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七十四章:让光辉之主重新降临在这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海海畔。
    杜玛看着那海面上的帆船,心绪复杂无比。
    因为那些爱维尔人就是乘坐着这样的大船从天尽头而来,他们并非从土里诞生的,也不是突然出现的。
    他们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海的对面。
    这些船,以及他们种植的卷球厥,还有他们从鲁赫巨岛上带来的种种。
    都可以证明他们的来历。
    她极目远眺,蛇人们说在海的那一边有着一座巨岛。
    鲁赫巨岛。
    如果按照亚弗安所说的,那里是一切的起源地。
    那里有着上一个纪元的残留,有着高高在上的诸神。
    “我们的神不是唯一。”
    当她看到亚弗安的纸飞龙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了这个答案。
    而在远方,还有着更可怕的答案。
    杜玛张开了翅膀,她接着朝前面飞去。
    再往前。
    她看到了恐怖的风暴之海的时候。
    她就明白,她的神也并不是至高。
    不过是从天尽头逸散出来的残留力量,就能够扰动整个世界,黑暗的风暴席卷千万里,恐怖的影响能够传递到已知的所有角落。
    那是能够毁灭一切的伟岸,那是凌驾于一切生命之上的意志。
    这一切都让杜玛瑟瑟发抖。
    “这是生命主宰的力量?”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地方?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造成这样恐怖的景象?”
    她超脱凡俗的灵性和双眼可以看到凡人感应不到的一切,她抬起头注视着黑风暴的深处,注视着黑色力量的源头。
    她看到了黑暗的风暴之中有着魔神的怒吼,有着无数根触手在往天空延伸。
    甚至。
    她听到了灭世的号角。
    吹响号角的是一个能够创造一切生命,又能够毁灭一切生命的伟大存在。
    面对这黑暗的风暴,在雷霆、暴雨、巨浪之中,在席卷千里的恐怖天象下。
    她感觉到自己渺小得和虫子没有任何区别。
    哪怕。
    她已经站在了凡人的顶尖,拥有着让普通人仰望的力量和地位。
    她惊恐无比的逃走了。
    或许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独自穿过这弥漫着黑色的风暴海洋,但是她面对着这恐怖异象背后的力量已经彻底崩溃,
    她看到过灵性之门。
    但是那扇神话之门在这创造一切又毁灭一切的力量面前,就又显得不值一提了。
    这样的存在,这样能够创造一个世界,能够创造一切生命的主宰。
    竟然只是造物神座之下的三神之一。
    那么造物神座上坐着的,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她挥动着翅膀狼狈窜逃,头也不敢回。
    她已经再也没有勇气去看海的另一头到底是什么。
    那黑风暴背后的一切,那一切起源的国度。
    她已经相信了那一切的存在。
    杜玛一路飞回了芬布克因山,她不惜耗费力量卷起狂风,以最快的速度穿过天空。
    直到一个深夜,她才降落在了光辉神殿前。
    环看着周围熟悉的殿堂,一重又一重的门楼,流淌着清流的水渠和涌泉,她才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平复下来。
    “呼呼!”
    她剧烈的喘着粗气,心神摇晃。
    她双手合握,仰头看着光辉之主。
    口中不断的念着悼词。
    “伟大的灵性之门,永恒的光辉之主,晨曦和黄昏的主宰。”
    “请您庇佑我。”
    “请您指引我在狂风和黑暗之中找到心灵的归属。”
    “请您原谅我,原谅我动摇的信念,原谅我的脆弱。”
    她一遍又一遍念着,心情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此时此刻,她真正明白了亚弗安的那句话。
    “神明是太阳。”
    “靠的太近,离得太远都会招致灾难。”
    翼人也是如此,他们因为光辉之主的力量获得现在的一切,因为太阳的降临,他们才从黑暗的蛮荒之中点燃了文明的火光。
    她们因为生命之母创造而生,因光辉之主而走出黑暗。
    没有神明他们不会诞生,没有神明他们只是野兽。
    但是感觉更可怕的是亚弗安所说的另外一句话。
    “你说。”
    “神明对凡人的信仰,是如何看待的?”
