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百九十八章:智慧权能的另一条神话道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神降之城。
    圣殿猎魔团的总部是一座并不太显眼的城堡,坐落在城市外围的一条水渠边。
    而内里更像是一处兵营,处处防卫森严,明哨暗哨设立。
    费雯这个团长的职责并不是追击那些邪教徒、邪法师、超凡邪恶事件,更多的则是在这里处理各种信息和要务,然后派发任务让其他人前去处理。
    除了遏制这类超凡邪恶事件之外,费雯还要准备许多未雨绸缪的计划。
    毕竟,遏制只能治标。
    只有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和铲除邪恶的根源,才能够真正解决这些问题。
    费雯制定下的计划就有关于神话之躯的探索计划,五阶力量的设想、魔怪之王计划等等。
    只是大多数还只是处于探索阶段。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进来的人立刻将一副长卷放在了桌子上。
    “费雯大人,根据东边最近送来的情报,一些邪教徒正在秘密的拉拢当地的贵族和商人。”
    “他们向贵族和商人签订下契约,许诺给与这些人超凡的力量甚至长生的机会,进行着我们目前还不知道的阴谋。”
    “有不少人已经暗中倒向了幽魂教团,这将对于希因赛王国造成巨大的威胁。”
    “我们评定为紧急事件,必须马上处理。”
    费雯拿起来展开看了一下:“最近幽魂教团怎么这么激进?”
    来人解释说道:“这些人和我们之前对付的原罪神殿的人不太一样。”
    “原罪主祭司喜欢寻找那些堕入深渊、或者贪婪欲望极强的人,针对的多是一些底层的平民窟、边缘的小镇、或者堕落之人。”
    “但是这一次出现的人并不一样,他们掌握着灵界契约的力量,喜欢和人谈判和交易。”
    “比起疯子一样的原罪神殿邪教徒,这些人更加理智一些,也更加有预谋有计划。”
    “我们推测。”
    “应该是幽魂教团神契神殿的人,也就是之前我们碰上的那个神契主祭司。”
    费雯点了点头,念叨了一声。
    “神契神殿的人。”
    她并不意外,神契主祭司原本只是幽魂教团最低调的一个主祭司。
    但是他的低调并不是没有野心,而是因为他最弱小。
    现在获得了石魔之王这样强大的助力,他的野心和欲望肯定也会随之膨胀,出现在希因赛王国东部地区的情况就已然证明了这一切。
    神契主祭司的势力已经开始疯狂增长,这个不甘寂寞的人肯定会要弄出一些动静,这也早在她的预料之中。
    要知道。
    哪怕真理圣殿这样制造出魔怪的势力想要控制魔怪的力量,也只有成为灵界祭司后和魔怪缔结契约。
    只有缔结了契约的魔怪,才不会失控。
    要不然你别说驱使魔怪了,这些魔怪根本听不懂你的号令,更不会理会你。
    烦躁了还会直接反抗。
    但是石魔之王不用,它一声号令便可以让所有血脉低于它的石魔听从于它,同一血脉的压制让其他魔怪不能反抗。
    这等于。
    幽魂教团的神契神殿拥有着一整支可以供他们驱使的石魔军团。
    费雯站了起来:“副团长呢?”
    来人立刻回答:“副团长大人之前出去了,一直都没有回来。”
    “还是您派遣安丽大人出去的呢,说是有秘密任务。”
    费雯点了点头:“我知道,她回来了立刻通知她来见我。”
    话音刚落,门就被风风火火的推开了。
    来人根本没有敲门,直接朝着里面闯进来。
    正是费雯的妹妹安丽。
    “姐姐。”
    “你在那太阳之杯上做的手脚还真的有用,那神契主祭司的人还真的把太阳之杯当成战利品带回去了。”
    “不过他们还挺小心的,将上面的神术给清理干净了。”
    说完安丽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有问题的是花香。”
    费雯点了点头:“找到他们的驻地了?”
