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六十六章:斯默克尔王和太阳之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妖精大图书馆。
    有了想法之后进展就非常快了,梦境主宰希拉已经设计出了第一个梦境种族。
    她用彩色的画笔在画布上勾勒出线条,色彩明艳而鲜丽。
    在一旁还有着另外两块画布,只是画上还是空的,但是却已经描绘出了打底的背景环境。
    分别为碧绿色的森林,宁静清澈的湖泊,还有雪花飘舞的冰雪世界。
    新纪元的梦境种族可以说是一种,但是因为成长在不同的环境,也可以说是三种。
    第一幅画上的。
    便是在森林之中的梦境种族,已经有了详细的轮廓。
    那是一棵非常美丽的树,树上坐着一个神之形貌的少女。
    树上开满了繁花,绽放的时候花朵挤满了枝头。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捧花,或者花球。
    仔细去看。
    就发现那些花和太阳之杯有些相似,只是颜色是彩色的。
    树上的少女有着优雅美丽的姿态,头上戴着花环。
    和妖精截然不同,但是都像是从梦中走出的生灵一样。
    一者天真而烂漫,一者纯洁而空灵。
    少女和这棵花树是一体的,或者说这棵花树就是她的本体。
    花与树与少女。
    背影是无垠的绿色林海。
    哪怕只是一幅画,还并未真正诞生,光看着画就已经让人心生向往。
    是对美丽的神往,也是对梦幻的追逐。
    梦境主宰希拉对于画中的生灵非常满意,第一次点了点头。
    “就是这个。”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这一个纪元的梦境种族。”
    希拉非常高兴:“我太厉害了,我果然很聪明。”
    “我是妖精中的大诗人、大作家、大画家。”
    “也是大发明家。”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希拉又会露出妖精的那一面,自我得意。
    但是在人前。
    尤其是神明面前的时候,她又不敢显露出来。
    “不过”
    梦境主宰希拉脸上又露出了一丝难色:“该给她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这个时候,图书馆的最底层又有了喧闹的声音。
    一个小妖精从门口冲了进来,一边低空飘飞一边大喊着。
    “祂来了!”
    “祂来了!”
    “祂又来了!”
    所有大小妖精盯着闯进来的小妖精安静的看了一刻,空气为止一静。
    然后。
    “玩了。”
    “祂怎么又来了。”
    “赶快跑啊!”
    “外面给祂堵住了。”
    原本各自玩闹和忙碌的妖精们立刻变得慌乱无比,一阵鸡飞狗跳。
    不用意外,这个祂就是莎莉。
    随着慢吞吞的脚步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妖精大图书馆的门口。
    一个穿着深色礼服和红色小皮靴的女孩就出现在了大门前。
    莎莉娇小的身影往妖精大图书馆的门口一站,那气势和灭世大魔王没有什么差别,对于妖精们来说杀伤力十足。
    “跑什么跑什么。”
    “再跑把你们全吃掉。”
    莎莉一声“恶龙咆哮”,连妖精大图书馆的禁音神术都没有作用,直接将所有小妖精们逼到了角落里。
    所有妖精面对莎莉的淫威瑟瑟发抖,不敢说话和反抗。
    莎莉这一次生气可是有理有据的,可不是无理欺凌。
    她刚刚来的时候竟然在外面看到了一个长达十几公里的滑滑梯,从妖精的领域一直通往太阳花海。
    反了天了,这可是我的创意。
    小妖精们不仅仅偷取了她的创意,创立了一个这么长的滑滑梯,比她之前的那个还要长。
    还不告诉她。
    她都没有坐过这么长的滑滑梯。
    莎莉很生气,她来到了妖精们的面前,伸出手指头数落它们。
    “你们偷取我的创意,还不通知我。”
    “这是盗窃。”
    “这是小偷。”
    妖精们团结一起,蜷缩在角落里挤成一团。
    其中一个大妖精昂着脖子,硬挺着说道。
    “你敢欺负我们,我们去找因赛神告状。”
    “没错没错。”
    “我们要去找因赛神告状,说你可坏了。”
    莎莉一听到妖精们要去告自己黑状,立刻犹豫了起来。
    她这一犹豫和退缩,立刻被妖精们看在了眼里。
    其中又几个调皮捣蛋的小妖精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立刻跳出来大喊道。
    “祂怕了,祂怕了。”
    “祂怕造物主把祂的小螺号给收走。”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
    “我们找到祂的弱点了。”
    还有胆大至极的小妖精竟然敢当面“挑衅”:“什么你的创意。”
    另一个小妖精接着说道:“现在是我们的了。”
    它们两个就是提议建造滑滑梯的两个,那个十几公里的滑滑梯就是它们的杰作。
    “啊!”
