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七十章:你也想要窥探诸神的隐秘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鲁赫巨岛之外。
    这个时代的大陆连接成为一体,汇聚成了一块超大型大陆,在大陆的中央是大得难以想象的沙漠。
    但是在沿海却又有着丰饶的沼泽森林。
    种种奇特的地貌环境,构成了这个世界的生态。
    这里有着大得出奇的昆虫,远比鲁赫巨岛更多的物种,千奇百怪的爬行动物。
    对于爱维尔人来说,这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世界。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们感觉到新奇。
    爱维尔人登陆的地方是一个面积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型半岛,这里三面环海,有着富饶的海岸线。
    半岛连接着大陆的北方,连接处有着一座隆起的高原山脉。
    那里就是曾经生命之母为翼人准备的栖息地。
    只是目前爱维尔人连整个半岛地区都未曾探索明白,更没有精力去触及更遥远的地带,更不知道他们和翼人的领地已经非常接近了。
    蛇人的确善于筑城。
    他们选择了一处天然的海湾港口,重新建立新爱维尔城。
    权能者操控着力量,可以轻易的将石头改变和定型。
    他们修建了城墙,修建起了供电。
    平民们则砍伐树木建造房屋,或者直接用泥土、石块建造围墙和房屋。
    一座城市的雏形就此诞生。
    一边筑城的同时,还有着源源不断的爱维尔人正在渡海而来。
    爱维尔人如此迫不及待的离开鲁赫巨岛,一方面当然是因为爱维尔人和万蛇王庭的仇怨,让爱维尔人有着非常强烈的危机感。
    而另一个方面,爱维尔人心中不敢提及的事情自然就是。
    爱维尔人和修伯恩的改信。
    他们从生命神系的信仰改为了智慧神系的信仰,虽然神并没有惩罚他们,更没有在意他们的信仰。
    但是爱维尔人依旧惶恐。
    幸好这个时候,真理与知识之神给予了他们庇佑和指引,他们离开了生命之母创造的鲁赫巨岛来到新世界开辟家园。
    第三者,也因为一座富饶的新大陆对于爱维尔人吸引力无比巨大。
    这里有着堪比鲁赫巨岛南部的富饶土地,他们也可以学习城邦人一样种植卷球厥,种植网绳藤。
    他们可以丝毫不在乎战争的威胁,自由的开拓属于它们的家园。
    这一切。
    都比他们曾经栖息地,贫瘠的鲁赫巨岛北方要好得太多太多。
    粗陋建立起的卸货码头和港口上,亚弗安带着一群人远远眺望。
    他们在等待着最后一批到来的船只。
    按照时间计算的话,几天前船队就应该到了,但是直到今天都依旧没能看到船队的影子。
    这让亚弗安有些焦急不安。
    亚弗安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神色就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焦灼。
    只是亚弗安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毛躁,他哪怕心中再焦急,也坚定的站在最前头,直直的看着远方。
    一旁知识神庙的神侍艾奇里奥却注意到了亚弗安的心情。
    这位中年神侍说道。
    “不必担心。”
    “海上经常会出现延误的情况,迟一些时间到很正常。”
    亚弗安点头,他说出了自己担忧的另一个原因。
    “但是这几天海上的风浪不太对劲,所以我有些担心。”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艾奇里奥是远比亚弗安资历更老的神侍,他是被修伯恩从日出之地救回来的爱维尔人里面的其中一个。
    按理来说,艾奇里奥才应该是更适合成为修伯恩继承人的那个人。
    但是最后修伯恩选择了亚弗安。
    这位曾经的首席神侍选择了这个年轻人来继承自己的意志,选择亚弗安来带领爱维尔人前行。
    艾奇里奥选择尊重修伯恩的意志。
    因为对方从危难之中解救出了爱维尔人,也因为修伯恩救了自己的姓名。
    同时。
    艾奇里奥也相信修伯恩的选择。
    他觉得修伯恩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
    他是一个并不热衷于权利的人,他尽职尽责的指导着亚弗安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首席神侍,如何去面对和处理各种复杂的局面。
    亚弗安目前还没能成为三阶,因此他现在还不是真正的知识神庙首席神侍,只能说代理掌控知识神庙。
    这也是修伯恩制定的规则。
    只有三阶上位巫灵,才能够成为首席神侍。
    修伯恩用这种方式以激励所有后来之人,想要后来的人都能够超越自己,能够越来越强。
    一个年龄比亚弗安还要小一些的女性仆从巫灵突然发出了喊声:“快看前面。”
    女仆从巫灵尼娅一下子冲到了亚弗安的千面,站在大海前指着远处的身影大喊。
    “有船。”
    “船来了。”
    新大陆上能够看到船,毫无疑问肯定是爱维尔人的。
    亚弗安视线从艾奇里奥身上挪开,朝着远处看去。
    也刚好看见了尼娅雪白的肩头和皮肤。
    尼娅的肩头有着一个纹身,那是一座灯塔。
    是曾经的爱维尔城的灯塔,她在离开故土的时候请了人将它纹在了自己身上。
    她没有说是为什么。
    但是亚弗安和众人也能够猜到,她是想要永远记住自己的故乡,将它纹在身上就好像永远与故乡同在。
    看到了船队,亚弗安脸上的表情终于松开了。
    “终于回来了。”
    不过随着船队渐渐靠近,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了。
    一旁的艾奇里奥第一个发声:“怎么只有这么几艘船,其他的船呢,其他的人呢?”
