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五十五章:鲁赫巨怪的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已经亮了。
    太阳透过头顶的冰面,照射下来的阳光带着一缕又一缕细微的波痕,在那冰冷古老的石头上微微荡漾。
    光芒随着太阳升起的角度倾斜,最终透过神殿侧边的一扇扇彩绘玻璃窗,落在殿堂内的石板和修伯恩的头上。
    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站在城市中、圣山上、神殿外静静去听。
    能够听到那不知来自哪里的细微声音,有些像是水的声音,又有些像是谁在唱歌。
    “哗啦啦!”
    “啦啦”
    就好像妖精的歌谣。
    纯净而空灵。
    但是在这幽静的湖底世界,又带上了一丝孤寂和深沉。
    如果灵感更强一些,靠近那神圣的壁画和神像更近一些。
    更是可以听到那一遍又一遍重复的祈祷声。
    “神说,王是带着王冠的。”
    “智慧之王说,神不在乎,我在乎。”
    “神说,我是孤身一人,你也是孤身一个;人这个种族还未曾诞生于这个世界之上,而三叶人也仅仅只有你一个罢了。”
    “因为孤独,神创造了智慧之王莱德利基,因为莱德利基的孤独,神又创造了三叶人。”
    “种族因此而始,王国从此刻建立。”
    “”
    “神说,我是创造你的神,而你才是他们的王。”
    “神对智慧之王说,欲望的沟壑是不会因为你给得够多就会满足的,怨恨的大山更不会因为施以恩惠就会消失。”
    “神说”
    “神说”
    “神说”
    开始是一个人。
    后来变成几个人、上百人。
    以及,成千上万的人。
    千万人的祷告声汇聚成巨浪,从神殿的高处铺天盖地而来,将匍匐在地上的凡人卷入其中。
    所有三叶人的信仰凝聚于此。
    凝聚于这座殿堂。
    修伯恩仰着头,茫然的张大着嘴巴看着造物主的神像。
    从震撼。
    到不能接受。
    到混乱崩溃。
    经过了一整晚,他终于接受了一切,接受了这古老的真相和事实。
    “我们的神不是造物主,也不是至高唯一的神明,而是被真正的造物主创造出来的远古之神。”
    “我们的血脉和力量来自于另外一位神明,来自于智慧的王冠,我们的一切只是上一个时代的延续,上一个世界的残影。”
    “我们从来就不是什么神的宠儿,也从来没有背负什么使命和考验,我们只是一群卑微的凡尘造物。”
    修伯恩站起身来,他在这座神殿里走动了起来。
    就和亿万年前,那些刚刚来到这里朝圣的祭祀一样。
    修伯恩站在了第一幅壁画前,壁画上画着的是一副很抽象的图案,讲述的是一切力量的起源开始。
    “天地初开,万物起源。”
    “神降临在了这个世界。”
    画面上是一颗永恒的星辰,永恒的星辰下则是王冠、螺号、神杯三种图案。
    按照三叶人神话里的记载,造物主的力量被分成了三部分。
    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继承了神之灵的力量,以智慧王冠驾驭智慧权能,以意识思维控制世界。
    祂是神之长子,生来就是天空、大地、海洋的主宰。
    博爱的智慧之王莱德利基为了让智慧之光洒遍人间,祂将权能分散给了祂的子嗣,只留下永恒的智慧王冠。
    生命之母莎莉继承了神之形的力量,祂和祂的仆从拥有永生,拥有创造和改造生命的力量。
    梦境权能的力量就要波折得多,主宰波罗诞生于神的梦境之中,拥有神之域的力量。
    波罗将自己力量融入了造物主的太阳花海,衍生出了梦之妖精一族。
    祂本是一位神之子,是天真和美梦的生灵,却坠落人间甘愿陪着星之女王一起在美梦之中终结。
    最后由波罗的后裔,神之使者希拉继承了梦境主宰的权能,成为了造物神座之右的存在。
    妖精是不分长辈和后裔的,它们的诞生和繁衍和三叶人完全不一样。
    但是从三叶人的角度来看,从太阳花海中诞生的妖精都称得上是波罗的后裔。
    是神之一族,天生的神之使者。
    一副又一副壁画流淌而过,那是天地之初的故事,是最古老的神话。
    穿越万古的神殿屹立在他的眼前,亘古不变的神灵在世界之外俯视人间。
    他看完了所有壁画,沿着这神殿上上下下的阶梯走了一遍又一遍。
    最终。
    他站在了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的面前。
    他再度看向了那顶王冠。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到它的时候是如此的激动。
    因为。
    那是镶嵌在自己血脉里在躁动。
    因为祂是这个世界智慧的开始,所有智慧种的起源。
    这个时候一个又一个幽魂也从修伯恩的巫灵之书里飞了出来,都在朝着智慧之王匍匐。
    修伯恩好像在心中听到另一个自己在对着自己说。
    “不要害怕,你本就应该信仰智慧的力量。”
    “修伯恩。”
    “你应该匍匐在智慧的王冠之下。”
    “他才是一切的开始,你是智慧一脉的传承者,你信仰的是至高无上的智慧。”
    紧接着那声音又靠的更近了,好像在贴着自己耳朵轻声呼唤。
    “生命的主宰是不会回应你的,祂是一个孤高的神明。”
    “祂不会像你这种玩笑一般的造物投下任何,哪怕那么一丝丝的怜悯。”
    “只有智慧一脉。”
    “只有真理与知识之神,才能够给予你救赎。”
    “才能够赐予你力量,挽救你的族人和国家。”
    修伯恩再度默念起了幽魂波里克和他说的那句话。
    “一切智慧种。”
    “都是莱德利基的后裔。”
    修伯恩看着莱德利基王和智慧王冠,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是啊!”