    “你们这些坏家伙。”
    莎莉气坏了,她一下子扑了过去抓住了这两个妖精。
    然后。
    把它们栽到了一个花盆里。
    “吃人了!”
    “吃人了!”
    小妖精立刻害怕的一哄而散,化为了一个个金色的影子满天飞。
    但是莎莉堵住了大门,它们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莎莉抱着花盆,告诉小妖精们。
    “以后滑滑梯每天我也要玩,而且还需要专属时间。”
    “这叫”
    莎莉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一个适合的词,最后自己创造了一个。
    “创意费用。”
    “没错,使用我创意的费用。”
    “听见了没?”
    小妖精们哪里敢违抗莎莉的暴行,只能委屈巴巴的同意,将它们宝贵的滑滑梯时间让给了莎莉一些。
    莎莉也总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度的原谅了盗窃她创意的妖精们。
    到此。
    这场闹剧才总算是告一段落。
    莎莉和妖精们闹了这么大一通,在大图书馆上层的希拉当然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她看见莎莉和妖精们达成协议“和解”之后,便开口说道。
    “好了,莎莉。”
    “你是来找我的吧?”
    被小妖精们一气,莎莉差点将原先想要做的事情就给忘了。
    这个时候莎莉才想起来,自己是过来找希拉询问梦境种族的事情的。
    莎莉立刻来到了希拉的面前,然后就看到了那刚刚完成的画作。
    莎莉一看到那开满繁花的树,就张大了嘴巴。
    “能开花的树?”
    希拉点了点头:“没错,这是一棵会开花的树。”
    莎莉立刻开心的跳了起来:“好呀好呀!”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能够开花的树呢,这可真是个非常好的创意。”
    莎莉凑近了画布前,仔细的看着上面的细节。
    越看越喜欢。
    “真的好漂亮啊!”
    “这是要种在梦境大陆上的树吗?”
    她已经想好了在自己的梦境大陆上,到处都种满了这种开着花朵的树木。
    在上个纪元只有一种花,那就是太阳之杯。
    而这个时代则多出了两种,
    是从太阳之杯演化出来的欲望之杯和血雾之杯。
    而且准确的说,不论是太阳之杯还是后面演化出的另外两种花杯,它们也都算不上是真正的花。
    而是一种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的神奇物种。
    希拉拉着莎莉站在画布前,和莎莉讲述着自己的想法。
    “花树便是这种生灵的本体,是她们开始的源头和智慧的载体,也是它们从虚幻走向真实的梦境之卵。”
    “我准备将这种花树种成一片森林,然后赐予这片森林梦境权能之力。”
    “最后从花树的繁花之中诞生出新的生命,也就是全新的梦境种族。”
    希拉指着画布上,那个坐在树上戴着花环的少女。
    这便是她所期待的,最终梦境种族诞生后的形态。
    至于另外两种湖泊环境和冰雪环境诞生的梦境种族,希拉虽然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不过事情还是要一步步来。
    就没有在这里说了。
    莎莉非常期待,她抬着头看着希拉。
    “希拉!”
    “你好聪明啊,哪里来的这么好的想法?”
    希拉有些不好意思,她拿出了奇迹道具妖精的魔镜。
    “是我在凡间看到的。”
    “虽然我看到的并不是这种形态,但是这种树和花结合的形态,给了我全新的想法。”
    镜子画面晕染开来,露出了人间的景象。
    莎莉看着这面镜子,突然想起了因赛神。
    “你和神总是偷偷看人间,偷偷看凡人。”
    希拉:“你也在看啊?”