    尼娅一脸疑惑:“是不是在后面,没跟上来?”
    等到船队彻底停靠在港口,所有人才注意到这些船上满是伤痕。
    有的桅杆有着断裂修补的痕迹,甚至有的船身上还有着恐怖的撕裂痕和怪物的咬痕。
    船上的每个人都身心狼狈,下船之后便成群的直接瘫倒在陆地上。
    亚弗安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船队的负责人,一把将他从地上提溜了起来。
    “怎么回事?”
    “其他人呢?船队中的其他船呢?”
    船队负责人哭嚎着说道:“大人,我们途中遇到了根本不可抵挡的风暴和灾难,那是夹杂着黑色超凡力量的风暴,我们根本无法抵抗。”
    亚弗安当然知道那种黑风暴是什么,那是比海上最狂猎的风暴更可怕的一种东西,其中夹杂着超凡的毁灭力量。
    “我不是给了你们正确航线吗?”
    “明明只要按照神给予的航线走,就一定不会出事的,怎么会碰上黑风暴?”
    “你是怎么做的?”
    “你偏离了航线?”
    但是那人却大声辩解道:“亚弗安大人!”
    “我们就是按照航线图行走的,绝对没有偏离。”
    “但是这一次风暴海的风浪太大了,而且随着风浪而来的还有着恐怖的海上翼魔,我们没有办法抵挡。”
    “风浪将我们的船掀翻,翼魔在暴雨之中攻击我们。”
    “我真的尽力了,最后也只能带着这么几艘船活着归来。”
    翼魔这种掌控着风之力的超凡魔怪,自然是喜欢暴风和海啸这样的灾难天气。
    这样对于凡人来说如同灭顶之灾一般的场景,对于它们来说却是最舒适最喜欢的天象,所以海上的狂风暴雨之中,时常也伴随着翼魔这样的怪物。
    因此。
    在渔民们看来,翼魔就是灾难和死亡的代名词。
    看着对方的脸,亚弗安基本可以确定对方没有说谎。
    在如此危险的大海之上,没有人会找死偏离航线,尤其是一个已经穿行过几次这条航线的熟练航海士。
    但是亚弗安不明白为什么。
    之前分明没有出现情况,为什么这一次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
    “航线出了问题?是意外情况吗?”
