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八十三章:深渊——序列号4(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彩虹森林的茶话会上。
    一群仙女坐在桌子前目瞪口呆,而另一个站着的仙女一脸认真。
    “厕所与污秽之神?”有仙女用两只手的食指按住了鼻翼,这是一段有味道的对话。
    “真的有这种神明吗?”有仙女好奇。
    “当然,我猜的肯定没错,要不然谁会住在污泥和恶臭之中呢?”刚刚开口的仙女十分肯定。
    仙女虽然没有小妖精那般爱八卦,但是从她们喜欢开茶话会这种形式的活动来看,这种传承还是有的。
    芙洛蒂听到猜测越来越离谱,便开口说道。
    “不是。。”
    “你们不要瞎说了,再怎么样对方也是一位神明。”
    芙洛蒂制止了这个有味道的话题,还有仙女们越来越离谱的揣测。
    “这位神明应该是因为祂的疯狂信徒进行献祭从而被污染了,这才堕落入人间的。”
    “那片污秽之地我听那个蛇人说,是因为那个翼人曾经的女王进行了某些可怕的、亵渎神明的仪式,最终才造成的。”
    “但是我并不确定,这位神明是尚未苏醒,还是已经堕落疯狂了。”
    芙洛蒂用自己的想法说道:“这位神明应该也不想要这样,如果他清醒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仙女们立刻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讨论:“翼人的女王,这位神明祂不是翼人信仰的神明吗?”
    仙女们还是不明白:“祂的信徒为什么要对祂这么做?”
    之前说出厕所和污秽之神这个奇特神名的仙女再度说话了:“这个女王一定和她的神明有仇,非常恨祂。”
    芙洛蒂也只是听亚弗安说过深渊出现之后的故事。
    但是亚弗安对于深渊具体的形成原因,还有深渊女王梅尔德的过往也并不熟悉。
    他所能知道的,也只有深渊的形成和女王亵渎神明有关系。
    仙女们的讨论并没有任何结果。
    毕竟林中仙女们对于智慧半神的情况,也仅仅只是一知半解,他们直到神恩术是由一个叫做蓝恩的三叶人编写的,但是却不知道神恩术是什么,他们见过半神的存在,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踏上智慧之路。
    光靠这样讨论,她们是无法知道一个半神堕落的真相的。
    这个时候,芙洛蒂再一次想起了那个东西。
    奇迹道具妖精的魔镜。
    那面镜子知晓一切已经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也一定知晓在深渊的诞生是什么原因,更知道深渊的本质是什么。
    这一天。
    梦境主宰乘坐着妖精的热气球落下,来到了梦境大陆边缘。
    林中仙女芙洛蒂远远就看到了拿热气球艇。
    她连忙来到了梦境主宰的面前,向着这位神明行礼。
    “希拉大人。”
    梦境主宰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亲手创造出的林中仙女:“是芙洛蒂啊!”
