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百四十一章:四阶实验和哈鲁火魔之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位于礁滩上的一座仪式工坊。
    宽大寂静的工坊中此刻只有桑德安和哈鲁两个人,外面不远处的海浪潮汐声回荡在耳畔。
    地面上铺着的石板画满了仪式术阵,妖精力量形成的梦之领域不仅仅能够施展奇迹之力,同时还可以用来隔绝内外。
    它可以用来防止出现意外,同时隔绝精神力量的波动。
    而桑德安和哈鲁今天的实验对象,是一座摆放在仪式工坊中央的石像。
    石像的模样是一个天空神殿祭司打扮的三叶人,身上有着油之神殿的记号。
    它是前身曾经是油之神殿主祭司,几十年前天空神殿清洗之中被杀死的十几人中的其中一个,也是桑德安的神术道具咒印陶偶之一。
    哈鲁有些激动,他看向了自己的老师桑德安。
    “老师。”
    “开始了。”
    无论是谁,在触碰永生的秘密之时,都难以掩饰内心的激荡。
    桑德安深吸了一口气,提醒着自己的学生哈鲁。
    “小心谨慎!”
    “宁可多失败几次,也不要冒险。”
    永生秘术准确的来说是一种精神共振秘法,可以将神话之血、精神力量、意识记忆三者如同沸腾的溶液一样在震荡中结合在一起。
    而桑德安和哈鲁目前正在尝试的,便是利用永生秘术上的这种方法将咒印之灵和神话之血融合为一体。
    咒印之灵由活化后的精神力量与神术烙印结合之后演化而成,和普通的精神力差别极大,二人也不能够确定是否一定会成功。
    两个人不断的诵唱着咒语,用精神震荡的力量发出一种奇特的声音,充斥在整个仪式工坊之中。
    石像之上浮现出了点点银色荧光,与此同时一个模糊朦胧的灵体出现在石像的内部。
    银色的荧光是神话之血,灵体则是咒印陶偶的核心咒印之灵。
    两位强大的三阶咒印祭司,精神力交错在一起,震荡的力量如同海浪潮汐一般牵引得整个仪式工坊都在微微震荡。
    精神力引动之下,石板和地面上的沙砾都一点点漂浮了起来。
    银色荧光和咒印之灵融合在一起,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眼看着其中的力量呈现级数的往上增长,就要出现蜕变的时候。
    “轰隆!”
    这件神术道具,炸掉了。
    巨大的力量掀起波动,地面直接往下塌陷。
    冲击波即将将整个仪式工坊撕裂,并且将桑德安和哈鲁两人吞噬。
    桑德安立刻用手按在了地上的仪式术阵上,快速念出了其中一个妖精的真名。
    仪式启动,梦境之卵浮现在高空。
    所有的力量瞬间被吞噬,破碎的部分地板和石像一瞬间被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石球。
    桑德安站了起来,风轻云淡的笑了起来。
    “幸好。”
    “早做了准备。”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被耗费的神话之血散入空气之中,粉碎的咒印之灵也再也回不来了。
    哈鲁有些心疼:“陶偶的咒印之灵少了一个,试验一次就耗费一个,这代价也太大了。”
    这可是一件强大无比的神术道具,他的老师桑德安也只有十几个。
    而且这还是成套的,少了一个神术道具的力量就少了一部分。
    但是桑德安却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甚至好像有些不在乎这些咒印陶偶。
    “放在这里,也不过是看守迷雾之岛的守卫。”
    “如果能够为四阶的道路的基石,便可以开创出未来。”
    “值得了。”
    话虽这么说,实则是因为桑德安有些后悔当年的事情。
    他年纪大了过后,觉得自己年轻时候的手段是不是太过于残忍。
    杀死了别人不说,还将其抽取神血和精神炼成了神术道具。
    这样残忍和可怕的手法,如果后来之人效仿他会怎么样?
    也正是因为这样,咒印陶偶这样的神术道具制造方法,除了早年时期他教会了自己两个学生哈鲁和蓝恩,便再也没有传授过。
    “或许。”
    “让这件染血的神术道具,为三叶人的未来做出贡献。”
    “便是它最好的归宿吧!”
