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九十九章:命运的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夏纳第一次走出外面的世界。
    他第一次看到了护火城那样大的城市,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也是第一次看到大海。
    夏纳搭乘的是一条前往日出之地的商船,船上都是货物,搭乘的乘客并不多。
    船长见夏纳是一个贵族,这才特别允许他登船的。
    他们从苏因霍尔东部的海湾镇港口出发,目的地是日出之地的黄金城。
    人们都传说那是一个满是黄金的地方。
    因为炼金师可以点石成金。。
    但是传言之所以被称之为传言,肯定是因为和真相相比很离谱。
    夏纳从卡蒙的口中得知。
    那里没有什么黄金,炼金师只是擅长制作道具、冶炼金属、烹制药剂。
    石头就是石头,不会变成黄金。
    夏纳对于黄金并不怎么感兴趣,他站在甲板上和其他人一样不时的看着远方;身后水手忙碌不已,有人擦甲板,有人搬东西,有人绑帆绳。
    倒是他和卡蒙两个人显得很悠哉。
    夏纳趴在船舷上,看着大海问拄着剑的卡蒙:“那一边是什么?”
    卡蒙以为夏纳问的是目的地:“黄金城啊!”
    夏纳摇了摇头:“不,我是说鲁赫巨岛之外。”
    巨岛这个词其实在蛇人的眼里没有岛的意思,更像是世界的代称。
    卡蒙哪里知道,他又没有去过。
    不过他还是可以和夏纳谈论一下:“除了初代的蛇人先祖离开过鲁赫巨岛之外,此后便只有传说之中的爱维尔人离开了鲁赫巨岛,抵达了外面的世界。”
    “那已经是一两百年前的事情了。”
    “爱维尔人说,在鲁赫巨岛之外有着更广阔的天地。”
    卡蒙目光也变得闪烁了起来,好像在隐隐发亮。
    “在远方。”
    “有着新世界。”
    夏纳知道爱维尔人:“是那个爱维尔人吗?”
    “万蛇之母瑟摩丝的女儿,古老时代遗留下来的渔猎一族。”
    卡蒙点了点头:“阿尔西妮是城邦人的祖先,潘斯是牧兽部落人的祖先,爱维尔人曾经居住在最北方的荒原和冰封高原之下。”
    “他们如今大部分人都渡海离开了鲁赫巨岛,剩下的少部分人也都融入了城邦的各个城市,和北方的各个部落。”
    夏纳问卡蒙:“你相信吗?”
    “爱维尔人离开了鲁赫巨岛之外,找到了新世界的故事。”
    卡蒙回答说道:“其实我去过。”
    夏纳愣了一下:“去过哪里?”
    卡蒙拍了一下夏纳的肩膀,搂着他一起看着大海说道:“我没有和你说过吗?”
    “我曾经在大海之上,沐浴那一天的第一抹阳光。”
    “当时。”
    “我就远远看到了肆掠的黑色风暴。”
    “我也曾经想要去看一看,鲁赫巨岛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
    夏纳扭头看着卡蒙:“最后呢?”
    卡蒙呵呵一笑:“最后?”
    “最后放弃了啊!”
    他长长吐了一口气:“黑风暴太可怕了,没有人能够穿越过那可怕的风暴,哪怕是权能者也无法抵抗那无尽黑暗的吞噬。”
    短短一句话,蕴含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
    夏纳不能理解:“那爱维尔人是怎么度过黑风暴的?”
    “他们举族迁徙,当中肯定有很多普通人。”
    卡蒙摊了摊手:“听说那一段历史发生的时候,刚好大海之上的黑风暴变弱了。”
    “而在爱维尔人离开之后,前往外面世界的大门又再一次关闭了。”
    “真的是见鬼了。”
    “我怎么就没碰上这种好事。”
    夏纳点了点头。
    “这或许。”
    “就是神明的安排吧!”