    光辉之主早就沉睡了,祂并未曾真正苏醒。
    翼人获得的力量都是因为梅尔德打开了灵性之门,他们所谓的神谕和指引,不过是梅尔德听到的混乱梦语。
    她的母亲梅尔德女王一生所渴望的就是神从黑暗之中苏醒,重新降临在这个世界。
    她从来没有见过神明,凡人对于神明的一切都只是自我感动和想象。
    凡人总是一厢情愿的认为神是仁慈的,他们幻想着神会赐予他们想要的一切,就好像神是一个万能的许愿圣杯。
    而此刻的杜玛在想。
    如果神明苏醒了,一切会变成什么样了?
    他们和神靠的太近,无限的去接近那天空中的太阳。
    狂妄的凡人去触碰神明的力量,用自己的愚昧和妄想去猜测神明的意愿。
    等来的是真正的光明,还是在太阳的烈焰下化为灰烬。
    杜玛闭上了眼睛,她不敢再去想了,她强迫自己去遗忘亚弗安所说的那些狂语。
    而这个时候一个人走入了光辉神殿,一个美艳成熟的白翼天空使,穿着羽织材质的轻薄衣袍。
    正是杜玛的母亲,翼人的女王和六翼天空使梅尔德。
    “杜玛!”
    “你也来向神祈祷了吗?”
    梅尔德举着一盏灯火,赤着脚踩在石板上。
    她脸上没有表情但是语言之中却有着欣慰:“这很好,光辉之主会感受到你的虔诚。”
    杜玛扭头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她想要诉说自己这一次前往爱维尔城邦探查后的情报,但是却因为这消息太过于震撼和惊恐,而不知道从何而开口。
    她觉得,这些消息对于自己的母亲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梅尔德这个时候开口直接问她了:“你去调查那些长着尾巴的智慧种,调查得怎么样了?”
    杜玛说:“他们叫做蛇人,来自于一个叫做鲁赫巨岛的地方。”
    “他们是可以沟通的,拥有着高度智慧。”
    “我发现他们掌握了一些我们没有的技术,他们拥有种植一种名字叫做卷球厥的植物来获得稳定的食物,他们可以造出非常轻便的纸,可以代替我们之前用的石板。”
    “他们的冶炼技术也比我们的更加先进,我觉得如果去学习他们的话我们也同样可以获得这种技术。”
    但是翼人女王梅尔德并不在乎这些,她感兴趣的是这些蛇人真的有智慧。
    “他们之中的普通生命也能沟通?果然是另一种智慧种族。”
    “这么说来他们也可以信仰光辉之主了?”
    杜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犹豫再三最后还是说道。
    “但是。”
    “他们已经有了自己信仰的神明。”
    翼人女王梅尔德听了杜玛所说的真理与知识之神,还有亚弗安和他的纸飞龙,至于其他的她就没敢说了。
    一者她的母亲绝对不会相信,二者那远在另一个世界的一切目前还无法和他们产生直接的联系和干扰,她害怕自己说的多了反而导致更多无法预料的情况出现。
    鲁赫巨岛,对于翼人和蛇人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
    就好像蛇人将脚下的大陆称之为新世界一样。
    翼人女王梅尔德和杜玛预料的一样,根本不相信另外一个神明。
    而且以梅尔德的信仰,哪怕直面另外一个神明也只会当场斥为邪神,并且立刻和这邪神和其眷属信徒开战。
    “那不过是伪神,当他们见识到光辉之主的力量之后,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神明。”
    “不过这件事情先不急,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
    梅尔德不久前得到了神恩术。
    这种以凡人之身触碰神话之力,逆转脆弱如同尘泥一般的凡人躯体,化为神话器官的神术让梅尔德叹为观止。