    安丽拿出了一副地图,上面还写出了几个据点。
    “这里、这里、这里。”
    “全部都是幽魂教团神契神殿的驻点,里面大约有着二三十人到上百人不等。”
    “其中拥有权能的正式教徒,大概是十分之一。”
    说完,安丽指向了地图的最东方。
    “但是在这里,我猜测这里应该是幽魂教团三大神殿之一神契神殿所在的地方。”
    “我看到沼泽深处有着不少巡逻的灵界祭司,还有着石魔的影子。”
    费雯随之看了过去,就看到那地方位于希因赛之外的荒野。
    “黑暗沼泽?”
    若是之前,哪怕知道这个地方是幽魂教团神契神殿所在的位置,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神契主祭司实力大增,他们猎魔团打过去也奈何不了多方。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随着血之瘟疫斯图恩加入猎魔团正式拥有了最强力的底牌。
    费雯立刻拿着这份地图,思考了半天。
    “是时候了,幽魂教团的野心越来越大,势力和实力也越来越强。”
    “我们不能够再拖下去了。”
    然后,她以猎魔团团长的身份下达命令召集了所有人。
    第二天夜里。
    三个缉魔队和所有小队的队长全部到场,听从猎魔团总部的指令。
    长桌会议之上,费雯说出了这一次的计划。
    “现在,我们要展开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猎魔计划。”
    “剿灭幽魂教团神契神殿。”
    台下一片轰然,有人不安,有人热血沸腾。
    “这么大的计划?”
    “太好了,我早就在等待着这一天了。”
    “有确切的消息了吗?知道幽魂教团的神契神殿在哪里了吗?”
    “要不要通知蓝恩大人,这样更加稳妥一些。”
    这一次,费雯踌躇满志。
    只要能够剿灭神契神殿,杀死神契主祭司和那只石魔之王的话。
    不仅仅能够削弱幽魂教团的力量,更可以重重的打击“知识之神”。
    ---------------------
    黑暗沼泽。
    阴暗的峡之中水流蔓延出来,形成了一片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水洼地。
    在源头处最漆暗的角落里亮着火光,隐藏着一座隐蔽的神殿以及依附于其上的各种建筑。
    和这里的偏僻荒凉不一样,这座神殿大气、奢华、高调。
    穹顶镶嵌着宝石,柱子是鎏金的,墙壁上有着种种关于所谓“神明”的传说和神话。
    最显眼的则是那扇和门一样的神像,只是和原罪神殿着重表现出原罪之光力量的神像不太一样,神契神殿的神像更侧重于体现契约方面的力量。
    巨门之上描绘着各种契约的仪式术阵,门后面拥有着种种美好的画面。
    好像在展示着。
    神和凡人缔结下契约,然后赠与凡人恩赐的画面。
    今天,在这座神契神殿的侧殿之中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男男女女的幽魂教徒穿着华丽的衣袍,不再遮头遮脸,更像是一群贵族在聚会。
    而且参与的不仅仅有着幽魂教团的信徒,还有一些来自于希因赛东部地区的“贵客”。
    这些“贵客”一个个反而披着黑色斗篷将自己遮盖得严严实实,在侍卫的护送下穿过沼泽后,然后乘船进入这里。
    神殿之中,众人议论纷纷。
    不断有人视线望向角落里的走廊出口,好像在等待着某个重要人物的出现。
    终于。
    这里的主人,神契主祭司一步步登上了高台。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看着这位幽魂教团的最高权能者,传说之中知识之神的化身和载体。
    神契主祭司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之语。
    “希因赛之王早已沦为了真理圣殿的傀儡。”
    “变革的时代到来了。”
    “赫尼尔家族撺掇了王权血裔的一切,是时候该拿回来了。”
    “而想要做到这一切,只有知识之神,只有真正的神明才能给与你们指引。”
    神契主祭司高举着双手嘶吼:“推翻希因赛,恢复王权血裔的荣光。”
    “所有人都将信仰伟大的神明,伟大的知识之神讲给所有人带来光明和力量。”
    立刻,所有人都跟随着他一起呼喊。
    声音整齐划一,好像是一个人一般。
    神契主祭司举起手,其他人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但是目前我们还有许多敌人。”
    “真理圣殿、九大仪式圣殿。”
    “还有那个血之瘟疫,那个该死的怪物以及隐藏在他背后的巫医。”
    “他们趁着神还不能跨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干扰神的降临和意志。”
    “但是他们是不可能成功的。”
    “因为,凡人怎么可能对抗神明。”
    神契主祭司说得口水飞溅,他此刻看上去就是一个疯狂的邪教头子,样貌狰狞丑陋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他自己却完全不自知。
    “只要我们联合在一起,就会成为希因赛暗中的王者。”
    “等到我们掌握了权利和主动之后,便可以借助神的力量,一具推翻赫尼尔王朝的残暴统治,将真理圣殿的那些堕落的异端诛杀殆尽。”
    “你们,你们所有人。”
    “都将成为新世界的统治者,你们将成为新的王权血裔。”
    下面众多“贵客”一个个热泪盈眶,跟着神契主祭司一同欢呼呐喊。
    所有的幽魂教徒也振臂高呼,一时间所有人热血沸腾,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在进行着一场伟大的事业。
    “嘶!”