    不过比起爱维尔人去了哪里,是不是真的渡过了风暴之海找到了新世界。
    夏纳现在更好奇的是,卡蒙想要去鲁赫巨岛外面干什么。
    只是为了给自己的旅途上,增添一份超越其他人的荣耀吗?
    但是卡蒙却怎么也不愿意说了。
    海上的旅途很艰苦,刚开始是晕船,到了后面则是因为食物、饮水各种问题。
    到了中途。
    他们碰见了风暴。
    那风暴从天际席卷而来,带着乌云和闪电。
    船长带着人在甲板上呐喊嘶吼,他亲自把控着船舵,控制着整艘船的方向。
    连夏纳和卡蒙也加入了人群之中, 携手对抗着即将到来的暴风和大雨。
    船长被淋成了落汤鸡。
    他看着后面的风暴, 焦急的扯着大嗓门。
    “快!”
    “加速航行。”
    “它要追上我们了。”
    船长的面孔狰狞得就像堕落的魔物, 脸上的肌肉在颤抖之中挤压在一起,形成密密麻麻的褶子。
    他们最后还是没能逃离风暴,被卷入了其中。
    船只剧烈的摇晃, 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打了上来,船上的水桶滚来滚去, 有人在惨叫之中被拍打了下去。
    狂风之中, 有人直接被吹上了天。
    他将自己绑在绳子上, 如同风筝一般吹上天空,在高处发出尖叫呐喊。
    但是还没有喊多久, 就不见了踪影。
    风暴伴随着雷霆阵阵,闪起的光亮就好像利刃划破黑幕。
    夏纳第一次感受到了天地的力量。
    在这力量的面前凡人是如此的渺小。
    他们明明亲眼看到了风暴在靠近,却无法逃离,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不断的靠近, 然后淹没自己。
    不论你掌握着什么样的力量, 不论你如何嘶吼呐喊。
    你都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你所能做的, 只能够渴望幸运关顾自己。
    那感觉真的让人绝望。
    让人忍不住想要对这风暴跪下,向他磕头祈求它放过自己。
    夏纳忍不住大声问卡蒙:“这就是黑风暴吗?”
    卡蒙在风暴之中大吼:“黑风暴?”
    他一字一顿的呐喊, 好像在发泄着内心的情绪:“那可比这个可怕多了。”
    第一次出海的夏纳,无法想象比这种风暴更可怕的风浪到底是什么样的。
    夏纳也跟着嘶吼:“还要可怕?”
    “那是什么样的景象,看到的人还能活下来吗?”
    卡蒙声音大到了极致:“看命吧!”
    “啊!”
    两人一起发出大吼。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风浪和暴雨终于过去了。
    太阳重新照射在了船上。
    劫后余生,船上的人都爬了起来。
    有人欢呼呐喊, 有人狂浪大笑。
    卡蒙和夏纳两个人靠在船舱边,相互看了一眼也大笑了起来, 笑的同时海不断的拍打着一旁的船舱壁。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笑和哭是两种最常见的情绪,但是笑比哭要更容易见到。
    它能够表达开心, 也能够表达苦涩,能够表达出故作坚强,甚至能够表达出绝望。
    有的时候。
    它也可以什么都不用表达。
    笑就可以了。
    笑不需要理由。
    一直对抗风暴的众人,在激动过后便感觉精疲力尽,一个个如同死尸一般躺着。
    夏纳和卡蒙两个人头对头躺着,虽然看不见对方,却能够感受到对方。
    卡蒙突然问夏纳:“夏纳!”
    “去雷霆沼泽到底是在寻找什么?”
    夏纳回答:“是命运在指引着我。”
    卡蒙又问:“如果没有命运的干涉的话, 你想要做些什么?”
    夏纳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从小到大家族就告诉他,他要为完成家族的夙愿和使命而准备。
    “我的话。”
    “大概会成为一个学者吧!”
