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二十九章:血之初祖和被污染的三叶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象的变化在蛇人看来是神明对他们的启示。
    而这样血红色的天空和月亮,很明显代表着不祥之兆。
    护火城这一代的城主和护火者惊恐的看着天空,那暗红之月好像一只巨大且不详的眼睛注视着大地,预示着将要给整个世界带来血与火一般的灾难。
    “这是?”
    “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吗?”
    守护着祭坛和篝火的蛇人权能者也害怕得不得了,大群的蛇人朝着这里聚集而来,黑暗的夜里也只有亮光才能够驱散人们心中的不安和恐惧。
    但是祭坛之上的篝火却渐渐变小,守卫着祭坛之火的火魔此刻在天空之中的暗红之月下瑟瑟发抖。
    这力量和气息好像唤醒了他们血脉记忆之中的画面。
    在遥远的时代以前,有着这样一支种族驱使奴役着他们,这个种族种甚至还有诞生出了超越凡人之上的存在。
    他们掌握着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是窥探到了永生的强者。
    在他们的争斗下,三叶人从巅峰坠落。
    蛇人们恐慌的聚集于祭坛之下,所有人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自己的看法。
    有人认为这是神谕,有人说这是不祥之兆。
    甚至还有人说是护火者前些天猎杀了一只奇特的怪物所以惹恼和神明,那怪物可能是神明的宠物。
    一群蛇人讨论出的最后结果,便是要向神明献祭。
    然而还没等他们讨论出结果,天空的血色和海上的浪潮渐渐退去。
    云和月重新恢复了正常。
    海底之中的那个巨大的红色晶体也不断的融化,浓稠的鲜血深深融入了那座古老的孤岛之中,这座古老的岛屿好像变成了一只可怕的怪物一样,露出了可怕的生机和生命律动。
    最后。
    曾经的迷雾之岛变成了一大片暗红色的怪异之物,它上面的每一块土地每一个东西看上去都和真实的差不多,但是接近以后去看便发现者土地之中有着密密麻麻的血管,墙体和建筑之中血丝纵横。
    看起来像是血肉组成的。
    废墟之中血肉蠕动,化为一条条血丝从地面之上拱起,然后纠缠在了一起。
    海底弥漫出血色的看上去像是迷雾的东西,环绕着这片古老的废墟。
    被生命权能污染成为血色的太阳之杯在岛屿的边缘摇曳,这些看上去像是迷雾一样的东西便是它们发出来的。
    它们已经不再是太阳之杯了,或许称之为血雾之杯更恰当一些。
    血雾之杯张开花杯的时候嘴巴满是獠牙利齿,透露着择人而噬的疯狂。
    最外围倒塌的灯塔被修复了,甚至塔顶还亮起了暗红色的光。
    那光芒穿透了海底,引来了一些黑暗之中的生物,但是这些海底生物一靠近这座岛屿,便被岛屿边缘的血雾所吞噬,黑暗里传来了恐怖的咀嚼声。
    倒塌的建筑和仪式工坊恢复原来的模样,厚重华丽的古堡在血肉之中堆积而出,虽然样式和曾经一模一样,但是颜色却因为暗红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曾经的一切一一再现。
    废墟化为了一座古老城镇,那是曾经真理圣殿祭司和学徒们居住的地方。
    这座遗迹处处透露着沧桑和古老的气息,哪怕它大部分地方都修复完整,却让人感觉到一种残破的废墟之感,好像它已经彻底被人和时代给抛弃。
    海底。
    多出了一座如同废墟的古老之城。
    最后,来到了一切的中央。
    古老的圣殿拼接而出,原本最深处的座椅被血色吞噬,化为了一个血肉王座。
    血肉王座之上的存在已经醒了过来。
    她血红色的长发如同蛇一样扭动了起来,眸子睁开露出一双奇特的瞳孔。
    其中一只瞳孔散发着炽烈的银光,一只瞳孔则是墨绿的颜色,那才是她原本眼睛的颜色。
    “嗯?”