    芙洛蒂和梦境主宰说:“上一次您不在金字塔神殿的时候,我使用了您的魔镜。”
    梦境住在点头:“我知道。”
    “你想要去联系其他的半神,告知祂们林中仙女一族的存在,送给祂们你制作好的彩虹花枝。”
    “那是的你的使命,我同意你使用我的镜子。”
    林中仙女芙洛蒂又说道:“感谢您,希拉大人。”
    “不过这一次我还想要再使用一次您的镜子,我想要知道一件事情的答案。”
    梦境主宰希拉并没有拒绝芙洛蒂,而是脸上浮出了好奇的表情。
    “我可以借给你使用,但是你需要告诉我原因。”
    林中仙女立刻告诉了梦境主宰希拉原因,还有自己这一趟半神国度的旅行。
    希拉问芙洛蒂:“你很同情他们。”
    林中仙女先是摇了摇头,后来又点了点头。
    “我并不同情那些疯狂而堕落的人,但是我觉得那些普通人不应该遭受这场苦难。”
    “虽然,这一切本来就是凡人自己招来的灾厄。”
    “但是我还是想要帮一帮他们,至少帮助一下那些普通人。”
    梦境主宰希拉很欣慰的看着芙洛蒂:“芙洛蒂,你很善良。”
    “我答应你了。”
    “镜子在神殿里面, 你可以去拿。”
    林中仙女芙洛蒂恭敬的送梦境主宰希拉前往远方, 希拉还要接着去巡查她的梦洁。
    而芙洛蒂则朝着另一个方向, 向着造物神国的太阳飞去。
    没有多久她便进入了神赐之地。
    她经过太阳花海中用石头铺成的小径,白净细嫩的脚丫踩在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上。
    这些小径听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是神赐之城的大道,而神赐之城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 由第一代智慧之王莱德利基建造。
    她看向了花海之中的断壁残垣,却根本看不到这座城市。
    只有大风掠过的时候, 那些隐藏在花海深处的古老遗迹才会显露出曾经的些微踪迹。
    让林中仙女一堵其古老沧桑的气韵。
    以前芙洛蒂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触, 但是上一次听了阿赛和波里克的故事后, 再一次看这三叶人的起源之地就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这里对于三叶人来说,就好像是我们的彩虹之森吧!”
    “会不会有一天。”
    “我们的彩虹之森也变成一片遗迹, 再也没有人记得我们呢?”
    芙洛蒂无法想象那么久远以后的事情,毕竟林中仙女一族才刚刚诞生不久。
    作为一个种族,他们还处于婴幼儿时期。
    芙洛蒂沿着太阳花海走, 渐渐的听到了远处妖精之国的吵闹声音。
    “来了来了。”
    “祂又来了。”
    妖精们一边飞, 一边大喊。
    “我们的滑滑梯, 祂又给霸占了。”天上一个个小妖精们到处乱飞, 环绕在一个穿越半个神赐之地的滑梯周围。
    “我们要去向因赛神告状。”小妖精门很生气,又集结在了一起。
    “可是我们和祂定下了约定, 每天这段时间滑滑梯都归祂。”小妖精们委屈极了。
    远处妖精大图书馆的顶部,那里便是滑滑梯的开端。
    一个小女孩正叉着腰,得意洋洋。
    林中仙女芙洛蒂当然不知道妖精们的苦恼, 不过她也没有靠近去了解。
    她也很喜欢小妖精们,但是只是喜欢远远的看着这些可爱的妖精。
    要是加入其中, 被妖精们团团围住,她又会觉得妖精们实在是太过于闹腾。
    幸好这一次妖精们的注意力都被另一个存在给吸引了过去, 没有人注意到芙洛蒂。
    她悄悄的来到了金字塔神殿,朝着里面走去。
    然而。
    她刚刚迈进去腿, 余光就注视到了神殿里面有人。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但是一直注视就只剩下永恒之光的存在。
    芙洛蒂一瞥的瞬间就注意到,对方好像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黑色头发。
    自从能够通过神之月投影在这个世界上后,尹神拥有了一个人类的形貌,但是真正能够一直直视祂投影形貌的人并不多,毕竟哪怕只是用眼睛而不是精神力窥探,时间久了也同样会受到祂本体的影响。
    “是因赛神。”
    芙洛蒂吓得好像一只炸毛的猫, 全身绷紧。
    她立刻紧张的躲在了门外面。
    但是这个时候神殿里面传来了声音,那是一个调皮又稚嫩的声音。
    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被困在了神殿里面的小妖精。
    “有人鬼鬼祟祟的。”