    “我们都是智慧的后裔。”
    修伯恩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宿,他得到了救赎。
    他可以心安理得的用智慧的力量,信仰智慧的神明。
    “我要用真理与知识之神的力量,去救回我们的族人。”
    “去挽回我们的王国。”
    这一刻,修伯恩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松动了。
    他和巫灵的力量变得更加契合,他不用任何力量,就能够感觉到冥冥之中的真理之门。
    能够感觉到那真理之门中的知识与真理之神,感受到智慧一系的神话。
    修伯恩不再迷茫,他决定了以后的道路。
    他匍匐在神殿中央,向智慧之王的神像叩首。
    然后。
    转身离开了这里。
    神殿前。
    数百幽魂缠绕在他的身上,推动着他飞向高处。
    脚下的圣山、神仆之城、天空神殿越来越远,头顶上的天之镜湖面越来越近。
    他算准了时间,刚好外面又到了月亮出现在正当空的时候。
    他越飞越高。
    刚好在他可以触摸到冰层时候,头顶上的冰面一点点溶解化为水。
    月光穿透水面,有着些微的荡漾。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到天之镜的水是在波动的。
    “啵!”
    修伯恩逆着重力,从下面扑入水中。
    这可是一副奇景,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但是当他穿透水面的时候。
    他突然感觉到整座湖泊和大山都在摇晃。
    他扭头看去,就看到下面地底深处的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苏醒了过来。
    紧接着。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又一个体型超过百米的恐怖怪物从黑暗之中醒来,朝着上方飘浮。
    那是一个个看上去和乌贼或者章鱼一样的怪物,对方头上长着恐怖的盔壳,浑身散发着噩梦一般的气息。
    它们身下挥舞着的恐怖触手粗细都是以米计算,长度更是绵延数百米。
    那一根根触手朝着天空中探来,足以让人感受到末日一般的绝望。
    修伯恩的力量在凡人之中也可以称得上是强大了,但是在这样的怪物面前不值一提。
    他可以肯定,只要一个瞬间对方就可以将自己吞噬得渣都不剩。
    他瞬间吓得不断的朝着上面挣扎,加速朝着湖面浮上去。
    “这是什么东西?”
    之前的一切顺利让他放松了警惕,以为这个地方不存在什么危险。
    现在他终于反应过来,这里是一处死亡禁地。
    踏入这里的人,都是有来无回。
    但是想一想,就又觉得理所当然。
    这里可是隐藏着关于上一个纪元的秘密,关于造物主和列神的神话。
    这里有着一切的起源和开始,是堪称是神之后裔的最古者种族的圣地。
    岂能是凡人能够轻易涉足的。
    他想要离开,但是那些东西很快就追上了他。
    靠近了之后他更加看不到这些庞然大物的全貌,只能够看到密密麻麻的巨大触手从黑暗之中探出朝着自己纠缠而来,要将他拖入黑暗之中的深渊。
    这是每一个敢于深入禁地之人的宿命,也是对于敢于窥视神之秘密的凡人的惩罚。
    修伯恩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但是他还有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的身体突然化为了透明,体内的神术道具波里克的右手散发出光芒。
    “轰隆隆。”
    位于真实与虚幻边界的真理之门突然动了起来,一抹光芒从天际照下,笼罩在了修伯恩身上。
    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修伯恩迅速朝着天空飞去,化为了一道光。
    他跨越虚无,从现世离开回到了梦界边缘。
    然而在真理之门打开的一瞬间,下面好像有着什么更加可怕的存在被惊动了。
    修伯恩眼看着就要离开现实,却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
    让他看到了真正的绝望和恐怖。
    黑夜里,他看到了一只镶嵌在大地之上的眼睛。
    那一只眼睛从大地之上睁开,望向苍穹。
    整个世界都在瞬间化为了红色。
    天空乌云密布,瞬间大雨倾盆。
    那些刚刚前来围猎修伯恩的庞然大物在对方的面前,就像是微不足道的小虫子,只是附着在对方身上的跳蚤。
    修伯恩更是无法看清楚对方的全貌,他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因为光那一只眼睛,就已经大的完全超过了修伯恩的想象极限。
    他无法用自己的认知去相像对方的体型,怎么可能存在这么大的生命个体?