    莎莉:“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
    苏因霍尔城邦。
    护火城的王宫之中,已经开始逐渐放权给下一代的斯默克尔王正躺在椅子上看着落日。
    落日的光芒很温暖。
    没有清晨寒气未退的阴冷,也没有正午太阳暴晒的狂烈。
    照在身上的时候,刚刚好。
    斯默克尔很喜欢这样的温度,也很喜欢落日的景色,安静而祥和。
    蛇人的椅子和三叶人的椅子完全不一样,蛇人的椅子很长很长,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单人床上加了一个靠背。
    蛇人可以将自己的尾巴放在上面,一般塞在桌子下可以让蛇人轻松的在桌子上处理事情,也可以直接靠着当作床睡一觉。
    斯默克尔王已经满头银发,胡子都完全变成了白色,脸上长满了褐色的斑点。
    “真美啊!”
    一旁的侍从也应声道:“陛下,是很美啊!”
    “就是感觉。”
    “一天过得太快了,眨眼间就”
    说到这里,侍从看着斯默克尔王的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没敢再说下去。
    斯默克尔看向了一旁的侍从:“你是想说,就是太阳下山了代表着一天就要结束了。”
    “就好像我一样,一生快要结束了。”
    侍从吓得立刻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说。
    “陛下!”
    “我不敢。”
    “我没有这种想法,我只是”
    斯默克尔让他起来:“别害怕,这本来就是事实。”
    斯默克尔看着红色的落日,笑着说道。
    “如果每个人一生走向结尾的时候,都能够和落日这般安宁而祥和,能够平静而温和的走入死亡的怀抱。”
    “那是何等幸运的一件事情。”
    侍从:“陛下!”
    “也只有您这样伟大的王者,才能够说出这样充满哲理的语句来。”
    外面有人冲了进来,脸上带着兴奋激动的笑容。
    “开花了!”
    “开花了。”
    他扭动着蛇尾快速来到了斯默克尔的面前,匍匐在地上说道。
    “陛下!”
    “您让我们照看的那朵神赐予的花,终于开花了。”
    斯默克尔愣住了,他刚刚想要开口,却又停在了一瞬间。
    随后。
    他的眼神陷入了回忆之中。
    当初斯默克尔在荒野中的丛林和欲望与炼金之神伊瓦偶遇,两人一起围绕着篝火讲故事,和对方一同历经梦界进入造物神国,一同游览梦幻星海。
    在分别的时候,欲望与炼金之神伊瓦曾经赠予了还是王子的斯默克尔一朵太阳之杯。
    伊瓦告诉他,当一个人怀着最清澈纯洁的心向这朵花许愿的时候,就有可能得到妖精的回应。
    不过。
    斯默克尔他并不懂得种植太阳之杯的方法。
    这就算是在上一个纪元,也是独属于王权血裔家族所掌握的禁忌,直到后期才逐渐被一些大家族知晓。
    只不过在上一个纪元,大地之上并没有适合植物生存的环境,哪怕太阳之杯也只能种植在室内花园。
    所以随着三叶人的时代结束,太阳之杯也彻底灭绝于大地之上。
    斯默克尔他看这朵太阳之杯能够动,还具备一些粗浅的意识,就把它当做了活物来饲养了。
    他把太阳之杯关在了一个严密的房子里,还喂养太阳之杯肉食。
    最后这太阳之杯差点被他给养死了。
    这可是神物,怎么也不能让它就这么消逝了。
    后来他召集了学者和权能者,让人商议如何养活这朵太阳之杯。
    其中一个权能者提出了一种秘术,将太阳之杯嫁接在了一棵大树上。
    想要让太阳之杯借助树木的养分和力量慢慢的恢复。
    这种方法确实让那受伤的太阳之杯没有直接死亡,可惜当初的那朵太阳之杯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之后最后还是死了。
    这一直都是斯默克尔王的遗憾。
    斯默克尔王想起了这件很久以前的往事,他问来人。
    “太阳之杯已经死了,彻底消逝了。”
    “怎么可能开花?”
    来人趴在地上,连忙说道。
    “陛下!”
    “您还记得园林里的那棵树吗?”