    但是这个时候,天空突然传来了一声嘶鸣。
    一只又一只翼魔盘旋在天空,所有幽魂教团的人和参与这一场聚会的客人都跑出了神殿,看向了天空。
    看到翼魔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是谁来了。
    不比火魔、石魔、骨魔这些散落到世界各地的魔怪,翼魔是由真理圣殿培育的,他们极度重视和保密这种魔怪的种子。
    目前除了真理圣殿,还没有其他势力拥有翼魔的力量。
    而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肯定不会是真理圣殿的学生和导师,那么久只能是猎魔团了。
    “是圣殿猎魔团。”人群之中最多的,便是这种喊声。
    “他们怎么会知道这里?还是这个时候?”有些人交头接耳,互相询问。
    “完了,完了,我们被发现了。”尤其是那些参与这一场邪教徒宴会的“贵客”们,一个个更是吓得抖如筛糠,他们惊恐的直接拉上斗篷遮挡住面容转身就跑,好像生怕上面的那些人看到自己的模样。
    天空的翼魔越来越多,黑暗沼泽之外也调动了军队的力量。
    一个个石魔、火魔和祭司小队正在朝着黑暗沼泽靠近,将外围的一个个据点和堡垒清楚干净。
    三百人的猎魔团全部聚集于此,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九大仪式神殿的祭司也给临时调派到了这里来,参与这一场剿灭幽魂教团神契神殿的计划。
    但是,幽魂教团的神契主祭司却丝毫不为所惧的站了出来。
    “轰隆隆。”
    大地轰隆,高山摇动。
    一只高近百米的石魔之王从地面之中爬出,而神契主祭司就站在它的头上。
    他高高在上,就好像一切的主宰一样张开了手臂。
    “费雯。”
    “你是带人来送死的吗?”
    神契主祭司看着这么多人聚集于此,反而露出了大笑。
    “也好。”
    “杀光你们,再联合原罪和真理联手杀死蓝恩和爱莲娜。”
    “我看看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
    费雯此刻就站在一只翼魔的身上,听到神契主祭司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的话语突然笑了起来。
    “是吗?”
    “那我就来给你介绍一位渴望和你相会已久的老朋友。”
    神契主祭司一愣:“老朋友?”
    天空之中的月亮突然化为了血色,浓稠的血雾好像丝绸一样汇聚而来,聚合成一个身影站在了费雯的身边。
    和平常不一样,血之瘟疫看到了幽魂教团的这些人立刻变了。
    他的眼睛都化为了血红色,身上爆发出阴森冰冷的气息。
    这一刻。
    他不再是一个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血瘟斯图恩。”
    “他怎么会和猎魔团的人在一起?”
    “这怪物,已经开始和真理圣殿勾结在一起了吗?”
    下方神契神殿之前的邪教徒连同所有猎魔团的人全部都看着费雯身后的那个,这个穿着血红色斗篷的身影是如此的引人注目。
    在场之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
    别的不说,光那传说之中的神之容貌就足够吸引人注意了。
    他一出现就已经引起在场之人的惊呼和连连后退,就好像看到了天灾和海啸一般。
    不过在他们眼中,对方也的确和天灾没有什么区别。
    同样的强大,同样的不可抵挡。
    然而神契主祭司上了费雯一回恶当,岂能还会再上第二回。
    他看着那费雯背后的血色斗篷,丝毫不以为然。
    “可笑。”
    “同一个手段使用第二次,是没有作用的。”
    费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斯图恩伸出手了。
    “斯图恩阁下,请吧!”
