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六十九章:朝圣的半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红发的半神先是沉思了一下,她从来没有听过梦境大陆,但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她试探的问道:“你来自造物主的国度?”
    “来自于神赐之地!”
    树梢上的少女先是点头,后是摇头。
    “造物主的国度很大,神赐之地是妖精之国,是造物主的居所。”
    “我们居住在神之国度的底层。”
    “我是梦境一族,主宰希拉创造出的生灵。”
    血之初祖费雯陷入沉思,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个名字很亲切。
    她的记忆里,明明从来没有见过对方。
    而且。
    对方可是高高在上的梦境主宰,造物神座之右的存在。
    她曾经是见过梦境主宰希拉的,甚至她曾经还隐隐看到过造物主的背影,只是她早已忘记了这些。。
    血之初祖费雯曾经和梦境主宰希拉有过一段结缘,她年轻的时候妹妹差点因为意外死去,她用拖车带着妹妹寻求巫医的足迹,最后因为希拉的怜悯进入了妖精的热气球。
    只是。
    她当时还只是个凡人。
    所有有关造物主的记忆,都会因为位格不够而淡忘。
    更别说费雯还经历过了两亿年的转生,丢失了储存在真知之眼中的大部分记忆。
    血之初祖费雯弯下腰,向这个伟大的神明致敬。
    “来自于造物神国的仙女,您来见我是梦境主宰的旨意吗?”
    “还是我意外撞见了从神国降临的使者?”
    虽然血之初祖看似是偶然看见了彩虹树然后遇见了林中仙女,但是血之初祖也认为,可能是这位神明有着神谕和旨意。
    仙女没有告诉她是谁的旨意,只是说着。
    “我们是林中仙女。”
    “我们是诸神的信使,是穿梭梦境和现实的生灵,是寄托愿望和思念的使者。”
    “人间的半神!”
    “我有一个树洞空间,它可以联通人间、梦界以及神的国度。”
    “虽然除了我们之外,其他人都不能够通过这空间进行转移。”
    “但是我可以将信和物或者你想要说的话带给远方的人。”
    林中仙女用她那梦幻的双眸看着血之初祖,口中发出空灵的声音告诉她。
    “您遇见了我,看到了这棵彩虹树。”
    “就代表着有想要寄向远方的信。”
    能够遇到这样美丽的生命,遇见梦境的生灵。
    是一件美好而幸运的事情。
    只是费雯心中充斥着其他的事情,所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血之初祖摇了摇头,微笑着和树梢上的花环少女说道:“但是我并没有想要”
    话刚刚说出口,就突然戛然而止了。
    她立刻想起了什么,有些激动的问道。
    “如果。”
    “我想要送一封信前往造物神国,送给生命的主宰。”
    “这也可以吗?”
    费雯有些激动。
    因为她跑了一大圈,终于看到了曙光。
    她进一步靠近花树下,那鲜艳如同彩虹一般的花瓣垂落,摇曳在她的红发旁。
    “我能够向生命的主宰祈祷吗?”
    林中仙女问她:“您想要祈祷些什么呢?”
    费雯:“我想要告诉神,告诉至高无上且永恒的主宰。”
    “三叶人已经失去了曾经,失去了太多东西。”
    “我们想要去朝拜我们祖祖辈辈的神殿,去朝拜我们曾经的荣光和荣耀,我们想要去”
    林中仙女看着费雯,刚刚诞生不久的她并不能够明白费雯的激动。
    她们存在的时间太短,她们没有三叶人那厚重的历史。
    她们更未曾得到一切,又失去了一切。
    但是林中仙女却能够感受到费雯的情绪,那是一种彷徨、哀伤、迷茫的情绪。
    她是传递思念和情绪的使者,是诸神的信使。
    对方有这样的祈求,她当然给予了回应。
    “请交给我吧!”
    血之初祖跪在了地上,她向生命的主宰祈祷。
    她叙说着自己和三叶人的过往。
    他们是莱德利基王的后裔,号称神之长子一脉,而莎莉则被称之为造物主的长女。
    三叶人的出现和诞生,同样也有借助生命之母的权能。
    三叶人信仰的神是造物主因赛,但是同样将莱德利基王和生命之母一同供奉在神坛之上,所以信仰这位神明,向生命之母祈求,在三叶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带着花环的林中仙女一挥手,将这一段记忆,将这一段画面化为了一个光球。
    林中仙女身形一点点化为了花瓣组成的轮廓,在荧光之中一点点消散。
    “你的信,你的祈愿。”
    “我收到了。”
    说完这句话,林中仙女便消失不见了。
    原地只留下一棵彩虹树,树上艳丽的彩光也消失不见。
    “感谢你。”
    “也感谢梦境的主宰。”
    她哪里不知道,这是那位造物神座之右的主宰在帮助自己。
    其实单纯的寄托思念和寄信,根本用不着召唤出林中仙女。
    只要对着树洞许愿或者将信和物放在彩虹树的树洞里,梦境大陆的林中仙女便能够收到,替你送往远方。
    只有特别的人,特别的事。
    或者她们自己愿意。
    林中仙女才会真正现身在人前。
    所以血之初祖猜的的确不错,另一位主宰帮助了她,林中仙女是带着希拉的旨意前来的。
    几天以后。
    她又来到了彩虹树所在的地方。
    费雯穿过那彩色的梦幻之力界限,随风飘荡的花枝密密麻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花球。
    她弯腰低下头,朝着树洞里看去。
    这棵彩虹树还并不大,年头很短又没有生命权能进行催生,所以树洞也只有脸盆大小。
    但是树洞里她没有看到有任何东西。
    “还没有啊?”
