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七章 死亡射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南威尔士的矿山附近,一座别墅被拆除。
    在它的原地址附近,起了一座新的建筑,娜塔莎发誓即便她流转俄国、德意志和英法,也没有见过这么富丽堂皇且别具气息的建筑。
    这座五层楼的建筑共有4百多个房间。
    是她新的主人森光手绘的设计图纸,而那个名叫天启的蓝脸怪人,只是把手掌按在土丘上,便把原本的老气别墅推倒,变换成了如今的建筑。
    超现代主义的方格子房子体现了工业的美,每一个边角都绝对垂直,边长与宽完全一致。
    这个时代的皇帝们的居所,与之相比,显得过了时。
    娜塔莎从厨房端来茶水,来到客厅。
    森光与天启正在商讨事情。
    天启表示:“我们现在有两百多位黑寡妇,而这两百多位黑寡妇遍布欧洲大陆。她们会随着战事的发展,宣扬和平与地球——人类主义。”
    “唯一的问题是,我们不太可能在一战中,让和平的种子发芽。”
    森光点点头。“必须让大家认识到战争的后果。”
    “一战、二战是必须存在的。”
    “黑寡妇组织可以作为超级英雄的组织,联合其他超级英雄,组成一个代替核弹——和平的体系。”
    “反正,在后世超级英雄们和核武器差不多。”
    不是有一句话吗?
    敌方不出动核武器,我方不主动使用超人……
    天启表示不太看好。“我去欧洲战场见过阿瑞斯了。德国人不知道阿瑞斯附身在了他们优秀的士兵们身上,所以他们才能每战必胜。法国人认定猛烈的攻击,可以代替防御,他们走出沟壕,一次又一次地当肉盾去冲击德国阵营。”
    “这是自杀。”
    “在阿瑞斯的帮助下,法很快就会被德意志占领。”
    森光皱眉。“美国队长和神奇女侠,做了什么?”
    “他们在比利时战场与阿瑞斯作战。阿瑞斯用一只手碾压了戴安娜,美国队长的盾牌又挡住阿瑞斯的攻击,救下了戴安娜。一只名为九头蛇的特工组织在一个红骷髅头的领带下,突袭了法在低地的临时战争指挥部。”
    “法败得一塌糊涂。”
    天启继续说:“我出手与阿瑞斯战斗了一下。但是……”
    不用他说下去,森光便已在天启的肩膀上看到了一道深深的痕迹,里面闪烁着神性火花。
    正是因为战争神性,导致天启无法治疗伤口。
    ”他比你,给我的压力还大。“
    言下之意是,伊顿,你无法打败阿瑞斯。
    森光也不介意。“阿瑞斯占了一战和灭霸支援的便宜。如果现在各国停战,阿瑞斯至少会损失一半的实力。”
    “那么,我们要参战吗?”
    天启直勾勾地问向森光,问出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森光摇摇头。“大可不必。”
    “时间管理局的人,会为我们抵抗阿瑞斯。”
    “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一条疯狗,而瞻前顾后。静观其表吧,再说了,我最近还得到了一件有趣的东西,我要炼制新的应身。”
    娜塔莎意会到主人的意思,命令女扑把东西拿过来。
    一张年代已久的莎草纸铺在桌子上,正是亡者之书。
    黑寡妇很轻松地就潜入阿伯罗温伯爵的家里,把东西从里面拿了出来,带到森光的面前。
    天启站起来,略带怀念。“以前,这是用来向我祈祷,祈求死后灵魂得以安宁的东西。”
    森光露出一个滑稽的表情。“那你肯定让你的信徒们失望了,天启。”
    天启向上翻了个白眼。
    在森光面前,他越来越平易近人,没了那种偶像包袱。
    娜塔莎在一旁听得心中感叹。
    当这个时代最具有权势的国王,躲在会议厅里和幕僚谈话决定世界的未来的时候,他们绝对想不到,有两位神话之中才会存在的人物,在决定他们的生死和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黑寡妇低着头,对森光说:“主人,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把东西给了艾瑟尔夫人。”
    艾瑟尔?
    天启愣了一下,看向森光。
    森光对他点了点头,笑道:“是我的另一个计划。”
    他转头看向娜塔莎。
    不愧是后世可以睡遍复联的女人,不仅美丽,办事能力也强。
    “娜塔莎,你去阿伯罗温伯爵的家里一下。”
    森光说:“这里有一枚龙元,一枚凤元、一枚玄武真元,一份麒麟血。”
    “你想办法骗艾瑟尔吃下去。”
    森光淡淡道。
    应身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可以用来实验自己的武学想法。
    服下四圣兽真元,可以给孩子锻造举世无双的基础。
    而这一次,森光准备让这个孩子修炼紫霞神功。
    早就在哥谭市,森光便察觉到紫霞神功的独到之处,只是后来因为紫霞神功的等级跟不上,自己就放弃了对紫霞神功的研究。
    紫霞神功可以产生圣人气息。
    可以抑制鬼王安娜贝尔。
    森逛察觉到,紫霞神功虽然脱胎于先天功和九阴真经,但是早就走出了不同的路子,只是受限于创造这门功法的人武功水平,无法成为真正强大的功法。
    谁说紫霞神功,就不如葵花宝典?