    “我喜欢静静的看书。”
    “我要求不高,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卡蒙忍不住添加了一句:“但是那地方一定是一个宽敞明亮的图书馆或者阳光明媚的花园, 桌子上一定要放着最精致的糕点和美酒,最后外面还要有着一片美丽的湖。”
    “是不是?”
    夏纳突然反起身来看着卡蒙,就好像看到了自己肚子里的蛔虫,
    卡蒙双手枕着头:“你太好懂了。”
    接下来的海上之旅虽然依旧有着困难,但是和之前的风暴和生死一线相比,就不再是困难了。
    卡蒙和夏纳两个人先是到了黄金城,之后辗转乘坐着驮兽拉着的车辆抵达了灯火城。
    他们终于看到了之前提过的伊瓦神巨像,完成了不白活着的小目标三分之二。
    那高达百米的神灵巨像屹立在城市的护城河边,手中提着一盏灯火。
    黎明的时候,那灯火会在太阳出现之前折射出万丈光芒。
    照亮整个灯火城。
    据说当初伊瓦神就是这样出现在日出之地的。
    太阳给予了日出之地这片大地光明,而伊瓦神赐予了所有居住在这里的凡人光明。
    夏纳在奇迹神庙前,看到了灯火城第一位大长老辛吉的雕像。
    “辛吉大长老已经死了吗?”
    灯火城的辛吉大长老活了两百多年,除了神明和使徒,他应该算得上是蛇人记载中活得最久的凡人。
    这让他成为了传说。
    哪怕是在苏因霍尔和万蛇王庭,都有着种种关于他的故事流传。
    卡蒙看着辛吉的雕像目光不以为意:“他虽然活了两百多年,超越了凡人的极限,但是他还是死了。”
    “毕竟他只是个凡人。”
    夏纳则有些遗憾:“我还以为能够见到这位世界上最长寿的人呢?”
    从灯火城出发,走过北边的崎岖山道。
    就抵达了雷霆沼泽。
    这个时候,距离夏纳离开家乡已经半年多了。
    雷霆沼泽也并不是连成一片,沼泽里有着诸多的小岛,地势错综复杂。
    夏纳和卡蒙乘坐着小船前往一个叫做银鱼岛的小岛,那里深入雷霆沼泽,出产一种名贵的银鱼,是日出之地那些贵族、长老、炼金师钟爱的食物。
    船只深入寂静幽深的水上丛林。
    摇摇晃晃的小船从一个树木纠缠的通道里穿了出来,前方的世界就完全变了。
    远处是一片如同海一般看不到尽头的湖泊,但是湖面无比的平静。
    倒映着碧海蓝天。
    而湖泊的尽头,是无边无际的云和雾。
    蓝天和湖泊连接在一起,充满厚重感的云山上接天穹,下压蔚蓝色的湖水。
    夏纳觉得自己钻入了传说中,属于妖精的童话世界。
    撑着船的蛇人船夫也注意到了夏纳和卡蒙的表情:“尊贵的客人,是不是觉得很美?”
    夏纳和卡蒙两个人不由自主的点起了头,除了美他们找不到其他的词汇来形容这里了。
    任何多余的词汇,仿佛都是对这种美丽的玷污。
    船夫例常叮嘱起了两个人。
    “但是也很危险。”
    “千万不要靠近雷霆沼泽的深处,那是死亡禁地。”
    “白色的雾会吞噬所有活着的生命,只有死物才能在那里留存下来。”
    时常有不知死活的人想要进入那深处,去触碰那美丽的云彩。
    夏纳问:“为什么白雾只吞噬活着的生命,而不攻击死物。”
    “它们也有意识吗?”
    船夫严肃的回答:“这是神明的意志,神明不允许凡人进入那里。”
    涉及到神明,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船上安静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
    一抹光芒从云海之上倾斜了下来。
    那光好像是从云层上漏下来的,扩散开来照射在湖面之上。
    整个世界一下子就发生了质变。
    天尽头的云海上,出现了一座若隐若现的城市。
    太阳光沐浴在云上之城中,可以感受到它的古老和沧桑,体会到它曾经的繁华和厚重。
    不论是夏纳还是卡蒙,都从船上立起,移动到了前方。
    夏纳脱口而出:“失落之国!”
