个看上去像是小孩子的魔灵蹦蹦跳跳来到了苏科布面前,盯着他看了半天,一直没有说话。
    最后直接跑了,一边跑着一边说着。
    “这个时代的使徒,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和爱莲娜大人差远了。”
    苏科布被对方盯着看了半天,还以为对方是找自己有什么事情,结果是这样,也让他忍不住哑然失笑。
    苏科布的学生隆虽然面上不说,但是还是觉得这些魔灵有些冒犯自己的老师。
    “他们太没有礼貌了。”
    “老师!”
    不过苏科布倒是毫不在意,反而觉得这些魔灵挺有趣的。
    “礼貌?”
    “在他们面前,我们才是晚辈。”
    苏科布知道,这些古代魔灵随便拉一个出来身份都可能是超乎自己的想象,甚至能够和哪一位神明扯上关系。
    这座城市的建筑结构非常有意思。
    到处都是阶梯和廊桥。
    上上下下的时候,就好像穿梭在一个立体的迷宫之中。
    一路之上有着不少有趣的魔灵,有的会给苏科布讲故事,或者请苏科布讲故事。
    还有人会和苏科布做交易,换取一些这个国度看不到的东西,而他们拿出来的东西则更加稀罕。
    “喂,使徒,你会些什么呢?”
    “你从外面来的,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你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呢?我可以和你交换。”
    两人见识了这个奇异王国的风情过后,终于来到王宫拜见了这里的魔灵国王和魔灵王后。
    普通人是没有资格见到魔灵国王和王后的,不过苏科布的身份还好,勉强算得上是不普通。
    苏科布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对方对于他是带着神明旨意而来的并不惊奇。
    “你想要见爱莲娜大人?”
    “她不一定会见您。”
    苏科布:“希望您能够替我传递我的请求。”
    但是最后苏科布还是进入了魔灵金字塔深处的神域,见到了这座城市真正的掌控者。
    因赛神殿外,苏科布没有进去。
    对方从神殿里面走出来了。
    变成了魔灵人偶的爱莲娜哪怕没有披着铠甲,只是披着一副普通的斗篷。
    但是她腰间的鲁赫宝剑显露了出来的时候,鲁赫的气息和她本身的古老威压凌驾于这里,还是让人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苏科布行礼,抬头看着对方。
    “爱莲娜大人。”
    魔灵人偶爱莲娜也抬起头来,一实一虚两张面庞看着苏科布。
    首先开口的,是那张虚幻的面庞。
    “阿赛神?”
    “是哈鲁的学生,安霍福斯吧!”
    爱莲娜当然知道安霍福斯,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她还并不知道安霍福斯的全部身份。
    她那个时候还只是当安霍福斯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爱莲娜甚至还亲自给安霍福斯上过神术基础课程。
    苏科布:“他是阿赛神。”
    爱莲娜点头:“我记得他,那个不喜欢说话,总是坐在角落里的小个子。”
    “王权血裔萨莫家族的末裔,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的直系血脉,疯狂之王的孙子。”
    “他是个天才,和他的老师哈鲁一样是个天才。”
    “他掀起了邪神之灾,连自己也被灾难所淹没,最后又从死亡的夹缝里逃了回来。”
    “他以为自己能够掌控一切,将这个世界当成他的试验场,当做一场闹剧。”
    “却最终也被别人当做一场实验,沦为了别人眼中的一场戏剧。”
    爱莲娜陷入了回忆:“他们这样的天才都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总是会弄出一场又一场灾难,导致一场又一场悲剧?”
    “正是因为拥有超越寻常的天赋,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才智。”
    “所以他们才总是选择那些常人绝对不会选择的道路,他们总以为自己会掌握一切,总坚信自己一定是正确的并且绝对成功。”
    “但是最终,却因为他们的天才和自傲而遭受苦果。”
    爱莲娜想起了哈鲁,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涌上心头。
    哈鲁是他们三个之中最小的那一个,小的时候哈鲁总是跟在爱莲娜的身边,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死了。
    所以他很喜欢跟在桑德安、爱莲娜和蓝恩身边,小的时候他还很调皮。
    哈鲁很有天分,可以说比蓝恩更有天分。
    桑德安将哈鲁当成自己的儿子,准备将自己的一切都留给他。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
    故事的结局会是那样。
    “安霍福斯,如果没有他的话。”
    “哈鲁不会变成那样。”
    “如果不是他将萨莫家族的永生秘术给了哈鲁,哈鲁说不定就不会走入歧途,就不会陷入疯狂,老师也就不会死。”
    “他点燃了哈鲁的野心,而哈鲁也将自己的魔咒留给了他。”
    “他们一同步入疯狂,也迎来了相同的下场和结局。”
    苏科布又听到了一些古老的神话和传闻,他也曾经听闻过阿赛神有着另外一个名字安霍福斯,但是阿赛神却从来没有承认自己就是安霍福斯。
    苏科布便再说了一遍:“阿赛神是阿赛神。”
    “您说的安霍福斯,是安霍福斯。”
    “阿赛神祂想要帮助您,助你登上神话之位。”
    “而且祂想要提醒您。”
    “原罪邪神肖一直在关注着您,很有可能是有什么阴谋和诡计。”
    爱莲娜又听到了一个让人烦躁的名字,她原本冷漠的表情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心情开始变得不太好。
    “肖!”