    斯图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这将是一场盛宴。”
    他身体前倾,面色一瞬间狰狞到了极点。
    “邪恶之人。”
    “听到了吗?我的饥肠在咆哮。”
    说完,斯图恩从天空一跃而下。
    身形在半空之中融化,化为了涛涛血河冲下。
    血河的滚动声音是如此的真实,回荡在峡谷之中震得人头晕目眩。
    刚刚做着美梦的神契主祭司,一瞬间被血河吞没。
    连同他脚下的石魔之王。
    这一刻,神契主祭司他这才知道这一次来的不是什么幻影。
    而是真货。
    “斯图恩?”
    “怎么可能是真的?”
    神契主祭司怎么也不敢相信,一直独来独往的斯图恩,这个对于三叶人不屑一顾的怪物真的选择加入了猎魔团。
    费雯看着石魔之王和神契祭司被血之瘟疫斯图恩缠住,对方就好像落水之人在滚滚浪涛之中无助的挣扎。
    然后伸出了手,向列阵准备已久的各个缉魔小队下达了早就分配好的作战任务。
    “猎魔计划开始。”
    “所有不肯投降的,就地格杀。”
    翼魔带着嘶吼扑下,冲入了那华丽恢弘的神殿和建筑之中。
    远处也爆发出了剧烈的战斗,整个沼泽各地都展开了厮杀。
    一个个幽魂教团的据点和猎魔团小队进行你死我活的决战,只是猎魔团的祭司们早就准备良久,而幽魂教团的教徒们则是匆忙迎战。
    于此同时,还有一个个九大仪式神殿的祭司投入战斗。
    一些被蛊惑的普通邪教徒也拿着武器开始了反抗,但是他们马上就看到了猎魔团调集来的正式军队开入。
    士兵们有的乘着船穿过沼泽登上岸边,有的直接带队冲上山峰直接绕后。
    一面倒的屠杀正在告诉这些邪教徒,他们和正规军的差别。
    足以载入史册的一次大型权能者厮杀对抗,在黑暗沼泽之中开始了。
    上一次在这里展开这种大规模权能者之战的时候,还是剿灭安霍福斯的老师火魔哈鲁。
    可是那场面和激烈程度,也远远不足以和现在对比。
    副团长安丽冲入神殿之中,对一个又一个最强大的幽魂教徒出手。
    她挥手就看见冰凌从天而降,将那一个个幽魂教徒穿透在大地之上。
    更多的教徒冲了出来,有的还操控着火魔和石魔。
    “冰之傀儡。”
    一声呼唤,地面之上水流汇聚化为一个个冰傀儡。
    朝着那火魔和石魔对抗而去。
    而费雯在众人的簇拥和护卫之下,于遍地的厮杀声中走入了神契神殿的台阶之前。
    她站在神殿大门外面,看了一眼那高大巍峨的神像。
    然后发出一声轻蔑厌恶的声音。
    “呵!”
    “妄自称神的邪魔。”
    身为猎魔团的团长,她对于瓶中小人安霍福斯憎恨厌恶到了极点,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一次次挑起争端和杀戮。
    费雯抬手,一旁的柱子便被截断。
    再一挥手,截断的柱子就直接朝着那神像撞去。
    “砰嗡嗡!”
    石头不断的从高处砸落,掀起一股强烈的尘埃朝着四方扩散而去。
    不少邪教徒直接被淹没在其中,掀起的尘埃也将战场之中的不少人视线遮挡住。
    一时间。
    厮杀之声竟然停了下来。
    所有幽魂教徒回过头来,便看到幽魂教团的神契神殿被摧毁,他们所信仰的神的神像被推倒。
    “不!”
    “不!”