    死了这么多人,亚弗安需要一个答案。
    他要确认这条航线是否安全,这关乎爱维尔人的未来和计划。
    如果这条航线确实有问题并且不再安全,等于他们彻底断绝了和鲁赫巨岛的联系。
    亚弗安和其他人确定了情况之后,就回到了知识神庙。
    全新的知识神庙是模仿着真理之门内的样式建造的,目前还没有完工。
    亚弗安将手按在了胸前,神术道具波里克的右手发动。
    穿透现世。
    周围的景象换换被黑暗占据。
    而在他的眼前,一闪巨大的门扉不断构建而出。
    开始只有一个基座,但是随着黑暗的蔓延一点点往上显现。
    最终。
    一闪大得贯穿天地看不见顶部的门扉完全出现,恢弘的亮光成为了黑暗之中最耀眼的色彩。
    他来到了真理之门前,丝毫没有犹豫的跨入其中。
    真理之门不仅仅可以收集知识,也可以整理知识、分类知识、规划知识、
    更重要的是。
    它会从现有的知识之中推理出新的知识和情况。
    修伯恩之前祈求到的航线,便是通过献祭大量的知识,然后请求真理之门进行推演找到通往新大陆的方法。
    他献祭的知识之中,有关于万蛇之母瑟摩斯前往“另一个世界”的神话,也有大量爱维尔人的航海知识,以及有关于已知海域的大量记载。
    亚弗安穿过了浩瀚的信息之海,他来到了如同图书馆一般的神殿之中。
    他向神殿中的幽魂行礼,诉说了自己的疑惑。
    他讲述了爱维尔人明明按照神指引的路线,却依旧遭遇了传说之中的黑风暴的情况。
    幽魂抬起了手,亚弗安身上的航海图卷轴立刻展开。
    上面有着很多介绍和注意事项文字,其中一条有写着。
    有效期两年。
    幽魂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时间已过,下位祭司亚弗安。”
    亚弗安之前看到过这行字,他只当作了这是这张图纸的保存时间,就没有去在意。
    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航海图还有时效,常识里根本没有这种情况。
    他难以理解的看着神殿的幽魂,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
    “两年?”
    “为什么航线还有时间限制。”
    “就算有时间限制,一般也是标注季节,怎么会只有两年?”
    幽魂用冰冷且没有任何情感的腔调回答:“因为只有这两年里,海上的风暴才会停止。”
    亚弗安追问:“为什么鲁赫巨岛周围的海域会有如此可怕的风暴,完全不像自然形成的。”
    幽魂低下了头,告诉亚弗安真相。
    “因为鲁赫巨岛它是生命的主宰用超乎想象的力量凝聚而出,凭空创造出来的恩赐之地。”
    “你们的神话记载的都是真的,生命之母虽然不是造物主,但是祂对于你们来说,就是至高无上的造主。”
    “祂创造了你们。”
    “创造了你们依赖和拥有的一切。”
    “鲁赫巨岛周围的黑风暴,便是因为这座大陆的诞生而出现。”
    亚弗安张大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只能后退,他无力的垂下了手。
    “所以!”
    “是神明在禁止我们离开?还是在禁止我们回去?”
    亚弗安停顿了良久,才用带着颤抖的音腔问道。
    “这是生命的主宰对我们的惩罚?”
    幽魂又摇了摇头:“愚昧的凡人啊!”
    “不要太高看自己。”
    “神不会惩罚你们,你们也不值得神的惩罚。”
    “你不是生命主宰的使徒,也不是生命主宰看重的仆从,只有万蛇之母、伊瓦这样的使徒和从者或许能够引得这样主宰级别存在的目光。”
    幽魂挥手,空中出现了鲁赫巨岛的地图。
    而在鲁赫巨岛的周外,出现了一层类似于屏障或者说冲突一样的气流。
    “在这座巨岛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它就对这个世界开始了改变和侵蚀。”
    “这里是这一纪的生命起源之地,超凡起源之地。”
    “超凡、力量、智慧、神话就好像波浪一样,从这个点无可避免的传递向整个世界。”
    “魔怪是这个波的一部分,你们是这个波的一部分,黑风暴也同样是这个波的一部分。”
    “它是神之造物,是神之恩赐。”
    “你们太弱小了。”
    “生命主宰这样的神明,祂哪怕是对你们降临下恩赐,但是你们连这恩赐的余波都承受不住。”
    “你们承受不住神话之力对这个世界的侵蚀,更承受不住这个世界和神话之力对流力量的外在显现。”
    亚弗安这才明白,航线只能维持两年是什么意思。
    也明白了,在海上被称为黑色天灾的黑风暴到底是什么东西。
    “怪不得除了传说之中万蛇之母的记载,就没有蛇人活着抵达过这里。”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一段时间又可以了呢?”
