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171 擎天双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朝的时候并不是没有清洗衣物或者身体用的东西,比如天然的皂角粉,又比如胰子,在这时候都相当的盛行。
    胰子其实就是猪肥胰或者猪油和白炭粉的混合物,已经有点类似于后世的肥皂了,甚至还有人往胰子里面添加香料,做成所谓的香胰子。
    所以,这年头的人洗衣服和洗澡用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当然,像朱器圾这样奢侈,用纯正的菜油和起子作为主要原料,添加盐和胭脂等昂贵的配料来做香皂的还没有。
    这么搞,成本太高了,一般人真承受不起。
    朱器圾花费了将近半个月时间终于将那粉红色的半成品风干定型,做成了香皂,当如同银锭子一般精美的成品出现在马瑞伶等人跟前时,她们都忍不住惊叹连连。
    这胰子也太漂亮了,而且还带着清香,是个女人都喜欢啊。
    问题,这东西有没有市场呢?
    朱器圾忍不住问道:“心怡,你觉得这香皂卖多少钱一块合适,有人买吗?”
    范心怡闻言,微微皱眉道:“王爷,没有您这么做香胰子的,您这又是菜油,又是精盐,又是起子,又是胭脂,什么都不要钱一般的往里放,还命人雕琢了这么多精细的木模子,再加上这么长的时间,总共才做出不到一百块来,每一块的材料和人工成本加起来都不止半两了,如果再加上运送和售卖的费用,一块不卖个一两银子都赚不到什么钱啊!王爷,您想想,一两银子一块,整个浙川有几个人买得起,整个南阳又有几个人买得起?“
    这意思是不看好这门生意咯?
    一两银子那可是五六百块钱,几百块钱一块的香皂,着实有点夸张了。
    不过,如果用来当奢侈品消费的话,一两银子又不算什么了。
    朱器圾微微笑道:“一两银子如果利润不够丰厚,我们就卖二两银子一块嘛,至于销路,南阳没多少人卖得起我们就铺遍整个河南,如果整个河南都不够,我们就往湖广、四川,甚至南直隶等地铺货,这买得起的人不就多了吗?“
    范心怡闻言,忍不住摇头叹息道:“王爷,往外地铺货成本太高了,这东西一两银子都没几个人买得起,您还卖二两,您想想,一个县城有几个人能卖得起,我们为此专门派人去租个铺面售卖,不得亏死!”
    说到做生意,范心怡的确很专业,不过,她这个专业是古代商贸专业,并不是现代商贸专业。
    朱器圾认真想了想,随即便细细教导道:“心怡,我们不能将眼光盯着南阳又或者河南一地,是,南阳甚至是整个河南有钱人都不是很多,我们可以找有钱人多的地方啊,南直隶、北直隶、浙江、福建那边,有钱人多着呢,甚至,我们还可以考虑远销海外,东瀛、南洋、西洋,这些地方有钱人全加起来,数量就比较的恐怖了,还有啊,我们也不必什么地方自己去铺货,我们可以请当地的大商户代为铺货啊,这个也可以称之为代理生意,我们可以找很多代理,也可以给别人做代理。”
    代理?
    范心怡听得是云里雾里。
    还好,她的确有做生意的天赋,朱器圾又将代理模式细细解释了一番,她渐渐便懂了。
    不过,这代理可不是这么好找的,因为这年头本就重农轻商,能做代理的大商户,很少很少,至于什么海外代理,那就更难寻了,要知道,大明可是实施海禁的,没有官方的堪合,从事海外贸易,那可是死罪!
    想起海外贸易,朱器圾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如果说这年头谁最适合当海外贸易代理,那绝对非郑芝龙莫属,这家伙可是东南海域的扛把子,东瀛和南洋的走私生意基本上都被他垄断了。
    想到郑芝龙,他不由又想起了郑成功。
    这位可是和李定国一起被称为南明的擎天双壁,传闻如果两人联手,足以干翻当时的螨清。
    只可惜,当时两人并非一个皇帝手下,李定国是南明永历帝坐下的擎天柱,郑成功是南明隆武帝座下的擎天柱。
    隆武帝驾崩之后郑成功就算投入永历帝麾下估计还没自己在东南海域混来得痛快,而且,像他这样拥立先帝的旧臣,很有可能被拿去当炮灰也说不定。
    郑成功是顾虑重重,怕被永历帝又或其手下的权臣收拾,所以,在历史上,两个人并没有走到一起。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如果他能把郑成功招至麾下,那擎天双壁不就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了吗?
    想到这里,朱器圾不由一阵激动。
    要知道,郑成功手中的水师精锐正是他最为缺乏的,如果能将这么个传奇人物招至麾下,那就等于平添了最少十万水师精锐啊!
    问题,福建和南阳远隔数千里,怎么去招揽人家呢?
    朱器圾取出大明全图一看,眉头顿时皱成一团。
    南阳离泉州实在是太远了,走陆路的话,基本不可能过去,因为这会儿关卡太多了,没有通关行文,很多关卡都过不去,而大明朝,除了皇帝,恐怕没有人有这么大的权力发放通行这么多省份的通关行文,郧阳抚治毕懋良都没这权力。
    走水路的话,貌似也抵达不了,因为长江水路只通到南直隶就没了,要去往福建,必须走海路,而这会儿,没有堪合,你敢开船出海,绝对会被沿途的海巡司给抓起来。
    怎么办呢?
    他想了好一阵,这才朗声对门外道:“去请毕懋康毕大人过来一趟。”
    没过多久,毕懋康便匆匆走进书房。
    朱器圾直接了当道:“孟侯,你可听说过郑芝龙?”
    毕懋康闻言,不由诧异道:“王爷,您说的是那个海盗头子吗?”
    海盗头子?
    呃,这会儿人家或许还是个海盗头子,不过,郑芝龙应该很快就会归顺朝廷了。
    朱器圾微微点头道:“对,就是那个最大的海盗头子,你认识的人里面可有人跟他有联系?”
    这个怎么可能?
    我是书香门第出身,人家是海盗出身啊!
    毕懋康仔细回想了一下,随即摇头道:“没有,我认识的大多是读书人,不大可能跟一个海盗头子有瓜葛。”
    这就麻烦了。
    朱器圾皱眉想了想,随即又问道:“那你知道怎么能联系上他吗?”
    毕懋康不假思索道:“这个倒是不难,他虽然是海盗,也做生意,而且生意还做得挺大,南直隶有很多布庄应该都与其有生意上的往来,我可以托人去问问,看有没有跟那些布庄掌柜相熟的。”
    能联系上就好。
    反正这会儿也没什么要紧事,如果能趁这段空闲时间联系上郑芝龙,从而想办法招揽到郑成功,那可就不得了了,十万水师精锐啊,再加上一千料和两千料的炮舰,海战岂不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