    她感觉大脑一片混沌,她对于周围的一切毫无知晓。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坐在这血肉王座之上醒来,更不知道周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
    但是醒来的片刻之后,她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那只深深镶嵌入她眼眸之中的真知之眼。
    “这里是哪?”
    “我是谁?”
    她突然开口说出了三叶人的语言,那声音回荡在大地底部,掀起层层波纹。
    就好像一只恐怖的巨兽在海底之中呐喊咆哮。
    她似乎回忆起来了什么,一股强烈的焦灼情绪涌动在她的脑海之中。
    “我有什么要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必须马上去做。”
    “一定要完成它。”
    她不断的反复重复着这句话,好像曾经另外一个她将这种执念深深的种入她的脑海之中,哪怕过去了无数年,哪怕她一次次轮回也不肯忘却的执念。
    一些残破破碎零散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其中大部分是关于三叶人的语言和这个族群的介绍,部分是关于三叶之种的讯息,然后再是关于鲜红使徒一族的说明。
    “三叶人”
    “没错,我要复活三叶人一族,让我们的种族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
    “我要让希因赛永远的传承,让我们的文明成为不朽的文明。”
    “希因赛?”
    “因赛是谁?”
    她想起了希因赛的名字,知道其意为信仰因赛的王国。
    但是。
    她却早已忘记了,因赛是哪一位神明。
    源源不断信息不断的通过眼睛传递入她的脑海,告诉她三叶人为何物。
    告诉她如何使用三叶之种的力量重新让三叶人这个种族重新出现在大地之上,也告诉她生命权能的鲜红使徒到底是什么,让她知道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
    她没有丝毫抗拒的接收着这段讯息,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右眼上散发出来的光芒愈来愈暗淡。
    直到。
    那宝石一样的晶体发出一声脆响。
    “咔!”
    还没等到全部的讯息传输完毕,这件散发着光芒的神术道具就碎掉了。
    和这座岛屿一样,和那变异了的太阳之杯一样。
    真知之眼也在亿万年岁月间不断的遭受着生命权能力量的侵蚀。
    之前处于封印状态不动用还好,此刻一动用就立刻让这件神术道具遭受两种力量的冲突,瞬间化为乌有。
    信息传递立刻停止,一个个幽魂体从真知之眼中冲了出来,环绕着她的面前。
    幽魂张开嘴巴,朝着她大声嘶喊。
    通过智慧权能的力量。
    “你醒了。”
    “你终于醒了。”
    “费雯费雯费雯费雯”成百上千的人呼喊着这个名字,同时涌入她的脑海。
    “真理圣殿永垂不朽希因赛长存”幽魂们大声喊着自己的执念,那是他们成为幽魂之前最强烈的渴望。
    但是仔细去看,便会发现这些幽魂只是凭借着记忆在重复他们的过往罢了。
    真实的他们早已在两亿多年前的那个神弃时代死去,留下的只有一个虚幻的影子。
    而此刻。
    他们的影子也即将保不住了。
    失去了赖以寄存的神术道具,它们也将要化为光尘消散。
    血肉王座之上的存在立刻变得激动无比,她伸出手不断的揽向这些消散的幽魂体,大声发出呼喊。
    “不!”
    “不要。”
    她激动的情绪引起了大地都在颤动,海上卷起了巨浪。
    她可以瞬间摧毁周围海底的所有生命,造成一场恐怖的灾难,但是这种毁灭的力量却不能让她挽回幽魂的消散。
    甚至她越是使用这种力量,幽魂就消散得更快。
    生命权能和智慧权能虽然同样都是源自于因赛的初始之力,但是当它们落向人间的那一刻开始,从来都是对立而冲突的。
    她隐隐知道这些幽魂体的作用,虽然她没有接收到最后面的信息。
    这些人曾经都是三叶人中最优秀的人,他们在死去之后自愿成为了幽魂,化为了希因赛和三叶人的传承。
    他们是为了让三叶人这个古老种族重新出现大地之上,而牺牲的自己。
    他们是重建希因赛文明最关键的东西。
    她从血肉王座上站了起来,她真的着急了。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怀中抱着一个东西。
    三叶之种。
    在她刚刚接收到了讯息里有这个东西的用法,这是用来储存三叶人的生命样本的,同样也可以用来储存记忆和其他东西。
    只是论起传承来当然比不得真知之眼,在两亿年前的时候三叶人的计划便是两样东西分开来,一个储存生命之种,一个储存知识传承。
    而此刻她分不了这么清了,她高高举起三叶之种。
    “进来吧!”
