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一十五章:神和神造之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瓶子碎了,自称知识之神的人造怪物死了。
    阿赛、费雯、斯图恩三个人站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屋里,气氛却并没有因为瓶中小人的逝去而轻松下来,反而变得越发凝重。
    费雯看着阿赛的背影。
    这个年轻人穿着近些年才出的风衣,一根手杖挂在臂弯。
    对方说话很慢,很安静的一个人。
    但是费雯不仅回想起了瓶中小人之前说的话,更听到了瓶中小人最后称呼阿赛为安霍福斯。
    这一瞬间,阿赛给予所有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那种安静深沉,好像隐藏着刀枪利刃,他哪怕只是静静的站在哪里,就让人感觉好像蕴含着海啸一样的危机,稍不注意就要将这个世界吞噬。
    她抽出了剑对准了阿赛,俨然一副将对方当成了敌人的模样。
    她冰冷的喊出对方的另一个名字:“邪法师安霍福斯。”
    “没想到。”
    “你这个家伙竟然还在。”
    “你踏上了智慧的神话道路,成为了转生者?”
    和瓶中小人一样,安霍福斯同样是真理圣殿的敌人。
    或者说。
    这一切的灾难都因为面前这个男人而起,如果不是他制造出了骨魔,如果不是他追求永生的力量,如果不是他制造出了瓶中小人。
    这个世界不会变成这样,至少不会是现在这样。
    说话间斯图恩已经出手了。
    血河暴涨,瞬间淹没了这个废弃的小镇。
    但是阿赛并没有和斯图恩交战了意思。
    他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远离小镇的一处地面之上仪式术阵凝结,从一扇门中阿赛走了出来,
    波里克也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他手上拿着死亡君主留下的镰刀和石板。
    他重新恢复了力量,他执掌着部分真理之门的权限,如同昔日的真理主祭司。
    他也是阿赛唯一的伙伴,最忠诚的随从。
    阿赛看向了扑向自己的血河,抬手真理之门出现,犹如一座大山一般挡住了冲击的血河。
    但是血河的力量再度暴涨,眨眼之间就将真理之门冲垮。
    阿赛再度后退,一跃而起出现在了一座土包之上。
    斯图恩和费雯也追了上来。
    阿赛这个时候才回答起了之前费雯说的话:“第三代真理贤者费雯。”
    “相比于安霍福斯,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阿赛。”
    “你不用担心我,不用仇视我,也不用害怕我。”
    阿赛拿下了臂弯上的手杖,杵在了地上。
    “我虽然并不是在寻求什么救赎,但是也的确没有打算做什么你们想象之中的可怕之事。”
    费雯:“你可是安霍福斯,是你亲手制造了瓶中小人,是你亲手献祭了圣山上的所有人。”
    “你以为换个名字,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和曾经的一切和曾经你做过的一切说告别了吗?”
    阿赛:“我是转生后的安霍福斯。”
    “曾经的安霍福斯找到了永生,他人生的意义和宿命结束了。”
    “他早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挂念了,他也不愿意再回来。”
    阿赛看着费雯:“我知道曾经的一切无法抹去,所以我只是想来改变现在。”
    “第三代真理贤者费雯。”
    “这是一场永无休止的噩梦之环,不论是安霍福斯、瓶中小人、你、斯图恩,还是我。”
    “都在这个噩梦之中不断的沉沦。”
    阿赛眼神迷茫,好像陷入的深思:“这一场噩梦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安霍福斯,是火魔哈鲁?”
    “还是从更早的萨莫王国开始,从那一代代追寻着永生的国王开始?”
