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百二十二章:新时代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最后的篇章爆发出来的幻术之光眨眼间就覆盖了数十米之内的地方,在场的所有人全部被拉入了幻术之中,全部不能动弹。
    桑德安瞳孔瞬间放空,眼前一片空白。
    最后的篇章在他的眼前一点点放大,上面的文字也一点点流淌而过,几百年前的曾经和秘辛彻底展露眼前。
    伟大诗人带着梦境之主波罗留下的神器觐见神灵的旅程,写下智慧之王的赞歌的磨难,还有踏上神赐之地的激动和觐见神灵的画面。
    站在神灵右手的使者告诉伟大诗人她的真名,她抬手便能创造物品的梦幻创造之力,给予了伟大诗人心灵无与伦比的冲击震撼。
    他也看到伟大诗人后来因为这一幕,亲自写下的感叹和遗憾。
    “如果希因赛也拥有这种力量的话,是不是就能够开创出新的时代?”
    “我们是否能够因此逃出永劫轮回的环,开辟出新的未来?”
    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被拉入了一片朦胧虚幻的场景之中。
    他先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角落里传来了凿刻的声音,他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大师?”
    斯坦蒂托在角落里凿刻着一块石碑,他的那副作品命运的提线之偶就镶嵌在上方宫殿的墙壁里。
    这是斯坦蒂托梦境的画面,也是他第二次见到神之使的场景。
    他用幻术将这一副画面保存了下来。
    桑德安想要靠近斯坦蒂托,想要和他对话,想要告诉他自己非常想他。
    却发现自己就好像一个局外人,对方根本听不到自己的话,自己也触碰不到对方。
    就在这个时候。
    神灵的使者降临了。
    桑德安震撼的看着那世上最美丽的生物降落在这片梦境,他局促不已,他连连后退的靠在了墙壁上。
    他甚至感觉自己作为一个奴隶站在这里,都是一种对神圣的亵渎。
    桑德安亲眼目睹了斯坦蒂托和神灵使者的对话,也终于明白了大师想要告诉他的到底是什么。
    斯坦蒂托问神灵的使者。
    “神之使啊!”
    “打开神之国度的大门,我们便能够得到神灵的恩赐吗?”
    神之使者回答:“打开神之国度大门的不是什么钥匙,你手上所谓的最后篇章之中也只是记载着蒂托一生的故事而已。”
    “神灵是否赐予创造的力量,也要看你们如何去选择。”
    “只有当三叶人放弃毁灭之力的时候,神之国度的大门才会打开。”
    “希望和光明将会降临人间,梦境和创造的力量将会开创新的时代。”
    桑德安终于知晓斯坦蒂托最后所谓的要去做的事情是什么,也明白他那句“我去寻找属于三叶人的未来”的意思。
    他更知道,斯坦蒂托已经成功找到了三叶人的未来。
    “大师。”
    “原来就是你想要做的事情吗?”
    桑德安再一次明白了斯坦蒂托的伟大,更为他被那不惜一切寻找未来的心所震撼。
    他的眼中露出了憧憬的神色。
    这个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同时如同梦幻一般的星光从身后溢散而出,渐渐的朝着他流淌而来。
    “桑德安。”
    “你做好准备了吗?”
    “成为斯坦意志和梦想的继承者,成为——”
    “新时代的传道者。”
    他身体瞬间僵硬。
    桑德安听出来了,那是神之使者的声音。
    他回过头,朝着那光芒之中看去。
    瞬间。
    桑德安消失在了原地。
    ------------------
    海边的潮汐越涌越高,渐渐的覆盖海面站立之人的脚踝。
    渔村的领主和蒂托家族的祭司,以及他们的奴仆、士兵也在这个时候醒来。
    他们目光四处寻找着桑德安的身影,却什么也没能看到。
    “人呢?”
    “去哪里了?”
    祭司急速奔跑在海边的沙滩上,到处寻找着桑德安的踪迹,他得到消息千里迢迢从火山王国的边境跑到这里来,便是为了看看第二代圣徒斯坦蒂托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斯坦蒂托竟然将最后的篇章也留在了这里。
    他亲眼看到了伟大诗人的圣遗物在他的面前出现却没能得到,这让他懊恼不已。
    他破口大骂。
    “卑贱的奴隶。”
    “你以为窃取蒂托家族的东西,逃走了便没有事了吗?”