    无数信徒痛哭流涕,绝望的看着这一幕。
    这里的邪教徒一瞬间全部都疯了,他们悍不畏死的扑向了这里,哪怕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猎魔团的手下,依旧不断的冲上前去。
    他们想要守护他们的神,哪怕只是神的一具塑像。
    但是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更让他们崩溃的一幕。
    峡谷外面占地面积辽阔黑暗沼泽之中,缠斗的石魔之王发出暴喝。
    大地隆起,无数的石柱拔地而起化为一片石林。
    一条条尘埃之蛇旋转,不断的朝着血河之中挤压,然后凝聚成石头。
    对方想要将血河凝固冻结,但是石魔之王的力量明显并不是血之瘟疫斯图恩的对手,那血河就好像滚烫的岩浆,一瞬间就将石魔之王的力量灼烧得飞灰湮灭。
    最后,石魔之王只能在血河之中一点点融化。
    “吼!”
    这样一面倒的情况下,它不再想着和血之瘟疫对抗了。
    这不是一场公平的对战,它相比于对手更像是一个甜美的食物,正在被对方一点点消化。
    它现在只想着离开这里,逃离这个恐怖的怪物身边。
    石魔不断的分裂,想要分出石魔傀儡分身逃出血河的囚困。
    但是它每分裂出一块,血河便随之涨一分。
    这条浩荡的血河究竟能够涨到什么地步,谁也预料不到。
    至少。
    面前的石魔之王和神契主祭司,是没有办法试探出血之瘟疫力量的极限的。
    “被邪恶控制的怪物!”
    “陷入沉眠吧!”
    血河之中,一个个昔日死在十字城的身影走了出来。
    为首的一个三叶人来到了石魔之王的面前,直接挖出了石魔的大脑。
    那是石魔的神话器官,也是它的智慧之源。
    大脑被挖出的一瞬间,石魔的身躯立刻化为石块和泥土崩散,洒落入了下面的沼泽之中。
    一旁的神契主祭司看到这一幕,绝望的怒吼。
    “斯图恩。”
    “你这个怪物,神会惩罚你的,神会惩罚你的。”
    神契主祭司直接炸开了自己的身躯,只剩下一颗头颅直接借助着冲里摆脱了血海朝着高处飞去。
    只剩下一颗头颅他竟然没有死,还想着逃走。
    他还留有一线期望,只要能够逃到圣山,他就还能在神的力量之下活过来。
    “恶徒。”
    “审判已至,逃脱只是痴心妄想。”
    血河瞬间暴涨,一个浪头打出了上百米高。
    直接将逃走的神契主祭司的头颅淹没,拖了回来。
    “啊!”
    惨叫过后,只剩下一个散发着异光的器官。
    也即是神契主祭司的大脑。
    随着神契主祭司的死亡,一切落下帷幕,各处的战斗也开始一点点进入了尾声。
    黑暗沼泽之前。
    幽魂教徒的尸体堆积如山,更多的普通信徒被押在了地上,惶恐不安的等待着审判。
    于此同时,那些前来参与宴会的“贵客”们也一个个被拖了出来,在猎魔团的识别下登记在册。
    等待着他们的。
    将是绞架。
    费雯站在人群的最中央,清点着这一次的伤亡还有收获。
    “整个神契神殿除了十几名祭司逃脱,其他的被尽数击杀或者投降。”
    “除此之外,神契神殿在希因赛之内的多个据点也被我们清除,幽魂教团的这个神殿的力量算是被我们给连根拔起了。”
    费雯高兴的点了点头。
    “非常好。”
    “这是我们猎魔团成立以来,最耀眼的一次行动了。”
    “如果让老师知道的话,老师也一定非常高兴的。”
    这一次猎魔之战,不仅仅毁灭了幽魂教团三大神殿之一,对幽魂教团造成了难以弥补的重创。
    更重要的是。
    同时也大大的削弱了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力量,神契主祭司的力量和石魔之王的力量都是来自于对方的恩赐,是神话之血的赐予。
    而现在这些神话之血遗失了,等于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力量也被削弱了。
    哪怕对于这个神话怪物来说,这样的损失也是非常巨大的。
    只不过。
    这一场战斗也让原本真理圣殿和幽魂教团小打小闹的争斗,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
    双方的矛盾彻底激化,后面的争斗估计要更加惨烈。
    处理完了事物之后,费雯来到了角落之中。
    “斯图恩阁下。”
    “多谢了。”
    斯图恩从阴影之中走出,脸上露出了微笑:“真是一场满足的宴会,真希望你下一次还能够再一次。”
    费雯也笑了起来:“会的,有一天我们还会杀上圣山。”
    “等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主宴。”
    斯图恩:“我期待着那一刻。”
    说完,他将两个散发着力量的器官扔在了地上。
    费雯立刻认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这是?”
