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百一十三章:畸变的荒漠蠕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地下河流之侧,月之魔蕨突然剧烈的摇晃。
    “噗!”
    月之魔蕨打开了球果,如同呕吐一样吐出了什么东西,黑暗里一个身影从上面划出一条弧线落下,噗通一声坠入地下暗河中。
    斯坦蒂托从河水之中游了出来,爬上了岸边看着月之魔蕨。
    “呵呵!”
    他擦着脸上的水,揉着自己的眼睛不由得笑出了声。
    既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同时也为自己逃出来的方式感觉到好笑。
    他用幻术一点点欺骗了月之魔蕨,让它逐渐的把石碗当做自己,然后让它把自己当做异物给排了出来。
    月之魔蕨依旧认真守着囚禁“石碗”的任务,而真正的斯坦蒂托则化身异物逃之夭夭。
    他快步离去刚刚没有多久,又立刻回过身来。
    他从月之魔蕨的肉藤上挖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节蒂,准备当做施展幻术的媒介材料。
    他感觉这东西可比太阳之杯厉害多了。
    月之魔蕨虽然扭动着藤蔓表现出了不舒服的姿态,但是没有主人操控它,最后它也就任由斯坦蒂托从它身上挖走了一块“肉”。
    一路而上,斯坦蒂托都是紧紧抓着施法媒介小心翼翼的。
    然而预想之中的敌人和战斗根本没有出现,原本应该防卫森严有人看守的通道此刻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斯坦蒂托还在通道里发现不少匆匆扔弃的武器和东西,这表示看守的侍卫是慌不择路的逃跑了。
    他捡起了一柄骨枪和石锤:“出事了?”
    “是赫尼尔的大军打过来了吗?”
    他的脑海之中第一个浮现出了这个想法,能够让萨莫王国的护卫如此仓皇逃走的,在他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赫尼尔王朝的军队已经抵达了安霍之都。
    再往前走,他就发现了不寻常的事情。
    在出口的地方,他看见几具尸体。
    或者说他根本分不清这到底到底是尸体还是一滩烂肉,这堆烂肉里长出各种不合理凑在一起的器官,一只只骨手和虫足联合在一起,骨甲和虫壳相互拼接。
    甚至他用骨枪撬动了烂肉后,在另一面发现了三个大小不一,骨甲脱落血肉模糊的狰狞脑袋。
    这东西真的让人作呕。
    “嘶!”
    斯坦蒂托自认为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存在。
    “这是什么怪物?”
    “不,这是三叶人?”
    “他是萨莫王庭的卫士。”
    他注意到了其中一颗头颅脖子上剩余的骨甲,上面刻着一个王庭卫士的烙印。
    他脚步变得急促了起来,朝着出口外面跑去。
    太阳的光从出口处一点点投射了进来,让一直留在黑暗之中斯坦蒂托有些不适应。
    他眯着眼睛从黑暗之中走出,看向了外面的霍安之都。
    “轰隆!”
    然后迎接他的是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刚好将他身边几十米的一座建筑砸碎,碎石和烟尘朝着他扑面而来。
    还有一道道恐怖的射线纵横交错如同格子网一样从四方扫过,其中伴随着凄厉绝望的惨叫声。
    眼睛慢慢适应了强光,视线也随之一点点清晰。
    他便看见了一座被逐渐摧毁的城市,还有街道之上遍地的尸骸。
    恐怖的巨兽在城市之中肆虐,它扭曲甩动着身躯,一座座建筑被破坏,大大小小的巨石被它的触手轰碎甩出。
    它的身上有着数以百计的眼珠子,此刻全部都在咕噜噜的转动,射出一轮又一轮射线。
    只要射线扫中的人,顷刻间便会化为斯坦蒂托刚刚看到的那滩烂肉。
    成群成群的三叶人畸变成了恐怖的怪物,然后凄惨的死去,
    完全不是他想象之中的什么赫尼尔打过来的战争场面,更像是一场天灾,亦或者那那些惨叫绝望者所呼喊的一般。
    这是因赛降下的神罚。
    萨莫王国的子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可怕的事情,荒漠蠕虫曾经是他们骄傲的守护神,王国的基石力量,而此刻却成为了收割生命带来灾难的死神。
    “荒漠蠕虫?”
    “它怎么会变成这样?”
    无数人沿着街道向着远方逃去,斯坦蒂托也冲了下去,躲避着畸变射线朝着那已经膨胀得完全不认得的荒漠蠕虫靠近。
    “吼!”
