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两百九十二章 低劣的反间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蒯越将箭书递给刘表,刘表接过看了一遍,面色陡然一变,急忙命人去召蔡瑁、蒯良。
    城外江东军大帐之内,陈武有些担心地道:“将军此计,我以为难以成功?”
    “哦?为何?”
    陈武皱眉道:“刘表此人虽然庸懦,可是却并非蠢货。刘闲今日与我军鏖战,其麾下悍将赵子龙斩杀了我军大将凌操,他岂会相信刘闲会与我们暗通款曲?”
    黄盖微笑道:“你说的不错。刘表是难以相信。不过像刘表这种文人,考虑问题可不会像我等武将。”
    “他一定会怀疑,今日战场上的厮杀,会不会是我们为了取信于他而施展的苦肉计。在他这种人想来,一个战将的性命与整个荆州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的。”
    陈武大睁着眼睛,一副难以理解的模样。
    黄盖笑道:“此计就算不成,那也会令他们双方相互猜疑,对我们来说总是好事。”
    陈武抱拳道:“老将军英明!”
    刘表的书房之内,刘表将箭书交给蔡瑁蒯良看了。
    两人齐齐变色,蒯良禁不住抱拳问道:“主公,这箭书从何而来?”
    刘表沉着脸道:“不久前,江东一骑突然奔驰到城下,射来了这封箭书。”
    蒯良立刻抱拳道:“这很明显是黄盖的反间之计,主公决不可轻信啊!若黄盖真的要与刘闲勾结,怎会如此大摇大摆朝城门楼上射来箭书?”
    蒯越道:“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想那黄盖肯定是以为刘闲如今主持荆州防务,所以城门楼上俱是刘闲的官兵。”
    “他却没想到戍守城门楼和城墙的,都是我们的军士。这就叫做人算不如天算。”
    朝刘表抱拳道:“也是主公洪福齐天,令对方如此奸谋阴差阳错地落到了我们的手上。”
    蒯良急忙道:“不对!若是如此的话,今日之战又如何说?”
    “主公也看见了,今日一战,双方可是杀得尸横遍地啊!刘闲铁甲战骑破阵,杀死多少江东子弟兵!而对方大将凌操也丧命在赵子龙枪下!”
    “这样的双方,分明舍命相搏,怎会相互勾结?”
    蒯越道:“这不过是他们为了取信我们而精心策划的苦肉之计罢了。这一点小小的代价与整个荆州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刘表深以为然地点头道:“异度所言极是!得想一个办法把他们赶出襄阳才是!”
    蒯良大惊,抱拳道:“主公,这定是对方的反间之计,若主公信了,后果不堪设想啊!况且,刘闲大军都在城内,如若贸然动手,我们根本无法与抗!”
    蔡瑁也抱拳道:“子柔先生所言极是。刘闲麾下猛将如云,而官兵将士俱是虎狼骁锐!一旦动起手来,我军只怕……!”
    刘表面露忧色,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蒯越却抱拳道:“此事易办。此时刘闲必然还不知道主公已经获悉了他的奸谋,主公可以设宴邀请刘闲赴宴,同时在四下里设下伏兵。”
    “一旦刘闲来到,便尽起伏兵,任他刘闲有三头六臂,也只能束手就擒。刘闲一除,刘闲军便群龙无首,还不是仍由我们宰割吗?”
    蒯良大惊失色,急声道:“不可不可!如此做法,后果不堪设想!即便成了,也无法对抗江东军了!如若不成,凭白开罪刘闲,那时我们荆州就要面对刘闲孙坚两边强敌的夹攻了!”
    “襄阳自然保守不住,只怕整个荆州都难保了!”
    刘表紧皱眉头,只觉得左右为难。
    刘闲在临时指挥所内,与赵云、赵嫣然和鞠义说话。
    今日之战,也亏得鞠义率领一千骑兵在关键时候出现,否则的话,刘闲只怕要栽在这里。
    刘闲拿起手中的长大强弓看了看,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强弓!和其他诸侯军使用的强弓完全不同!”
    鞠义道:“这种强弓制作工艺十分特殊,所用的木料和水牛角都是江东所特有的。其威力十分惊人,射程竟然还要超越了一般强弩!”
    “先前就听说江东长弓手被称为横江射手,当时还以为那只是夸张的说法而已,如今看来,还真是名副其实啊!”
    刘闲点了点头,放下了强弓,摸着下巴思忖道:“在陆上做战并不难克制对方的这种强弓。不过要是到了水面上的话,这种强弓会非常可怕!”
    鞠义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抱拳道:“主公英明!这种强弓拥有巨大的射程优势,确实是很大的威胁!”
    赵嫣然道:“江东水军本就冠绝天下,再加上这种强弓,若是到了水面上还真是难以与其争锋啊!”
    刘闲面露思忖之色,突然笑道:“咱们也不必现在就这么伤脑筋了!我军暂时还不会进入江南水网做战,这个烦恼暂时是没有的!”
    众人都禁不住笑了笑。
    一名黑衣队卫士突然奔了进来,抱拳道:“启禀主公,襄阳醉花楼的瑶影姑娘求见主公!”
    刘闲一呆。
    在场的三人全都神情古怪起来,赵嫣然冷笑道:“看来主公真是成竹在胸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召来青楼女子玩乐!”
    刘闲大叫冤枉,问道:“嫣然,你难道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
    赵嫣然撇过头去,冷冷地道:“你是不是这样的人与我无关!主公想要做什么,末将可不敢干涉!”
    刘闲大感郁闷,看向卫士,没好气地问道:“她来有什么事?”
    卫士连忙道:“她说有要事禀报主公。”
    随即将一块丝帕呈上,道:“这是那瑶影姑娘叫属下呈给主公的,她说主公看到之后就明白了。”
    刘闲心里犯起了嘀咕,接过丝帕。
    此时,赵嫣然虽然装作一副毫不关心的模样,但眼角却偷瞥着刘闲这边。
    刘闲看了丝帕,突然神情一动,喜道:“这可真是出人意料啊!”
    连忙对卫士道:“去把那位瑶影小姐带进来吧。”
    卫士应诺一声,奔了下去。
    赵嫣然语带嘲讽地道:“那我等便立刻回避,以免坏了主公的好事!”
    刘闲连忙道:“你可不要误会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