    “躲在门口呢,她以为藏起来我就看不见她了, 神明就看不见她了。”
    “这是自欺欺人,不对这是掩耳盗铃。”
    那小妖精焉坏焉坏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
    “我看到了。”
    “我看到是谁了。”
    “是小仙女,是芙洛蒂。”
    这下芙洛蒂也没有办法隐藏了,只好从门后面走了出来。
    她走入了神殿,始终低着头不敢看神明。
    “因赛神。”
    神没有说话,好像只是点了点头。
    芙洛蒂也注意到了刚刚说话的是谁了。
    在因赛神一旁的窗台上放着一个花盆,花盆里装着一个调皮的小妖精,它正将自己的头埋在花杯里好像真的装作一朵太阳之杯。
    应该是某个“人”把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妖精栽进了花盆里,但是那个把它栽进花盆里的“人”现在又把它给忘记了,不知道到哪里去玩了。
    芙洛蒂紧张的站在神殿里,一句话都不敢说。
    一时之间神殿里又安静了下来。
    她打量着那个坏坏的小妖精,同时也注意到了神明手上拿着一面铜镜,正是她想要借用的奇迹道具妖精的魔镜。
    小妖精也同样在盯着她,看到芙洛蒂偷看铜镜立刻大喊。
    “芙洛蒂在偷看,她也想要看神明在看什么。”
    芙洛蒂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妖精会被种在花盆里了。
    小妖精不知道自己一开口。
    这个也字,貌似也暴露了它同样在偷看。
    “我没有。”
    “我不敢。”
    她有些急切,抬起头辩解道。
    而此刻。
    因赛神抬起了头,目光注视向了芙洛蒂。
    一瞬间,芙洛蒂就感觉天空之中的太阳和月亮都消失了。
    她坠入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而黑暗之中一颗星辰不断的放大,永恒的银色光芒投射而下,将她的瞳孔映照成一片空白。
    芙洛蒂连忙往后退,碰到了一座神台下的古老的高大石像。
    脚下一个跄踉。
    而她刚好也因为这一个跄踉从那被时光和岁月吞噬的恐怖中挣脱了出来,她还不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回头看向了那个自己靠住的雕像。
    那是一个三叶人,看上去栩栩如生。
    哪怕跪在地面之上依旧可以感受到他身形的强壮和的伟岸的气势。
    “这是谁的雕像?”
    “为什么会摆放在神殿里?”
    “什么样的人的雕像,竟然有资格放在这里?”
    因赛神好像一眼就看出了芙洛蒂心中的想法,始终没有开口的祂说话了。
    “他不是雕像,他是莱德利基。”
    “这是他留下的身躯。”
    因赛神的声音依旧如同往常一般冰冷而淡漠,将原本应该有的唏嘘,还有岁月变迁的遗憾全部掩盖。
    “他发誓要永远留在这里,留在这座神殿。”
    “在这里永远陪伴着我。”
    芙洛蒂非常惊讶:“智慧之王莱德利基?那位古老的神王?”
    林中仙女立刻避让开来,毕竟她面前的是智慧一脉的起源和开端,是所有智慧种的神王。
    “原来祂一直都在这里?”
    但是芙洛蒂能做到的,能想到的。
    也仅仅是惊讶罢了。
    她并不清楚这位智慧神王的过往,更不知道遂古之初造物主和长子之间的故事。
    看着芙洛蒂脸上的惊讶还有茫然,因赛神好像变得有些意兴阑珊。
    祂放下了手上的镜子,转过身去。
    祂好像知道希拉答应芙洛蒂的事情,也知道芙洛蒂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你看吧!”
    说完,造物主的身影就消失于一片光中,消失于这个世界。
    芙洛蒂愣愣的站在原地,她不知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还是因为神明本来就是如此。
    如同天上的月,不可捉摸。
    而这个时候,窗台上的花盆也震荡了起来。
    “我也走了。”
    被种在花盆里的小妖精也摆脱了出来,没有烦恼和忧愁的它嬉笑着飞走了。
    整个神殿只留下了芙洛蒂一个人。
    ---------------------
    芙洛蒂站在原地良久,心情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她终于才想起了自己来到这座神殿的目的,
    她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那面铜镜开始问起了对方问题。
    她将镜子捧到了自己面前,可以通过光滑的镜面看到自己的脸庞,还有头上带着的花冠。
    “镜子啊!”
    “镜子!”