    “还是说,我想的回信方法想错了?”
    费雯只能叹了口气。
    她有些焦灼,一边担心自己的祈求是不是太冒然了。
    一边,又担心得不到生命主宰的回应。
    不过来了,她觉得自己或许可以等等。
    她也不准备离开了,而是坐了下来。
    她靠在了彩虹树上,透过花枝看向晴朗的天空,那梦幻的光涌动在身旁,让她的睡意一点点袭来。
    睡意沉沉之间,费雯就这样躺在彩虹树下做了一个梦。
    梦里,
    她看到了无垠的大陆,浩瀚的大海。
    但是不论这大陆和大海,都充满了神话和古老的气息,和现世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费雯抬起头。
    她就看到了匪夷所思的场景,她看到了天空挂着传说之中的神之月,那月亮完全由神恩石凝结而成。
    细看更能够看到智慧王权之力,看到统御一切智慧生灵的至高权柄。
    “造物神国。”
    费雯立刻就知道,她来到了哪里。
    费雯刚刚说完这句话,她的身形和意志就被不断拉向远方。
    她掠过大地,她飞跃神山峭壁。
    最后她来到了一座巨大恢弘的古城之中,站在了一座神庙前。
    费雯小心翼翼的朝着里面走去,她连头也不敢抬。
    直到她进入神庙之中,才微微抬起视线。
    如同烛台一样的神座上,赫然坐着一位强大无比的神明。
    她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就瑟瑟发抖,那是印入血脉和本源的敬畏和惶恐,是从者面对主神的本能。
    费雯什么都没有看到。
    对方就好像吞噬世界的黑暗一样,而无边的黑暗之中有着一个堪比州陆一般的魔神之影。
    费雯原本想要诉说些什么,想要向神明表示自己为何而祈求。
    但是此时此刻。
    她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只能瑟瑟发抖,好像被摄住了魂魄一样定住在原地。
    而神座之上的生命主宰注视着她:“我知道你的祈求了。”
    “可以。”
    “希因赛权杖也在天空神殿,那是莱德利基的遗物,也是你们三叶人的东西。”
    “你可以带回去。”
    说完,一切便结束了。
    血之初祖费雯从梦中惊醒,身为半神的她竟然发现自己满头大汗,浑身都湿透了。
    她立刻转身,朝着彩虹树叩拜。
    “感谢伟大的生命主宰。”
    “您的仁慈,将永远铭记在三叶人的心中。”
    明明是主宰的恩赐,但是对于从者来说这样的伟大存在哪怕只是直面对方,就感觉身心在发颤,不由自主的生出惶恐。
    血之初祖仓惶的离开了日出山脉,良久都没能够平复下来心情。
    一直等到她奔跑在了鲁赫巨岛的最南边,站在了大海之前。
    她才终于冷静了下来。
    她下入到了大海之中,沉入血之国。
    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都在等待着她,或者说等待着她带回来的消息。
    “费雯大人。”
    血之初祖看着两个人,露出笑容开口说道。
    “我们可以回去了。”
    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站立当场,一个表情露出笑容,只是眼睛流淌着泪水。
    一个傻傻的站着,但是手指却在忍不住抖动。
    ----------------------
    月亮升上正空的那一刻,冰封的天之镜湖面迅速解封。
    但是这一幕在费雯、阿尔潘斯、斯默克尔的眼中,看上去更像是一只巨大的眼睛在微微抖动了一丝眼皮。
    只有他们才能真正明白,脚底下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又拥有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但是这个时候来不及思索这种事情了,而且他们已经得到了生命主宰的允许。
    鲁赫巨怪丝毫没有他们闯入禁地而发怒,反而是替他们打开了通道。
    三人一同化为血光落入了天之镜中。
    天地翻转。
    镜面倒悬。
    三人就好像穿透了现实,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他们从水中掉落,沉入了一片湖底空间之中。
    他们看到了一座大山,随着坠落他们底下一座古老城市不断放大。
    他们落入城中,站在那铺着石板的街道中央。
    周围的建筑在蛇人看来充满了诡谲之处,建筑风格有着难以言喻的古老蛮荒和怪异风格,但是又能够感受到其高度发达的文明。
    但是对于三个人来说,这些建筑是如此的亲切熟悉。
    斯默克尔就好像喝醉了一样的转着圈。
    他踩在石板上跌跌撞撞,眼睛则凝缩成一个点,仿佛想要将这一切都彻底印入自己的脑海之中。
    “神仆之城。”
    “这是神仆之城啊!”
