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170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阿迷州和蒙自相连合二为一,周边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但中间地域较为平坦宽阔有湖有田,而禄永命的宁州却全都是山,山连山,山接山,宁州城就是在一个山窝窝里,下辖全都是山寨。
    山多好,易守难攻。
    但出行不便。宁州虽与阿迷州接壤,但距离阿迷州城却还有好几百里,且全都是山中小道,在得知万氏的兵马已临近昆明时,禄永命和姬际可商议之后,便立刻发兵前往阿迷州,他们要给万氏一个措手不及,要为迂回**蒙自的郝摇旗他们吸引火力。
    转眼三天过去了,昆明城周边数百里内暗流涌动,但表面看上去却是一副岁月静好,除了淫雨霏霏又冷又湿让人极度不适,元谋城内的吾必奎除了不适还有些紧张,因为该来的终于来了。
    这几日他一直忙着筹备粮饷,按照约定他要赔付沐王府五十万两银子及两万石粮草,这不是个小数目,而且不允许分摊到治下百姓头上,必须由他家族来出这笔赔偿款。
    吾必奎不敢作假,因为身边有人监视着,沐王府的从官周鼎就一直在元谋,表面说是沐王府派来协助他处理各项事宜,但事实上的目的众人皆知。
    那就是监视监督,当然了在一定程度上能起到协助作用,比如阮韵嘉前几日来暗通时,吾必奎就问过周鼎的意见,周鼎反应很直接,戏接着烟,但剧情得通报沐王府。
    所以常宇和沐天波已经得知万氏那边果不出所料去暗通吾必奎了,这早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唯一有些意外的是吾必奎竟然给自己加戏了,说让万氏表诚意亲自去元谋谈一下。
    但常宇和沐天波等人料定万氏不会去的,她没那么大胆子,她得留守大本营,但会以其他方式来取信吾必奎。
    吾必奎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万氏不可能冒险前来,所以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这几日都在忙着筹钱以及往会川卫运送粮草,除此以外更在境内征募青壮准备迎战!
    吾必奎喊出了保护家园的口号,让其治下百姓得知元谋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此时若不团结一心上前线,所有人都会家破人亡!这口号很有煽动力激励了治下百姓,不只是青壮,便连妇孺们都高喊着保护家园拼死一战!
    一时间,元谋上下全民皆兵!
    短短数日吾必奎便征集了三千青壮,加上原有兵马已有五六千兵力,此时不管沐天波杀来还是沙定洲杀来皆可一战!当然了他现在已臣服沐王府,敌人只有沙定洲,但麾下将士则多以为敌人依然是沐王府,即便来的是其他土司的兵马也是奉沐王府的命令。
    事实也没错,沙定洲的兵马确实奉沐王府的前来征伐,此时已至元谋边境,吾必奎立刻问计周鼎,是直接干还是引他入境在打?最终两人合计后认为放长线钓大鱼,先按照之前和阮韵嘉商量好的剧情,先装模做样打几场让他们给沐王府有个交代。
    那就以不敌之姿,引起入境然后一举歼灭!吾必奎决定让其有来无回,碟中谍,计中计,就要上演了!
    于是,吾必奎一边遣麾下大将弥颂率两千大军前往边界迎敌,自己亲自在元谋城外布置埋伏圈,准备将其引入彀中直接包圆,却在这时得报,万氏求见!
    吾必奎顿时惊呆了,万氏竟然真的来了?
    周鼎也傻了眼了,万氏竟然主动送上门来,要知道常宇和沐天波废那么劲就是想以最小代价诱杀万氏,因为不管此时云南局势有多复杂,但对沐王府来说,张献忠那边一时半会是不可能过来的,吾必奎已是穷途末路不足为惧,肉中刺就只有万氏,沙定洲此时已被擒了,只要干掉万氏,那阿迷州和蒙自群龙无首便不攻自破了。
    可谁曾想到,万氏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可是这惊喜有些突然,吾必奎和周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首先你得确定她就是真的万氏,可他俩都没见过万氏真人。其次,即便是真的万氏,你敢保证她过来是真的表诚意的么,鬼知道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也再演戏,明里说和自己合作,其实是真的想弄死自己去沐王府那边邀功,所以才装模做样过来面谈以此来麻痹自己。
    这两个一时间都无法确认。
    而且即便人是真的,也是真心来谈合作的,那该如何处置她?
    捉了或者立刻杀掉?