    “请告诉我,翼人的神明到底是谁?深渊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镜子里画面流转,如同一团云雾慢慢散开。
    背景不再是这一个纪元,而是一座古老蛮荒的城市,希因赛王国赫尼尔王朝时代。
    画面之中是一个暗夜,一个点燃着灯火的房间里一个三叶人正拿着一块石板。
    正是赫尼尔王朝时代,邪神座下的大祭司肖。
    而此刻他正面临着众叛亲离的局面,真理圣殿第三代贤者费雯、占据圣山的邪神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转生者阿赛,所有人都想要他的命。
    他已经进入了死局,他一生所追求和渴望的永生和神明的境界虽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已经探索清楚了通往神话的道路,却已经无力再向前。
    他想到了一个金蝉脱壳的计策,他想要躲过这一个纪元的死局,前往下一个时代。
    肖将他的一切托付给了自己的老仆,然后死在了安丽咒印之灵的力量下。
    芙洛蒂看着画面里的三叶人,看着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阴冷气质的祭司。
    “这个人总感觉很可怕。”
    虽然她直到这是无数年前的画面了,但是当看到画面之中那个三叶人的目光之时,她还是忍不住感觉到害怕。
    那是一种冷漠到极点的目光,但是又是无比的坚定。
    只要是认定的事情,他可以牺牲任何人,甚至将自己也当成实现理想和目标的道具。
    肖的前半生平庸无人注意,后半生充斥着背叛、邪恶、堕落。
    但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却说出了前所未有的豪言壮语。
    “我终将归来。”
    “以神话的姿态。”
    肖的仆人抱着石板跪在地上,向着肖作着最后的告别。
    他们都知道,从此以后不可能再有相见的机会。
    “可惜,我不能见证您成为神的那一天。”
    肖却说:“没有关系!”
    “在时间的另一头会有人知道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会有无数人颂唱你和我的故事。”
    “那将是另一段神话的开端。”
    芙洛蒂大概明白了,面前这个三叶人便是翼人信仰的神明。
    只是。
    肖以为的时间的另一头,会是一万年,十万年。
    或者几十万年。
    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是两亿五千万年。
    岁月的长度,将他曾经一切的幻想和野望击碎,让一切的设想和安排,都变成了命运的抉择。
    芙洛蒂拿着妖精的魔镜,接着看下去。
    画面一转,肖变成了始祖鱼。
    又从始祖鱼变成了一种种古老的海洋生物,最后又从海底里爬出,走上了陆地。
    肖的转生,就是以始祖鱼为开端的演化史。
    跟随着岁月变迁,镜子里面出现了这一个纪元的场景。
    一个翼人少女推开了灵性之门,掉落进入了其中。
    她醒来的时候,就成为了翼人的第一个天空使者。
    而与此同时,她的腹中也孕育出了一个新生命。
    少女欣喜万分,她认为这个孩子就是神明赠与她的礼物,是翼人和神明缔结下的契约。
    也是。
    她信仰的开始。
    少女便是曾经的翼人女王梅尔德,而她腹中的生命便是杜玛。
    曾经的少女疯狂的信仰着灵性之门,她渐渐的变成了后来那个冷漠而高高在上的翼人女王。
    最后,镜子浮现出了深渊诞生的恐怖画面。
    翼人女王梅尔德向神明祈祷,她渴望着神明的苏醒,神明降临在这个世界。
    在疯狂和可怕的笑容之中,翼人女王生下了名为深渊的所在。
    金字塔神殿中,芙洛蒂拿着镜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看上去有些紧张。
    镜子中,翼人女王梅尔德的意识分裂成两个,她好像在自己和自己说话。
    黑暗梅尔德:“这是神的黄昏形态,这不是你的错。”
    梅尔德:“真的吗?”
    黑暗梅尔德:“当然是真的。”
    梅尔德脸上的惊恐和绝望缓缓消失,她的嘴角弯成了一个弧度。
    “那真的是。”
    “太好了。”
    黑暗涌了上来,将她彻底吞没。
    芙洛蒂注视着梅尔德的意志彻底堕落,直到不可挽回。
    她震撼万分,甚至有些难以理解。
    “怎么会是这样?”