    “亦或者”
    “从初王莱德利基的子嗣发起了背叛和弑亲,追求着至高的智慧王座和力量的时候。”
    “一切就已经埋下了恶种。”
    说出这话的时候,阿赛在想着自己的母亲。
    他想起了自己的故乡,想起了家乡的老祭司和医师,还有安霍城中的科林和受害的孩子。
    他也想起了安霍福斯,想起了他的老师哈鲁,他看到了安霍福斯在沼泽之中举起了哈鲁魔瓶残体的画面。
    安霍福斯诞生于王权血裔的萨莫家族,那个一个一代又一代追求着永生秘术的家族,最终在疯狂的末代君主带领下走向灭亡。
    安霍福斯的老师哈鲁同样因为追求永生和神话的力量而死,最后在挚友蓝恩的面前致死也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安霍福斯一生被无数的锁链束缚着,将他拖入疯狂的深渊,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才松开。
    瓶中小人的一生也是如此。
    它诞生于瓶子之中,它从诞生的那一刻便是一个没有任何同理心的怪物,它没有善恶的概念,它所做的一切只不过觉得那只是一场游戏。
    它终其一生渴望的只不过是离开那个瓶子,见识一下更广阔的的世界。
    费雯、斯图恩还有这个世界上的无数人,都在这场痛苦绝望的蔓延之中被波及。
    以安霍福斯为源头的噩梦就好像瘟疫一样不断蔓延。
    所有人。
    都活在噩梦之中。
    而他能做的,就是将这噩梦的循环斩断。
    阿赛闭上了眼睛,直面黑暗。
    “我。”
    “只是觉得该结束了。”
    “这场噩梦已经做得太久了,久得绝望两个字都不足以用来形容它。”
    费雯站在土包下,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任面前的人。
    阿赛闭着眼睛伸出了手,对着一旁的波里克说道:“最后,还剩下一件事。”
    他拿起了死亡君主之镰,也拿起了那块象征着神契力量的石板。
    阿赛对准了那些远处奔涌而散的光芒,那些如同光和流星一样掠过圣湖的幽魂之影,
    其中有的是那些疯狂的幽魂教徒,更多的则是被那些教徒献祭的无辜之人。
    其中有很大部分,都是曾经居住在圣山的三叶人。
    阿赛举起了石板,真理之门在他的身后打开。
    黑色的残破衣袍披在了阿赛的身上,兜帽将他的面庞遮住。
    “回来吧!”
    “无主的幽魂们!”
    “疯狂已经结束,痛苦不再蔓延,一切都将在此刻终结。”
    数以万计的幽魂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朝着阿赛所在的方向而来。
    他们冲入了真理之门中,在其中洗练去了瓶中小人施加在他们身上的诅咒和意志,然后一个个就地化为了荧光。
    一个又一个幽魂摆脱了瓶中小人的力量,消散在了天空之中。
    他们终于打破了困在他们身上的瓶子和束缚,化为了人生美梦进入了因赛的国度。
    不断的有着幽魂奔赴而来,全部都在光芒之中解脱而去。
    最后,他看到了一个特殊的人。
    一个披着华丽衣裳好像正在等待着自己婚礼的少女,她一步步从远方而来。
    登上了台阶,站在了巨大的真理之门下。
    耶雅公主。
    阿赛的眼神很复杂,静静的和面前的这缕幽魂对视。
    对方也迷茫的和他对视,她是曾经的公主留下的一缕幽魂,拥有着残留下来的部分记忆。
    她在不断重复着往日的故事和生活,被困在名为记忆和时间的瓶子里,死死的抓着曾经的执念不肯放手。
    她好像认出了他,但是又不能完全确认是他。
    良久后。
    她张开口,又说出了那句话。
    “你回来了?”
    “我一直在等你回家,想要和你说说话。”
    阿赛看着耶雅公主,嘴唇张开微微颤抖,最后说了一句。
    “放弃吧!”
    “你爱的那个安霍福斯已经不在了,公主殿下。”
    “你又何必执着于一个并不爱你的人呢。”
    听到这话从阿赛的口中说出,耶雅公主愣愣的看着阿赛。
    那茫然的眼神好像一瞬间恢复了一丝情感,只是阿赛也分不清究竟是难过,还是醒悟。
    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最后。
    她只是轻轻的拥抱了他一下,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那声音细微得阿赛都听不清楚她究竟在说些什么,阿赛茫然的扭头看向了耶雅公主。
    耶雅公主也没有解释,却对着他笑了一下。
    他隐隐明白,或许是因为那些话是说给安霍福斯的,而不是说给他的吧。
    耶雅公主松开了阿赛,身体飘上了天空,
    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至此一切都结束了,所有的幽魂全部解脱,化为了人生之梦归于梦界。
    另一边。
    费雯和斯图恩一直注视着阿赛,费雯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明白面前这个人。
    这就是那个安霍福斯吗?