    卡蒙没有说话,但是眼睛已经失神。
    没错。
    展现在他们面前的。
    正是护火神庙之中,那副失落之国中描绘的神之城。
    那是用巨怪之力建造,用奇迹之力装点的城市。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建立起的第一座陆上之城,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哪怕布里曼大师的画作已经是传世之作,但是那也仅仅只是画。
    和此刻他们真正见到的场景,完全不能够相比。
    生命主宰莎莉的一句别挡着,露出来的命令。
    让神降之城彻底显露出在人前。
    然后。
    鲁赫巨怪却没有听到生命主宰让它收起来的命令。
    它便任由这座城市每隔一段时间,在雾气最淡的时候出现在凡人的视线之中。
    但是哪怕如此,也只是让你看看。
    没有任何活物能够闯入那天空的失落之国。
    夏纳看了半天,才终于说出话来。
    他非常兴奋,他没有想到如此顺利就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答案。
    “真的有。”
    “它真的存在。”
    卡蒙想要说些什么,嘴巴抖动了半天,最后只能说出一句:“这可真壮观。”
    夏纳指着那云海上的城市,对这卡蒙说道。
    “我要进入那里面。”
    卡蒙问他:“你要怎么飞上去呢?”
    “而且那深处到处都是白雾,还有可怕的怪物。”
    “你确定你要去?”
    夏纳一直看着那座云上之城:“我一定要进去。”
    卡蒙看着夏纳,看到了夏纳眼中的坚定。
    良久之后,点头说道。
    “是的,你一定会进去。”
    “反正你出钱,我办事。”
    --------------------
    船抵达银鱼岛的时候,那散开的云雾又重新变得密集,彻底将那座云海上的城市遮掩了起来。
    夏纳和卡蒙也终于不再去看天上,收心登上了这座岛屿。
    这里就好像一座世外桃源。
    岛上的建筑都是木头的,房屋层层叠叠,挤在南部。
    家家户户门前晒着的渔网,挂着一条条干鱼。
    看上去是一个还算富足的村落,毕竟他们依靠打捞银鱼为生。
    岛上女性蛇人正在忙着修补,男性蛇人则在拖船;人们穿着粗布衣裳,用绳子将头发绑成一个马尾,有的直接就是短发。
    一些小孩子在岸边跑来跑去,发出打闹的笑声。
    夏纳看到一位母亲大喊:“别乱跑。”
    “等会我我抓住你不把你的屁股给打烂。”
    孩子回头做着鬼脸,这个年龄的孩子行动灵活速度飞快,大人根本撵不上。
    母亲生气了:“你晚上别回来,我看你多厉害。”
    卡蒙看着这座岛,忍不住说道:“这里真不错。”
    “我以后不当雇佣兵的时候,一定在这里住下来。”
    夏纳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想起了自己的家乡约安镇。
    看到岛上来了新人,孩子们好奇的围住了夏纳。
    卡蒙身上煞气太重,有些可怕。
    因此孩子们都躲着他。
    夏纳看上去文质彬彬,就像是一个学者。
    刚刚那个调皮惹得母亲生气的孩子看着夏纳,好奇的注视着他的长剑和戒指,这是岛屿上看不到的东西。
    “你是从哪里来的?”
    “应该是从大地方来的,是日出之地吗?”
    夏纳说:“我从苏因霍尔来。”
    这可比日出之地要远多了。
    孩子们眼前一亮:“你是城邦人。”
    孩子们轰动了,日出之地和万蛇王庭的人经常会来这里,反倒是城邦人他们见得比较少。
    “听说那里人多得数之不尽,一座城市有十万人,国王出现的时候人挤人将人都挤成了肉饼,是不是真的?”