    娜塔莎领了四件神物,她吃惊于四种神物各有神异。
    每一件都闪烁着眩目的光辉。
    仿佛世间万物都蕴含在其中。
    天启坐在沙发上,眼神闪烁。“不死物质?嗯,给你的应身吃下去是挺好的事情。”
    森光笑了一下,端起轻巧的金杯子,抿了一口茶水。
    不愧是天启。
    “的确是不死神药。”
    “服用的人,可以得到长生。”
    刚要走出客厅的娜塔莎,手一软,差点让四件神物摔出去,幸好她动作敏捷,立刻稳住双臂。
    天啊,这都是些什么啊?
    她甚至都动了一点点小心思。
    如果偷拿走一点麒麟的真血,真的会被主人发现吗?
    走廊上,黑寡妇摇摇头,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
    阿伯罗温伯爵的府邸叫泰米—格,在当地威尔士的土话里,是白色房子。
    这座房子有两百多个房间,起源是伯爵祖先英王的兄弟营造的。
    艾瑟尔是这里的女仆长,她每天指挥女仆清扫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为花瓶换上新鲜的花,给三角钢琴擦拭,为鎏金的巴洛克风格一家擦拭。
    当然,最后两件事物都必须由年长的女仆和她自己亲自上场。
    昂贵的家具的花纹非常复杂,稍微不留神,就会在家具上留下刮痕。
    如果是让别人来做,艾瑟尔不放心。
    在每天早上主人读完泰晤士报报纸以后,仆长把摊开的报纸按照折痕小心翼翼地折起来,仆长会把这些收好的报纸交给艾瑟尔,因为她是女仆长,负责保管所有伯爵读过的文件。
    这就意味着,艾瑟尔有机会再读一边,伯爵读过的所有时事。
    在这个年代,这是一件非常有竞争力的优势。
    这一天,伯爵在读完报纸以后,没有立刻离开阅读室。
    他故意找了一个理由,支开了仆长,然后叫来艾瑟尔。
    伯爵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他不太够坚定,但是很善良,富有同情心,同时他又有传统贵族的习性,在他与艾瑟尔相处的日子里,总是会流露出这种习性。
    艾瑟尔进来了。
    伯爵低着头,假装自己是在看报纸和思考有意义的事情,但其实他的心神始终在艾瑟尔两条丰润健康的大腿在靠近自己上,他想起了自己是如何咬上艾瑟尔的大腿内侧。
    良知和自私,让他时常感到痛苦。
    “今天下午,国王和他的妻子会来到我的房子里。他们是我最尊贵的客人,我希望我们准备好的事情,能够完美地不出差错。”
    “放心。”艾瑟尔说。“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嗯。”
    伯爵相信她。
    “还有一件事情。我的妻子怀孕了,如果让她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她可能会气得流产。她是我的妻子,我希望你能够为她着想。”
    艾瑟尔点点头。
    是的,她还是俄国的公主,俄皇的妹妹。
    “接待过国王以后,我认为你不再适合担任女仆长,毕竟你怀孕了。”
    伯爵避免看向她,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仆,我不能动情。
    对。
    艾瑟尔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是当爱人这么绝情之时,她还是无法相信。
    “我会支付给你,每年二十四英镑。每个月提前支付,你可以拿这笔钱到阿伯罗温以外的任何一座城市里,花几先令租到一个不错的单人小房子,你还可以在享受薪水的同时,去找一个活干。”
    伯爵说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残忍话语,但是他记得,自己还有一个怀孕的妻子。
    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影响到她。
    “不。亲爱的,你说过你喜欢我,我把一切都给你了,在一张盖着防尘罩的床单上,你……”
    “你小声一点!”