    她和安霍福斯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她所能听到的只是别人口中的那个安霍福斯。
    但是她知道绝对不能放松警惕,面前的这个阿赛是第一个走上智慧神话之路的转生者。
    更可怕的是他还是安霍福斯的转生者,不论怎么样,他都是希因赛和真理圣殿的巨大威胁。
    费雯看着阿赛送走了所有幽魂,结束了他们的一个大麻烦,挽救了一场大灾难。
    这个时候她才开口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赛轻松的呼了一口气,对着费雯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仪。
    “没有了。”
    “我想干的都干完了。”
    “接下来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了。”
    说完他又对着波里克行了一礼:“感谢你一路之上的帮助,我的朋友——波里克。”
    波里克不敢接受,立刻回礼:“那是我的荣幸,大人。”
    阿赛转过身去,朝着敞开的真理之门而去。
    他的声音充满了疲惫,说话的速度更慢了,就好像闭着眼睛在呢喃一样。
    “就这样吧!”
    “我有些累了。”
    “我想睡一觉了。”
    阿赛一步迈入,身形在门内的耀眼光芒淹没。
    而这个时候,在门外面的费雯、斯图恩、波里克看到了真理之门中演化出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是一个小镇,一个偏僻而安静的小镇。
    普通的建筑,平凡的人,无奇的事。
    阿赛走入了里面,他从高大的青年化为了一个孩子,快乐的融入了里面。
    在这里。
    他有着一个平凡的母亲,有着一个不富裕的家,还有着一群总是和他吵闹打架的孩子。
    这里有着善良的医师,抠门但是看好阿赛的祭司。
    这里,没有噩梦和绝望,没有瓶中小人。
    这一次,阿塞终于顺利的成为了一个小小的祭司学徒。
    他带着自己的母亲前往了曾经向往的大城市安霍城,在那里买下了一个属于他们的房子,吃上了他们以前不敢想的美食,他在这里结交了一个又一个朋友。
    他。
    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门缓缓合上,一道又一道锁链纠缠,
    阿赛将自己封印在了里面,他不想要任何人打扰自己的美梦。
    波里克仰头看着真理之门关闭,从顶部开始一点点消散,最后不见。
    斯图恩和费雯从头到尾都没有放松,一旦对方有任何异动就立刻进行反击。
    然而对方就这样离开了。
    给予了瓶中小人致命一击,然后将这世界上的所有幽魂全部释放,就结束了。
    费雯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斯图恩,斯图恩看着消失的真理之门说了一句:“或许,他真的和传说之中的安霍福斯不一样。”
    因为阿赛不必在他们眼前惺惺作态,来表演这一套。
    他是真的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兴趣了。
    相比于黑暗残酷的现实,他宁愿永远沉浸在自己的梦里。
    费雯调查安霍城世间的时候也知道了波里克这个人,知道他出身于真理圣殿。
    “波里克。”
    “我知道你,曾经因为进行禁忌的实验伤害到他人而被打为邪法师,被废除了力量关在了监狱。”
    “当初对你的惩罚有些过了,这么多年你已经偿还了曾经的错误。”
    “你现在还想要回来吗?”