    “怎么会这样呢?”
    “难道虔诚的信仰,也是一种错吗?”
    她曾经以为,翼人女王亵渎神明一定是因为她是一个不虔诚的人,她是一个为了力量不惜一切的人。
    芙洛蒂怎么也没有想到,翼人女王梅尔德是一个无比虔诚的信徒,虔诚到将神明置于一切之上。
    置于自己之上,置于所有翼人之上。
    但是正是她这种将神明置于一切之上的信仰,最后让她将神明拉下了神坛。
    正是因为她的虔诚,正是因为她的对于神明无限的盲从。
    让她亵渎了神明,让灵性之门坠入深渊。
    这可真是让人感觉到讽刺无比。
    芙洛蒂总算是弄清楚了深渊诞生的前因后果,这是一个贯穿两亿五千万年的故事。
    一个最古者种族欲图成为神话,却让自己落入轮回炼狱的故事。
    一个凡人信仰神明,却最终亵渎了神明的故事。
    芙洛蒂接着问妖精的魔镜:“深渊是翼人女王生下来的生命,那么它是活着的吗?”
    “是一个堕落的邪神吗?”
    紧接着,镜子倒映出了神之杯的画面。
    便戛然而止了。
    镜子是联通梦幻星海的,它查看的只是一幅幅人所看见的画面,是活着的人。
    有些东西是它无法显露出来的,或者说它没有权限直接展示出来的。
    “神之杯?”
    “为什么会出现神之杯的画面?难道深渊还和神之杯有关。”
    芙洛蒂想了半天,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从神赐之地中飞出,朝着这座神之岛下面而去。
    无穷无尽的祈愿之光从芙洛蒂的身边流淌而过,而她距离那巨大的神之杯也越来越近。
    可以看到这座金色巨杯在换换的旋转,里面承载的法则之梦也在随着它的旋转而不断飘起落下,形成了神赐之地周围最美丽震撼的画面。
    最终。
    芙洛蒂彻底靠近了神之杯前,原本上面有些虚幻不定的文字也缓缓显露而出。
    那是铭刻在神之杯上,记录着世间一切超越凡俗之上,拥有超凡力量道具的序列。
    虽然说是铭刻,但是可以看到它在不断的变换,其中的文字和信息还随着观测者的权限和能力,展露出不同的那一面。
    高高排在第一的,是一枚血红色的纹章。
    芙洛蒂曾经见过这枚纹章。
    它别在生命主宰莎莉的裙子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起眼的装饰品。
    而此刻芙洛蒂却第一次知道它的名字,也为它的能力所震撼。
    斯图恩纹章
    序列号1
    得到它的人可以拥有生命权能半神的位格,获得永恒的生命和变化成巨怪的力量。
    介绍非常简短,或许是因为芙洛蒂的权限不够,无法查询到更详细的力量和细节。
    芙洛蒂接着往下面看,她又看到了两个熟悉的道具。
    神圣之舟,序列号2,穿越与造物神国和现实的神话之舟,往送人生之梦的大船。
    妖精的热气球,序列号3,它是梦境主宰的座驾,拥有空间力量的特殊奇迹道具。
    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一个最近才出现的神术道具,智慧权能凝结之物。
    其原本排名应该更后一些的,但是最近不断的一路爬升,抵达了这里。
    深渊
    序列号4
    能力1黑暗侵蚀:深渊拥有庞大的侵蚀力量,可以从灵性上污染堕落其他生命的形态,让对方成为深渊种族;深渊种族受到深渊的影响和控制,永远的成为它的一部分,但是上位深渊种族也同样可以反过来,掌控深渊的一部分权限。
    能力2深渊献祭
    能力3
    能力4
    芙洛蒂只能够看到前面第一栏,第二栏只有一个名字。
    置于后面的,只剩下一片空白了。
    不过芙洛蒂的确猜对了,深渊在被污染之后已经脱离了掌控灵性之门的掌控。
    它在融合了大量凡人的污秽,融合了无数魔物的力量之后,早已变成了一件类似于道具一般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