    幽魂点了点头:“但是在近十年前,出现了一些变化。”
    “真理之门无法推演出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可以肯定是至高无上的力量扭转了这个世界的法则,从而影响了天象。”
    “可能是因为神之使徒的降临,亦或者鲁赫巨怪的异动,导致了海上风暴的变化。”
    “这就让海上出现了一个空档期,让你们拥有离开鲁赫巨岛的机会。”
    “但是这个期限并不是永久的,它已经结束了。”
    幽魂没有提及神降的那一部分,只以神之使徒代称。
    或许是因为以亚弗安的力量,还不足以或者不配知道这样的讯息。
    亚弗安也知道这个期限结束的意思。
    这代表着在他们还没有更强大的力量之前,他们很难再回到鲁赫巨岛。
    如果鲁赫巨岛是世界中央的话,他们已经被彻底排斥在了世界之外,成为了流落在另一个世界的一群流浪者。
    亚弗安平复了一下心情。
    既然已经彻底断绝了联系,也不能再回去了,那就想办法开启新的未来。
    亚弗安注意着神殿里的情况,突然发现这里也有了不少改动。
    神殿里的幽魂好像变少了很多。
    他们去哪里呢?
    亚弗安突然想起了他曾经看到的那座,在真理之门深处的那座城市。
    或许幽魂们都去那里了?
    经历了爱维尔人数年的献祭和供奉,又被两次鲁赫巨怪的抽打击碎了锁链,真理之门内好像也出现了许多变化。
    只是亚弗安自己还不懂得这种变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来了一趟真理之门,亚弗安决定再询问一件自己关注和困扰自己很久的事情。
    他拿出了修伯恩之书,询问神台下的幽魂。
    “知识之神的使者啊!”
    “我想要知道这本书使用的是什么文字?”
    “上面记载的,又是什么?”
    幽魂没有丝毫隐瞒,直接告诉亚弗安。
    “上一个纪元的文字,智慧之王开创的智慧文字。”
    “这种文字在上一个纪元由智慧之王的后裔所使用和记录。”
    说到这里,幽魂告诉亚弗安。
    “接下来的知识,需要消耗你们的献祭。”
    亚弗安激动不已。
    果然和他预料之中的一样,修伯恩留下的这本书里面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因为他哪怕不认识上面的字,但是光是看久了,都觉得好像要堕入深渊。
    他可以肯定这本书里面藏匿着难以想象的知识,很有可能是一本记录着关于诸神隐秘和力量的书籍。
    亚弗安立刻说道:“我同意。”
    亚弗安立刻感觉自己的巫灵之书被翻开,上面大量的知识甚至一个储存知识的幽魂也一同被献祭了。
    幽魂告诉亚弗安:“修伯恩之书中记载了上一个纪元的禁忌知识。”
    “修伯恩触犯了禁忌,他抄录了造物主神殿里的知识。”
    “他走了凡人不该走的道路,他知道了凡人不该知道的一切,他直面了凡人不可直视的存在。”
    “因此,也遭受了他无法承受的结果。”
    亚弗安忍不住问道:“我如何才能获得解读修伯恩之书中文字的知识。”
    修伯恩之书已经在亚弗安手中了,他需要的只是解读这种知识的文字。
    但是上一次非常慷慨赠与修伯恩智慧文字的幽魂们,这一次却完全变了。
    所有幽魂们一同抬起头来,强烈的压迫感降临再了亚弗安身上。
    “亚弗安。”
    “你也想要窥探诸神的隐秘吗?”
    亚弗安匍匐在地上,他真正感觉到了一种变化。
    这些没有任何意识和情绪的幽魂,好像在真理之门的力量下拥有了一种共同意志。
    没有情绪,更像是用以维护真理之门的工具链接在一起,拥有了一种强大的推演能力后,变得更加智能。
    可以预知危险,也可以规避危险。
    让一切朝着更符合真理之门利益的方向走入,让一切朝着能够让知识之神顺利苏醒的道路而去。
    真理之门在苏醒。
    它逐渐拥有了更加强大的力量,更加强大的推算力量。
    但是目前看来,这种变化还不足够强。
    至少这些幽魂和真理之门,依旧只是被动的等待,而没有直接干涉的行为。
    面对这种意志,亚弗安只能跪在地上哀求和道歉。
    “我我不敢。”
    幽魂声音重叠,传递进入亚弗安的脑海之中。
    “我们赐予修伯恩禁忌的知识,他看到了他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这让修伯恩的意识逐渐疯狂。”
    “于此同时他的信仰和意识也在禁忌的知识,和精神被冲击污染的疯狂之中堕落。”
    “他没有虔诚坚定的信仰,不能借助他对神的信仰来对抗这种疯狂。”
    “哪怕以他那强大的意志,最终也只能在疯狂之中陨落。”
    幽魂们一同注视着匍匐在地上的亚弗安,声音宏大得让人头晕目眩。
    “弱小的神之信徒啊!”