    那会立刻激怒她的兵马,随时会对元谋进行疯狂的进攻,而吾必奎虽然刚给治下百姓打了鸡血,但一腔激情不代表有实力,是打不过万氏那数千悍卒的,就好比当年鬼子入侵时一样,咱们人多势众口号也响的很,老百姓和当兵的也都满腔热血,然而在强大的战斗力跟前,这些不值一提。
    两人商议之后,决定一边遣人去昆明通报沐天波,一边先稳住万氏确定其身份再说。
    万氏还是比较谨慎的,并没有入城和吾必奎想见,而是在边界附近的一个寨子里,且其在寨子外还伏百余以备不测,按理说她这么谨慎的性子怎么会就涉险来见吾必奎呢,其实说白了,就是她太自信了,他觉得吾必奎已经到穷途末路一定会同他合作的,其次便是她太想要这次机会了!
    一旦他和吾必奎取得合作,沐天波就不敢擅杀沙定洲,亦不敢轻易对蒙自用兵,且只要一旦联系上张献忠,他们还有坐拥云南的可能,所以她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才不惜冒险前来。
    黄昏时雨密了些,也冷了些,虎王寨本是元谋治下的的一个普通寨子,此时气氛陡然有些紧张起来,方圆数里内的山间石头缝里都有明桩暗哨,吾必奎约了万氏在这里见面。
    寨子里有个草堂,里边烧着地火,一群人围在周边寒暄着,这其中就有万氏,但未见阮韵嘉,吾必奎这边则是带着周鼎一起来的,本以为万氏是个五大三粗的彪悍妇人,却发现其身材娇小,且样貌上佳,吾必奎甚至有个想法,将这娘们弄死了有些可惜,当老婆不香么。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
    不过显然万氏没一丁点儿这种想法,她满脑子都是大业:“眼下局势不言自明,分则被沐王府逐个击破,吾等要么家破人亡舍弃百年家业背井离乡,合则共存,沐王府一时奈何不得咱们,而一旦联手张献忠,云南可图,那时吾等平分云南平分沐王府财富……”
    万氏滔滔不绝,说的吐沫横飞,吾必奎听的认真,终了,问了一句让万氏意想不到的话:“大夫人如何证明自己是大夫人?”
    额……万氏瞠目结舌:“大土司怀疑奴家身份?”
    吾必奎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总归要小心些,俺这处境容不得一丝大意,保不齐您就是来诓骗俺的,明着与俺通和,实则暗算俺……”听了这个担忧,万氏虽觉得这货怎么如此多疑,但却也能理解,便道:“奴家自是真的”说的将一些能证明身份的物件取了出来,但吾必奎依然摇头:“不足信尔,吾手下有人曾见过大夫人,只需将其他叫来便可识别,不过他昨日刚离去,已遣人去叫回”。
    “去往何处,大土司叫他回来辨认就是了”万氏赶紧道,吾必奎有些尴尬的摸摸头:“大夫人当知晓俺近来忙着收拾细软跑路,那人负责押送,这一来一回至少要两三天功夫了!”
    “那奴家三日后再来如何?”万氏耸耸肩:“正好兵马尚需休整”。
    吾必奎摇了摇手指头:“俺刚才说了,一切小心为上,每一举一动都要谨慎,大夫人的兵马远道而来正好借机休整,大夫人也好就在这寨子里歇歇脚,待那人回来辨认……”话没说完,万氏蹭的就站了起来:“你莫不是要囚禁与我,吾必奎你安得什么心”。
    吾必奎赶紧站起来安抚:“大夫人莫要误会,你在这寨子里活动不受限制,亦可与外边互通消息,只待三日时间,那时无论如何大夫人去留随意”。
    “既不是囚禁又不想奴家误会,又何必非要奴家再次停留三日,待三日后你的人来了为奴家再来又有何不同?”万氏怒目道,吾必奎看了周鼎一眼。
    周鼎咳嗽一声:“大夫人,眼下您身份未明,真心未明,且已陈兵我家门前,吾等做些防范措施过分了么?”
    就这一句话便把万氏给噎住了,周鼎的话可谓一针见血,俺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万氏,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就不能确定你是不是真心来共商大计的,眼下你还带着数千兵马堵在家门口,我做些防范怎么了,怎么了?
    “三人之内只要大夫人不出寨子,吾等保证绝无袭扰,这也算大夫人表露的一些诚意吧”吾必奎和周鼎再三拍着胸口保证,万氏见他俩人神情不似说谎,想了想自己的主力兵马距离此处也不过二十余里地,且寨子这里有百余亲兵,若对方真有异心,凭借这百余亲兵也能抗到援兵到来,何况吾必奎也同意她同外边保持联系,只是要他住在寨子里罢了。
    思前想后觉得没多大风险,而且来找人家谈合作也需要拿出些诚意,何况住在寨子里的条件远比在荒野里扎营方便和舒适些,也能趁这几日同吾必奎好好商议规划一番,便点头应了,当然立刻遣人去往大营只会阮韵嘉这里的情况。
    见万氏同意吾必奎和周鼎这才松了一口气,事实上吾必奎身边哪有见过万氏的人,只不过为了拖延时间派人通报沐王府,看那边如何定夺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