    他甚至觉得。
    这座天之镜湖泊和它所在的大山,甚至整座冰封高原。
    都可能建立在一个恐怖庞大到极致的存在身上。
    “啊!”
    他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就忍不住发出尖叫。
    那是恐惧深入到血脉和心灵深处的表现。
    他脑袋一片空白的逃离这里,再也不敢回头看一眼。
    或者说。
    再也不敢回到这个地方来了。
    然而这个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外界传来,轰击在了真理之门上。
    “咚。”
    这一击,差点没将原本就残破不堪的真理之门给打散了架。
    -------------
    爱维尔城。
    一个少年神侍捧着一本和修伯恩截然不同的巫灵之书,释放出了自己的神术。
    “真实幻界。”
    立刻看到,整个大厅里立刻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金碧辉煌。
    一盏又一盏灯接着亮起,屋子里面出现了很多人。
    这些人在演奏,在起舞。
    但是少年神侍的力量并没能坚持多久,就坚持不下去了。
    神术消散的一瞬间,一切也全部都恢复原样。
    金碧辉煌的大厅变得残破,灯盏也不断熄灭,人也在音乐之中化为透明。
    修伯恩从一旁站了出来,对着神侍学徒说道,
    “很不错。”
    “你已经很熟练的掌握了这个神术,看起来你对真理与知识之神的力量非常契合。”
    神侍学徒非常激动:“只要献祭,就能获得恩赐。”
    “真理和知识之神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知识,祂知晓世界上的一切秘密。”
    “祂实在是太伟大了,也太慷慨了。”
    修伯恩只是说道:“因为神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神。”
    神侍学徒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觉得有着真理与知识之神这种能够回应他们的神明,实在是太好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主殿,主殿中原本爱维尔人倾尽所有用黄金打造出的神像早已经没有了。
    神台上摆放着的,是后来从侧殿搬过来的一具石头神像。
    修伯恩看着这石头神像,目光复杂到了极点。
    良久后,他对着神侍学徒说道。
    “去把祂请下来吧!”
    “小心一些。”
    神侍学徒早就迫不及待了,他要将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像供奉在上面。
    看着他曾经的信仰。
    修伯恩语气之中有着无比的感慨,还有唏嘘。
    “或许祂根本就不需要我们的信仰。”
    他低下头,用轻的别人听不见的呢喃声说道。
    “就像是造物主对着最古者们说的那句话。”
    “信仰我,是你们的事情。”
    “与我无关。”
    神侍学徒成为了第二个巫灵。
    他放弃了生命之母的信仰之后,比修伯恩更加狂热。
    他亲手将生命之母的神像从神台上移下,让人将早已打造好的真理与知识之神的神像摆放了上去。
    这是一个捧着书的神明,披着白色的神袍。
    工匠的技艺非常高,将神像上的神袍刻出了那种轻柔、细腻和一尘不染的感觉。
    让神像在充满神圣的的同时,又有着说不出的神秘。
    在凡人的想象之中,神明好像都应该是如此。
    神圣而仁慈,却又神秘得不可捉摸和接近。
    就像是大海。
    能够孕育万物,也能够吞噬万物。
    接下来,在神庙的穹顶之上也绘制上了新的壁画,四周更换上了新的图案。
    穹顶上是一顶智慧王冠。
    那代表着他们的主神,智慧一系的最高力量。
    傍晚时分,一万多爱维尔人聚集在了神庙前。
    男女老少,几乎能来的全部都来了。
    神侍学徒来到了人前,向所有人显示着巫灵的力量,诠释着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伟大。
    “万蛇之母已经不愿意再庇护我们了,生命的主宰也早已放弃了祂的信徒。”
    “在爱维尔人遭遇苦难的时候,我们得不到任何指引和回应。”
    “我们被抛弃了。”
    “我们必须寻求新的神明的指引,我们需要新的救赎。”
    “我们是智慧的血脉,我们应该找到更远古的归宿。”
    神侍学徒激动无比,他在神庙大声呼唤。
    “以前,我们向生命主宰献祭,生命主宰坐视我们的国家毁灭,坐视着我们家破人亡。”