    阿尔潘斯则跪倒在地上,亲吻着地面。
    他学着三叶人祈祷的姿势,然后闭上了眼睛。
    “神啊!”
    “真的在这里。”
    “圣山还在,神仆之城还在,天空神殿也还在。”
    费雯则好像忘记了另外两个人一样,她奔跑在神仆之城的街道之中。
    她根本没有去想,就熟练的找到了从神仆之城通往天空神殿的小道。
    而不是和上一位闯入这里的蛇人,爱维尔人修伯恩一样走大道。
    在最古老的时代。
    在耶赛尔修建天空神殿的时代。
    那通往神殿的大道,是为了迎接造物主因赛而建立的。
    看那单跪在大道两侧的初代智慧之王莱德利基以及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的巨型石像,就证明了这一切。
    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一起追了上来,神仆之城之所以被称之为神仆之城,最初便是因为它是侍奉天空神殿的神仆居住的城市,后来才成为了希因赛的王都。
    但是不论如何,在这里最重要的地方。
    永远是天空神殿。
    三个人一同来到了天空神殿之前,神殿的大门早已经被修伯恩推开了。
    他们站在台阶下仰起头,就看到了那造物主因赛的神像。
    斯默克尔曾经抵达过这里,他曾经也是以这个角度仰望着神明的雕像。
    “耶赛尔王亲自雕刻的因赛神像。”
    阿尔潘斯看向了站在身前的血之初祖:“费雯大人,我们又回来了。”
    他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还是跟随着费雯大人参加讨伐邪神的战役,夺回圣山和天空神殿的那一场大战。
    那是他们最辉煌的时候,也是最荣耀的时刻。
    阿尔潘斯话刚说完,就发现血之初祖费雯已经满脸泪水。
    她明明是最激动的,但是却只是说道。
    “走吧!”
    “进去吧!”
    他们表情肃穆而虔诚,一点点走入天空神殿。
    这里埋葬着历代王者,这里是祖祖辈辈的归眠之地。
    这里是他们信仰的归处,是他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随着眼前的造物主神像不断放大,他们看到了坐在造物神座左边的生命之母,看到了站在神座之下的莱德利基王,看到了神座之右单独有着座椅的梦境主宰。
    彩色的壁画依旧鲜艳,神圣的宫殿在月光下依然辉煌。
    三叶人的历史,三叶人的故事,就隐藏在其中。
    在这里。
    他们更听到了祖祖辈辈的声音。
    一代代三叶人留在这里的回响和印记,从耶赛尔王至神弃时代终结的那一刻,所有三叶人的祈祷声。
    那声音神圣,宏大。
    “神说,王是带着王冠的。”
    “智慧之王说,神不在乎,我在乎。”
    “神说,我是孤身一人,你也是孤身一个;人这个种族还未曾诞生于这个世界之上,而三叶人也仅仅只有你一个罢了。”
    “因为孤独,神创造了智慧之王莱德利基,因为莱德利基的孤独,神又创造了三叶人。”
    “种族因此而始,王国从此刻建立。”
    这一刻,他们仿佛逆转时光回到了亿万年前。
    回到了那个天空神殿还祭司林立,神仆之城千万人来朝的时代。
    根本不用任何回想,三个人也跟着那声音一起颂唱了起来,
    “神说,我是创造你的神,而你才是他们的王。”
    “神对智慧之王说,欲望的沟壑是不会因为你给得够多就会满足的,怨恨的大山更不会因为施以恩惠就会消失。”
    随着颂唱声,智慧王冠的影子也在天空浮现。
    可以看到这些话,每一句每一个字,都铭刻在那王冠之上。
    这是莱德利基王誓约。
    是最古之初,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王和造物主因赛之间的对话。
    每一个三叶人,他们都是颂唱着这誓约长大的。
    这誓约,这誓词。
    刻入他们的血脉。
    刻入他们的精神。
    说着说着,三个人几乎将身体蜷缩在了地上去了。
    泣不成声。
    良久之后,他们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个时候,坐在造物神座之左的生命之母神像好像动了一下。
    一道光芒裹着一样东西,落在了三个人面前。
    那是一个权杖。
    它起始于智慧之王,原本只是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的日常用物。
    但是在三叶人失落了智慧王冠之后,它就成为了希因赛之王的象征。
    “是希因赛权杖。”斯默克尔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知道这权杖的模样。
