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七十三章:翼人的来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爱维尔城邦。
    都城的三面都修建着平整的道路,可以看到帆驼兽带着车辆穿梭不停,人们一边驱赶着驮兽一边交谈,生活的安宁可以从他们脸上的惬意看出来。
    城墙修建的并不算高,也少了为战争而准备的护城河,只有几条通往城内的水渠。
    靠海的一面有着港口。
    原本这座港口荒废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有一些小船停靠,不见大船来往。
    但是随着爱维尔城邦另两座靠海的城市发展了起来,港口也慢慢变得兴盛了起来,来来往往的船只也变多了。
    城中的知识神庙修建的比皇宫还要富丽堂皇。
    这座神庙同时还兼备图书馆的作用,储存着爱维尔人的所有图书。
    爱维尔人对于知识特别的看重,对于他们来说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信仰。
    当然这种知识主要还是以神术知识为重。
    他们目前拥有的书籍并算不上多,图书馆也显得有些空空荡荡,但是可以预见将来会越来越多。
    这一天。
    知识神庙里面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并且不再对外开放。
    连爱维尔王西迪都来到了神庙之中,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亚弗安跪在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像之下,手中捧着的正是他的巫灵之书。
    在众人瞩目之下,亚弗安颂唱出了真理与知识之神的全部称号。
    “掌握真理之神,书籍与知识的主宰,永恒轮回的阿赛神。”
    “我向您献祭。”
    “我祈求您。”
    “希望您赐予我真理的力量。”
    知识神庙中的全体巫灵都开始颂唱起了神名,向祂献祭,向祂祈求。
    献祭仪式开始。
    大量的书籍、纸页在光芒之中浮起。
    上面记载的文字都从纸张上剥落了下来,变成了一个个扭曲的黑色文字朝着天空而去。
    亚弗安和巫灵们抬起头。
    这些知识之神的仆从和祭司,意识立刻被那献祭的存在吸引。
    他们的意识一瞬间被上位的神话存在扯离现实,看到了伟大的真理之门。
    而在外面的城市中,也同样能够看到一道从天而降的光柱。
    光柱笼罩在了知识神庙上,笼罩在了亚弗安的身上。
    “哗啦啦。”
    亚弗安手上的巫灵之书剧烈翻动,他学习和掌握的所有神术都在一瞬间扭曲蠕动了起来。
    可以看到他的巫灵之书上,出现了一个代表着真理的印记。
    他的身躯里,流淌着法则的光芒。
    巫灵之书中记载的一种又一种神术之页飞了出来,而刚刚献祭完文字的大量空白的书籍、纸张在亚弗安的周围旋转。
    二者互相结合,互相融合。
    咒印成为了它的心、幽魂成为了它的灵,神术之页成为了它的骨,被超凡力量同化的白纸成为了它的皮。
    最后诞生出了一个白色的巨大怪物。
    那是地行龙的模样,却长出了一双巨大的翅膀。
    它还在不断的变化,变得越来越大。
    最后。
    一震翅就飞出了神庙,在天空之中自由的张开了长达数十米的双翼。
    一个个巫灵追了出来,看着天空之中纸张凝结成的庞大之物。
    “地行龙,这是地行龙的模样。”身为爱维尔人,哪里认不出这种在鲁赫巨岛上赫赫有名的生物。
    “长翅膀的地行龙?这是亚弗安大人幻想出来的存在?还是真的存在这种恐怖的生命?”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地行龙长出翅膀,全体神侍一个个看着飞翔的纸龙长大了嘴巴。
    “会飞的地行龙,那是什么?”神庙下的侍卫,侧殿之中的爱维尔王西迪全部都发出了惊呼。
    地行龙在不具备超凡力量的物种里,是最强大的存在。
    听说在古老的年代,它们的祖先曾经承载过刚刚从造物国度降临的生命主宰,主宰虽然没有赐予它超凡的力量,但是有它也因此而成为最强大的物种,拥有超越其他物种的体魄和生命力。
    而此刻。
    在亚弗安的幻想里,它插上了翅膀,它拥有了超凡的力量。
    虽然,它并不是真的。
    它只是纸折的。
    亚弗安操控着它,这纸飞龙在天空之中发出咆哮之音。