    “而现在,一位伟大的神明向我们伸出了手。”
    “只要信仰祂,我们就能重新建立起我们的国家。”
    “只要信仰祂,我们就能获得救赎。”
    “只要信仰祂,我们便能够拥有真正的神的庇护。”
    他高高举起双手,状若癫狂。
    “让我们将信仰,献给永恒的真理与知识之神。”
    “向神献祭吧。”
    “我们可以获得想要的一切,获得我们想要的知识,获得我们想要的力量。”
    人群之中响起了欢呼声,但是更多的人是迟疑,甚至不少人面露惊恐。
    生命神庙的神侍大人们,竟然真的想要改换自己的信仰。
    这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但是紧接着,献祭仪式开始了。
    广场之上一群早已安排好的信徒,向着神明祈祷。
    祈祷声回荡在人群之中,篝火跳跃,少女们灵动的跳起献祭之舞。
    “呼呼!”
    狂风骤起,刮动篝火。
    一抹光从神殿之上发出,落在了广场之上。
    一个幸运儿被挑选中,当场从一个凡人一跃成为了巫灵。
    权能的力量在他的身上涌动,一抹抹光汇聚成一本巫灵之书,落在了他的手上。
    神侍学徒立刻大喊:“神的仆从,来到神庙之中吧。”
    “来侍卫和供奉你的神明。”
    幸运儿激动不已,他原本犹豫的眼神瞬间化为了狂热。
    “我是被神选中的人。”
    “我们的新神明,是一位无比慷慨的神明。”
    人们看着有人向真理和知识之神献祭的时候获得恩赐,当场获得了超越凡俗的力量,化为了权能者。
    现场顿时瞬间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狂热,人们的表情完全不一样了。
    这是神迹。
    是真正的神之恩赐。
    “神真的回应我们了。”人群之中,一个人也冲了出来,匍匐在神庙的台阶下,渴求着神的目光。
    “这是真正的神明,一位真正的神明。”看着神侍学徒再次展示的力量,这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更多的人高呼。
    “我们以后也有了神的庇护了?”有亲人在战争之中死去的人此刻也热泪盈眶。
    真理与知识之神想要的祭品是各种各样新的知识,凡人可以献祭自己的记忆和知识,获得另一种知识。
    修伯恩在神殿之前,作为主祭向神明祈祷。
    从人群之中飞出一片片记忆和知识之光,涌向天空。
    爱维尔人的航海术,这一个纪元的爱维尔人研发出的神术,爱维尔人的文字和语言等等。
    不仅仅人的记忆和知识,神庙中央堆积如山的书籍、木板、皮卷,此刻也化为了一个又一个光球。
    统统都献祭给了真理与知识之神。
    光芒涌向梦界的边缘。
    最终融入了那扇真理之门中。
    这个时候,处于献祭之中的人群也通过献祭和感应,看到了那扇屹立于黑暗之中的巨大门扉。
    他们感受到了神话之力的伟岸,感受到了那跨越了两亿年的岁月沧桑。
    感受到了神明不朽的永恒。
    “我看到了。”匍匐在地上的蛇人一个接着一个抬起头,仰望着天空。
    “神,真的是神。”有人浑身颤栗,他们一代又一代人信仰着神明,但是却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神明之物。
    哪怕。
    这位神明已经不是他们曾经信仰的那位了。
    “伟大的真理与知识之神正在关注着我们。”广场上的人不断的叩首,有人甚至额头流血了都不自知。
    “看啊!多么伟岸的力量。”有人眼睛不断的流出眼泪,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而流泪,只是在看到那扇门的一瞬间,感觉好像看到了无垠的星海和宇宙,也看到了凡人的渺小。
    在万众瞩目之下,修伯恩被一道从天而降的光柱笼罩住。
    可以看到他的巫灵之书上,出现了一个代表着真理的印记。
    他的身躯里,流淌着法则的光芒。
    修伯恩巫灵之书中记载的一种又一种神术之页飞了出来,数百道幽魂从修伯恩的真理之书中飘起,和那个蔚蓝色的印记融为一体。
    而停靠在码头上的一艘焦黑大船也在光芒之中融化,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最后,所有的一切化为了一页散发着蓝光的书页从天空坠落。
    融入了修伯恩的巫灵之书内。
    真理之页。
    修伯恩得了三阶的力量,成为了三阶的权能者。
    上位巫灵。
    三阶权能者和二阶权能者的不同,便是它们的精神力活化,同时获得了咒印的力量。
    二者结合,化为了咒印之灵。