    “我还以为失落在哪个角落里了,或者丢失在深海之中,没有想到竟然被封存在了这里。”阿尔潘斯前身曾经便是赫尼尔的后代,怎么可能认不出希因赛权杖。
    费雯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这希因赛权杖,三叶人的圣物。
    三个人一起。
    再度跪下朝着生命之母叩拜。
    --------------------
    魔轮屋慢慢的行驶在道路上。
    看起来血之初祖的心情都不错,已经有心情欣赏周围的景色。
    魔轮屋穿过苏因霍尔的边界,途中经过护火城。
    血之初祖费雯远远的看着这座城市。
    她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还是护火者的时代。
    阿尔西妮的血脉还并未断绝,所有蛇人都是赤裸着身体,城市也没有几个。
    蛇人只能锻造出少量的青铜器献祭神明,连陶器也成为了贵族专属。
    是阿尔潘斯,是斯默克尔。
    改变了这一切。
    阿尔潘斯统一了城邦,编著了新的法典和秩序,让无序的世界化为了有序的文明。
    斯默克尔平定了内忧外患,制定了钱币,推行了种植织造物,推动商业贸易,对整个苏因霍尔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他们改变了这个城邦,这个王国。
    才有了如今这披上了衣裳不再裸露着身体的蛇人,家家户户都使用着陶器,才有了这遍布各个城市的冶炼工坊和制陶工坊。
    但是哪怕如此。
    他们和三叶人的文明比起来,依旧处于蛮荒和原始之中。
    费雯诞生于赫尼尔王朝时代。
    在那个时代,第一代真理贤者桑德安已经从造物神国带回了奇迹之术。
    通过各种仪式三叶人拥有了几乎取之不竭的资源,拥有着超乎想象的各种奇迹造物。
    相比于三叶人,现在的蛇人只能说依旧非常落后。
    但是三叶人的繁华,从某种意义上来也是建立在造物主恩赐上的镜花水月。
    不过在那个陆地和海洋之中一无所有的时代,除了神的恩赐,他们也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费雯看着外面的一切,陷入了深思。
    这个纪元相比于上一个纪元要富饶得多,拥有着更多的可能性。
    或许。
    这一个纪元能够创造出更大的奇迹。
    魔轮屋穿过大道,路边费雯看到了一支商队。
    一辆被驯化的帆驼兽拉着的车辆倒在地上。
    车坏了,不能再前行。
    而车上的货物也倒了一地,
    一个年轻人提着一个大包裹过来修理,正在修理中就看到了魔轮屋这个奇迹道具穿过街道。
    傍晚的迷雾之中。
    魔轮屋从迷雾中来,又在迷雾之中远去。
    让人感觉不可捉摸。
    这样无需任何驮兽,就能够再陆地上奔跑的房子显然将商队里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快看,一个房子!”
    “会跑的房子?”
    “看它的轮子在转。”
    所有人都不能理解这魔轮屋是怎么跑的。
    “这是什么啊?”人们好奇的看着魔轮屋如风一般来,又如风一般远去。
    “肯定是炼金师的造物,我听说东边的炼金师可厉害了。”大家也不害怕,这是一个充满了超凡力量的世界,拥有种种奇特造物很正常。
    窗户里,站立着的血之初祖费雯忍不住看向了坏了的拖车。
    而目光,刚好和那个年轻人对视。
    年轻人哪里看过如此美丽的人,顿时愣在了原地,半天没有任何动作。
    而费雯。
    她突然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很久很久以前,她还不是真理贤者,甚至还不是祭司的时候。
    她居住的城市叫做十字城。
    城中有着热心的邻居和朋友,有看上去凶恶但是善良的拖车修理店老板,还有着一个一心想要治疗所有疾病的医生。
    他们过着安静而幸福的生活。
    当时,她和面前这个年轻人一样只是一个修车工匠。
    一样迷茫的站在十字路口,一样在安宁的生活之中期待着明天。
    不论是三叶人,还是蛇人。
    作为智慧血脉的种族他们是如此的相似。
    血之初祖终于扭过头,开口对着身后的阿尔潘斯和斯默克尔说道。
    “我决定了。”
    “让更多的三叶人进行转生,推动苏因霍尔的城邦文明。”
    “同时我还准备重新铸造真知之眼,对信仰者的献祭和祈祷进行回应,再一次形成文明传承之物。”
    “让三叶人的智慧,三叶人的技术,三叶人的力量更多的出现在这个世界。”
    阿尔潘斯王看到费雯终于往前看了,不再沉湎于过去不可自拔。
    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