    “你说过你爱我。”
    伯爵终于无法掩饰冷酷表情下的爱,他一下子崩溃,苦恼地揉着头发。“是的,我是说过我爱你,我会一直爱你下去。”
    “我不会忘记你。”
    艾瑟尔察觉到伯爵内心的煎熬,“可怜的泰米(伯爵小名)。”
    伯爵说:“可是呢,我的妻子已经怀孕,我担心她无法接受这样子的消息以致流产,我很担心她,你知道吗?她是我的妻子,我已经够对不起她了。”
    艾瑟尔如遭雷击。
    她知道自己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女孩居然相信一个高级贵族满口流油的谎言,说是爱她,强行与自己发生了关系。
    虽然每一次,伯爵都会在那个的时候,提前抽出,但是终究有一次没有来得及。
    “上帝保佑,不要让我的妻子知道这件事。”
    艾瑟尔彻底失望,表情归于理智。
    在这种时候,泰米仍在担心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的孩子会是伯爵爵位的继承人,她是沙皇的妹妹,而现在沙皇没有一个孩子。
    她集所有宠爱于一身,可自己未婚先孕的后果,却是……噩梦。
    她必须为肚子里的孩子打算。
    伯爵的绝情也好,至少让自己能够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艾瑟尔找了个位置坐下,如同这里的女主人,她冷冷地看着伯爵,伯爵几乎无法与她对视。
    诚然,他是贵族,而艾瑟尔只是一个平民。
    可是艾瑟尔的父亲是当地工党主席,他教会了她的女儿,如何谈判。
    以及,一切交涉的方法。
    艾瑟尔很平静地对伯爵说:“泰米。我可以带着我的孩子离开阿伯罗温,但是你给的钱是不够的。一个女仆长的年薪是四十八枚英镑,你只给了我相当于普通女仆的薪资。”
    “虽然,你未必是故意,你可能不太清楚物价。”
    “但我认为,你现在虽然不在意你的儿子,但是你还是会希望你的儿子能得到良好的照顾和良好的教育,所以我需要你在巴黎给我置办一套三层的房子,我会自己住一层,另外两层租出去给别人住。”
    “我自己再出去打工,这样我才有富裕的钱来抚育你的儿子。”
    合情合理。
    伯爵发现自己的确一心在担忧自己的妻子,忘记了艾瑟尔肚子里的孩子。
    他拿出羽毛笔,在纸笔上写了点什么,嗯,大概要花四百英镑。
    “我还会每年给你支付24枚英镑……”
    伯爵带着欢快的语气说。
    这样也好,艾瑟尔会离开阿伯罗温,没有人会知道她未婚先孕,她不会受到太多的伤害。
    她完全可以谎称,自己的丈夫是一位死在战场上的士兵,反正现在天天死人。
    也许等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他的继承人,英王和俄王王位的继承人安全出生以后,他可以每两周去看一次艾瑟尔和她的孩子。
    “巴黎太远了点。”
    “伦敦就不错。”
    伯爵斟酌着语气说,他仿佛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不需要你再支付给我任何钱。”艾瑟尔无情地打断她,从她开始谈判以后,伯爵就没有见她笑过一次。“我会选择在巴黎。”
    “另外,我希望你能永远不再与我见面。”
    “这样,可以使得我,摆脱尴尬的身份。”
    伯爵站了起来,舍不得她。
    但是,这次主动权在艾瑟尔这里。
    艾瑟尔在发现自己的错误以后,不会再听信伯爵关于爱情的鬼话。
    “那么,就这么办吧,泰米。”
    伯爵伸出手,想要挽留,却始终没有说话。
    他警告自己,她只是一个女仆,她肚子里的孩子地位卑贱,他不停地告诉自己,要说服自己。
    可最后,伯爵突然想到,艾瑟尔可能是自己唯一爱过并发生关系的女人,也许也会是最后一个。
    艾瑟尔离开阅读室,尽心准备迎接国王的到来。
    她在没人的时候会捂着肚子,她忧心地望向窗外,外面居然下起了大雨。
    房子外,丛林间一把粗糙的枪在树上露出枪口,如同冰冷的利爪。
    死亡射手!
    用他特有的红色玻璃单片镜盯着阿伯罗温伯爵的房子入口。
    今天,他要来刺杀英王,受阿瑞斯的雇佣。
    他的狙击枪是用普通半自动化步枪改造出来的,死亡射手在未来也给蝙蝠侠带来过不少的麻烦,他被外星科技改造过的左眼,可以轻松锁定8千米开外的人类,可惜现在这个时代的武器限制了他的实力。
    比如这把毛瑟g98步枪吧,采用了7.92x57尺寸的轻尖弹,弹道更为平直,适合狙击。
    可是,它的射程是2000米,有效射程在600米。
    所以,死亡射手被这个时代拖累了实力啊。
    另一旁,娜塔莎意识到有狙击手潜伏在附近,她静悄悄地锁定狙击手大概位置。
    今天这座房子里的所有人都能死,反正凡人总会死亡。
    即使是一个伯爵、公主、国王死了,对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和负担,人们立刻会把他们忘到脑后,但是今天,艾瑟尔绝对不能死。
    这是主人选中的人。
    神的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