    声浪化为层层波纹,直接撕裂了城外的一栋废弃建筑。
    它操控着风,就像传说之中的御风之翼一样快速掠过天空和城池之上,快得只能够看到一抹残影。
    它拥有着两种咒印之力,风和音。
    亚弗安看着那纸飞龙,他的心情一瞬间激荡无比。
    他看见的并不是一个长着翅膀的怪物。
    他看见的是一双挣脱了一切束缚的纸翼,用强大的力量挣脱一切束缚,去追寻自己想要的所有。
    如果修伯恩的船代表着他想要乘风破浪突破一切险阻,想要化为大海上的孤岛,想要承载起他所有想要承载起的人。
    那么亚弗安的真理之页,同样也代表着他内心处最深切的渴望。
    最后。
    所有的一切化为了一页散发着蓝光的书页从天空坠落。
    融入了亚弗安的巫灵之书内。
    这就是亚弗安的真理之页,他念出了上面的名字。
    “亚弗安的纸飞龙。”
    亚弗安成为了三阶的权能者,他看着翻开的巫灵之书缓缓合上,而知识神庙之中爆发出了浪潮一般的欢呼声。
    “三阶权能者,亚弗安大人成功了。”下位巫灵尼娅激动非常。
    “神的上位祭祀,上位巫灵。”艾奇里奥也露出了高兴和欣慰的表情。
    “我们又一次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其他神侍看上去就和自己成为了上位巫灵一样,有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亚弗安的大人和修伯恩的大人好像不太一样,真理的探索果然随着掌握的知识不同,有着不同的结果。”也有人讨论着巫灵力量的变化。
    爱维尔王西迪,亚弗安的挚友这个时候也走上前来。
    “恭喜你,亚弗安。”
    亚弗安对着西迪说道:“我只是第一个,以后会有更多的人,踏上这条追寻真理和知识的道路。”
    随着亚弗安成为三阶,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典礼也随之开始。
    第二天清晨。
    亚弗安就在成千上万的爱维尔人面前,正式成为知识神庙的首席神侍。
    爱维尔王、贵族大臣、神庙神侍列满了了神庙前的两侧长廊,神庙的另两个重要人物艾奇里奥和尼娅也同样站在他的身旁。
    今天。
    他是唯一的主角。
    一位少年神侍学徒捧着权杖来到了亚弗安的面前,满脸憧憬的看着他。
    “神赐福于您。”
    “首席神侍——亚弗安大人。”
    “您是神的第一祭祀,是神庙的首席。”
    亚弗安看着这个少年,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亚弗安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被修伯恩指定为自己的继承人。
    但是直到现在。
    直到此时此刻。
    他才真正的如同修伯恩期待的一般,接过了他对自己的期许和期盼。
    亚弗安披上了真正的首席神侍长袍,拿着象征着神权的权杖。
    他看向了王都城中的一栋栋建筑,看向了街道上拥挤的人群,甚至还看到了城外的其他城市,星罗密布的小镇和村庄。
    二十年间,爱维尔人建立起了属于它们的国家和一切。
    他高高举起代表着神权的权杖,下面成千上万的人呼喊着他的名字。
    “亚弗安大人!”
    “亚弗安大人!”
    “”
    亚弗安将他的纸飞龙也放了出来。
    纸飞龙翱翔在空中,发出响彻云霄的声音,让这盛大的庆典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和色彩。
    -------------------
    一个美丽的身影从高处落下,落在了爱维尔城邦的领土之中。
    她的形态和蛇人迥异,没有尾巴还长着一双翅膀。
    她将翅膀收了起来披上宽松的斗篷,行走在城市和村庄的角落之中。
    她小心翼翼的观测着这个和翼人完全不一样的国度。
    她开始对于这个国度中的一切都谨小慎微,觉得这些长着尾巴的智慧种充满了危险。
    但是深入村庄之后。
    杜玛发现这些蛇人和翼人其实相差不大,并且还有着许多共同点,他们二者的相似之处多得让杜玛感觉到不安。
    她感觉。
    翼人和蛇人就好像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物种,分别代表着模子的正反两面,但是却拥有着同样的心。
    “他们是哪里来的?”
    “为什么世界上还存在着第二个智慧种?”