    “石魔之王和神契主祭司的大脑,他们智慧权能凝聚出的神话器官?”
    费雯看向了斯图恩:“这可是你的战利品。”
    斯图恩开口说道:“无用之物。”
    “我是生命的造物,力量源自于生命之母莎莉,我无需这些。”
    说完,斯图恩看着费雯。
    “不过作为代价,你必须帮我找到生命权能的四阶道路。”
    费雯点了点头:“放心吧!”
    “我们已经开始了,但是实验还需要时间。”
    说完她抬起头,将目光不舍的离开了那两个神话器官,好想要接着说些什么。
    但是斯图恩已经不见了。
    对方来无影去无踪,除了刻意去联系他,根本就见到对方的人。
    但是却又感觉,他好像时时刻刻就隐藏在身边。
    “这就是序列号1的力量吗?”
    想起那神契主祭司和石魔之王的惨死和面对血瘟斯图恩的无力,她第一次对序列号1这个排序,有了真正的认识。
    说起序列号1,她突然看向了那两个被斯图恩好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的神话器官。
    她小心翼翼的捡起。
    这可是经过四阶蜕变的力量,是属于神恩的力量。
    费雯对于这两样东西的处理,立刻有了一些想法。
    虽然不能够直接增长自己的力量,但是如果能够制作成神术道具,那么也相当于增强自己的实力了。
    “一个我要请老师将它制作成神术道具,另一个可以赠予让老师进行关于神话之躯的实验。”
    ----------------
    迷雾之岛。
    猎魔团取得的辉煌成果随着一封信送到了真理圣殿,真理贤者蓝恩也非常高兴,他甚至亲自跑到城堡的顶部迎接费雯姐妹的到来。
    两人乘坐翼魔落下在堡顶,然后立刻跳了下来向蓝恩行礼。
    “老师。”
    蓝恩欣慰的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虽然年轻但是干劲十足,就好像他年轻的时候一样。
    他也曾经和这两个年轻人一样,但是随着年龄变大了,虽然身体没有老去,但是心态却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般冲劲和闯劲。
    “费雯。”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费雯认真的看着老师:“老师的期盼是压力,也是动力。”
    “让费雯一直以来都不敢懈怠。”
    蓝恩点了点头:“走吧!有什么话下去说。”
    费雯追了上去,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师,我在信里说的那件事情?”
    费雯所说的,便是用神话器官炼制神术道具的事情。
    她知道。
    关于使用神话之血来制造神术道具这种事情,她的老师蓝恩一直以来都非常抗拒。
    但是这一次,蓝恩并没有拒绝。
    “我同意了。”
    费雯惊喜的说道:“真的?”
    蓝恩点头:“那个神话怪物越来越猖獗了,我们需要实力来压制他,才能保卫整个希因赛。”
    “我会亲手替你炼制神术道具,不出意外的话将会拥有四阶的强大力量。”
    “但是神术道具的力量就好像一把双刃剑,希望你能够谨慎使用,不要沉迷于其中。”
    “祭司最强大的力量,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
    费雯点头:“老师,我明白的。”
    蓝恩说着说着,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你在信中说,将另外一个神话器官送给我进行神话之躯的实验。”
    “说真的,你送来的倒真的是时候。”
    费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脸色变了。
    她有些激动的追问道:“难道老师有了想法?”
    蓝恩话没有说满:“有一个想法,但是也仅仅只是一个想法。”
    “一个我对于神话道路的另一种设想。”
    费雯问道:“什么设想?”