    “听说你们那边的国王拥有不死之身,是神灵附体。”
    “我还听说”
    这传闻,就和黄金城遍地有黄金一样不靠谱。
    夏纳回答了一些问题,满足了这些孩子的好奇心。
    他和夏纳被船夫带到了他家里,他们将会在这里住下来。
    卡蒙整理好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了夏纳这边。
    他认真的问起了夏纳:“你准备怎么上去?”
    夏纳说:“我拥有超凡力量。”
    卡蒙对夏纳说:“在这样的死亡禁地,你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哪怕雷霆沼泽在死亡禁地之中,算是危险程度比较低的。”
    “那也是死亡禁地。”
    卡蒙认真的说道:“你必须要穿过那可怕的白雾,才能抵达云上的城市。”
    “暂且不提上面有没有危险,你如何才能穿越那白雾呢?”
    夏纳说:“我们才来第一天,不着急。”
    “试一试吧!”
    “总会找到办法的。”
    夏纳对着卡蒙说:“我出的价钱是你将我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不用参与。”
    卡蒙将剑杵在地上:“我可从来不接这种半途而废的任务。”
    “我接的任务,那都是圆满完成的。”
    “从来没有失败过。”
    卡蒙大声说道:“我可不允许我百战百胜的战绩,在你身上被破了。”
    夏纳看着卡蒙,突然有些感动。
    “卡蒙”
    卡蒙板着的脸一下子笑了起来:“是不是瞬间感动了?”
    “准备给我加钱了?”
    ----------------------
    夜里。
    夏纳睡着的时候,他手上的印记突然散发出了光芒。
    一道道白色的丝线从夏纳的身体里跑了出来,布满了整间屋子。
    那丝线不断穿梭,凝结在一起。
    白色的丝线汇聚成了一个拥有四肢的线团人形。
    线团人站在夏纳的身边看着他,组成它的白色丝线在不断的蠕动,看上去有些恐怖。
    线团人先是看了一眼熟睡的夏纳,然后走到了窗户前。
    它推开了窗户,静静的看着远处的月下湖泊云海。
    它抬起头,视线聚集在了某一个点上。
    虽然藏匿在云海深处的城市没有显露出来,但是它知道对方就在那里。
    “神降之城!”
    线团人说出来的语言,赫然就是属于三叶人的语言。
    “夏纳来了这里,那么就一定在这里了。”
    “不会错的。”
    “就在那里面。”
    “智慧之石终于出现了。”
    “是命运的线即将解开,一切都将抵达尽头。”
    “还是一切才刚刚开始?”
    线团人接着又将目光看向了大海的方向。
    “主人。”
    “您究竟去了哪里?我们为什么找不到您?”
    “您不在鲁赫巨岛之上吗?您在外面的世界里吗?”
    “如果您已经成为了神明的话,如果您已经得到了真正的永生的话!”
    “就请回来找我们吧!”
    “不要再让我们等待了。”
    “请回来吧!”
    “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丝线汇聚成的人形身形在窗户前扭曲,它的形态也渐渐变得癫狂,变得难以名状。
    它身体迸散了开来,化为了密密麻麻的线条包裹住了夏纳所在的房间,缠绕着夏纳的床榻。
    只剩下一个头颅探了上来,从高处一点点靠近夏纳熟睡的脸。
    四目只差数寸的相对。
    一个紧紧闭着,一个只有线团下的幽深空洞。
    线团人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但是说出的话却表明它对夏纳非常熟悉。
    “夏纳!”
    “我们等得太久了。”
    “等得太久了。”
    线团越来越扭曲,代表着它越来越近乎癫狂。
    “我们早就死了,我们根本就不存在。”
    “死亡算什么,我们的绝望远在死亡之上。”
    “他们都死了,却将我们永远束缚在光阴之中。”
    “该结束了”
    “该结束了”
    “拿到它,不惜一切拿到它!”
    “一定要拿到它!”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在密密麻麻的白色重影和扭曲之中,线团人彻底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