    翼人并不清楚自己的来历,在他们的传说里,他们是从风中诞生的。
    所以他们生来就与天空为伴,可以操控风的力量。
    翼人的文明和社会并没有神明的干涉,一千年里最前面的几百年他们和野兽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依靠着没有天敌繁衍出了庞大的族群。
    虽然这片大地上有着各种魔怪,但是除了翼魔这样恐怖的物种,其他魔怪对于翼人来说威胁并不大。
    两百年前,有翼人在大海边看到了光辉降临。
    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神明的力量,看到了灵性之门。
    他们开始有了文字。
    他们开始摆脱了野兽和蛮荒,建立起了秩序,点燃了文明的火光。
    直到数十年前。
    翼人女王梅德尔打开了神话之门,迎接了神祇力量的降临,他们才真正开启了新的时代。
    在神的力量下。
    他们成为了天空使,他们建立起了光辉之城。
    翼人们总是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是天空和风中诞生的生灵,而光辉之主是掌控着天空中光明的神明。
    翼人拥有各自的城市和领地,分散在西北方的各处山脉。
    他们各自管辖和统治自己的领地和属民,数量加起来要远远超过目前的爱维尔人。
    但是他们必须听从高高在上的翼人女王的命令。
    梅尔德代表着神明,代表着最强大的力量。
    翼人少女杜玛走过一个个村庄,看着这些蛇人猜测道。
    “我们会飞,还可以操控风。”
    “他们不会飞,还能够控制土地和石头。”
    翼人少女杜玛心中灵光一闪,立刻确定了:“我明白了,难道他们是从大地之中诞生的生灵?”
    “是从石头里生出来的。”
    翼人少女杜玛这样想的,并且觉得十分合理。
    她注意到这些蛇人并不以捕猎为生,而是依靠种植一种奇特的作物作为主食,一种拥有叶子还长着球果的怪异植物。
    翼人少女用读心术从蛇人的口中得到了这种植物的名字。
    “卷球厥?”
    蛇人食用卷球厥的历史已经有着近千年了,蛇人们将卷球厥加工成各种食物。
    会将它磨成粉,制作成面条和食糕。
    会将卷球厥的叶子晒干,加盐制作成各种干菜。
    会用加工好的面粉熬汤,加入其他肉类、调料进行烹调。
    也会将卷球厥酿造酒水,用来供奉神明或者自己引用,例如斯默克尔王就非常喜欢饮酒。
    她用精神力引导了一个蛇人,想要弄明白这种奇特的植物是怎么来的,还有他们那种加工食物的方法,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然而,她询问的蛇人也不知道。
    “城邦人种的,然后我们学着他们种。”
    翼人少女杜玛接着问:“城邦人?那是什么?”
    蛇人说:“就是城邦人啊?鲁赫巨岛南边的那些人。”
    杜玛:“鲁赫巨岛又是哪里?”
    蛇人:“我们的故乡。”
    翼人少女这才知道蛇人来自于哪里,她想要询问更多,但是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蛇人农夫。
    他所知道的东西,也并不多。
    普通蛇人并不知道卷球厥是月光丛林外层诞生的奇异造物,由城邦人的祖先阿尔西妮发现后推行,也是从那以后蛇人才开始大规模集群居住,形成了城邦这种体系。
    他们大部分人连文字都不认识,所知道的东西也都是口口相传的故事。
    但是哪怕只是听那些不靠谱的故事,翼人少女杜玛也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文明非常久远。
    翼人少女杜玛看着成片的田地。
    突然发现蛇人的文明或许比翼人更加古老也更加发达的她,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与此同时,她也对蛇人的来源地鲁赫巨岛好奇无比。
    杜玛来到了爱维尔城邦的城市,她看到了另外一种东西。
    “纸?”
    这种用来记录文字的东西可比翼人用的泥板要方便多了,翼人虽然偶尔也会用羽织来记录文字,但是这种方法也实在太过奢侈了。
    并且羽织上写的文字也很容易破坏和消散,有的时候反而还不如泥板可靠。
    但是这种纸张就完全不一样了。
    杜玛注意到这种纸张并不贵重,一些贵族和商人家庭里都有,她在想如何翼人也能够拥有这种纸张就好了。
    杜玛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看到了精美的金银铁器,还在一些权贵家里看到了少量来自于鲁赫巨岛苏因霍尔城邦的艺术品。
    同时,她更是了解到了另一个可怕的真相。
    这些蛇人也有信仰的神。
    他们信仰一个叫做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明。
    “怎么会?”
    “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其他的神明?”