    费雯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瓶中小人安霍福斯,同时这也是每一个权能者对于神话道路力量的渴望和期待。
    蓝恩接着说道:“从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神话之躯看来,智慧权能的神话道路的一种,便是用特殊的方法掠夺其他人的神话之血。”
    “但是这种方法会遭受反噬,瓶中小人找到了解决反噬的方法,这种方法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也一直在探索和寻找。”
    说到这里,蓝恩停了一下。
    “但是。”
    “这种通过掠夺和杀死其他人获得神话之血的方法,我觉得并不是正途,我也并不想用。”
    费雯:“所以老师想要另外找一种方法?”
    蓝恩笑了:“没错,我一直都在想着寻找另一种方法。”
    “前段时间,我结合了神恩术、永生秘术、魔怪、幽魂体等等一系列秘术和智慧生命形态的探索。”
    “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上古文献之中关于鲁赫巨怪轮回的记载,突然有了一种灵感。”
    “既然神话之血只能在生命衍生之中诞生,那么若是我们自身化为一种特殊的形态,每过一段时间就进行一次重生或者转世,是不是就可以不断的增长自身的神话之血?”
    “每一次重生或者转世,我们可以自行控制的最大力度衍生出神话之血,然后在成长之中消化这些多出来的神话之血,不断的增长自己的力量。”
    “最终。”
    “一步步趋于神话形态。”
    费雯听完激动不已:“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完全不用去学那个邪魔,走它那条邪恶的道路。”
    “我们可以走出我们自己的道路,成为我们自己想要的神话。”
    蓝恩:“但是设想只是一个设想,还需要实验之后才能证明能不能成功。”
    “不过你送来的神话器官,算是帮到了大忙了。”
    费雯:“老师您可是贤者,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和伟大的人。”
    “我相信您一定可以的。”
    蓝恩哈哈大笑:“最聪明和伟大的人,你这话也说得太过了。”
    费雯在迷雾之岛呆了一段时间,等待着神术道具的诞生。
    而她的妹妹安丽则在护送她和神话器官抵达迷雾之岛之后便回去了,神降之城那边还需要人镇守。
    而真理贤者蓝恩,一连在仪式工坊之中呆了近半个月。
    随着一道诡异的精神力场域扩散开来,海边的仪式工坊之中大大小小的石头不断飘浮而起,悬立在空中。
    费雯和一众真理圣殿的导师,立刻闻着动静赶到了仪式工坊。
    “这是精神力场域。”
    “神恩的力量。”
    “但是怎么感觉,和贤者大人的力量不太一样?”
    蓝恩终于用他的老师桑德安传下的秘术,制造出了一件由神话器官制造出来的神术道具。
    这是一件非常强力的神术道具,一出现便散发着强大的场域能力。
    蓝恩没有出来,但是声音却从仪式工坊里面传来。
    “费雯。”
    “进来。”
    费雯立刻应了一声,朝着里面走去。
    空旷的仪式工坊之内,蓝恩正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物件。
    那是一只眼睛,散发着银色光芒的眼睛。
    “这个器官是用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神话之血凝结成的,为了祛除这个邪魔的烙印我在其中添加了一些杂质,让它的力量变的不再纯净,神术烙印也复杂了不少。”
    “但是对于你来说却更加容易控制了,也没有了隐患。”
    “有了它。”
    “你碰上了四阶神恩祭司,也算是勉强有了应对的力量。”
    费雯接过了这只眼睛,她感觉心脏都跳得快了许多。
    这可是四阶神恩的力量,除了神之国度和瓶中小人那边,整个希因赛再也找不出比它更强的神术道具了。
    “老师,它有名字吗?”
    蓝恩想了一下:“就叫它真知之眼吧!”
    当它诞生和拥有名字的那一刻起,梦界神之杯上便自动多出了一行铭刻。
    神术道具真知之眼
    序列号6
    能力1:这是一个用一名神恩祭司所有力量制造出的神术道具,它拥有着洞穿和湮灭三阶及以下普通神术的力量场域。
    能力2:它拥有可以和幽魂体缔结契约的力量,然后在需要它们的时候将它们当做傀儡召唤出来。
    能力3:它拥有滋养和培育幽魂体的力量,可以让普通的幽魂体逐渐的进阶到更强。
    费雯没有成为了四阶神恩祭司,却拥有了四阶神恩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