    她最近一直都在研究神恩术,并且为自己的破境准备着。
    如果成功,她将拥有神的一丝力量。
    她将突破凡人的境界将成为神的使徒。
    梅尔德和自己的女儿分享着这份喜悦:“杜玛,我的女儿。”
    “因为我们的虔诚,神赐予了我们成为祂使徒的机会。”
    “我要成为神的使徒。”
    梅尔德虔诚的看着神:“到时候。”
    “我可以推开灵性之门进入神的国度,真正的见到神明。”
    --------------------------
    光辉神殿。
    经过一夜的祷告准备,梅尔德带着诸多天空使沟通上了灵性之门。
    他们维持着灵性之门和人间的通道,列着阵型一点点从神殿里走出。
    他们穿过光辉神殿前的一重又一重门楼,来到了悬崖边上。
    天空试炼要开始了。
    而这一次。
    在山脚下等待的人,比上一次的还要多。
    和上一批人一样,他们同样的满怀期待和渴望,他们的脸上充满了狂热。
    “神的光芒。”
    “快看。”
    “天空的使者,他们在为我们打开通往神国的大门。”
    “光辉之主啊,我看到了您的国度。”
    一个狩猎文明的残酷竞争远超过农耕文明。
    不能够狩猎,不能够体现价值的人,便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这些人本就活不下去了,天空试炼就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杜玛这一次也站在了梅尔德的身边。
    她虽然也并不完全赞同母亲的做法,但是她也知道。
    哪怕是光辉神殿也的确不可能救所有人,山脚下聚集的翼人越来越多,光辉神殿也很难养活日益增多的嘴巴。
    发下的食物并没有增加,而人却在不断增加,这导致经常有翼人会饿死或者在争夺食物中死去,爆发出种种惨剧。
    有的时候她也想。
    对于那些心甘情愿参加天空试炼的人来说。
    死亡。
    或许也是一种救赎,一种从苦难之中解脱的方式。
    而其中一些老迈的翼人,则是直接来寻求进入光辉之主国度的机会,他们渴望着能够成为神明的力量,神明的一部分。
    梅尔德在光芒之中,三双羽翼散发出剧烈的光芒。
    梅尔德的身形在光芒之中不断变大,最后变成了一个高达三十米的神圣形态,只是在炽烈的白光下,山脚的人根本看不清山顶的情况。
    只有飞到最高处,才能够隐隐看到一个长着六翼的神圣使者轮廓。
    这就是天空使的三阶形态,也是上位天空使的形态。
    看起来。
    这一次的天空试炼非常重要,梅尔德直接拿出了所有力量。
    庞大的六翼神使神圣形态一举一动,都给周围的人带来巨大的震撼感。
    哪怕她施展神术的口吻,都给人一种传递神谕一般的威严。
    “神咒:光明。”梅尔德神术打开了灵性之门,剧烈的光芒彻底淹没光辉神殿,铺天盖地的往下方延伸。
    “神咒:献祭。”梅尔德再度开口,其中大部分人都在光芒之中融化,化为光尘流淌向屹立与虚无之中的灵性之门。
    “神咒:救赎。”又一句话,数十上百人所有的肢体残缺、伤势疾病,都在一瞬间修复愈合。
    而再一次献祭了这么多的人之后,可以看到灵性之门上关于智慧的主干、欲望的枝杈、知识的繁叶又获得了弥补和增长。
    原本空洞而灰白的灵性之门,变得灵动而彩色了起来。
    只是那彩色没有原本白色的纯净神圣,反而透露着无序。
    果然。
    门后面的存在也随之变得更加活跃,但是也变得更加混乱。
    化为六翼神使神圣形态的梅尔德此刻仰望着灵性之门,她好像听到了门里面的存在在呼唤着自己,呼唤着她的名字。
    她迫不及待,她大声的说道。
    “神明的力量降临于此。”
    “快看啊!”
    “祂在看着我们。”
    梅尔德跪在地上,跪在了广场中央。
    “所有天空的使者们。”
    “让我们一起,迎接神的恩赐吧!”