    “又是一个疯狂的家伙。”
    “他杀死蓝恩的罪,永远不会结束。”
    “替我谢谢他的提醒。”
    “不过你说的帮助,不必了。”
    爱莲娜当初宁愿向伊瓦伸手,也不愿意向阿赛伸手。
    “他不是说自己是阿赛么?”
    “他既然说他不是安霍福斯,那就当一切都过去了。“
    “他不要来找我,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教过安霍福斯神术知识,没教过他什么,他不用来还给我什么。”
    “而且安霍福斯早就已经叛出了真理圣殿了,他就算是安霍福斯,他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告诉他,我不想见他,那会让我想起哈鲁和老师的结局。”
    爱莲娜转过身,斗篷拖着地,一点点消失在了神殿的大门里。
    “就这样吧!”
    “你该回去了。”
    苏科布抬头看着那座神殿,他虽然有些好奇,这些古老存在的神殿里供奉的到底是谁。
    但是最后也能将好奇给吞了下去,离开了这座神殿。
    这一次的神谕他并没有完成,不过是因为对方的拒绝,苏科布也没有办法。
    但是在外面,苏科布的学生隆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是隆从那些魔灵的手上交换到的,一种奇怪的虫子。
    隆将这种虫子抓在手上,将虫子吐出的丝提在手上,抖了两下。
    虫子悬挂在末端,也跟着抖动了起来。
    苏科布立刻感兴趣的观察了起来。
    “会吐丝的虫子?”
    “咦?”
    “而且这种丝好像可以传递精神力量,这有些意思。”
    这些虫子吃的是沙子,吐出来的丝也非常有意思。
    很有韧性,也很细腻。
    更重要的是,苏科布发现这种丝还能够作为仪式术阵和卷轴的材料。
    而隆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种特性,才将它买下。
    苏科布观察一番过后,有了自己的猜测。
    “这不应该是普通的虫子,可能是因为受到大地之下的神明力量的影响,才诞生出来的虫子。”
    “可别忘了,无尽沙海也是死亡禁地。”
    苏科布的学生隆也想起了什么。
    “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苏因霍尔人的祖先阿尔西妮就是在月光丛林的边缘发现了卷球蕨这种奇特的植物,才有了后来的城邦。”
    苏科布点了点头。
    “所以。”
    “神的伟力真是无处不在,祂们在无时无刻的影响着这个世界,不断的创造着奇迹。”
    “我们巫灵便是去记录这个世界,去模仿着这个世界的法则,然后去从中发现这些奇迹和秘密。”
    -------------------------
    荒原之下。
    两个人驱赶着一只大型帆驮兽,隆在赶着车,而他的老师苏科布则坐在后面的车斗里。
    车斗里还放着几个牙兽、帆驮兽的幼崽,以及包好大量其他植物的种子的箱子。
    苏科布的的手里捧着一个小木盒,可以看到木盒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动。
    苏科布正凑着头朝着木盒里看。
    木盒里面是几个奇特的虫子,还有大量的沙子。
    正是那种会吐丝的虫子。
    苏科布观察着虫子在吐丝,同时说着自己的想法:“这种丝如果用来做卷轴,效果比纸更好,说不定能够制作出承载三阶,甚至是四阶力量的卷轴。”
    赶车的隆则有着更新奇的想法:“我觉得如果能够将这种丝纺成布的话,穿在身上一定非常不错。”
    苏科布愣了一下:“织布?”
    苏科布倒是没有朝着什么真的的当做衣服穿在身上的想法,毕竟这种稀奇的虫子,这种拥有特殊功效的超凡材料,用来做衣服也太过奢侈了。
    但是如果是用来制作,拥有特殊作用的衣服也是不错的。
    “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在布上绘制仪式术阵同时封印神术。”
    “说不定还能够制作出和卷轴一样的,能够使用一次或者多次的庇护类型超凡物品。”
    隆觉得自己到时候一定要弄一件穿在身上,那一定是说不出的威风:“我回去之后,就想办法培育更多的这种虫子,一定要织出一块布来。”
    隆越越说越起劲:“老师!”