    斯默克尔王当然有印象:“当初的那棵?它还在吗?”
    一百多年了,这岁月长得足以让不少树木都枯萎死去了。
    来人不断的点头:“就是当初那棵树,神物扎根的那棵。”
    “就在刚刚,我们去查看的时候。”
    “结果发现那棵树上长满了神物,开花了,陛下。”
    “真的开花了。”
    这下,斯默克尔王也确认面前之人说的是真的了。
    这位老去的王者也变得有些激动,这种情绪已经数十年没有出现在他身上了。
    “快!”
    “带我过去。”
    “去看看。”
    斯默克尔王戴着一群人来到了宫廷的园林之中,来到了那棵葱郁高大的树木下。
    抬起头,就看到树木之上长着好几朵太阳之杯。
    金色的花杯在夕阳下摇曳,绽放着神物的风采。
    斯默克尔王浑浊的眼睛一瞬间拥有了神采,他声音带着微微的颤音,忍不住开口说道。
    “真的”
    “开花了啊!”
    这朵太阳之杯,是他和伊瓦友谊的见证,是他人生之中最光辉最荣耀的记忆。
    在他如同夕阳一般快要落日下山的时候,这朵花开了。
    对于斯默克尔王来说,这有着非常的意义。
    太阳之杯虽然当初死去了,但是它在死后身体的一部分融入了这棵大树之中。
    分裂出来的部分,化为了很多个幼体。
    这些幼体扎根在这棵树上,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融合,最终彻底和这棵树化为一体。
    从树身上长了出来,这才有了今天这样奇特的景象。
    斯默克尔王站在树下,对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
    “你们都出去吧!”
    “我想要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欣赏一下这最美丽的花,传说之中造物主花园之中的神之花。”
    斯默克尔在开着太阳之杯的花树下,静静的看着那花杯。
    他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了年少时候的朋友卢奇,想起了自己弹着竖琴流浪在一座又一座城市的故事,想起了自己遇到的那个如同一张白纸一样的欲望之神。
    而这个时候。
    一阵星光凝结而出,游荡在这片宫廷园林之中。
    最后星光落在了花树之下,一个穿着金色长裙的神女出现在了斯默克尔的面前。
    神女的个头很高,甚至和高大的斯默克尔齐平。
    但是斯默克尔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却忍不住低下了头矮下了身子,不敢用目光去直视她。
    “您是谁?”
    斯默克尔不敢直视对方,低下头的一瞬间他就看到对方拥有的不是蛇尾。
    对方拥有神之形。
    金发的神女身上带着耀眼的光,和落日余晖融为一体,那摇曳的太阳之杯好像也低下了头,想要亲近于她。
    她告诉斯默克尔王。
    “我是妖精。”
    “你的这朵太阳之杯,就是来自于我所在的太阳花海。”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妖精便是从太阳之杯中诞生,如此奇异的太阳之杯出现,自然就引起了妖精的感应。
    斯默克尔王听说过妖精,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种只存在于造物神国之中的存在。
    斯默克尔王想了良久,最后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没有什么愿望,而且我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他向妖精行礼致意,用带着疑惑的声音问道。
    “听说。”
    “只有最纯净的心灵和愿望,才能让妖精现身于这个世界。”
    “您为什么肯为我现身呢?”
    “我只是一个老人,一个饱经风雨沧桑的人。”
    梦境的主宰希拉:“每个人的心都在变化,善良和邪恶都只在一念之间。”
    “至少在现在。”
    “在此刻。”
    “你的心灵是无比纯净的,是和孩子一般的纯净。”
    斯默克尔忍不住笑了,这或许就是越老越像是一个孩子的意思了吧!
    妖精给斯默克尔王一个提议:“你的生命的确快要终结了,就在今年之内了。”
    “或许我能够让你活得长一些,在人间多停留一段时间,毕竟你是一个不错的王者。”
    妖精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不用担心你的神明,她不会责怪你的。”
    斯默克尔王已经活得够久了,他活了一百四十多岁,比他的父亲阿尔潘斯还要长一些。
    除了掌握着黄金之灯的日出之地大长老辛吉之外,他应该是第一个活到了这个年岁的人。
    听说日出之地的大长老活了快要两百岁了,依靠的便是传说之中欲望和炼金之神赐予的灯火。
    但是斯默克尔王觉得没有多羡慕。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归宿,他明白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斯默克尔一开始的确有一瞬间的心动,但是在目光闪烁的一瞬间,他就拒绝了妖精的恩赐。
    “不了!”