    波里克摇了摇头:“我还是喜欢自由一点的生活,不过伟大的贤者。”
    “您放心。”
    “波里克不会再去做什么冒险的事情了。”
    波里克对着第三代真理贤者和斯图恩鞠躬,然后转身离去。
    当他一点点消失在远方,走过一个下坡的时候。
    他的手背浮现出了一个仪式术阵,和真理之门上的图案非常相似。
    ----------------
    费雯和斯图恩收回了所有力量,朝着圣山而去。
    此刻猎魔团、九大仪式神殿祭司团、各地联军早已经完全结束战斗,所有人都已经开始打扫战场。
    圣殿猎魔团的团长安丽甚至带着人进入了昔日的神仆之城,赫尼尔王朝立国之时的王都。
    到了这里,这一场夺回圣山战役才算得上是正式结束。
    “我们登上了圣山。”祭司们欢呼不已,然后人群小心翼翼的从大道之上走过,他们仰头看着那巍峨的两代智慧之王巨像,
    “原来莱德利基王和耶赛尔王的真实模样是这样的。”这巨像是耶赛尔王时期雕刻的,可以说是最接近真实的还原了两代智慧之王的相貌。
    有人翻墙进入其中,推开了尘封已久的神仆之城城门。
    “神仆之城竟然这么大?”人们走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古老恢弘的城市。
    “当然,这里可是曾经的王都。”祭司团和猎魔团的人站在神仆之城前,震撼的看着这一切。
    “这么多尸体,当初究竟死了多少人?”街道上有着密密麻麻的雕像,全部都是昔日那场灾难的亡者。
    “天空神殿就在那里。”有人抬头看向了高处云海之中若隐若现的神殿,从这里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神殿的大部分形状了。
    他们快步朝着那里而去。
    比起神仆之城,天空神殿更具备传奇性。
    要知道当初这座城市就是为了修建天空神殿而诞生,圣山、圣湖之名更是因为天空神殿在这里才能冠名为圣。
    这是耶赛尔王为了祈求因赛神的关注才修建的神殿,虽然最终也没能迎来神的降临。
    它由耶赛尔建立,神使波罗曾经降临过这里,伟大诗人蒂托的诗篇供奉在这里,第二代圣徒斯坦蒂托在这里当过天空祭司,第一代真理贤者桑德安也曾经是这里的主人。
    除了这些震耳欲聋的名字之外,这里还有着无数的故事。
    这里的每一块石板,每一个角落,都残留着史诗传奇篇章的回响。
    “终于,终于收回来了啊!”当登上广场的那一刻,有人跪在地上哭嚎,
    “多少年了。”有人失神站立。
    “我们收回了失落的圣地。”有人跪地亲吻这里的地板。
    “神说”更多的人闭上了眼睛,颂唱着莱德利基誓约。
    发出这些感叹的大多数都是一些老人,其中大多数人除了惊叹,情绪更多的是喜悦和振奋。
    对于他们来说,天空神殿的时代已经太遥远了。
    从他们记事开始,这个地方就是邪魔的魔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
    如今他们击败了妄自称神的邪魔,收回了圣山和旧日的王都,这是无上的功勋和荣耀。
    一行人来到了天空神殿的主殿大门前,却没有人敢进去。
    这个时候,费雯和斯图恩也来到了这里。
    安丽带着两个人一同进入了天空神殿的主殿,这里已经到处都是灰尘,不少东西都倒在了地上,一副残破的景象。
    三个人安静的走了进去,连话都不敢多说。
    到了这个地方,好像无形就感觉因赛神在注视着自己一样。
    他们看到了传说之中伟大诗人留下的诗篇,看到了一件又一件只存在神话和史诗之中的东西。
    费雯带头对着因赛神的神像行礼,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那神像:“这就是耶赛尔王为因赛神雕刻的神像啊。”
    安丽偷偷看了一眼着神像:“这应该是最古老的神像了吧!”
    “耶赛尔王不是亲眼见过神么?为什么什么都看不清呢?”
    费雯瞪了安丽一眼:“不要再神的面前乱说。”
    “没看过伟大诗人抄录下来的耶赛尔城石碑文么?哪怕是耶赛尔王也不能够直视神的存在,他所能看到的仅仅只是自己能看到的。”
    安丽这才想起了那关于耶赛尔王的记载,对于因赛更加多了一分敬畏。
    毕竟。
    连狂妄得自称为神明的瓶中小人,在因赛的面前也只敢自称是其的造物。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其作为神话的正统性。
    费雯在因赛的神像之前颂唱了一遍莱德利基誓约之后,这才起身。
    “将消息传回神降之城,告诉国王陛下。”
    “我们赢了。”
    安丽离开神殿,朝着外面走去。
    费雯则带着斯图恩进入了一边的长廊,继续探索着这座古老的神殿,所有希因赛人信仰的圣地。
    他们穿过了一个旋转楼梯,走过了一条小道。
    眼前豁然开朗。
    他们来到了圣山的最高处,一个并不大的小平台之上。
    面前是万丈悬崖。
    这个时候刚好是夜幕降临,远处的月亮在夜色中浮现,倒影在圣湖之中。
    从这里看过去,天上和湖中都有一个月亮。
    斯图恩看着远处的两个月亮,天上的那个月亮遥不可及,不可触摸。
    水中的那个月亮波荡虚幻,只是一团虚像。
    他突然说了一句:“我也要离开了。”
    费雯先是愣了一下,先是没明白斯图恩的意思,但是想了一下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她以为斯图恩要离开了。
    毕竟杀死了瓶中小人之后,他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只是她早已习惯了斯图恩在她的身后支持着她,一同为了消灭瓶中小人这个共同目的而奋斗,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罢了,或者说之前不愿意去想。
    她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对斯图恩表示了理解和祝福。
    “也是。”
    “我们当初的约定已经结束了。”
    “斯图恩,你并不欠我什么,你可以去追寻你想要的东西。”
    “或许你可以过上一个平凡人的”
    斯图恩突然打断了费雯的话,他那双看上去有些奇特的瞳孔看着费雯。
    “或许我应该说得清楚一些,不是离开。”
    “而是。”
    “作为斯图恩的这个存在,即将结束它的复仇之旅。”
    “结束他的使命,还有生命。”
    费雯不能相信:“不可能?”