    “我们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啊?”
    “从前好像没有人发现过它,也没有人给它起名字。”
    “那是不是就等于我们给它起什么名字?它以后就叫什么了?”
    隆:“就叫它隆虫怎么样?”
    “毕竟我可是一眼就发现了它的特殊,然后准备将它发扬光大的。”
    苏科布:“取名字要简单直接,隆虫?这一听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隆,你可是一名巫灵。”
    “要用巫灵的眼光和理念去看待世界。”
    苏科布想了一下:“织丝灵虫。”
    “就叫这个名字了。”
    苏科布作为老师,一下子就定下了这种虫子的称呼。
    隆本来也就是说着玩,对于如何命名并不在意。
    苏科布的确很喜欢这种虫子,有了这种虫子以后,巫灵们制作卷轴就更加方便了,不用再到处去搜集超凡材料了。
    但是看了很久,苏科布放下盒子后又叹了口气。
    “这种虫子虽然不错,但是同样作为鲁赫巨神的恩赐,我觉得还是比不上卷球厥。”
    “食物才是最重要的东西,阿尔西妮当初发现的卷球厥养活了一代又一代蛇人,才有了如今现在的蛇人繁华文明。”
    隆也说起了最近听过的一个传闻:“听说日出之地的炼金师有的想要针对卷球蕨进行重新培育,提高它的产量,降低它的种植要求。
    苏科布听到了很开心:“成功了吗?”
    隆摇了摇头:“哪里有这么容易成功啊?”
    苏科布却还是笑着说道:“有人去做就很不错了,只要有人有这个想法,并且开始实行。”
    “成功只是迟早的事情。”
    苏科布坐在拖斗里,在磕磕绊绊之中看着大地和远方。
    虽然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里,依旧不断的有着各种悲剧发生,依旧有着不可言喻的惨象。
    但是若是跳出去,站在高处去观察这个世界。
    就发现,一切正在变得更好。
    一切都在前进。
    苏科布眼中带着希翼,忍不住说道。
    “真好啊!”
    “将来一定会更好的。”
    隆扭过头来问道:“老师,什么真好啊?”
    苏科布却没有回答,隆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两个人也同样不知道,他们带出无尽沙海的织丝灵虫,往后经过一代代培育驯化,开始不断发生退化。
    其中有些变成了最普通的织丝虫,但是与此同时这些普通的织丝虫也可以大规模繁育。
    它们的后代,它们吐出的丝,借助它们力量织造出的东西。
    成为了下个时代,甚至下个纪元,下下个纪元文明重要的一部分。
    这个时候,远方出现了一座城市。
    那是曾经巫灵们建立起的村庄,后来变成了小镇,如今则变成了一座城市。
    苏科布和隆走下来,隆看到了苏科布用手上的储物戒指,将一些笨重的东西都收了进去。
    隆则将那些牙兽和帆驮兽的幼崽抱了起来,一边朝着城内前进一边问苏科布。
    “老师!”
    “你说,为什么储物戒指不能将活物存进去呢?”
    苏科布告诉隆:“因为储物的过程要穿过梦界,储物的空间之中也是一种特殊的领域。”
    “普通的活物经过梦界的一瞬间就死了,也不是死了,而是一般的生命形态无法存在于梦界之中;那里可不是现世,除非你是进行灵游。”
    “你本身进去,要么你本身就是梦界生灵,要么你自身强大到无惧梦界的环境。”
    “要不一瞬间就死了。”
    苏科布:“但是听说,在苏因霍尔那边有权能者的确找到了方法,理论上在梦界能够存活很长一段时间。”
    “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通过储物道具偷偷潜入储物仙女圣拉菲尔的仙境之中偷东西,然后带出来。”
    不得不说,这可真是个“天才”之举。
    这个话题刺激,隆一下子眼睛放光。
    “然后呢?”
    “他成功了吗?”
    苏科布:“不知道。”
    隆追问:“怎么会不知道呢?”
    苏科布:“因为他不是没回来么,谁知道他成没成功?”
    “大概率,可能是一进入梦界就被梦界给吞掉了。”
    “有很多种可能性。”
    “反正,此后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了。”
    “也说不定,他真的成功了,穿过梦界的屏障进入仙境之中;只是觉得在仙境还不错,所以留在那里不回来了。”
    苏科布看隆有些遗憾,身为长者和老师的他揶揄自己的学生隆说道。
    “要不你也去试试?”