    幽魂身上的智慧权能的力量慢慢散去。
    一个又一个虚幻的光体融入三叶之种里,智慧之光消散,但是他们的记忆全部都保留在了这个三叶之种里。
    他们融入了那不同类型的三叶人血脉之中,和三叶之种彻底结合在了一起。
    当有一天这三叶之种里储存的血脉重新衍生而出,化为一个全新的智慧生命,这些人会重新觉醒这段记忆,
    虽然这种方式称不上复活,但是对于血肉王座之上的神话来说已经足够了。
    至少她没有弄丢三叶人的传承,没有丢失那个两亿年前大地之上璀璨的文明之光。
    “呼!”
    她松了口气。
    随后,她看向了怀中的三叶之种,仔细的打量着这件物品。
    她准备立刻启动这颗种子,让三叶人一族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
    就好像脑海里面有着一个人在不断的催促着她一样。
    但是她发现了一些异样的情况,在记载的信息里面三叶之种应该是一个银色的椭球。
    然而此刻在她面前的。
    赫然一个血红色的椭球。
    “不对。”
    “不是这个颜色。”
    她不太明白变成这样有什么问题,她决定还是先制造出第一个三叶人再说。
    ----------------
    这是曾经的真理圣殿,如今化为了一座带着奇异和古老色彩的海底宫殿。
    宫殿的深处。
    一个散发着巨怪气息的恐怖存在端坐于血肉王座之上,俯瞰着自己的领域和国度。
    在宫殿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好像蜂巢一样的血肉祭坛。
    血肉王座之上的身影站起身来,催动自己的力量。
    她已经准备了很久,也完全按照自己接收到的传承和知识来进行制造三叶人的仪式。
    而现在。
    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毕。
    她有些期待的说道:“最古老的智慧种,上一个纪元的主角们。”
    “在这个时代归来吧!”
    一粒生命种子从三叶之种里落下,一点点落入了那个蜂巢形态的血肉祭坛之中。
    没有多久。
    一枚带着微红色的卵从祭坛上落了下来,而地上的石板也瞬间蠕动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接住了卵。
    没有多久,从卵中爬出来了一个奇异的虫子。
    血肉王座上的身影伸出了手,对向了这个虫子。
    “来我这里。”
    地上的石板好像毛毯一样动了起来,推动着虫子一点点来到了血肉王座上。
    她小心翼翼的抱住了对方。
    她怀中的存在是一个三叶人幼年形态。
    按照记载之中的方法,对方应该很快便能变成一个人形态的孩子,然后化为少年、成人。
    幼年时代的他们离不开水,需要小心翼翼的呵护,成年以后的他们便可以纵横于大地之上,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开创出种中奇迹。
    至少。
    接收到的讯息是这么说的。
    她抱着这个在常人看来有些丑陋可怕的虫子,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
    她觉得这个形象非常亲切,非常怀念。
    “喂。”
    “你要快点长大啊!”
    “要快点醒过来。”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个三叶人成长起来,想要和对方对话。
    她不仅仅期待着三叶人和希因赛文明的重现,她也有着许多问题想要从对方那觉醒的记忆上去知道。
    但是。
    当她的力量开始探查对方是否健康的时候,立刻发现了一个问题。
    对方的意识没有丝毫的智慧之光。
    她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这不是什么三叶人,只是一个痴愚的蠢物。
    他们不是智慧种,而是真正的成为了一个虫子。
    哪怕他们生来拥有强大的力量,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再强大的虫子也只是虫子,只有拥有智慧才能建立起真正的文明。
    她仔细检查着对方,却发现对方的体内确实看不到半点智慧的光芒。
    “这不对。”
    “这不对啊!”
    “为什么会这样?”