    全体天空使早就站成了一个阵型,将梅尔德围绕在广场的中央。
    这是提前就已经准备好的,是神恩术中如何将咒印、精神、血脉压制和融合为一体的术阵。
    今天不仅仅要举行天空试炼献祭神明,同时也是梅尔德成为神之使徒的日子。
    当然。
    光凭借术阵是没有作用的。
    必须拥有神恩术中全部的方法,才能够进阶四阶权能。
    所有天空使将精神连接在一起,精神力屏障汇聚成一个庞大的结界,朝着中央不断的压缩。
    天空使们为了稳住自己的意志和精神还一同唱起了圣歌,于灵性之门下赞美着光辉之主。
    高大的六翼神使神圣形态,成群长着白翼的美丽天空使。
    镂刻着花纹的门楼,吊着铜钟的高台,喷涌着泉水的水渠和鱼池。
    神圣的殿堂、美丽的物种和神圣的歌声此刻凝结在一起。
    那身形庞大的六翼神使也在神圣的歌声之下,一点点变得透明,一点点变小。
    最后恢复成为了常人大小。
    而这还没有停下。
    梅尔德藏匿在皮肉下面,眉心深处的神石也开始了变化。
    神石开始融合意志思维、精神力、咒印、神血,将一切融合为一体。
    神石散发出神话的光芒,内里生长出了复杂的结构,于此同时那神话的辐射力量还延伸到了整个头部,进而辐射到了梅尔德的躯体。
    恐怖的威压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
    所有凡阶的存在直接趴在地上不能动弹,连山脚下的凡人都跪了一地。
    自一千多年前,万蛇之母通过试炼第一个成为使徒阶之后,第二个使徒阶出现了。
    虽然一个是生命主宰的使徒,一个是光辉之主的使徒。
    不过和万蛇之母一样,新的四阶依旧是神明造就的。
    “神之使徒。”杜玛看着自己的母亲,感受着那不断膨胀的力量。
    这已经是不属于凡人的力量了。
    这个位阶不仅仅有着超越凡人的力量,还拥有着近千年的寿命。
    对于凡人来说,他们就是神明在人间的代言者,是神明力量的显化。
    梅尔德伸出手张开了双臂,她的身躯再一次膨胀。
    这一次。
    她的体型竟然涨到了八十米往上,而背后展开的,是四对翅膀。
    八翼天空使。
    伟岸的身形飘在半空之中,这一刻梅尔德自身就像是一个行走在人间的神祇。
    巨大的白色翅膀铺开,有着说不出的震撼。
    她的全身都涌动着灵性和神话的力量,她眉心的神纹涌动着法则的力量。
    “神咒:灵降!”
    梅尔德背后的羽翼展开,形成了一道光门。
    梅尔德的羽毛落下。
    那白色的羽翼在光芒之中不断变化,不断衍生。
    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天空使。
    一个又一个生长着六翼的神使被召唤出来,他们从光芒之中而生,唱着神圣的歌走下。
    只不过这些六翼天空使只有灵性,眼中没有任何智慧、欲望,他们只是梅尔德召唤出来的武器。
    这是四阶天空使的力量。
    可以召唤出成群的三阶神使来供应自己驱使。
    天空之中的光芒慢慢变淡了,而山脚下的翼人们也看清楚高处的景象。
    他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八翼神使沐浴着神光,而成群的六翼神使环绕在她的身边。
    整个芬布克因山在这一刻,变成了神国。
    “多么神圣多么美丽的姿态。”衣不蔽体的灰翼翼人看到这等景象,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神啊,这就是您的使者吗?”相比于山下丑恶穷困的世界,上顶上的那个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
    “太美丽了,光辉之主了,您就是光的化身,是晨曦和黄昏的主宰”刚刚从天空试炼治愈了疾病的人,大声赞颂起了光辉之主。
    所有人哭嚎着。
    呐喊着。
    恨不得自己也能够成为天空之中的一部分,踏入那神圣的国度之中。
    而梅尔德丝毫没有沉迷在自己的力量里,她直接带着自己召唤出来的一个个神使一起飞向天空,一起融入那逐渐收敛的光芒之中。
    她竟然自己闯入了不属于凡人的国度,跨越虚幻和真实的界限。
    她来到了灵性之门前。
    这一次,她没有驻足停留。
    而是直接走了进去。
    门的后面是灵性的世界,在这里可以看到灵性作为生命和智慧的枢纽是如何运转的,可以看到智慧是如何从肉体之中诞生的。
    肉体可以衍生出灵性,生命可以衍生出智慧。
    于此同时。
    灵性也可以改变肉体,可以逆转影响一个人的本来面貌,这就是光辉之主的力量,祂赐予翼人们的力量。
    在这里。
    翼人女王梅尔德看到了远古时代的大海,看到了时光匆匆流逝而过,看到了无数物种的起源和灭绝,看到了生命的演化和向前。
    她听到了神明的低语。
    那声音浑浊不清,响彻在耳畔但是只能够听清楚其中几个字节,而不知其含义。
    “无数年。”
    “无数岁月。”
    “一次又一次轮回,我抵达了极限,我依旧没有能够找回我的智慧。”
    “我是谁我叫什么?”