    杜玛难以置信。
    在这种情绪下,她来到了爱维尔城邦的王都。
    她隐藏着身形,观察着这座王都。
    她惊叹于这座王都的繁华,蛇人的工匠技术、文化底蕴和各方面,的确要超过翼人。
    她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知识神庙下。
    她看着这属于另一个神祇的殿堂。
    杜玛仰着头,连话都不敢说了。
    她只能在心里大声的喊出:“真的有其他的神明?”
    这完全和翼人的信仰和所知的世界观不符,也将杜玛所知道和崇信的过去,全部撕毁掀翻。
    哪怕里面有着危险,她也一定要进去确认一下。
    翼人少女杜玛在夜晚飞入了神庙,走入了神庙的正堂之中,来到了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像下。
    而她的闯入,立刻惊动了神庙里的另一个人。
    无数的纸屑飞了进来,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纸飞龙,它在高大的神庙内抬起了头。
    虽然不能够完全张开翅膀,但是那姿态足以让普通人心神崩溃了。
    然而翼人少女杜玛却无所畏惧,她和纸飞龙的目光直视。
    “三阶权能者。”
    “还有属于神的气息。”
    杜玛看着这个纸飞龙,她第一次确信了真的有其他的神明存在。
    因为她从这纸飞龙的身上感受到了属于神明的气息,然后那股气息,却不属于光辉之主。
    它属于另一个神明。
    她回过头,看向了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像。
    亚弗安出现在了杜玛身后,他立刻认出了这个翼人少女。
    “是你?”
    杜玛没有理会他,她依旧打量着神像。
    虽然亚弗安很强大,但是她有自信对方留不下自己,而她现在更重要的是想要弄明白另外一个问题。
    亚弗安问她:“你是翼人?”
    杜玛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闪烁了一下。
    但是有的时候不说话,也是一种回答。
    有着更多尔虞我诈、比翼人更加复杂的蛇人文明,更是能够轻易的从杜玛身上看出答案。
    亚弗安笑着说道:“看来我猜的不错。”
    杜玛问亚弗安:“这就是你们信奉的神明?”
    亚弗安比起年轻的时候要多理智稳重得多,他不再是那个为了一腔热血,就不顾一切的少年。
    他背负的责任越多,他需要做的事情越多,他思考的道理越多。
    也就渐渐的理解曾经的修伯恩,理解修伯恩对他所说的那些道理。
    他看着面前的翼人少女说道:“来自于远方的客人。”
    “你或许并不信仰其他的神明,但是不论面对任何一个神明,你都应该有着敬畏之心。”
    “应当怀着千万分的小心翼翼,还有谦卑。”
    “或许神明不会发怒,神明也不会因为一些小小的过错惩罚于凡人。”
    “但是凡人的没有敬畏,凡人的狂妄自大,都会引来灾祸。”
    亚弗安发出一声叹息:“神明好像太阳一样,弱小的凡人过度的靠近和远离,都会招致灾难的降临。”
    杜玛却从亚弗安的话里面听出了另一重意思:“其他神明?”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神明吗?”
    亚弗安看了看杜玛:“你难道不知道你们的来历吗?”
    杜玛彻底激动了,她那总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认真。
    “你知道我们的来历?”
    “难道你在遇见我们之前,就知道我们?”
    亚弗安终于确定,面前的翼人已经失去了他们的曾经。
    他们忘记了自己从何而来,又因何而生。
    亚弗安伸出手,一本书突然出现在了掌心。
    “你们的故事,就记载在这里。”
    “你如果感兴趣的话,我可以读给你听一听。”
    亚弗安注视着杜玛的眼睛:“但是这个故事可能和你们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样,你确定你想要知道吗?”
    杜玛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亚弗安带着她来到了角落里,请杜玛坐了下来。
    他翻开了书页,娓娓道来。
    “这是一个关于一千多年前的故事,一个关于神和凡人的故事。”
    “一个关于智慧种诞生的故事。”
    那是一本神话故事,名字叫做万蛇之母和神之试炼。
    故事里讲述的是万蛇之母和生命主宰的故事,生命的主宰制造出了万蛇之母,为了让万蛇之母配得上神的宠爱,祂通过试炼来考验万蛇之母瑟摩丝。
    玩蛇之母瑟摩丝通过了一重又一重考验,成为了神的使徒。
    最后却因为嫉妒之心,放飞了神创造的智慧种翼人。
    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亚弗安并没有说神的惩罚,也没有说放飞翼人后的情况。
    这是后人撰写的书籍,一个流浪乐师编写的故事,里面有着许多杜撰和想象的内容,但是也大概完整讲述了几重试炼的核心内容。
    亚弗安放下了书,对着翼人少女杜玛说。
    “这就是我们的神话。”
    杜玛难以相信,她用一种感觉到滑稽的口吻问亚弗安。
    “这就是你们的神话?”