    她慌乱的放下了幼年的三叶人,任由对方在宫殿里爬来爬去。
    她重新拿出了那个变得暗红的三叶之种,就真正找到了问题。
    原来。
    她怀中的抱着的三叶之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的生命权能侵蚀污染了,
    两亿年太久了。
    久的超过了三叶人的想象,这是他们幻想到的世界终焉也无法抵达的岁月。
    他们可以预料到几千年一万年以后的场景,却不能想象到一千万年一亿年以后会是什么样的。
    漫长的岁月和时间里有着太多的变故。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在这段岁月面前都显得短暂而渺小。
    “是我毁掉了它?”她有些茫然。
    三叶人等了两亿多年,才终于等到了神的再度降临。
    可是三叶之种却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被生命权能所侵蚀,所有的生命样板全都化为了生命权能的种子,早已不复曾经。
    她看向了那个在地上攀爬着的幼年三叶人,对方没有任何智慧,但是生来却拥有非常强大的肉体力量。
    刚刚才出生的幼年三叶人就拥有着充沛的体力在宫殿里爬来爬去,遨游在水里面。
    他可以轻易能够将石椅和石板推倒,一个撞击能够在墙壁上撞出一个坑来。
    这是一个拥有着生命权能的三叶人。
    而且可以预料,三叶之种里面的种子应该全部都被污染了,后续出生也只能是这样的三叶人。
    血肉王座前站着的身影有些迷茫。
    她认可了自己的使命,她感受到了那强烈的情绪和执念,她想要去完成这个使命。
    但是在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便已经宣告结束了。
    生命权能的三叶人,还是三叶人吗?
    这样的三叶人还能再度建立起曾经辉煌的文明,再度重现那无数年前的一切吗?
    “我失败了。”
    之前的那一句话是疑问,但是这一句话就化为了肯定。
    她倒退了两步,坐在了血肉王座之上。
    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了。
    然而坐下来的一瞬间,她发现有一只手臂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好像是有人在安慰着自己,又或者是在鼓励自己。
    她扭过头来,就看到了一个早已化为石头的三叶人站在血肉王座后面。
    对方就这样一直静静的立在自己的身后,守卫着自己。
    一千年,一万年。
    一亿年。
    对方陪伴着自己穿梭了无尽的岁月,和她一同保护着希因赛最后的文明火光。
    她看对这座石像的一瞬间,心中就涌出了强烈的情绪。
    她墨绿色的瞳孔闪烁震动,甚至不由自主的流淌下眼泪来。
    她手抚摸了对方的面庞,凑近去和对方的眼睛对视。
    “你是谁?”
    她感觉对方无比的熟悉,对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她看向了对方之前一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开口问道。
    “你是想要告诉我,不要放弃吗?”
    对方没有任何回应,但是她却已经有了答案。
    生命权能者的诞生非常困难,想要形成种族就必须先有一个踏上神话之路的存在,但是这个问题现在反而不是问题。
    而想要让生命权能者拥有智慧,也有着非常严苛的条件。
    她搜索着记忆里关于鲜红使徒的记载,其中就有关于生命权能如何突破二阶的方法,也只有突破二阶生命权能者才能拥有智慧。
    “生命权能想要拥有智慧的话,就必须寻找智慧生命褪去了智慧之血厚的躯壳。”
    “只有寄生在智慧生命之上,才能够诞生出真正的智慧。”
    她决定了。
    哪怕是生命权能的三叶人,她也要将三叶人一族重新复活。
    至于复活之后该怎么办?
    生命权能诞生和衍生智慧如此困难,注定了他们很难形成一个庞大的族群,这样又如何能够重现曾经的希因赛呢?
    她还没有想好,或者说现在也没有办法去想。
    连第一个拥有智慧的三叶人都没有出现,现在考虑这些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
    从哪里去寻找智慧种作为寄生体呢?