    桑德安此刻心中的想法,是这样的。
    检查总结了一下刚刚失败了原因,老师和学生两人又讨论了一下关于秘术的施展细节。
    桑德安和哈鲁修改了计划,并且再度开始了名为四阶权能力量的实验。
    然而。
    接下来他们迎来的还是一连续的失败。
    屹立在岛屿边缘的石像,又少了几个。
    哈鲁却觉得照这种融合咒印之灵和神话之血的方式下去,可能还没有迎来成功,十几件咒印陶偶便消耗一空。
    哈鲁的仪式工坊,深夜里由油之神殿制造的烛台还亮着。
    哈鲁手里拿着墨之神殿出产出产的笔,另一边放着同样由这个神殿出产的各种颜料罐子。
    他汲取了黑色颜料过后,在织之神殿出产的帛书之上写下了今天的实验记录。
    写着写着,哈鲁就变得有些焦躁。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
    “必须得想个办法。”
    一旁在工坊内收拾东西,打扫卫生的安霍福斯听到了老师的话,突然开口说道。
    “老师!”
    “既然咒印陶偶不够了,我们可以再制造几个咒印陶偶啊!”
    永生秘术就是他献给哈鲁的,加上他一直跟在哈鲁的身边,安霍福斯当然也知道小部分关于四阶权能的实验隐秘。
    与此同时,哈鲁有时候也会就永生秘术和萨莫家族的一些问题询问他。
    哈鲁头也没回:“你知道制造咒印陶偶需要什么吗?”
    安霍福斯出乎意料的回答:“老师,我知道的。”
    他眼睛亮起了微光:“当年真理贤者在天空神殿的事情,我都听说过。”
    “最后贤者离开天空神殿的细节,我也知道其中的详细过程。”
    “神血浇灌的巨像,顶着天空和神城,在王和所有人的瞩目之中远去。”
    “没有人敢阻拦,那就是真理贤者的力量。”
    “三阶咒印祭司的力量。”
    安霍福斯站定了脚步,对着哈鲁认真说道。
    “咒印陶偶是神血浇灌而成的,而制造出它的正是昔日的那些神殿祭司们。”
    “当初就是这些贪婪而腐朽的人,逼得真理贤者离开了天空神殿。”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死,才迎来了今天的真理圣殿,还有新时代的曙光。”
    哈鲁突然感觉心脏一紧,他听出了安霍福斯的意思。
    哈鲁眼神凌厉至极的回头看向了安霍福斯,这个年纪不大但是行为举动都非常有主见的学生:“你知道你在说的是什么吗?”
    而安霍福斯却丝毫无所畏惧,他好像知道哈鲁心中的想法一样。
    “老师!”
    “那些人都是一些腐朽堕落者,他们的死是必须的。”
    “只有旧时代的残党死去,新世界才会在他们的灰烬之中燃起火焰。”
    哈鲁笑了起来:“你的身份比他们高贵,你可是王权血裔的直系后裔。”
    安霍福斯却说道:“没有王权血裔了,一切早就在巨怪被神灵收回的时候结束了。”
    “现在是祭司和真理的时代,血脉上的尊贵,永远比不上力量的真实。”
    “这是老师您告诉我的。”
    “没有了鲁赫巨怪,王权血裔不过是从王座跌落泥潭的凡人罢了。”
    “我现在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您的学生。”
    “一个追求真理的求道者。”
    桑德安名为传道者,而哈鲁作为他的学生,一直都是以求道者自称。
    安霍福斯在这里,是借用了哈鲁的话。
    不过同时也代表着他部分内心的真实想法。
    哈鲁听完之后,没有再用严苛的眼神看着哈鲁。
    他扭过头去看着烛台,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他其实是认同安霍福斯所说的话的,因为他的父亲就是被这些人杀死的。
    这也是他不愿意再踏上希因赛,一直留在迷雾之岛上的原因。
    哈鲁没有再接着说话,整个人陷入了沉默。
    但是烛火照在他的瞳孔里,倒映出的却是冰冷的眼神。
    -----------------
    哈鲁斯以看望食之祭司蓝恩为借口带着自己的学生安霍福斯出了一趟海,十几天后回来的大船上多出了七八口大箱子。
    箱子在跌跌撞撞之中,被双轮车推上了悬崖上的哈鲁仪式工坊。
    远远有人看到也不觉得奇怪,因为每个月都会有几艘来自于大陆的船只,运来岛屿上需要的各种各样的生活必需品,仪式工坊的各个老师也同样会采购自己需要的东西。
    当天。
    哈鲁仪式工坊的地下,建造出了一个隐蔽的祭坛。
    这是一个用陶之仪式术阵挖出的大洞,祭坛上刻印的是火素神术烙印,四面墙壁上是用来施展抽取神话之血的权能剥夺神术。
    这是源自于权能恩赐的一种邪恶神术。
    古时候的祭司会用这种神术来将敌人的权能剥夺出来,让其从高高在上的权能者成为一个普通人,被当做是对王权血裔和高高在上的权能者最大的惩罚。
    这种惩罚对于视血脉为一切的权能者来说,比死还要可怕。
    “哐!”