    “来自于造物神国的神之使者一族啊!我并不渴望活得更久一些。”
    “有的时候活得更久对于我,对于我的孩子,对于这个国家,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已经将我的责任传承了下去,我已经完成了属于我的使命。”
    “剩下的。”
    “就交给其他人去做吧!”
    “就让我安安静静的走入那个良夜,平平静静的过完我的一生。”
    斯默克尔王看着那安然落入地平线的太阳,微笑着说道。
    “不用起起伏伏,安静而平和。”
    “就和这落日一样。”
    妖精欣赏的看着斯默克尔:“我曾经见过很多王者,你或许不是最强大的最睿智的那一个。”
    “但是你一定是最平和面对人生的那一个。”
    斯默克尔王:“这是我听过的最荣耀的赞誉。”
    “能够和那些古老的王者相比,是斯默克尔的荣幸。”
    斯默克尔王拒绝了妖精的愿望,妖精也没有坚持。
    她挥手,完全的取下了树上的一棵枝杈和太阳之杯。
    枝杈和太阳之杯完好无损,星光也修复好了树木的伤痕。
    “人间的王者。”
    “谢谢你的赠予。”
    斯默克尔优雅的行礼:“这是我的荣幸,尊贵的神之使。”
    妖精一挥手,星光卷起。
    无数的花朵化为残影落下,遮盖住了这片树林,而美丽梦幻的身影,就消失在那星光和花朵见。
    斯默克尔王看着花影和星光,突然笑了。
    “真是美丽的生命啊!”
    “没想到孩童时候的我没有得到妖精的亲睐,老了却能够见到传说的神之使者一族。”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伊瓦所说的那种美丽,那种连伊瓦这种神明都用最美丽来称呼的极致。
    那是一种源自于心底的美丽,源自于心中对于最美好的向往。
    他不知道。
    他遇见的不是什么神之使者一族,更不是普通的妖精。
    他遇到的。
    是一个真正的神明,梦境权能的主宰。
    ---------------
    梦境大陆。
    梦境的主宰希拉借用了生命主宰的力量,终于制造出了她想象之中的花树。
    准确的来说不是创造,更像是一种调整。
    因为已经有了原本成功的样本。
    苍茫的大地之上,一棵美丽的花树生长在中间。
    花树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看上去有些像太阳之杯,但是又有些不同。
    满树繁花,根本看不到树叶。
    这棵花树下面站着三个身影。
    三位永恒的神明。
    尹神伸出手,触摸到花树的花瓣。
    柔软而透着芬香。
    虽然现在只有一棵,但是有一天它会化为一片丛林,化为一整座林海。
    这座林海的每一棵树都开满了的花,风一吹五颜六色的花海摇曳,花瓣漫天飘飞。
    那一定是能够和太阳花海媲美的美景,截然不同的动人画面。
    是一个美丽的仙境。
    尹神站在树下,看着这花树突然说了一句。
    “满树繁花,是我心之所向。”
    心之所向的,不是某个人,也不是某个事物。
    而是那个时代。
    尹神没有想到,能够在这个时代看见这样的花树。
    他突然有种一切都在走向熟悉的道路的感觉,他正在一点点回归那个熟悉的世界。
    是这个世界本就在走向这样的道路,还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让世界走上了这样的道路。
    希拉当然不知道尹神说这句话时候的心情,也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
    这并不妨碍她立刻拿出了一个小本本,将尹神的这句话给抄录了下来。
    尹神扭过头,看向了希拉。
    希拉立刻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小本本给收好。
    “希拉!”
    “想好了该如何赐予它们神话血脉吗?”
    希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没想好她们的名字呢?”
    尹神抬头看着这花树,他已经想象到了那片林海梦幻仙境。
    “就叫她们林中仙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