    “斯图恩!”
    “你可是神话,你是不死的。”
    斯图恩已经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他也突然明白他的老师左手为什么告诉他,他的力量从来就不属于自己。
    也知道巫医们为什么告诉他,他只是一个名为神造之人的道具。
    斯图恩走到了悬崖边上,血红色的衣袍被封吹得烈烈作响。
    他迎着那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风,看向了天空。
    他不是在看云,而是好像在看着云层之上的什么。
    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不!”
    “不死的并不是我,而是神造之人。”
    “我只是依附在神造之人上的一个怨恨诅咒意识罢了,一个诞生于十字城,由无数人怨恨和复仇凝聚而成的存在。”
    “最多,也只是它曾经的一个意识个体,一次轮回中的过往。”
    “而如今到了我该消散的时候了。”
    “而对于它来说,只不过是一次简单的轮回罢了。”
    斯图恩:“我的老师巫医们给予了我神造之人的力量,我很感激他们,是他们让我获得了复仇的力量。”
    “是他们赠与了我这强大的生命神话,才让我终结了那诞生于十字城的诅咒。”
    “如今我亲手杀死了那邪魔,十字城的诅咒和怨恨也将要消散了。”
    “我很满足。”
    费雯静静听着斯图恩说起了一切,也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只是,她依旧有些难过。
    她没有想到这一切这么快就结束了,结束得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斯图恩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但是已经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不必难过,你应该高兴。”
    “一切的怨恨和痛苦就此终结,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他们不再痛苦。”
    “而我也从此解脱。”
    一个接着一个黑色的从斯图恩的身上钻出,化为散发着恶臭和腐朽的味道消散。
    那影子里可以看到许多人,许多费雯熟悉的身影。
    他们曾经不断的在斯图恩的体内发出愤怒的诅咒,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在斯图恩的梦中发出不甘的咆哮。
    从十字城灾难降临的那一刻开始,直至现在。
    但是此刻,全部都安静的散去。
    最后。
    她还看到了莱斯特,这个为了追求医术而失去了一切的青年最后对着她说了一句。
    不是谢谢。
    而是。
    “很抱歉。”
    费雯安静的看着他散去,她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没有回应。
    她没有资格代表十字城的人原谅他,而且她知道。
    这不过是莱斯特的一缕怨恨,对方早就在多年以前就死去了。
    本就是十字城所有人怨念和仇恨凝结成的斯图恩,也在仇恨终结的那一刻画上了终点。
    斯图恩身上的血色衣服一点点褪去了颜色,变成了白色。
    他的样貌也开始了变化,变成了一个古朴而标准的容貌,就好像精心雕刻的塑像一样。
    他一步步朝着天空走去,费雯呼唤着斯图恩的名字,可惜没有任何回应。
    云层之中渲染开了一个光圈,将他的身影淹没。
    云层后面的世界。
    穿过梦幻星海还有神赐之地的花园,那高高在上的金字塔上,永恒的存在因为斯图恩的归来而睁开了眼睛。
    生命道具神造之人最终归于神的国度,带着神曾经赐予它的使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