    “看看为什么不能成功?老师我亲自为你记录实验,保证你留名史册。”
    “听说仙女可是住在造物神国的,你说不定就顺着通道,一路钻到造物神国里面去了呢?”
    隆立马拒绝。
    “大可不必。”
    “我这样的正义之人,怎么可能会起那种去仙女大人的仙境里偷东西的心思呢?”
    “能够起这种心思的都是卑鄙小人,我隆可是光明正大的。”
    隆大放厥词,实则路已经走窄了。
    城市里的人纷纷朝着两人行礼。
    尤其是对为首的苏科布,不少人直接匍匐在地上,几乎用朝拜神明的礼仪来对待对方了。
    隆立刻和苏科布说起了一件事情,苏科布虽然知道但是一直没有任何表态的事情。
    “城里的人准备建国了。”
    “他们还想要去曾经爱维尔人所在的那片地方去招募那些部落的人,有些想要带着人,去东边向火魔沼泽扩张。”
    这些地方都是曾经万蛇王庭不要和不在乎的贫苦之地,居住在这些地方的人都基本保持着落后的部落状态。
    有些地方的人连蛇母传下的文字都失去了,说话的话音因为和外界长久隔绝,演变得外面的人都听不懂。
    “巫灵之国。”
    “他们准备为新国家取这个名字,您觉得怎么样?”
    苏科布摇头,拒绝了这个名字。
    “不好,听上去像是巫灵的附庸。”
    隆惊诧无比:“可是这个国家是您,是巫灵的支持下建立起来的。”
    苏科布问隆:“所以我废了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让你们建立起一个附庸在巫灵和我身上的国家,建立一个毫无希望和前进动力的国家吗?”
    “我才不需要这样的国家,他们取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他们从今以后就完全绑在我的身上,让我替他们开疆拓土,甚至让神替他们安排好一切吗?”
    “那这样的国家对于巫灵,对于神明来说毫无用处。”
    苏科布明白,神要的不是更多的信徒,也不是更多的人间领地去信仰祂。
    神要的是从那些信徒之中,寻找到那些能够和他同行的人。
    而不是一个如同一潭死水的国度。
    “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建立一个新国家的话,一开始就要准备好自足自立,就想好怎么带领所有人开拓未来。”
    “世俗世界的王国该怎么建立,那是他们的事情。”
    “我们是神的使徒和仆从,我们是执行神的意志行走于人世间,寻找那些愿意信仰神明的人,寻找愿意和神明同行的人。”
    “这个世界正在快速的变化,将来巫灵也不会局限于某个地方,而是会行走于世界各地。”
    “我可以告诉他们。”
    “以后的巫灵不会局限于某一个地方,不会局限于这片荒原。”
    “巫灵不是领地贵族,神明也不是他们的国王,需要守着这一亩三分地。”
    可以看到苏科布正在发生着改变。
    从开始的拒绝改变,到现在主动来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尝试着来观察着这个世界,甚至想要用自己的想法和力量来影响这个世界。
    毕竟,之前的他只是一个信徒。
    而现在的他,是一个预备神明。
    隆看着苏科布。
    “老师。”
    “您是位贤者。”
    苏科布笑了笑,接下来一步不停的走入了自己的实验室。
    -----------------
    实验室内。
    苏科布面前大量的书籍翻动,甚至可以看到那些书籍之内的文字好像活过来一样在游动。
    苏科布面前的手册上写下了很多种想法和提议,但是大部分最后都划掉了。
    此刻。
    他就正在实验和推演其中一种方法的可行性。
    “智慧之路的核心就是灵性、智慧、欲望、知识四个步骤的转生,利用转生和生命之初的力量,衍生出新的神话之血。”
    “一次又一次的转生,就可以最终成为神明。”
    “我可以不可以一次分出大量的意识,同时转生数十上百,甚至千次万次呢?”
    但是想了一下,苏科布摇了摇头。
    “分裂出这么多个新的意识,这么多个新的生命体。”
    “最后能够分辨出谁是主体,谁是分身吗?”
    苏科布觉得,之前应该不是没有人去想到过这种分身的办法,但是应该没有人敢这么去做。
    他考虑最后,还是将这个方案划掉了。
    这个时候。
    他又写上了一种新的方案。
    苏科布这一次前往无尽沙海,看到了众多魔灵,看到了爱莲娜之后。
    有了很多新奇的想法。
    苏科布拿着管笔,在一张纸上画下了魔渊王城中那些古代魔灵的模样。
    “神话之血铸造的超凡身躯。”
    “精神意识循环诞生。”
    “魔灵的永生形态,是不是就可以视为是另外一种转生的形态呢?”