    她抬头看向了外面的世界,目光穿透大海。
    或许。
    应该离开这里了,应该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了。
    --------------
    血肉王座上的存在抱着幼年体的三叶人,一点点走下了王座和真理圣殿,朝着外面而去。
    当她离开王座的时候,突然从血肉王座的时候滚落下来了一个东西。
    一个权杖。
    由她的鲁赫印记凝聚而成,上面有着她所有力量和血脉的印记。
    和斯图恩的纹章一样,属于她成为神话之后诞生的物品。
    “血之初祖权杖。”
    她拿到了这枚权杖的时候,这个名字就印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血之初祖?”
    “是指的我吗?”
    血之初祖紧紧的握住了这个权杖,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大半的力量都在这上面。
    历经两亿年岁月,在她醒来的时候便早已不是什么鲜红使徒。
    她也和神造之人斯图恩一样踏上了神话之路,这是一个向真正的神明发起冲击的生命体。
    一个神话生命。
    神造之人斯图恩凭借着七种鲁赫烙印才加速蜕变了庞大的神话之血,在几年之内就成为了神话。
    而她直至转生之前也只凝知识一个四阶,拥有鲜红使徒鲁赫印的传承。
    她硬是靠着水磨一般的功夫一点点的转生出更多的神话之血,然后依靠漫长的岁月将其凝聚为鲁赫印。
    然而这两亿年转生出来的大部分力量早已超出了她的掌控,逸散到了这里的每一块砂石,深入到了鲁赫巨岛之中。
    所以当她离开这片遗迹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失去了一股无所不能的强大力量和加持。
    血之初祖站在遗迹前,回头朝着那散发着暗红色光芒的灯塔看去。
    “我的力量。”
    “怎么变弱了?”
    这整座遗迹城市虽然都是由她逸散出来的神话之血凝聚而成的,但是如今却成为了鲁赫巨岛的一部分,并不完全属于她。
    她虽然能够支配这座遗迹之城,却不能够移动它。
    但是在这座城里面的时候,她将拥有强大得难以想象的神力。
    发出了一声疑惑之后,神话生命血之初祖便离开了大海。
    权杖伸出,大海分成两边。
    她一步步从大海之中走出,踏上了海岸。
    血之初祖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跨越了两亿年的距离,她重新站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然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疑惑。
    这是一个充满了绿色的世界,各种植物遍布海岸。
    河流、湖泊、沼泽化为了各种生命的家园,一同栖息在这里。
    虽然她已经忘却了曾经,但是她依旧感觉到,大地不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是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灰暗和荒芜,是砂石和光秃秃的山岭,是生命难以踏上的禁地。
    在这里。
    除了三叶人没有任何生命能够生存。
    哪怕是三叶人,也只是因为神明的恩赐和庇佑才能活下去。
    “这是什么?”
    她穿过这片森林,看着那些爬上陆地繁衍的兽、虫、蜥。
    这是两亿年前的他们无法想象的世界,一个他们如何奢求也求不来的富饶家园。
    曾经的他们是如此艰难的在那个贫瘠而荒芜的世界求存下去。
    而在这个时代,所有生命生来就享受着这一切。
    血之初祖踏过森林和沼泽,一点点朝着前面出发。
    突然间。
    她在丛林之中看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生命体,他们长着人的上半身,却有着奇怪的尾巴。
    这些生命在看到血之初祖的一瞬间,便发出大呼小叫。
    惊恐不已。
    而血之初祖看着他们的这幅模样,便已经有了答案。
    “新的智慧种。”
    三叶人重现于这个世界的根基,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而那些蛇人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吓坏了,因为她和蛇人完全不一样的体貌特征,也因为她有着双腿。
    对方的模样。
    竟然和传说之中的神灵一模一样。
    这些蛇人立刻以为自己遇到了神明,吓得全部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然而良久之后,也没有看到任何动静。
    抬起头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彻底消失了。
    蛇人们议论纷纷。
    有人说那是一尊新的神明,看方向应该是从大海的方向而来的。
    有人说那可能是从神之国度下来的存在,来人间巡视查看蛇人们的情况,是生命之母的使徒。
    因为她一头罕见的血红色头发以及手中的权杖,蛇人们不断猜测着她的来历。
    总之。
    有关来自于深海的神明红女王的传说,开始流传在了鲁赫巨岛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