    荒漠蠕虫再次爆发痛苦的怒吼,它的身上出现了一张张希因赛人的面庞,密密麻麻的眼珠子倒映出了各种各样的身影。
    斯坦蒂托听到了萨莉曼公主的声音:“结束吧!”
    “结束吧,不要再继续了。”
    疯王的脸也随之出现:“赫尼尔!”
    “杀了赫尼尔,绝对不能放过他。”
    “王国是我们的,希因赛也是我们的。”
    巨怪吞噬的智慧权能神话之血中,其中血脉和意志最为强大的两个人便是萨莫国王和萨莉曼公主,二者单体对于荒漠蠕虫的影响是最强烈的。
    但是其中最可怕的是大批痛苦折磨之后被吞食的王国祭司团祭司的意志,那些受尽磨难的混乱疯狂意志互相冲突扭曲,最后化为了破坏一切吞噬一切的欲望。
    “萨莉曼殿下?
    “还有国王?”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斯坦蒂托看着那一张张脸庞,还有熟悉的声音。
    他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却知道这一切的变化肯定和国王和萨莉曼公主有关。
    看着被巨怪肆虐践踏的城市,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不过首先。
    他必须弄清楚荒漠蠕虫怎么会变成这样。
    -------------------
    杀戮和吞噬的欲望充斥了荒漠蠕虫的意志,它不断的朝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攻击而去,
    成千上万的人被驱赶着狂奔向远方,他们已经彻底被吓懵了,他们只想要远离那可怕的巨怪。
    慌不择路的逃命,让他们最后被堵在了城墙之下。
    这里是一片死地。
    他们无法翻越城墙,他们逃无可逃。
    他们只能够依靠着建筑的死角隐藏自己的身体,躲避着那带来着死亡和诅咒的射线一轮轮扫射。
    畸变之光射过了一轮,除了大道之上的人群之外,大多数都依靠着建筑躲藏活了下来。
    但是随着荒漠蠕虫的靠近,他们最终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那街道上一个个化为怪物死去的三叶人,亲眼目睹了他们恐怖的死状,躲藏在建筑里的其他人彻底崩溃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这样死!”
    “我们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恶咒。”
    “这是神灵的愤怒,鲁赫巨怪是代替神灵来惩罚我们的。”
    “王啊!”
    “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会让霍安之都遭受这样的神罚。”
    人群之中有着不少贵族,他们认出了那巨怪身上不断浮现出的脸庞中疯狂国王的身影。
    这个时候,从远处一路追着荒漠蠕虫而来的身影终于抵达了。
    斯坦蒂托从一座屋顶上一跃而起踏在了荒漠蠕虫的身上,将手按在了它的眼珠子上。
    “神术幻之界。”
    他手握着月之魔蕨的节蒂,用尽全力展开了一个虚幻的幻界。
    一层层梦幻之光扩散来开,沿着荒漠蠕虫的眼珠子朝着里面渗透进去,依靠着月之魔蕨施展出的幻术比他之前的强大了数倍。
    他这是在模仿着蒂托家族记载的史诗故事,学着昔日神之使者波罗一般用幻术想要将荒漠蠕虫的意识临时拉到了一个虚幻的梦中。
    但是很明显,荒漠蠕虫这样的存在岂能是他的幻术所能控制和影响的。
    那眼珠子依旧在剧烈的颤抖,甚至上百只眼珠子一同朝着斯坦蒂托看了过去,死亡和暴虐的意志朝着他毫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
    同时,诡异的光芒随着荒漠蠕虫收缩的瞳孔涌动。
    下一轮畸变之光即将爆发。
    情急之下,斯坦蒂托大喊了一声。
    “萨莉曼!”
    荒漠蠕虫的动作一瞬间停了下来,那疯狂的瞳孔之中突然露出了一丝人性,它哀伤的看着斯坦蒂托。
    巨怪突然开口说出了三叶人的语言,用斯坦蒂托熟悉的音腔。
    “斯斯坦!”
    斯坦蒂托虽然已经有所猜测,但是听到这回应,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真的是你?”
    而随之,斯坦蒂托的幻之界也成功了。
    他最终在在畸变射线还没能释放出来的时候,将荒漠蠕虫拉入了幻术之中。
    城墙下的萨莫王国子民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他们立刻从躲避畸变之光的姿态,变成了亡命狂奔。
    “停,它停下来了。”
    “快跑啊!”
    “往街上跑去,往城外面跑去。”
    “快啊!”
    斯坦蒂托他尽全力不断的深入巨怪的意识,想要找到那个他想要找到的存在。
    他逐渐断绝了和现实的感应,落入了一片黑暗虚无的意识之界。
    他也终于了解到了他想要知道的真相,还有之前发生过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