    “那可是圣徒的遗物,整个世界都会找到你的,蒂托家族也不会放过你的。”
    没有言语能够表达他的懊恼和愤怒,如果他能够得到最后的篇章,他说不定就能够成为圣徒意志的继承者,圣徒家族的族长。
    祭司最后看向了斯坦蒂托留下的小屋:“小心一些,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带回去。”
    而如此大范围的幻术力量,强大的智慧权能波动也引起了神降之城的注意,
    神降之城的城主带着人来,将想要将斯坦蒂托居住的房屋和里面东西全部带走的祭司拦住,二者围绕着圣徒斯坦的遗迹和留下的东西展开了争夺。
    城主对于祭司嗤之以鼻:“圣徒蒂托家族?”
    “真正的蒂托家族因为火山王国的阴谋而断绝,第二代圣徒斯坦蒂托并没有留下后人,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圣徒蒂托家族。”
    “你不过是一个旁支而已,也敢称圣徒之名。”
    祭司并没有示弱:“凭什么?”
    “凭我们的姓氏。”
    蒂托家族支脉的祭司可不怕一个神降之城的城主,哪怕对方更加强大,这里还属于神降之城。
    但是蒂托家族那盛烈如太阳一般的名声,主脉一支的断绝,都让他们有了依仗。
    连出两代圣徒的他们丝毫不怕一个早已权利边缘化的城主。
    希因赛的国度还真没有几个人真的敢对他们这些姓氏为蒂托的人的动手,起码不愿意在明面上和他们起冲突。
    二者僵持不下,神降之城的城主不可能让他带走斯坦蒂托的遗物。
    而祭司也坚持这里的一切都属于蒂托家族,丝毫不退让。
    几天后。
    远处大批军队的步伐掀起尘土朝着海边而来。
    赫尼尔王亲自带着人来到了这里,名义上是巡视神降之城,还有和魔渊之国的王子会面签订盟约。
    但是这一切原本用不着他亲自过来。
    他是听闻了斯坦蒂托遗物和最后的篇章现世后,立刻绝顶亲自过来查看。
    蒂托家族的祭司看到赫尼尔王,那有恃无恐的底气一瞬间就软了下来。
    他可知道这位王者的强硬和手段,之前蒂托支脉一族的一直都想要成为圣徒意志的继承人,但是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被赫尼尔王拒绝,怎么也不让他们冠以圣徒之名。
    赫尼尔看着这个之前趾高气扬,如今色厉内荏跪下的祭司,发出了一声鄙夷的轻笑。
    “伟大诗人蒂托、第二代圣徒斯坦蒂托,都是什么样的人物?”
    “你们是什么样的人物,自己不清楚吗?”
    “还想要圣徒家族的名号。”
    赫尼尔王低下头来,看着祭司问他。
    “你们配吗?”
    祭司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迎面而来的便是赫尼尔王鲁赫宝剑剑鞘的抽打。
    “还是想要让我将你们那堆烂事全部抖落出来吗?你当我不知道圣徒蒂托家族是怎么断绝的吗?”
    “你们这些肮脏货色。”
    “都给我老实一些。”
    祭司面对赫尼尔王的抽打,祭司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瑟瑟发抖。
    尤其是当他听到赫尼尔王说起主脉一族是如何断绝的,他更是害怕得发颤,当初他们和火山王国王子威士霍森的那些事情,没有人比赫尼尔王更清楚了。
    赫尼尔王接下来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甚至厌恶的擦了擦自己宝剑的剑鞘。
    他看向了那个贵族领主,问起了关于桑德安的信息。
    小贵族也被王的亲临吓得够呛,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颠三倒四。
    “他是个奴隶,但是前段时间他自称有了名字,还叫自己桑德安。”
    “可笑至极,一个奴隶还给自己取名字。”
    赫尼尔王:“我让你说什么就回答什么,不要说些多余的。”
    小贵族连连点头:“是!是!”
    赫尼尔也从桑德安的名字上,听出了一些端疑。
    “桑德安?”
    “传道者?有些意思。”
    赫尼尔王接着问道:“他人呢?”
    “消失了?”
    得知桑德安抱着一株太阳之杯,其中显露出了最后的篇章,紧接着其就子啊一片光芒之中消失不见。
    赫尼尔立刻想到了什么,毕竟他也是接受过神之使者考验的人。
    虽然他最终没有通过考验,但是他却知道斯坦蒂托这个圣徒会从神那里得到什么。
    赫尼尔也有些激动,他立刻命令神降之城的城主和自己带来的降临。
    “在这里等着。”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新时代的光将会在这里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