    “哐”
    箱子被安霍福斯一个接着一个打开,里面露出了一个个陷入昏迷的身影,
    他们穿着祭司罩袍,狼狈不堪甚至浑身血污。
    很明显,不可能是被和和气气请到箱子里去的。
    箱子里装着的都是来自于九大神殿的祭司,每一个都是出身于当初死在真理贤者桑德安手中的那十几个祭司的家族。
    虽然当初桑德安杀死了他们家族最强大的十几个人,但是如今他们依旧还是保持着曾经那高高在上的地位。
    没有多久,这些人依次醒了过来。
    他们被这阴暗的地下场景,诡异的祭坛吓得不轻。
    “你到底是谁?”
    “真理圣殿,我知道你们是真理圣殿的人,我看到你们用的神术了。”
    “放了我们。”
    “你们这样做陛下不会放过你们的,九大神殿也不会放过你们。”
    哈鲁从阴暗之中走出,看向了这些人。
    “我认得你们,拜恩家族、霍艾家族”
    “还有!”
    “蒂托家族的人。”
    哈鲁念起这个这个中年三叶人的来历,眼神阴冷得仿佛要结成了冰。
    因为当年参与了杀死他父亲的计划的主谋便是蒂托家族,而这个人也是当初计划之中的一员。
    在哈鲁看来,他就是当年天空神殿大清洗中的漏网之鱼。
    “你们这样的人,怎么也有资格姓蒂托呢?”
    安霍福斯没有等哈鲁的命令,便首先将这个蒂托家族的祭司拖了上去,绑在了祭坛之上。
    哈鲁口中诵唱起了咒语,手按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中年祭司吓得双腿都软了,如同抽搐一般的在祭坛上挣扎。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哈鲁眼神里爆发出畅快的神色,精神力诵唱的咒语也到了最后一段。
    “当年你逃过了属于你的审判,你以为就从此算完了吗?”
    “不。”
    “他就是迟来了一些。”
    一股强烈的力量冲入他体内,将其体内的神话之血一瞬间全部驱散了出来。
    祭司瞬间眼神失去了光芒,整个身体失去了活力,好像化为了一具石头。
    点点荧光扩散入天空,却被哈鲁的力量锁住。
    神话之血被锁定了起来。
    而对方的精神力在哈鲁的引导下一点点活化,成为了一个活化精神灵体。
    哈鲁拿出了一个透明烧瓶,烧瓶内装的正是名为火素的气体。
    半空之中的神话之血落下,化为了一个印记镶嵌在了烧瓶上。
    这件烧瓶就成了咒印之灵的根源,它永远脱离不开烧瓶的束缚。
    “啵!”
    哈鲁打开了烧瓶的盖子,里面的气体被释放了出来。
    而活化精神灵体吞噬了烧瓶内名的火素,从灵体化为了一个拥有神术烙印的咒印之灵。
    放眼望去它完全就是透明的,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
    这是一个由气体组成的奇特咒印之灵。
    但是它一抬手释放出自己的力量就完全不一样了,从完全透明看不见的模样,化为了最耀眼的存在。
    火焰在的它的手上燃起,然后整个咒印之灵化为了一个火人。
    哈鲁第一个将蒂托家族的祭司残忍的炼成了一个神术道具。
    哈鲁再挥手。
    将这个火人塞进了烧瓶之中,然后将盖子塞上。
    火人在烧瓶内不断的挣扎,一会变大一会变小。
    最后火焰渐渐熄灭,重新化为了完全透明的咒印之灵被困在了烧瓶之中。
    哈鲁举着烧瓶,脸色在灯火的倒映下显得有些可怕。
    这件原本普通的瓶子因为融入了神话之血和咒印之灵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充满了危险和强大的精神波动。
    这是一种全新的神术道具,和桑德安用陶之神术烙印制造的咒印陶偶完全不一样,他用的是火素神术烙印。
    哈鲁:“这是独属于我的东西,我创造的神术道具。”
    安霍福斯:“它叫什么名字?老师!”
    哈鲁:“就叫做哈鲁火魔之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