    “太荒诞了,也太滑稽了。”
    “既然你的神,我的神,都不是至高神。”
    “生命之母才是最高的神祇,创造我们和一切的神祇,你为什么你不去信仰生命之母呢?”
    亚弗安接下来的话,却彻底将翼人少女给击溃。
    “不!”
    “你说错了。”
    亚弗安摇了摇头:“虽然祂创造了我们,也开启了这一个纪元。”
    “但是。”
    “祂并非至高无上的神明,祂是生命的主宰,是万灵的造主。”
    亚弗安告诉杜玛一个比刚刚那个故事,还要可怕的真相。
    “她是造物神座之左的神祇。”
    “神座之下,还有着带着王冠的智慧之王。”
    “神座之右,有着掌控着梦界的梦境主宰。”
    杜玛呆呆的看着他,她鬼使神差的问出了一句话。
    “造物神座之上的”
    “是谁?”
    亚弗安摇了摇头:“我还并未知晓祂的名字,我的老师曾经看到了上一个纪元的一切,但是他最后并未曾告诉我。”
    “那些古老神圣的名字,那些古老的隐秘。”
    “或许本就不是我们这些凡人应该知晓的。”
    “但是在我们还未曾诞生前,在一个古老得不可追溯的时代。”
    “造物主创造了一切,一切的智慧、生命、力量都来自于祂。”
    杜玛又找到了破绽:“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不信仰祂呢?”
    “去信仰你所说的,这位创造一切的造物主呢?”
    杜玛激动万分,她觉得自己从降生以来就没有涌动过如此激烈的情绪。
    “如果有这样伟大的神祇。”
    “祂为什么不让所有人都信仰祂呢?去告诉所有人祂的伟大呢?”
    亚弗安突然问杜玛:“你说。”
    “神明对凡人的信仰,是如何看待的?”
    杜玛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她又从来未曾见过神明。
    修伯恩却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修伯恩大人还活着。
    修伯恩也问亚弗安:“你觉得,神明是如何看待凡人的信仰呢?”
    当时,亚弗安也是这样愣在原地。
    修伯恩却对着亚弗安说出了一件让他瑟瑟发抖的话,他当场就好像被寒风冻彻骨髓,一动也无法动弹。
    修伯恩当时的表情无助彷徨到了极致,甚至还带着一缕癫狂。
    他对亚弗安说。
    “神说。”
    “信仰我,与我无关。”
    亚弗安以为这句话是生命的主宰说的,这很符合这位主宰高高在上的形象。
    他不知道这是修伯恩从天空神殿里听到的,从那一代代三叶人颂唱的莱德利基誓约里听到的,这是造物主因赛神对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说的话。
    亚弗安立起身来,他看着外面的城市,看着天空之中的月亮。
    “因为至高的神明不需要凡人的信仰。”
    亚弗安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我刚刚说过。”
    “神明就好像太阳一样。”
    “凡人太弱小了,离太阳太近,会招来灾难。”
    “而离开了太阳,我们也无法在这个世界存在下去。”
    “我们需要太阳,在黑暗之中哪怕是一丝余光,一丝温暖,我们都要紧紧抱住祂。”
    杜玛看着亚弗安,她问他。
    “你这样的信仰,还算是信仰吗?”
    亚弗安却反问了她一句:“神在乎吗?”
    杜玛大受震撼,但是她并不相信亚弗安所说的话。
    “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
    她摇着头不断的后退,眼中带着难以言喻的情绪看着亚弗安。
    但是最后。
    她没有争辩,也没有发怒。
    只是张开了翅膀飞上了天空,美丽轻盈的身姿掠过月下。
    她带着难以言喻的惶恐和不安离开了。
    而另一边亚弗安看着杜玛离开的身影,也有着一种不安和危机感涌上心头。
    “翼人一族果然存活了下来。”
    亚弗安看向了西北方向,他大概可以猜测翼人的领地应该就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