    蛇人权能者召唤出的是石像傀儡,炼金师召唤出的是神契之灯的灯灵,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
    而上位巫灵召唤出的,则是真理之页。
    这是将巫灵所学会的所有神术,所有契约的幽魂以及所有的知识融合在一起,化为的一种三阶神术。
    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力量不同、掌握的知识不同,契约的幽魂不同。
    最后召唤出的真理之页也有不同。
    修伯恩的真理之页上是一艘大船,他掀开巫灵之书后,那艘船立刻从书里面飞了出来。
    数百幽魂站在船上,注视着这座城市。
    蓝色的风帆扬起,船下面生出波涛。
    它竟然直接驾驭着波涛冲过城池,飞越出城外,最后冲入了外面的大海。
    看着那艘大船离开码头,向着大海前进。
    爱维尔城中,所有人撕扯着嗓门高呼。
    “真理与知识之神。”
    “真理与知识之神。”
    “”
    ----------------
    知识神庙内。
    成为了三阶权能者的修伯恩意气风发,他终于可以凭借力量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他终于有了可以挽回一切的力量。
    修伯恩孤坐在窗前,他用管笔在写一本书。
    他的目光有着难以言喻的恐惧,他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手一直在发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写这本书。
    但是。
    他还是想要将自己知晓的一切都记录下来。
    书中记录了他所知晓的一切,那是他从天空神殿里知晓的神之隐秘。
    古老的造物主因赛,造物权柄三分的智慧、生命、梦境。
    这个世界背后的真相和一切。
    那些骇人听闻,让人不敢相信的事实。
    “神创世界。”
    “智慧、生命、梦境三位一体,我们自智慧而生,我们是智慧一脉的族种。”
    “造物主因赛”
    刚刚写到这里,他突然手抖得模糊一片。
    他脑海里再度浮现出了那个屹立在天外的星辰,那一股超越宇宙、岁月的力量压在他的身上,仿佛要将他给吞没、融化。
    只要提及因赛的名字,他就无可自拔的想到这一幕。
    “不。”
    “我不可以看。”
    “我不要去看。”
    他大声嘶吼,他快要疯了。
    修伯恩突然明白。
    他这样的存在,是根本不可以窥探神真正的样貌的,哪怕他只是通过殿堂里的画面窥探到了一丝一毫。
    甚至提到神的名字,也是他所不能承受。
    他连忙将因赛的名字划去,用真正的造物主替代。
    修伯恩越是写到后面,精神就越是癫狂。
    因为他在讲述一个自己无法承受的故事,也是蛇人无法承受的故事。
    他写的同时,也在不断回想起那座名为天空神殿的所在,想起那神殿内的场景。
    他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
    终于,他落下了最后一笔。
    这个时候的他,巫灵之体已经变得近乎透明了。
    他立刻将书粘合在一起,做好了皮封。
    修伯恩如释重负的靠在了椅子上。
    当修伯恩合上这本书的名字,他耳旁突然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就好像他在天空神殿听到的千万人祈祷声,但是这一次是成千上万的人在发出恶毒的言语。
    好像有着无数人在诅咒着他,诅咒着这本书。
    修伯恩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窥探神的秘密,而让他脆弱的意识接近崩溃的边缘。
    他抬起头,看向了窗外。
    窗外乌云密布,雷霆闪耀。
    他隐隐看见,黑云和闪电之中有着一只眼睛正在看着他。
    那眼睛。
    和他在冰封高原上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可能。”
    但是他起身之后,那眼睛又消失了。
    他瘫软的靠在墙上,惊骇的看着窗户外面。
    桌子上的书坠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修伯恩之书。
    便是这本书后来的名字,传说书里面记载着这个世界的真相,记录着关于神灵的秘密,有着诸神的名字。
    也有人说,那是一本亵渎神明的书。
    一本被神明所诅咒的书,所有打开这本书的人注定会遭受神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