    “我是始祖鱼?我是甲胄鱼?”
    “我是水龙,我是棘螈,我是森蜥。”
    “我是”
    但是紧接着,祂就变得混乱和疯狂起来。
    “不,我是翼人。”
    “翼人。”
    “翼人!”
    “翼人。”
    翼人女王梅尔德站在门里面,她没有看到外面的灵性大门上一个又一个翼人挣扎着从门里面挤压出了自己的面孔,发出疯狂的哀嚎。
    她听着神明的窃窃私语,如同梦呓。
    她看着那光阴快速流转的古老画面,她根本不明白神到底在说什么。
    因为她此刻被无穷无尽的物种和远古时代的海洋给震撼到了。
    她震撼于神明的古老,她觉得这是神明在向她展示这个世界的秘密。
    梅尔德看着海洋化为陆地,看着光秃秃的陆地生长出各种各样的植物,一个又一个物种爬上了陆地角逐着霸主之位,最终又被淘汰。
    梅尔德心神激荡,什么是力量,什么是神明。
    再强大的力量,能够比得上这种跨越无尽岁月的神话吗?
    什么是神明,能够无视时间的距离抵达光阴的另一头。
    就是神明。
    “这就是神明。”
    “古老的神明。”
    “在无数年前,神明就降临在这个世界。”
    “他们坐视岁月的变迁,坐视着一个又一个物种的起源和灭绝,他们无视岁月的久远抵达永恒的尽头。”
    最后。
    翼人女王听到了神的最后一声怒吼,那声音沧桑而空洞,好像带着无尽的绝望和恐怖。
    肖有着抛弃下一切,前往下一个时代的决心和毅力。
    但是他没有想到,下一个时代是两亿年。
    两亿年太久了。
    久得远远超乎了肖的预料,超乎了肖的极限。
    “我要回来。”
    “我终将归来,以神明的姿态。”
    “重新降临在这个世界,我要找回曾经的一切。”
    那声音震耳欲聋,带着最执着的信念。
    于此同时,灵性之门后的一切全部消失,化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梅尔德看着那漩涡,感觉像是一个庞大到了极点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她激动无比,她虔诚的跪在神的面前。
    “神明啊!”
    “我会倾尽一切,完成您的旨意。”
    灵性之门轰然关闭,梅尔德也掉落回了人间。
    其他天空使也一直在等待着梅尔德,梅尔德带着所有人再度回到了光辉神殿,完成了最后的祷告仪式。
    所有人缓缓退出,只有杜玛留下了。
    “母亲。”
    “您进入了神的国度了吗?”
    翼人女王梅尔德虔诚的看着神明的雕像:“我看到了神明,那是前所未有的伟岸。”
    “在一切还未曾诞生以前,在大地还空无一物以前,神明就存在于这个世界。”
    “祂是真正的神祇。”
    杜玛:“当然,那可是伟岸的神明。”
    梅尔德回过头,她看着杜玛说道。
    “杜玛!”
    “我要让光辉之主重新降临在这个世界。”
    “这是神的旨意,也是我的意志。”
    听到这话。
    不知道为什么,杜玛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
    “让神降临?”
    她眼前好像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她看到了太阳落在了大地之上,然后光芒淹没了一切。
    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没有人尝试过,没有人见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