    “在你不能够证明你的虔诚,在你不能证明你的意志足够坚定的时候。”
    “你将不会获得这种恩赐,你将不被允许窥探上一个纪元的禁忌。”
    最后,那巨浪一般的声音慢慢平息了下来。
    幽魂们用一种收尾的声音轻描淡写的说道:“不可窥探神,不可直视神,不可亵渎神。”
    “窥探神隐秘的人,最终必将自食恶果。”
    这是上一个纪元的三叶人总结出来的话语,是每一个三叶人铭记在心中的事情。
    因为他们曾经便是那自食恶果之人。
    导致恶果降临的并不是因为神的惩罚,而是因为凡人太过弱小,他们无法承受窥探神之隐秘的代价,
    那恶果不是神罚,而是自己吞下的毁灭之种。
    下面的凡人亚弗安终于有力气直起身来,他抬起头看着幽魂。
    “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使者,您的教诲我已经知道了。”
    -------------------
    亚弗安回到现实的时候,明明已经是巫灵的他竟然有种浑身发冷,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抱着那本修伯恩之书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不明白修伯恩到底在这书里面记载了什么,竟然招致了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使者,那些幽魂们如此严厉的警告。
    他不由得念起了那幽魂们一同说出的话。
    “修伯恩之书中记载了上一个纪元的禁忌知识,修伯恩触犯了禁忌,他抄录了造物主神殿里的知识。”
    “他走了凡人不该走的道路,他知道了凡人不该知道的一切,他直面了凡人不可直视的存在。”
    亚弗安不断的咀嚼着这些话的意思。
    可以确定修伯恩在书里面记录了诸神的知识,不属于凡人的知识。
    所以他知道了凡人不该知道的一切。
    但是他走了凡人不应该走的道,直面了凡人不可直视的存在又是什么意思?
    亚弗安不知道天空神殿里面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修伯恩走了第二代智慧之王为造物主准备的神降之路。
    而生命起源之山下潘斯城发生的事情,对于所有人来说更是如同一场大梦,所有人都知道万蛇之母降临了,也亲眼目睹真理之门出现了,最后黑暗吞噬包裹了一切。
    除此之外,便一无所知了。
    想了良久,亚弗安确定手上的这本书是他目前还不足以接触和开启之物。
    至少。
    在他不够强大的时候,是不可查阅的。
    “修伯恩大人都因为这本书遭难,这表示普通的三阶权能者,都不应该接触到这样的知识。”
    “我目前拿着它想太多,也没有任何作用。”
    “还是收起来吧,至少不能让别人碰这样危险的东西。”
    亚弗安小心翼翼的将修伯恩之书收了起来,他用神术在墙壁上开了一个洞,然后将修伯恩之书放了进去。
    他小心翼翼的在将石头封起来,他看着闭合上的洞口,心思有些复杂。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再度取出它。
    或者说会不会再度取出它。
    亚弗安走出了知识神庙,外面到处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三叶人在海边建立起了造船工坊,城内到处都在盖房子,一个个处理好的木头通过道路运往城内,爱维尔城已经变得有模有样了。
    有人已经开始捕鱼,有人在开垦田地建立村庄,有人开始种植网绳藤,利用这种植物的纤维纺织粗布。
    有商人招募工人,各级官员也开始有条不紊的组织恢复生产、商业,建立爱维尔人共同的家园。
    一切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模样。
    爱维尔王西迪陛下刚好有事来找亚弗安,走过来正好看到亚弗安如此专注的看着新建立起的爱维尔城。
    西迪陛下也忍不住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这美好的一幕,忍不住发声说道。
    “看。”
    “多么美丽的风景啊!”
    “我们是如此的团结,爱维尔人哪怕经历再多的磨砺也永不服输。”
    “我一定要将爱维尔建立成世界山最伟大的国度,一个神在地上的天国。”
    西迪陛下在苦难之中被修伯恩救出,他一直认为这是神的指引,是真理与知识之神将爱维尔人从苦难救出。
    他们这些经历过苦难的人,对于真理与知识之神都格外的虔诚,他们知道这一切来的多么不容易。
    亚弗安目光悠长:“一定会的。”
    “不过”
    “我希望这也是我们的天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