    “一个不完整的,一个残缺的转生形态。”
    “只不过这种生命体因为没有到达四阶,也没有完整的智慧之路秘术,所以它们每一次死亡都是将力量散去,然后重新衍生,自身没有那种无限积累的过程。”
    苏科布在当时看到那些魔灵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借鉴这种神奇的生命形态。
    “如果我把我巫灵之书当做不死的躯壳,借助幽魂生命形态,结合智慧之路的转生法。”
    “让巫灵之书中不断的诞生出一个又一个新的记忆体,一个新的特殊生命体。”
    “让它成长,成熟,直到生命结束。”
    “力量再回归于巫灵之书内。”
    “是不是就可以跳过一世又一世的转生,找到代替转生法的办法?”
    “我不用积累灵性、智慧、欲望三个部分,只要不断的积累知识和记忆的四分之一的力量,用残缺的循环先抵达了神话的门槛之后,再到时候想办法回过头来弥补。”
    苏科布很激动,可以看到他写字的手都变得快了一倍。
    苏科布不知道。
    他这个灵感一现的方法,此前也并不是没有人使用过。
    原罪邪神肖。
    就是这么从上一个纪元,来到这一个纪元。
    对方就是如此以残缺的力量,凝聚出了灵性之门的位格来的。
    只是最后。
    肖被人打落了半神之位,从半神成为了神话道具。
    神之杯序列3深渊。
    但是肖已经证明,这个方法的确是可行的。
    而苏科布的方法,是在这个方法之上又做出了一些改进和完善。
    苏科布越想越多,关于这个新的智慧之路的想法也就越完善。
    “巫灵之书就是我的灵性根源、智慧精神、欲望人格三部分组成的一个身躯。”
    “我可以不断的催生出一个新的记忆体,让它重复这一步。”
    “我应该赋予他们什么样的记忆?”
    “我自身的记忆?”
    苏科布摇摇头:“不不不,这会出问题的。”
    苏科布想到了什么,一个他之前有过的想法。
    很久以前他曾经想過的一个想法,一个他希望自己做到的事情,能够拥有的力量。
    “如果有人能夠赋予契约力量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是不是就被赋予了秩序。”
    而如今,他或许真的能够赋予契约以力量。
    苏科布突然站了起来,眼睛放光的大声喊了出来。
    “契约?”
    “契约的使命?”
    苏科布想到了一个方法。
    设置一个仪式,一个契约仪式。
    在凡人借助自己力量形成这个契约的时候,利用这段契约的文字,契约的记忆和使命在巫灵之书内制造出这个类似于幽魂的特殊记忆灵体。
    他因为契约而诞生,他的任务就是监督、视察、完成这段契约。
    最终因为契约达成而消散。
    这就是这个特殊记忆灵体的使命,他的一生。
    最后。
    无数的完成了使命和一生的记忆灵体归来,重新化为苏科布的力量。
    “巫灵之书。”
    苏科布在实验室里召唤出自己的巫灵之书,苏科布立刻想要尝試一下。
    他这个想法能否成功。
    要先看他能够制造出这种独属于他,独属于巫灵和巫灵之书的。
    特殊的灵体生命结构来。
    苏科布的巫灵之书就是一个神话器官,一个利用真理之门打造出的特殊神话器具。
    不过和三叶人的第一代的大脑形态神话器官不一样,三叶人是均衡的,将灵性、智慧、欲望、知识四份力量均衡融合在了一起。
    而巫灵之书就是用灵性、智慧、欲望打造出了巫灵之书主体,而它的主要力量是用来记录,用来将知识的力量发挥到極致。
    “不行。”
    “这是成神之路的尝试,贸然在这里尝试太危险了。”
    “一旦失败,可能就是无法挽回的局面。”
    权能者的实验是极度危险的,这也是为什么巫灵建造了这座地宫,炼金术建造试验塔的原因。
    不仅仅是为了防止外人的窥探和闯入,更为了防止实验一旦失控,那种局面是难以想象的。
    而苏科布目前的实验和尝试,已经超越了可控范围。
    苏科布想到了真理与知识之神阿赛。
    他立刻跪在了地上,抬起头看向了穹顶上的神灵绘影。
    寻求起了神明的指引。
    他想要在神明的庇护下,完成这一次尝试。
    “掌握真理之神,书籍与知识的主宰,永恒轮回的阿赛神!”
    随着神名的颂唱,穹顶彩绘上的神国之光落下,照在了苏科布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